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12、貌美的姐弟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2、貌美的姐弟

<>

沛黎和成穆熙两人一起来到了教授的竹楼内,黄教授见到两人回来并不意外,带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沛黎还有点微微肿了的嘴,向他们问道:“比我预想的回来的要早啊!怎么不多玩一会?”

“教授!你要的东西!”沛黎听到黄教授的调侃,直接拿着手里的赌石扔给了他。

黄教授见到她这个架势,赶紧就把她扔过来的赌石接住,对她抱怨的道:“别扔!这里面外一有翡翠的那掉地上可就毁了!”

“教授,都没有解开呢!哪有有那么脆弱!”沛黎无语的看着教授的反应说道。

“这是……”

此刻跟在沛黎身后的成穆熙,看到教授在他们进来后放在座子上的邀请卡,直接走到了桌子边上,拿起了邀请卡。

“是j市的玉石交流展览会的邀请卡!你们两个难道不知道这个事情吗?”教授看了一眼被成穆熙拿起的卡片说道。

“玉石交流展览会?”

“嗯!是j市最近两年才开始流行的展览会,多数都是玉石交流家和玉石商一起参加的!展览会上竞价拍卖的都是已经雕刻好的玉石……”

“嗯原来是这样!那就是说展览会上,基本就是各个玉石雕刻家的天堂了!”沛黎顺着他的意思往下推测道,心里在想着丁凝应该会拿出作品去参加吧。

“是的!”

“什么时候开始?教授?”

“正好我们回到j是的第三天!”

“那时间还好!”沛黎听到教授的话点头说道,然后又转头问向在自己身边成穆熙:“你也会去吗!”

“不出意外,展览会整体的安全工作是我负责的。”

“嗯!”果然回去以后他的任务又和这些有联系。

既然教授都接到了邀请函,看来展会应该规模不小,沛黎决定回到j市以后也去展会看看。

不要怪沛黎并不知道这个展览会的举办,因为平时这些事情早“玉石缘”都是由玉杰和刘叔负责的!不光是因为两人都比较热衷于经营方面的事情吗,还也因为他们在这里尝到了甜头。

特别是玉杰,自从玉石缘开始盈利之后,玉杰就和她们说要把这个店开到全华国,甚至开到外国去。不过现在这些都是想象,想要把想象变成现实还是需要一步一步地去实现的。

成穆熙在这里并没有停留很久,就直接去了飞机场,原本沛黎是想送他的。不过他们这边也是要在晚上就出发去往洱海市,所以时间根本就不允许她去机场。

好在这次两人的分开的时间也不是很久,沛黎他们也会在几天以后写生结束之后回到j市。

在目送着成穆熙开车离去后,在夕阳落山的时候,沛黎终于和大家一起坐上了前往洱海的大巴。洱海虽然距离玉都不远,但是做大巴车也要几个小时,加上是晚上行进的,所以这次他们两个班级直接乘坐的上下都是卧铺的客运大巴。

沛黎在上了大巴之后,就躺在大巴士上铺并不算是宽敞的卧铺,为了适应盘山的路程,在车内每个卧铺上都安装有安全带,在卧铺的两边也有防止来回滑动的安全栏杆。轻轻地掀开窗帘看向窗外,此时夜色已经降临,玉都也降降被灯火照亮,看着窗远去的玉都,此时她的心中感慨很多。

她从没有想到过在这里的短短七天的时间里,自己竟然经历了那么多!玉都现在在她的心中,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因为玉石而得名的城市了,在她的心里她已经多出了很多的东西!

这七天里给她留下了太多的记忆、紧张的、气愤的、悲伤的、还有浪漫美好的、这一切事情现在看来,发生得根本就让她来不及喘息,甚至可以说是措手不及,不过好在她和她珍惜的人都平安无事。

更没有让她想到的是,自己无意间的举动竟然就触碰到了,她以前一直想问的事情。虽然一直都知道那个人的工作是危险保密的,但是却从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程度。

只有共同经历过后才知道这其中的危险,虽然他们都有异能,可以大大减低对自己的伤害,但是异能却不是万能的,很多事情它也不能够达到,就好比救人!

让她欣慰的是,她可以感觉到,自从在一起经历过湄公河事件之后,他的很多事情就没有再刻意避开她!这应该是来玉都后最大的收获吧!

不过她可不是米虫,他有他的任务去执行,有他要的责任要去肩负!而她也是一样,攥在手里的事业正在稳步的上前迈进。重生回来虽然有太多的事情已经改变了,但是她的坚持依然不变。

让自己的亲人和所珍惜的人的人平安是她最的目标,当然了这里还包括这个让她重生后人生完全颠覆的男人,虽然自己的力量还是有些不过她踩19岁,时间是她的最大资本……

正当沛黎在感慨着人生的时候,躺在她下铺的郭美,在底下踹了踹她的床铺。沛黎回过神,从床上起来向下探出头,一脸不解地看了下在底下躺着的人。

郭美看到她探出头,就直接做了起来,对着她问道:“现在没有事了,你跑不了了。来!给我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朋友的!我竟然不是第一个知道,郁闷死我了!”说完郭美就做出了一副受气的模样。

沛黎看到她这副样子,知道她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八卦而纠结,玉石向她解释道:“这个!其实也不算太长时间!其实我也是在开学之后不久知道他回来的!”

听到她的话,郭美有些吃惊地问道:“啊!也就是说你一开始就有男朋友了?”

“额!可以这么说!”沛黎小声回复道。虽然离开的三年,但是应该也算吧!毕竟当时他们没有分手!

“哇!三年前,你还16岁吧!沛黎想不到你竟然是早恋!不过你从哪里认识的那么极品的帅哥啊?”

沛黎听到她的问话,一顿无语!这话题转的也太快了吧!从男朋友转到早恋,又转到帅哥上。不过话虽然如此,但沛黎还是很给你面子地告诉了她,成穆熙就是自己中学时代的军训教官。

只不过当她说玩这话之后,就听到郭美在一边犹如石化一般在在底下嘟囔道:“早知道老娘也去抓一个教官回来了,你这个简直就是狂虐我这种单身狗啊!”

听到她的话,沛黎差点没从上铺摔下来,问题的重点不是她有男朋友吗?怎么就办成了了抓男人了。

“郭美!现在晚了,军训已经结束了!”

“我知道!我就想想!”

“……”

可能是因为今天白天发生在成穆熙车里的那一幕,被恰巧路过的二班的女生看到了,并上报给你了郭美艳。在这一路上沛黎倒是没有感受的她射过来的嫉妒的目光。这道是让沛黎在这一路上自在很多,至少现在她应该知道她是不会和她抢渣男了。

不要问为什么沛黎没有对付牛美艳,因为没有必要啊!她虽然对自己露出过几次嫉妒的眼神,但是并没有做出什么行动。就向在班级内和你不好的同学你会不给予理会一样,沛黎做就是不和她泛话就好了!

车子在盘上公路上行驶着,相比于前一次,这一次因为是卧铺还有大家在夜间都睡觉的关系,到是比之前来玉都好。一路上除了感觉到车会左右两边来回晃,倒是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

因为是在夜间上的车,所以当车子到达了他们的第二个目的地洱海市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洱海和玉都虽然距离的不远,但是两个城市间的区别却是相当的大的。玉都是位于m过和华国的交接处,因为是在湄公河的附近,所以地势比较平坦,低矮;而洱海市就不同了,它正好处于海拔比较高的山区附近,所以道路也是铺路居多。

洱海市顾名思义它是因为洱海而得名的。洱海市是云省第二大淡水湖,是一个风光明媚的高原湖泊,呈狭长形,在风平浪静的日子里泛舟洱海,那干净透明的海面宛如碧澄澄的蓝天,给人以宁静而悠远的感受。洱海有两个出水口,因形状像一个耳朵而取名为“洱海”。

区别于玉都是有傣族群居的城市,洱海市主要是的民族都是白族。洱海更是被白族人称之为母亲之河。

沛黎一行人的目的地是位于洱海附近的,历史悠久的“白族古城”。“白族古城”是古代南诏国的旧址,古城保存完好,不但东西南北四个城门都的旧址依旧保留至今,城中还保留着历史悠久的“白族三塔”。

要是从高空中往下看、古塔、古城还有城中街道两旁,白族民居古香古色,行程了一到独特的美景。

沛黎虽然在重生钱一直知道云省的洱海很有名,但是今天到达这里之后,有了亲身的感受人才知道这里的美。

最初她以为他们这一行人会住在古镇外的宾馆里,毕竟那里要比古城内住宿费更便宜,很可能教授会选择节省经费入住外边的宾馆。

不过这次她可想错了,现在前边的导游一边正领着一种队伍向前走,一边给他们讲解着这个到历史悠久的古镇,穿过有着浓郁年代和民族气息的古街道,他们终于来到了在城中定的古镇驿站。

这里将是未来几天他们在这里住的地方,驿站的房间都是在二楼以上,每个房间不大,但是却很古风,为了节省空间,这边的双人房间都是放得双人床。所以在不大的空间里,活动的空间还是有的。

因为这里是古镇加上又是白族的发源地,房间内处处都彰显着当地特有的民族气息。金鸡、雪莲花,都用不同的方式装饰在在房间内。这样富有民族当地特色的房间一下子就让他们融入到了这里。

写生是在下午开始进行的,因为上午的刚刚到达,大家的身心都很疲惫,于是黄教授很贴心地给大家上午放了假,同学们在上午可以选择自由活动,也可以留在房间中去睡觉,想去逛古城人也可以去逛古城!

沛黎和郭美两人听到这个安排后很是高兴,要知道昨天晚上因为路程太过颠簸,她们两个根本没有睡好,现在两人的的头还处在混沌状态。

于是她们进了客栈的房间直接把行李放到了一边,决定要熬好好的补眠!至于逛古城看风景什么哒,还是等她们两个起来再说吧……

就在两人都趴下即将睡着的时候,房间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沛黎有点不解地睁开眼眼睛下床去开门,门打开就看到蔚瑗和另外了同班级的女生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外,见到两人沛黎皱了下眉头直接问道:“有事吗?”

“沛黎,我们要去逛古城,你们一起去吗?”蔚瑗看到沛黎开门,很热情的向她询问。

“先不去!我们和郭美准备先睡会,起来了再说!”

“啊!刚到就在这儿睡觉啊!我刚才停驿站的老板说,清晨可是古镇最美的景色!你不去拍招照吗?”蔚瑗用失望的语气说道,她现在极力地想让沛黎和他们一起去逛古城,毕竟她还想找机会套沛黎的话呢!

此时沛倒是不知道蔚瑗的心思,只是觉得刚到就直接去逛古城稍微有点赶了!毕竟经过一夜的旅途身心确实有人累了!不过她也不能阻止人家不是,毕竟他们有精力,但是不代表她也有。于是她很抱歉地对她说道:“你们好好逛,我和郭美先不去了!困死了!”

蔚瑗听到她的话,还是不死心地说道:“现在大家多困,出来走走就过劲了!和我们去吧!”

“蔚瑗,你干嘛一直让她们来啊!人家不想去,就不去了!我们干嘛要强求?”站在边上的女孩有点看不过去了,对着蔚瑗抱怨道。

“人多热闹啊!沛黎你就来吧!”

“蔚瑗!我真的很累!你就让我睡一会吧!”额沛黎有点不耐烦死说道。她和她们扎起门口已经墨迹有有快20分钟了,她现在已经困的不行了。

蔚瑗听出来的沛黎的语气,知道她肯定是不会和自己去了,于是就把自己这几天一直想问的话直接问了:“哦!你怎么会这么累呢?哦对了!这几天我都没有看到你写生,你去哪里了?昨天好多人看到你和一个帅哥在一起,那是你男朋友?”

“蔚瑗!你不是着急走吗?干嘛又问这么多!”就在她问完的时候,和她一起来的女生不耐烦地向她说道。

“哦!我之就来!”她好脾气额回复道!

蔚瑗没有想到拆台的竟然是自己这边的人,所以她边上女生问完她这话,她的脸色很不好看,但是也不能表现出来,于是她带着点撒娇意味的口气说道:“我不是好奇嘛!”

那个女生并没有主要道她这的脸色,而是不耐烦地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先一步转身下口,一边下楼一边对她说道:“还有几个人等我们呢!别墨迹了!不去就不去!他们来电话催了!”

沛黎见到这样很干脆对蔚瑗说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先睡了!”她说完这句话就“啪!”的一声关山了房门。门外的蔚瑗看到她就这么干脆地关上了房门,有点不甘心地在门口躲了躲脚,然后转身下了楼。

这边关上房门后,沛黎并没有直接上床睡觉,而是在门上的猫眼镜上看着外边蔚瑗的情况,看到她不甘心表情,沛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看来真的就像是成穆熙说的那样,蔚瑗是给兰琳报信的人!虽然之前在上火车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了怀疑了,但是在写生的时候,她并么有发现她有什么不同,就多少放松了一些晶体。

当成穆熙那天和自己说那段话的时候,她就可以肯定这件事是确定无疑了,因为他肯定是用了异能看到了她脑中的想法才会这么说的。但是沛黎的心里多少还是对她抱有一丝侥幸,毕竟自己在上大学之后,除了郭美就只有她是比较熟悉的。

算了!不是一路人,那就注定没有办法一起走下。看着蔚瑗转身离开的方向沛黎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既然她为兰琳做事那就不要怪自己之后的绝情了……

转身,沛黎不再去想其他的事情,直接回到了卧室。此刻在床上的郭美已经睡下,沛黎把厚重的窗帘拉严实了,在床的另一侧躺下,很快进入了梦乡!

古镇驿站的分割线

屋外雨声阵阵,细雨从檐上翘角聚多而滴下,它们跌落下来,打在地面的用石头平整铺砌的古镇石路上,溅起好看的水花。此时外面的空气异常的好闻,古城特有地建筑物的清香萦绕在鼻尖,被雨水打湿的花草和庭院,正向着人们展现着它的另外一种美。

此时沛黎正坐在古城中一个休闲茶馆内,驾着画架,画着屋内和窗外的雨景。因为正直下雨所以茶馆内基本就没有人,看着雨一时半刻还不会停下,茶馆的老板就热情地让沛黎在茶馆内画。

沛黎观察了下周围的精致也举得不错,于是欣然接受了老板的提议。幽静的古朴的茶馆,还有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倒是形成了一幅动静结合的画面。

就在她画了快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在门口初见了一对男女,可能是因为雨水突然增大,他们一时间也没有去处,就进来避雨了。

当其中的女子把打开的伞收回的时候,沛黎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咦!你是?”

沛黎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有点经验,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而女子看到沛黎的时候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好巧啊!我记得你是叫沛黎是吧!”

“恩!没错你是樱樱?”

“是呢!没想到你一次就记住了我的名字。”女子听到沛黎叫出了她的名字很开心地对她说道。

“你名字很好记的!”

没错眼前的女子就是沛黎在玉都和成穆熙吃米线的时候,和殷姨在一起的樱樱。想到自己只记得对方的小名,沛黎有点不好意思的想她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全名呢?”

“我全名叫管樱,你叫我樱樱就好,你是叫周沛黎吧!殷姨和我说过你。”

“是嘛!”

听到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沛黎并不意外,上次她就觉得这个长得漂亮的女子和殷姨的感情很好。顺着视线向她身边看去,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位少年。少年的年纪应该比自己大一些,模样和管樱有些像,但是容貌和气质却是更加的出众。

“管樱,这位是?”沛黎看着那个好看的少年向管樱询问道。

听到她的问话,漂亮的少年并不扭捏,直接大方地向她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她弟弟,管风!”

漂亮姐弟的分割线

有时候世界大的可拍,有时候又小得惊人,沛黎在洱海的这些天就是有这么一个体会。因为每一天她选择的绘画地点都不相同,但是竟然很恰巧的遇到了这对长相好看的姐弟几次,有时候是姐姐在和这里的商贩谈事情,有时候是弟弟在古城中闲逛,无意间走到了她附近。

估计是因为出现的太多次了,三人竟然因为这事渐渐地熟悉了。原来这两对姐妹额父亲真的是在新省附近少数民族的人,难怪沛黎觉得他们像混血。新省的很多少数民族确实长相确实和华国内陆的人长相不大相同。

“管风,你姐姐每天,在这里采购东西,你到是很闲呢?”此刻沛黎拿着画笔正在画着远处的洱海,向坐在她边上,快要陪着她画了一上午画的好看少年问道。自从来到洱海后,她就觉得自己太招摇了,基本上每天都跟着一个大帅哥,在街头画画回头率相当的高,但是似乎这个人并不知道自己的长相有多少招摇,依旧很淡定地在她身边呆着。

管风听到她的话,并不没觉得不好,而是摆出了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说道:“还好!难得有这么闲的时间,所以要好好享受!”

听到他这么说,沛黎停下手里的画笔,侧头一脸探究地看向他问道:“你平时,很忙吗?”

“怎么说呢!这不叫忙,也该是身不由己的事情太多了!”管风抬头看上头顶上的悠闲飘过的白云还有蔚蓝的天空,嘴里突出了这样一句话。

沛黎看着他此刻抬起的脸,眼前这个少年长相很精致,五官深邃中带着柔和。只有在阳光底下你才会看到他的眼睛中的颜色,并不是华国正常的咖色和黑色而是普蓝色。但是就是这一张长相算精美的脸,在沛黎看来确实有一丝的假,就是感觉他没有表面上那么悠然自得。

在沛黎边上的少年似乎也感觉到了沛黎的停滞,向她问道:“怎么了?你看我发呆好一会儿了?”

“没事!就是觉得你平时应该没有这么闲!”沛黎鬼使神差的说出了希冀刚才的想法。

听到她的话,管风愣了下,随机很坦然地对她说道:“是啊!平时很忙的!”接着他的视线扫过沛黎一直待在手腕上了福禄寿三色的翡翠玉镯,向她问道:“沛黎你信不信命运?信不信很多事情一旦注定就无法改变!”

“信又不信!我信命中注定但更信事在人为!”沛黎停下手里的画笔,眼睛发亮地看着他说道。

如果说自己重生是命中注定,那么自己之后发生的一切就是事在人为了!虽然今生有异能,但是要不是自己去尝试赌石、去试着改变自己额命运,她相信自己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命中注定只是前提,我们能做得更多的是实在人为。

管风听到她的话没有出声,似乎陷入了什么沉思中,沛黎并没有打扰他。

也许他可能真的遇到某些迷茫的事情,需要放松来缓解,也许他是因为逃避某些事情来到这里,出于好心她希望自己的着句话可以解开困扰他的问题。

------题外话------

今天开始不再在章节后边写求订了!南南想清楚了!用心码字才是自己最重要的!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坚持下去!

(*^__^*)嘻嘻!感谢大家的订阅!谢谢昨天给我两张月票的光井微钢同学!感谢!

昨天看到奥运会,文章走红!宝宝都有种冲动打包去巴西卖文章吧!他们竟然不知道我们传了这么久的东西!简直就是家庭必须品呢!嘤嘤!o(∩_∩)o哈哈~

更新封上!谢谢大家!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