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04、营救:他的到来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4、营救:他的到来

<>

104、他的来到

外边的枪声依旧在继续,射在船舱外壁上发出了乒乒乓乓的声音,在船舱内的沛黎,小心地抱着刀璃的父亲挪着到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这里是一个三角地带,在边上堆着叠着一些杂物这样的三角区域子弹是很难射进来的,但是不包括射进船舱内乱飞的流弹。

而此时船舱内的所有窗户在子弹的射击下,玻璃碎片已经向四周飞散,沛黎在刚刚移动的时候,没有留意被地上散落的玻璃碎片划伤,手上多出了一条鲜红色伤口。

看着鲜红的血液从伤口流出,她直接用异能把扔到门口的双肩包移动到了自己身边,拿出里边事先带着地创口贴,粘在伤口上。就在刚才刀璃父亲已经因为刚才的一枪而昏迷,沛黎使徒再将他在挪动下位置,就听到船体的发出了巨大的“哐当”巨大响声。

沛黎闻声向声音的方向看去,此刻在船长室内的带面具的男子已经栽倒在了驾驶位置上,从他的面具外流出了鲜血,应该也是被外边的子弹打中的。不过沛黎总有种错觉此人是知道现在发生的事情的。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偷着诡异。

外边的射击依旧继续,没有一丝停止的征兆。此刻的船舱内,除了子弹掉落的声音还有诡异地“吱嘎”声,而甲板地底下也有着不明地地“咚咚”声,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有点让人毛骨悚然。船舱内,一个人昏迷,两个人已经被打成了血肉模糊,鲜红色的血液没有章法地铺开在了地面。见到此刻的场景即使是拥有异能,曾经被绑架,还能勇敢站出营救父亲的沛黎心里也是有点害怕的,加上外面不明身份的开抢人,沛黎真的不知一旦他们上来会怎么样对待自己……不过即使是这样“吱嘎”的源头很快就被沛黎找到了,看着已经转动到自己真面的监控器,沛黎的眼中迸射出了怒火。

现在虽然她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操控着这个监视器,但不能否认这背后的人一定是知道今天这件事情发生的。现在监视器依然在动就说明,对方还是可以看到自己的,想到这沛黎沛黎心中的怒火更胜,飞快用异能拿起刚才使用过的剪刀,果断地剪断了监视器会后的电源线,让它无法再继续地工作。

看着冲着自己的监视器上的红灯不再发亮,沛黎心中的怒意虽然减少了一些看是却没有消失,她到是真想知道是谁在幕后操控了这件事。但是现在外边对这里的射击依旧没有减弱的迹象。虽然从开始到现在也就不过短短第5分钟,但是对待在船舱里的沛黎来说可谓是巨大煎熬。

她在短短地时间里,根部就没有想到可以出去的好办法,查看了下四周唯一的办法只能从窗户跳出,但是一旦跳出很可能所有的火力目标都变成自己,虽然自己有异能的支撑可以抵抗一阵,但是周围全是水,她要是带着的刀璃父亲一起走估计也难逃一死。但是不带那自己刚才救他就没有意义了。可是除了这个办法自己再也没有想到其他的办法了。

就在她有已经点绝望的时候,在船舱内一个通往底下修理房的入口处,已经被大锁头锁住的入口处,传来的“哐哐!”地响声。

之前在原本锁着的大锁头,凭空被不明东西,挤压变形,直接敞开了口,紧接着伴随着一个从底下传来的响声,沛黎看到入口的门被人从下往上开,从入口处上来了一个,身着黑衣的高大男子,男子的容颜英挺非凡,但是他此刻的神色中带了一点焦急。

男人把头从底下探出后,直接转头在船舱四周寻找着,当他看到在角落中已经呆呆看着自己的沛黎时,眼睛中的焦急终于消失。心里的大石头中算落地,于是他利落地借力支撑了就上到了船舱内。

沛黎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熟悉不能再熟悉相貌,幽深的眼眸,她不由得有点呆了!这一定是她的幻觉,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他不是有公务在身吗?沛黎就这么想着傻傻地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地男人。

不要怪她,这么长时间没有反应!设想一下子在被子弹和军火包围攻击的个船舱内,就你一个人活着,但是自己却不能保证接下来是不是可以逃脱,是谁遇到这样的情况估计谁都会有些崩溃的,而就在要崩溃的时候,自己最心爱的人出现在你的眼前,换成是谁,谁都不会相信的!

此刻的沛黎面对地就是这样,虽然她有异能的保护,但是她也对眼前面临的困难没有解决地办法。所有刚才有一瞬间她感觉到死亡距离自己无比地近,只要是她把异能收回,射进来的流弹,必定会让她去见上帝。

成穆熙从底下的船舱轻松地上来,看着眼前把自己当成幻影的小女人,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就在刚刚他已经把这里大致地扫视了一圈。

船舱内情形可以说是血腥加惨烈来形容,船舱中心的位置有一具已经血肉模糊地尸体,估计就是刚才来不及反应躲避被射进来的子弹打穿得。

在沛黎的附近还有一人在昏迷,估计是在忙乱中她救的人。驾驶舱和船舱内连接地玻璃窗已经被射进来的子弹打得粉碎,成穆熙可以清楚地看到倒在操作台子上的黑衣男人。

这样都快成拍摄鬼片的场景,换了谁自己待在这里都会害怕,更何况还是她!但是现在时间紧迫,虽然这里只有她和自己两个人,但是他来这里的任务除了要把她平安的带走以外,还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把这里的现场处理好,带走现场内各个线索和证物,否则就很可能让计划了这半个月的行动以失败告终。

不过眼前的他的首要目的还是要把这个呆愣的小女人的意识拉回现实。

于是当他靠近沛黎的时候,很轻易的就穿过了她设立的保护罩,还滴着水的胳膊,直接抱起还在发愣的沛黎的腰,霸道又带着温柔男人嘴唇直接地咬上了少女娇软地唇瓣,在她的唇瓣上厮磨了一会,似乎用这种方式,换回她的意识。而这种只有在情侣间才能使用的特殊的表达方式,让这个正在被子弹洗礼了的船舱,少了一丝血腥和恐怖。

呆愣的沛黎终于被唇上的疼意拉回到了现实,感受到了身前人真实而又有力的触感。她不安地的心莫名地镇静下来,双手地抬起搂紧了身前男人的身体。似乎想用这种方式来抵消刚才的她害怕。

感受的她的手臂上的力道,成穆熙此刻已经知道她,已经恢复了意识。转头看向她的脸,她的眼中隐隐地带着点水光,但更多的是见到他的激动和安心!

除了这些还有一点让她欣慰地就是,她没有了再三年前那份急躁,而是在气质中多了一丝镇定,这一点从刚才他看到船舱内现场的处理就可以发现了,此刻她所处的位置是船舱内最安全的位置,可以推断出在第一时间她是保持着相当冷静的头脑的。

终于确定了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幻觉,沛黎开口问向此刻还抱着自己的男人:“成穆熙!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怎么能不震惊,这个男人刚才如果救世主一样地出现,让自己有些崩溃的情绪,渐渐地缓解,但是不能改变地是此时的情况依旧是危机的,外边的的人持续向着里边射击,但是船已经停在了河面上没有前行了,很快外边的那些人会赶过来,然后上船的……

知道她会这么问成穆熙并不意外,看着她眼中浓浓地担心,他简单给她做了解释……

原来在飓风在码头带回冲锋快艇的时候,成穆熙第一时间快速地跳上了一艘快艇。快艇马上就从码头出马,向着沛黎所在华清号追去,而飓风则和其他两艘快艇紧跟在其后边。

当行她们驶到金三角附近三国交接地河段的时候,发现m国的军用快艇正紧追着华清号不放,并且快艇上军人还举着冲锋枪向着船舱内的不停地扫射着。

见到此情景,成穆熙当机做出了决定。既然对方这么做,已经很明显是要杀人灭口了。那么他们现在就必须派人潜入进船舱内拿到船舱里可能留下的证据,更何况华清号的船舱内还有着他心心念念牵挂的人。

开始听到他的决定,作为行动副指挥的飓风是不让的:“不行!公爵这几天你已经很累了,这次营救行动还是不要去了!”

“我不去,难道你们能去?”不动声色地问向他。

“可是你要出事,我怎么向上将交代啊!”其他人不知道他的底细,他可是知道!眼前的人不光能力好,背后的身份也是闪闪发光的。

听到他的话成穆熙皱了下眉头说道:“现在都是军人,一切身份都抛开,如果你们其中有人可以比我的能力好,我这事也不强求,但是事实上只有我能去!”

听到他的话飓风也没有出声,他说的没错特种军官出身,他一路走过来身上的经历种种危险,在场中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和他比的。同时他们之中受过专业训练能力最好的人,也只有他。尽管他一再地阻拦,但是他也不能否认,他去执行行动,这次任务的成功率会大大的提升。

飓风想到这里,他就发觉他阻拦就变得无力了很多。成穆熙看到他这个样子知道他是认可了自己的想法,于是把指挥权交给了飓风后,让他尽力拖延和m*队拖延的时间,如果可以润许他使用武力镇压,毕竟在边防巡逻的舰艇已经向他们这边行驶而来了,他所做的就是给他创造更多机会和时间,让他能够把里边的幸存者和证物线索带出来。

待一切交代完毕后,成穆熙直接跳入了平静宽阔地湄公河中,飓风还想在岸上嘱咐两句,但是水里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待成穆熙游至到华清号船体附近的时候,发现水面附近就是船体的修理室,这个修理室位置安排的极好,正是在吃水线的上班,但是却是异常的隐蔽。

这么好的情况他怎么能够放过,于是用异能直接动里边打开,进了船舱,一路通畅后,成穆熙终于来到了位于船舱附近的出口,先是用异能暴力地把里边的门口打开,但是却发现根本推不动。

见到这样他干脆将周围的空气压缩,使得在压缩范围内物体纷纷变了形。因为锁头的密度小,所以根本禁不住这样的空气挤压,所以直接变形。锁头变了形状之后,在后边的成穆熙终于可以顺利地进到了传舱内。

听完了他的整个简短地陈述,沛黎望着眼前的男人挺无语的。赶上这位是一路暴力的过来的,不过她虽然无语,但是却不可否认她很喜欢他用这种方式来,虽然暴力但不可否认他的大脑也是强大的,这样的情况下能做到随机应变的人太少了。

想到他刚才在陈述中提到要拿到什么证据和线索,沛黎想了下跟他陈诉道:“不知道这些事情用你的调查有用没有。你看在那边,是他们刚刚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弄出的毒品,每一个黄金饰品内都有个小的开关,在里边都放好了毒品。”

成穆熙顺着她的话看过去,在那边散落在一地的黄金饰品正是之前,在缉毒时候放过那两人身上的,从这两天的监视视频中来看,这些金饰品里藏这毒品已经是没有争议的事实了。

紧接着沛黎有继续说道:“刚才他们,在上船之后,就直接拿下了这些黄金饰品,把饰品内的毒品放入准备好的塑封袋!直到阿奇死前他和刀璃的父亲都进行着这个工作。”

成穆熙听着她的话点头,直接走过去,查看着现场。此刻外边的枪声并没有停止,他从进来开始就一直用异能开启着保护罩,区别于沛黎的无色,他周围的保护罩是淡淡的黄色,在移动前成穆熙还嘱咐沛黎要用异能一直凝结成防护罩,他们此刻的平安是最重要的。

成穆熙查完那堆黄金饰品后,后向她问道“你有背包吗?”。

“有!给你!”沛黎听到他的问话,也不含直接用异能把背包移动到了成穆熙面前。

“恩!”

成穆熙把里这几个黄金饰品拿起,用塑封袋包装好,并且把他们已经塑封好了毒品也一起放入了背包内。

看了沛黎的背包内,有白纸本,他从本子上撕下了一张纸,直接拉起已经血肉模糊地阿奇的手,就着没有干枯地血液在纸上留下了一个手印。

沛黎看着他的动作,背后有点毛,说实话她是挺害怕看到死人的,上次父亲被绑架,看到劫匪在自己眼前被击毙,当时自己其实是有点心理阴影的。

成穆熙似乎感受到了她有点害怕的视线,起身对她说道:“手机给你,把这里拍照,我准备去驾驶室看看另一个死者的情况!”

沛黎接过成穆熙扔过来的手机,知道他是用给自己找活的办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是自己一旦移动边上的刀璃的父亲势必会有生命危险了,于是她向他问道:“那这个人怎么办?现在外边的枪声还没有停止,我不敢移动啊!这个人还没有死呢!只是昏迷!”

“你那个位置是死角,子弹是打不到那里的!一会儿我们离开的时候会把他一起带走!”

听到成穆熙的话沛黎点了点头!拿起手机准备拍照,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向已经准备走向驾驶室内的成穆熙说道:“阿奇的身上应该有电话,那个手机上有街头人的电话,船舱内的那个诡异的人也有……”

成穆熙听到她的话,直接折返过来,准备要讲血肉模糊地阿奇的实体翻转过来,找寻在他身上的手机,但感受到了远处沛黎额害怕,于是对她说道,你去拍下你就回来人的样子。

听到他的话,沛黎松了口气,虽然她知道这个世界没有鬼!单自己真的比较怕死人,于是她“哦”一声向着着角落的刀璃父亲走去。

成穆熙是在死去阿奇裤兜里找到的手机,与手机同时找到的还有一张女的照片。

他看了一眼东西就把阿奇的手机关机后和那个照片一起放入了塑封袋内。忙完这个事情后,他起身看到沛黎已经站在远处正在静静地看着自己,于是向她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和自己一起去船长室。

船长室内,黑子的面具男已经倒在了一边他的血从他的面具下嘴角流出。成穆熙知道可能会看到比较可怕的面部表情,直接让沛黎用异能去看周围的情况,他自己则是解开了那个蒙面男子的面具,果然面具下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了。

男子嘴角扬起的诡异弧度还有不正常的神色和皮肤,都标明在他在死前的几个小时吸食过大量的毒品,视线会产生一定的幻觉。虽然他的死是因为枪伤,但是他脸上的伤疤也值得怀疑,成穆熙拍好了照片后,把这个男人直接脸向后放到了角落里。没办发小女人害怕啊!

在他移动前,同样也用白纸留下了他的手印,并且翻出了他随身携带的手机,手枪。还有20克的海洛因粉末。这个海洛因的粉末纯度极高,已经不是国际上流通的4号海洛因了,似乎这些的纯度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看到这个成穆熙的眼神变暗,能够做出这个的,基本上都是带有反动军背景的贩毒团伙。

沛黎看到他的神色有点担忧地问道:“有问题?”

“恩!这个贩毒团伙的实力应该比想象的还要大!”成穆熙表情严肃地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成穆熙四下看了下说道:“先开船离开这里,在水面中目标太大!”

“你会开船?”

“你的男人我什么都会!不用管后边那些m国的军队,你抓稳了,风会比较大!”

“好!”

感觉到了腰间的力量,成穆熙直接发动了华清号,被子弹洗礼过的船,在他的近乎于有点暴力的开船方式中启动……

恐怖船舱分割线

在舱的外面,m国的两艘军用正在往华清号行驶过来。可能它们行驶到一半的时候刚刚下令开抢的人突然当大家停止的动作,他对着其中一个人示意,那个人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威力更大的武器,小型水雷!

这个武器虽然爆炸面积不大,但是杀伤力极大,是他们从u国最新买新的一批武器,这个小型的水雷别看体积小,一旦爆炸会在爆炸出形成连环的爆炸,势必让所要将破坏的目标变成粉末。

不过为什么会他会让手下拿出这么威力巨大的水雷呢?

原因很简单,刚才在豪华酒店内的兰靖,通过华清号上的监控器,看到此刻华清号船舱内的情况。原本让他认为最没有威胁的那个路人女孩,竟然是最后这里最难对付的人。

打进来的的子弹在女孩的周围半米处,都纷纷地滑落在地,就向是在她有的身体外边有一层保护膜一样,射进来的任何子弹都不得她近的身。看在在自己的眼前发生了十分诡异的事情,兰靖惊奇的同时,心里却也生出了更多的不安。

他并没有想到监视器上的女孩,就是自己爷爷曾经想要找的异能者,因为多说的时候他是不相信,这些没有根据的传闻的。但市今天在看到这个情况之后,兰靖此刻的内心除了吃惊外还多了嗜血,

正因为这样他更急需要把视频上的女孩给弄死,拥有异能的的人势必会和那支撑在华国背后的四大家族有联系,所以这样的人一旦留了自己的把柄,那他的以后想要对付就更加的困难了。

看着监控器内,射进船舱子弹根本无法伤到沛黎,兰靖眼神带着肃杀地看着屏幕中的少女,这次行动他是绝对不可能让任何人留下他的把柄的。就在他想接下来怎么行动的时候,监控影像突然一片漆黑,不用想一定是,有人用外力把监控器弄坏了。

失去了对里边的监视,兰靖更加害怕沛黎会逃脱,他在总统套房内踱步了,想了一会儿直接拿起了手机,打给了此时正在湄公河上指挥射击的m国上校塔斯。

塔斯这个人,正是m国的杰迪上校给他安排的负责此次行动的人,当他接起电话听到电话中兰靖的命令后,也没有多想想直接命令自己的手下拿出新型的小型水雷!准备安装在随行携带的火箭筒上。

正当他们架起来准备安装小型水雷的时候,在后方一飞速地行驶过来3辆华国的军用快艇,在快挺的后边还隐约可见一条华国的驱逐舰。

在快艇上飓风正用大喇叭向着他们用m国的语言喊话,让他们停止开抢,但是似乎他们并没有太在意,继续想着已经不动的华清号放着子弹,只是这字迹已经没有之前买那么密集了。

见到此情况,在皮划艇上的飓风直接对,跟到后边的坚挺发出了命令,只见坚挺上一枚炮弹对着天空发出,在天空中发出了一声:“轰隆”巨响就如同打了一声闷雷一样。

这么做的目和古代一样都是传达信息的,只不过这个信息个不是友好的而威胁地,此刻飓风想的是既然他们敢不顾他们的阻拦,继续在这里肆意地开抢,那么他们就必要也展现下自己的绝对实了,告诉他们什么是绝对的压制和抵抗不了。

上校塔斯见到他们放出的炮弹,眼神眯了眯,对着手下做了一个手势暂时就停止了射击的动作,可谁知原本已经不懂的华清号,竟然在这个时候启动了,并且启动后它以极快地速度向远处驶去……

------题外话------

谢谢云紫曦的月票~谢谢大家的订阅!谢谢!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陪我走到最后!

今天终于更新了!南南这个场景想了好久啊!(┬_┬)我加男主真的好难写!作梦一直在梦到!今天写的这个场景,希望大家能想像出来!

虫子还没有来得及抓!吃饭回来抓!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