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03、枪声和异能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3、枪声和异能

清晨伴随着徐徐上升的太阳,华美油画系一班二班的同学开始了一天的写生。说实话,比起在J市附近画山和农村的建筑,沛黎还是觉得来这里写生确实是赚了,在这里入眼的都是他们从来不熟悉的建筑风格。

风情园内的建筑大多是优美灵巧的干栏式建筑为主体,一坐坐竹楼按位置排列,在竹屋的周围还有种植一些当地特色植物、如椰子、菠萝蜜、芭蕉树等等。

说道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件有趣的事情,这里生活的傣族人是母系社会,一切姓氏跟的死女方的,男孩子到了6至10岁都去寺庙中当和尚,去学习一些问话还有传统的傣族母语。他们在这段时期的一切吃住都是有整个村子的人去承担的。

所以说佛寺建筑也是这个地方的标志,这里的傣族人世世代代信奉佛教。在这里基本上每一个村落都会有建造一个佛寺供佛出家的村落男子,人们往往会看佛寺的大小来判定这个村落的富裕程度。

而南传佛教特色建筑是坡面的多少和佛寺的级别有关。屋面按纵向分为两段式或三段式或五段式建造。建筑风格以中间最高,使庞大威严的屋面呈现出优美起伏的曲线。在外部看就是这里的佛寺建筑都是金碧辉煌的,夺目的金色和周围高耸的菩提树让这里充满着浓浓的威严和民族风情。

哼着小曲,沛黎坐在树荫下画着眼前的傣族的竹楼,不时会看到小刀璃在自己边上转悠,似乎一切是那么安静又祥和。

就在刚刚,孙教授和几位老师就已经视察过了分散在各个地方同学画的画,不过似乎观察结果并不太让他满意。

从他们构图就可以看出,他们之前可能是因为以前很多人都是受的专业训练,而忽略了写生。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多问题!一圈看下来,教授发现,大家很多人的写生构图可以说用不能直视来形容了!见到这个情形,黄教授临时决定下午都不要画了,给同学们临时开一堂构图课。

因为是临时加课,所以教授也没有太多的要求,课程的内容很简单,就是户外的的构图与选景,虽然大多数人都不行,不过不能否认这里还是有能人的。

就这样沛黎和另外的四名同学点名被说不用听了!让他们下午可以自由活动。

沛黎听到教授的话,无奈的点了下头。这人就是任性啊!她之前还想着自己下午是不是不用出去晒了呢!不过现在自由活动似乎更好呢!

中午时分沛黎再次回到了刀家的竹楼,上了楼梯发现刀璃家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不过似乎此人和她家很熟悉,因为现在他们正在一起吃着饭!

刀娘姐看到沛黎进来对她打了声招呼:“妹子

!你吃过饭了吗?要是没吃过来起吧!”

“刀娘姐,你今天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再这么吃下去会变成胖子的!”

听到沛黎说完,刀姐笑着对边上的人介绍道:“不会!不会!阿奇这个人就是住在我们家的学生,你不要介意啊!”

刀姐说完对方回复给她一个嗯字,就没有再说话。

沛黎顺着视线往她的方向看,坐在饭桌上叫作做阿奇的人,眼神很犀利,整个长相也有一些凶,并且比起她在傣族村见过的其他人,此人身上更是多了一种亡命徒的锐气。对!就是这个感觉,让沛黎很不舒服。

再看这个人的穿着,普通的T恤牛仔裤。但是脖子上却带着转运珠的黄金链子,这串黄金链子上的珠子要比刀璃的爸爸带得更大,并且两个手指还带了五个黄金戒指。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妥妥的暴发户,沛黎没有做声直接坐了下来,其实她现在心里还纳闷呢!为什么刀姐一家会认识这样一个感觉很危险的男人呢?

刀姐见做下的沛黎一直看着阿奇,而阿奇已经有一些生气了,于是向沛黎问道:“沛黎下午,你们还画画吗?”

“恩!不了!下午教授上课!”

“对了和你一起住的那个女孩呢?”

“她……应该是被教授留下了!怎么了?刀姐?”沛黎有点不解刀姐为什么今天问的这么多。

“哦!哦!下午你准备做什么?”

沛黎听到她这么问,也想到了似乎自己下午并没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于是向她问道:“现在还没有想好!对了刀姐玉都除了植物园还有姐勒金塔还有那些景点啊?”

“你竟然去过那两个地方,剩下就是玉石交易市场和湄公河的环河公园了!”

听到她的话,沛黎脸上露出了笑意对她说道:“呵呵!不巧我玉石交易市场也去过!”

“那就剩下,湄公河的环城公园了!妹子你想去?”

“是啊!正好下午没有事情,我可以去那边看看!听说那里是条边境河?不过刀姐你的告诉我,做什么车去?”沛黎刚问出了话这话,就听到抱着刀璃进来的刀姐的丈夫回答道:“你要是湄公河的观光公园?什么时候我和阿奇今天也正好去那边。”

听出了刀璃父亲的意思,坐在饭桌子边上的阿奇冷冷地发了话:“我可没有说要让她和我们一路!”

沛黎一听对方明旭赶人的话,正想开口说不用,却被刀璃的父亲打断:“她帮刀娘找到了孩子,再说我们只是把她带到公园并不影响我们交货!”

“是啊!阿奇你就同意吧!”刀姐也在边上符合。

沛黎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第六感觉告诉她,这个叫阿奇的男人,并不像表面的那么简单,要是可以自己还真的不想和他们一起去湄公河呢。不过最后那个阿奇在刀家夫妻的劝说下还是答应带沛黎过去,不过要求是沛黎道了公园之后,就要和他们分开。

听到他的要求,沛黎并没有意外,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就知道这个人并不想让自己太接近他,既然人家都已经说明了,沛黎点点点头表示同意

。开玩笑,跟着这个叫阿奇的人,她更会觉得难受好吗?他站在自己身边她根本就没法欣赏风景了。

湄公河的分界线

在下午1点之后,沛黎睡了一个午觉养足了精神,目送着郭美怨念地去教授的那个竹楼去上课后。自己则回到屋里摸好了防晒霜,带好了雨伞!收了了下双肩包准备一会儿去湄公河看风景。

在客厅内叫做阿奇的男人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和刀姐的丈夫使了一个颜色,两人就带着沛黎一起上了门口停着的黑色轿车。

轿车启动缓缓启动后,直接出了傣族园向湄公河的方向驶去……

于此同时在玉都的缉毒指挥室内,成穆熙看着屏幕上黑色轿车驶去的方向,眼神凝重。因为刚才监视他们的人询警汇报,这个车上除了两个嫌疑人以外还有第三个人!不过似乎并不是人质。

不知道为什么成穆熙总觉得这个人会是沛黎。因为就在刚才不久,他看到了她发过来的短信上写着一会儿要去湄公河看风景,还搭了顺风车。想到这里他打开了对讲机,对里边跟踪黑色轿车的询警下达了下一步的命令。

“0231,继续开始远距离跟踪!如果车子的目的是湄公河附近!迅速汇报!”

“是!”

挂断电话之后,看了下时间,时间才指着下午的2点,如果他没有记错,在湄公河上的警卫是下午3点换岗,联想到了刚才的一切,他立即对在场的几位询警命令道:“一组、二组,带好武器!跟我去现场,三组在这里原定待命!飓风你去通知当地的刑警,让特种部队原地待命。如果警力不足,让他们特种部队马上赶到!”

“是!”

“马上去准备!3分钟之后出发!”

“是!”他的命令下达完,被点名和他行动的询警马上整装出发……

此时此刻沛黎正坐在黑色的轿车内,安静的看着车窗外园区的风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自己总感觉有车辆在跟着她,不过她向后看了一眼倒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过她到是发现前边开车的阿奇已经在踩着油门加快速车子行驶速度,只看到黑色的轿车在玉都的公路上灵巧的川行。保持着这个速度他们终于在40分钟之后达到了湄公河附近的沿河主干道。

湄公河是从华国西省发源的,河流和河道宽阔适合交通运输,同时她途径5个国家最后汇入太平洋,因此它是链接着5国交通的重要枢纽。湄公河在华国境内叫做澜沧江,进入到边境地区就名称为湄公河,在玉都,湄公河的位置一般就是指的华国和M国交接的那条河段。

湄公河的风光无疑是优美的,因为流经的河流地段都是亚热带和热带地区,造就了这里独特的自然风景。不过湄公河在美丽的风光背也有着黑暗的一面,在这里处在M国、L国还有华国的三不管地带的地方,有着世界上最大的毒品生产基地金三角。

除了华国严谨毒品外,其他两国都比较松懈,每年毒品会经过这条河流运送到世界各地。因为这里地形复杂,制度复杂,加上处在国界边境,使得这里成为了,瘾君子、贩毒人员的天堂。但也正因为它的神秘,还有各种各样的传闻,每年吸引着大批的游客慕名而来。

而以上这些信息沛黎并不熟知,在她的印象中只知道这里风景很美,地处于国界并且附近是有着神秘的金三角,是毒品的天堂

。记得在前世的时候这里似乎发生了什么惨案!她还记得是报道的很详细,是在华平号发生的这起事故……

此刻阿奇开着黑色的小轿车,行驶在湄公河的沿河公路上,车子行驶的目的地是湄公河的沿河公园。然而就在此时,他放在边上手机响了起来,阿奇一边开车一边接听了电话。

“喂?”

“阿奇!码头在相反方向处?你往前开是什么意思?”电话中男人的声音透着阴冷还有不耐烦。

阿奇听到男人的话,眼神没有变,很公式地回复道:“捎带了一个人,把她放下就过去!”

此时在豪华酒店总统套房的兰靖听到他的汇报,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原定今天的计划实施完是死无对证的。他怎么可能允许让此事留下一丝披露,这无疑会成为以后的定时炸弹,想到这里他的神情更加的阴暗,他对着电话命令道:“还带了人?你胆子也太大了!不用放了直接带过来!”

这边的阿奇已经听出的他的不悦,只能回答好!但是他的心里却对上级这么作很是不解。

似乎赶到了对方的迟疑,兰靖在电话中继续向他威胁道:“动作快点,不许给我耍心眼!不要忘记,你家人还在我手里呢!”

听到他的威胁,想到自己还留在M国受苦的家人,阿奇的眼神变得冰冷,回答了一个是之后,马上打了方向盘,把黑色的轿车挑头,向着码头方向前行。

突然调转的车辆,让坐在车内的沛黎和刀璃的父亲都有些措手不及。保持住重心后,看着想着向着反反方向行驶的车子,沛黎感觉到无比的困惑,于是她向着开车的阿奇问道:“难道我们的方向不对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这里阿奇比较熟悉!”刀璃的爸爸对于突然调转的方向也是疑惑。

阿奇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话,而是依旧专心地开着车。只见黑色的轿车,用飞快的速度,向着玉都最边缘的码头金三角码头驶去。

车子飞快的行驶,当越来越接近码头的时候,沛黎看着两旁的景物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当黑色的车子停靠在码头的时候,阿奇率先下了车。在他下车之后,就示意刀璃的爸爸和沛黎也下车。

沛黎虽然很疑惑他的这个举动,但是车子已经不再行驶了,她也没有车钥匙,所以只好听他的话下了车了。

下车之后她下意识地观察了周围的环境,这个码头附近人烟稀少林木茂盛,繁茂的枝叶挡住了招进来的层层阳光,使得周围多了一丝阴冷。在这码头周围的房屋不多,只有一个码头的管理房间还有两个类似仓库的房间。

阿奇下了车之后就一直拿着电话,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指示,就这样沛黎还有刀璃爸爸在码头附近,就这么站这看着不远处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的河水。

沛黎此刻虽然没有问出什么问题,但她现在通过刚才的观察已经可以肯定,在场无论是阿奇还是刀璃的父亲,对这些事情已经很熟知,并且曾经做过很多次了!

虽然还不清楚这两个人要做什么,但是第六感告诉它这事绝对不是好事!想到这里她攥着手里的手机想打给成穆熙,但有想到他可能在出任务,电话根就不开,所以就先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们三人并没有在原地等很久,没多一会在平静的江面上出现了一艘货轮,这艘货轮向着他们的方向越行越近。最后放慢了速度,渐渐向岸边停靠过来。

沛黎看着向他们行驶过来的船,直皱眉!因为有异能缘故,她就远远地看到了行驶过来的这艘船支上。在这艘货船上是一个脸带着面具的男人在开着船,而船上除了他没有其他的人,此刻他虽然开着船,但是在他眼睛投射出来的目光却是绝望还有疯狂的。这不得不让沛黎提高了警惕。

除了上边几点原因,就是这个船支上面的名字竟然是“华平号”也让沛黎一阵头皮发麻。诡异的开传人、前世发生惨案同名的船支,这所有的一切基本上就可以预示着将要可能出现的事情。

沛黎看着边上站着的两人,他们脸上神情没有什么变话,反而还带了一丝轻松,似乎看到这个船只心里的大石头也落地了一样。

当船靠岸的时候,身穿的黑衣开船人,下了船。站在在码头上,示意他们上船,原本沛黎是不想跟着他们一起去的的,奈何开船的人突然对着她举起了手枪,她看着对方手里手枪,看到这个情景沛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发现对方只是在威胁她,不过举起的枪可并不是玩笑,于是她只好跟着对方也上了船。

在上船之前沛黎趁着不注意偷偷地把自己背包被的零食打开,让它在不察觉到的情况下,往外掉落,

沛黎在穿过上了船之后,黑衣男子直接让她把背包放下,沛黎无法只好把背包放在船尾处,故意的把后边的零食袋打得更开,只要穿已启动,里边的零食就会随着船体的向前而倾斜而出。

当她空着手从甲板进入船舱的的时候,下意思感觉到岸边似乎人,于是转身用异能看过去,发现穿过层层草丛中竟然已经埋伏好了几个人,但是他们并没有行动,似乎还是在观察,不过现在的情况沛黎也不法确定这些人是敌人还是朋友。

如果是警方还好,要是不是,那自己绝对就是悲剧了!这个船只的名字自己绝对没有记错,想到上一世发生在这个的悲剧,她的内心也越来越焦躁了,毕竟这一世自己可不想重生之后死在这里,她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去做呢!

可就在此时,放在她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没有静音,一下就被开船的那个面具男人发现,他走到沛黎额身前,伸出了手示意她把手里的手机拿出!

沛黎无法只好把正在放着铃声的手机拿了出来,在递给他之前,她扫视了一眼电话中的来电显示。屏幕上显示的是郭美的电话,她估计是郭美在上课的时候中途休息,给自己打电话抱怨吧!看来这次她是抱怨不成了!那人接过手机之后,看也没有看直接一个摆手把电话从船舱内开着的窗户处抛了出去。

“噗通”

手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接落入湄公河平静的河水中。沛黎听到手机掉过在河里的声音,眼里闪过一丝心疼,那可是自己刚刚买的最新款的手机,还好自己那个旧的手机里有备忘录,要不她现在真的想上前去打这个人。

在心中把眼前的人骂了一遍,沛黎此刻却不敢轻举妄动,原因是和他们一起上船的阿齐竟然直接拿出了一把手枪指着自己!他的这个动作就是在威胁自己不要轻举妄动,而边上刀璃的爸爸则是换成一副冷漠的脸孔,从背包中拿出了很多塑封袋,直接做到了船舱内忙活。

带着黑色面具的人,把手机抛出后没有再去搭理沛黎,看了一眼阿齐和刀璃爸爸的的动作,嘴角泛出一丝冷笑,直接走到了前边的船长室内,发动起了船只

。船只在他的启动下,缓缓地驶离了码头……

悲剧手机的分割线

此刻在码头前,一个身穿便服的英挺男人下了车,他下车后看着远去成一个点的船只眼神暗了暗。对着上走上前的询警问到:“把刚才你看到的所有,给我陈述一遍!”

“是!”

“报告,刚才从黑色车子里头下来三人,又其中两名了是大约是40岁,另外一个是的一个大约年龄在20以内的女学生!”

这个便服的英挺男人正是刚刚赶到的成穆,他听到守在这里询警的汇报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把他们接走的船支,是刚刚在前天有人报案的说失踪的华清号。不过似乎船上只有一人在,那个也是面部带着面具,看不清真是的样貌,不过他的手里有一把54手枪。”

听到他说的话成穆熙,基本可以确定是!沛黎登上了船,于是又继续问道:“具体还有吗?”

“具我们刚才观察,事发的货轮上只有一个驾驶员,应该还有人远程操控的。”

听到他的话他的眼神变得更加深邃,看了一眼周围的地形,位置偏僻的码头、隐蔽性很好的渡船口,还有诡异的船只,这一切基本上都向着一个方向发展对方要不就做及其隐秘的事情,要不就是杀人灭口。如果是前者那到是好办,自己可按照他的的路线顺藤摸瓜,找到源头,如果是后者那么很可能船上的所有人都将江尸骨无存。

想到这里成穆熙拿起电话开机,拨打着沛黎的电话号码,可是电话却一直处于不在服务区的状态,这样的情况让他更加的担忧。

“通知边境部队和在巡防船只,全力阻止刚才的船只。”见时间紧迫他也不再纠结于电话对着边上的手下达这命令。

“是!”

“公爵,我们现在怎么办?”飓风上前对成穆熙问道。

“马上准备三艘快艇,现在出发就跟在可以船只的后边……”

“是!”

飓风听到命令,转身离开准备东西,成穆熙则站在码头上忘了一样江面,眼神中闪过一丝担忧,攥紧拳头,他蹲下身子,继续查看着附近的的情况,看看还有什么线索……

华清号的分割线

下午时分,因为火热的阳光照射原因,在湄公河上行驶的船只不多,湖面上依旧的平静异常,沛黎此刻反手被绑船舱内,看着眼前这些人把身上的黄金饰品都摘下来,堆放在一边,多少有些不解。

不过当她看到阿奇拿着其中的一个戒指型模样的黄金饰品,按到上边的花纹,戒指自然分开成两半,从里边溢出很多白色的粉末,阿奇小心的把这些粉末放入了已经预先准备好的塑封袋内。

刀璃的爸爸看到阿齐这个动作也坐了下来,拿起其中一串黄金项链,轻轻转动一个珠子,珠子内就有一些粉末流出,他则把事先准备好的塑封袋,放到了那个珠子下。看到这个情景,沛黎已经全明白了,赶上他们两人身上的黄金饰品都是空心的,里边预先都装好了毒品,这么看今天一会是要交易了?可是为什么还是让她觉得不安呢?

刚才被他们绑起来的时候,沛黎看了下周围发现在不远处的船舱的工具箱子内,有一把剪刀还有一把斧子,沛黎试了下斧子的重量要,稍微有点重,要是自己一直用异能,势必会拖累到自己

虽然自己的异能在这三年里进步了很多但始终都没有再升级。而且异能的也不是取之不尽的,一旦使用过大自己必将是危险的,现在这里的情况太过于复杂自己也无法预计到一会儿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沛黎突然发现船舱内有机器轻微转动的“咋咋”声。她顺着发出的声音的地方往上看去,只看到在自己的头上方,有一个监控器正转着摄像头看着整个船舱内。

看到这个监控器的摇动,沛黎直接联想到了有人在幕后看着这一切,想到刚才阿齐在半路上接的那个电话,似乎对方在电话中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后就没有打算要放过自己了!

想到这里沛黎身长气场一转,从刚才的无害变成了肃杀,既然在他们在最开始就把自己判了死刑,那么她在这里和他们墨迹什么!

想要这里她手腕一番,一把剪刀就出现在了她身前,既然前边看不见,她就把身上的绳子剪掉。快速的驱使着异能让剪刀在空中挥舞,沛黎用了不到10秒,就把身上的束缚全部解除。身体可以活动之后,她准备小心得向甲板的方向移动。

正当她起身向前的时候,忙完手里的活,随便看向四周看一眼的阿奇,无意间在看到她身上的绳子已经散落一地,正要张嘴去喊。就在此时,船体“砰”的一声发出了巨响。停在了原地。

阿齐和刀璃的父亲被这里巨响弄得有点蒙!站起身准备到甲板上去看情况,结果刚站起身子,就被从窗外飞射进来的子弹打中,阿齐被打中的是左肩膀,刀璃的父亲被打中的右边的胸前。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们还没有来得急反应,外边就响起了更多的枪声。还站在原地没有来得及移动的阿齐直接没后续的子弹打成了蜂窝,一时间船舱的地面一片腥红。

而刀的的父亲因为打中的是前胸直接栽倒在了船舱内,所以幸免了一死,不过能不能逃去确是未知数了。

沛黎动枪声响起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用异能全身开始保护罩阻隔子弹。同时移动到了刀璃父亲的身边把他放到了自己的附近……

外边的枪声依旧在继续,船舱内的墙壁已经被从外部打来的子弹弄得凹凸不平。

沛黎虽然有异能的保护暂时没有事情,但是她也不能保证接下来自己会不会平安。刚才她用异能向外看,发现开抢的是人是坐在两艘M国的两艘军用快艇上,他们的架势明显就是不把船舱射漏就誓不罢休……

------题外话------

又到了新一个月!谢谢大家的支持!知道大家想看,男主女主的互动!南南会努力写的!

这章想了好久!刚刚写完热乎的没来得急抓虫子!一会收拾完回来改!

谢谢昨天、云紫曦、、冰雪零零、的月票!还有的评价票!南南会继续努力的!

好了不多说了!哎!加油码子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