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01、齐聚玉都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1、齐聚玉都

“咔嚓!”“咔嚓!”

“尊敬的乘客请注意,前方到站,贵阳北站!请到站的乘客,提前在各自的车厢门前等候,列车将在十分钟之后进入贵阳站!”

清晨伴随着列车员广播的声音,沛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因为不经常乘坐火车,她在昨天晚上睡得很晚。不过睡得晚也是有好处的,记的自己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接到了那个男人回复的一条短信。

短信虽然是简单的一个“嗯!”字,但是她已经很高兴了!她知道他的工作比较特殊,特别是这几天,她可以从他回复自己的短信的频率判断出他是否在忙碌

“醒了?”

此时一个熟悉的女声打断了沛黎的回忆,看向声音来源处,蔚瑗正站在她的卧铺前看着她。

看到眼前出现的人,沛黎还有点不解这儿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和其他人一起买的硬座吗?

“你怎么在这?”

蔚瑗看到沛黎对她的出现,一脸不解的表情向她解释道:“我早上换的卧铺票,很巧的也是这节车厢!”

听到她这么说,沛黎点头,对说道:“哦!你怎么现在换票呢?晚上换比较合适,现在是白天买卧铺票是白花钱了!”

“我知道啊!不过这也是好不容易弄来的!你不知道现在卧铺的床位多紧张!”

听到她这么说沛黎恩了一声,接着就听到坐在下铺的郭美说道:“听说一共就五张卧铺的补票,蔚瑗是因为距离乘务员最近所以抢到的!最后两个班长个各自一张,剩下最后的两张分别给了两个班的女生!

沛黎听到她的诉说,直接从床上爬起来问道:“怎么车票会紧张?应该不至于吧!”

“这条线路的火车比较特殊,两天才会有一班特快的列车,所以卧铺票一直就很紧张,你都不知道昨天晚上根本就补不到票!我们这些人就那么干坐了一个晚上!”蔚瑗夸张地说到,试图引起沛黎的同情。

“那你们这一夜可真辛苦!”

“是啊!所以这不,一早我就补票了!正好过来陪你们了!”

“恩!”

“难道沛黎你都不想我吗?我可是很想你的!”说着还眯起眼睛冒星星的看着她。

沛黎听着蔚瑗的话,突然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怎么说呢,现在她仔细想来蔚瑗对自己的亲近举动根本就是殷勤不定的,就像用到你就跟你好,用不到你就疏远似得,让她有点不太舒服呢!而且做这些就像是刻意的。

她记得最近好几次她都是站在自己反面的立场的,之后还会像没事人一样再来找自己聊天。并且这几次她和自己意见不同的时候,都会在当着大家的面,在话里无形地责怪自己。就像这些事情是自己故意找茬一样。

想到这些事情沛黎眼神一暗,想了下,随后神色不变地躺下身子对着蔚瑗说道:“那个……蔚瑗我再睡一会儿!昨天晚上睡的晚!你要是累了,也去睡觉吧!你不是一夜都没有睡觉吗?”

蔚瑗听到她这么说,显然对沛黎得话感到了意外,想到了一会还想从沛黎套话,就说道:“啊!都早上了?你不吃早饭吗?”

沛黎翻了个身闭着眼睛对她说道:“不吃了!”

“蔚瑗你别管她了!我们先收拾下!”这时郭美在下铺叫着她说道。

“恩!”蔚瑗看着沛黎的睡姿,抿了抿嘴想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来!转身坐到了下铺。想着反正一会儿,她醒来的时候问也是可以的。

沛黎在蔚瑗坐下后,再次睁开了眼睛,她刚才一瞬间看到了蔚瑗眼中的算计,不由得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回忆了下这几天和她的相处,前边一切正常!似乎就是从自己见到兰琳开始的,蔚瑗会出现和自己相反的态度,看来自己要留意她的变化了……

火车继续向着目的地行驶着,因为是要穿山脉绵延的昆仑山脉,所以列车在行驶的过程中,有时候会选择爬山前行有时候是进入开凿隧道。

因为这一路都是山脉交错,所以进入的隧道特别的频繁,而且这些隧道的长度也不低,往往一个隧道刚刚走完,出了隧道就马上进入到了下一个隧道。

所以沛黎一直有种天还没有亮的错觉。沛黎要不是听到广播说已经进入了云省。沛黎都有种错觉火车在原地绕圈子。

此时的沛黎还是坐在挨着窗户的位置,看着外边的风景,好不容易遇到了平原,有了比较空旷的视野,她兴致勃勃地看着外边以上而过的风景。

自己边上下铺的床铺上,两位男老师在玩着扑克,教授和严老师都在自己的床上看着杂志。郭美和蔚瑗则是结伴去了硬座的车厢,去看同学。

“姐姐!给你!”

一声稚嫩的声音打断了沛黎飘远的思路,她立刻转头发现自己眼前出现了一只胖胖的小手。而伸过来的小手里,还放着一串漂亮的用彩金包裹好的翡翠蛋面的手链。

沛黎看到眼前出现的东西一愣,顺着小手往上看,眼前的竟然是一个大约有三岁到四岁小男孩,模样有点黑,黑色的瞳孔中闪着晶亮,憨态可掬的样子超级的吸引人。他看到沛黎转头看向他,还高兴地嘴里吐着泡泡。

看到眼前的小男孩,沛黎脑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小男孩似乎没有想到沛黎会愣神,继续挺着小身子往她身前蹭。沛黎见到他这个动作,怕他摔倒立刻伸手扶着他的小身子。

同时用眼神看了下四周各个卧铺上的人,发现并没一个像有小孩的家长,于是求助地看向在下铺休息的三位老师和教授。

这边的教授四人也看到了这个场景,其中唯一做过母亲的严老师走到沛黎边上,蹲下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男孩问到:!“来!乖,告诉阿姨你是从哪边过来的?”

小男孩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把手里的东西又递给了严老师,并对她说道:“好看!给你!”

沛黎听清他的话一阵黑线,这孩子这么小就花痴,好吗??待看清了他手里的东西,立刻黑线,也够败家的啊,拿着冰种的翡翠蛋面手链去送人!孩子你家人知道会哭的!

严老师见到这个情况嘿嘿笑了两声,能被这么小的孩子夸奖也不错。不过看着小男孩的动作,她还皱皱眉头,毕竟这个东西的价值她也可以猜到,一个家长把这东西放到孩子身上还是太不安全了。

严老师没有拿起那个手链,而是直接抱着小男孩,对他接着问道:“呵呵!阿姨不要!来告诉我你是从哪边过来的……”

小男孩听到她的话左右看了下,皱着小眉毛先是点头然后是疑惑地摇摇头,似乎是忘记了自己从哪里走过来的了!

“严老师,要不要我让列车员在列车上发一条广播?”沛黎在边上问道

听到沛黎的文化,严老师点点头回复到:“可以,估计是哪家自己走丢的小孩子吧!”

“恩!”

正在这时候,从前边的一节车厢里传来了一个妇女焦急的声音:“刀璃!刀璃!你在哪里?”

“你往后边走走!刚才我好像看到一个小孩子走过去了!”车厢前边一个好心人说的。

沛黎顺着她的声音向那边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傣族便服的女人向这边赶来。她的皮肤有点黑,脸上的深色焦急,可能是因为找了很长时间的缘故,她的额角有着几滴汗珠。

小男孩似乎是认识这个女人的声音,他听到声音后,转头向着女人笑着招了招胖乎乎地小手,喃喃道:“阿娘!阿娘!”

沛黎一听小男孩的叫唤,就知道了眼前的女人应该就是他们刚才要找的人了,于是起身上前赶紧拦住了女人,并用手示意了下,小男孩所在的方向。

女人看到小男孩,脸上满是激动,她急忙走过去,抱住了小男孩的身子,有点生气的打了几下的他的小屁股,对他抱怨道:“我就睡了一会儿,你就到处乱跑,你真的是要急死我了!”

可能是小男孩都习惯了平时女人对他的说词,虽然被打了两下但是并不见声音,小男孩也是嘿嘿在一边笑:“呵呵!嘿嘿!”

沛黎一看女人的动作就知道平时他是极其疼爱这个孩子的,都遇到这样的事情了,自己无论是怎么着急都舍得不得打他。看到这样带着淡淡温馨的画面,沛黎和周围的人也笑了了起来。

女人被大家的笑声弄得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不忘把自己儿子身上弄得褶皱的衣服抹平。起身向沛黎和严老师道谢。

接下来从和她的谈话中得知,这个小男孩是这个女人的大儿子,他们一家子生活在玉都市附近郊区的傣族风情的寨子里,这次出来是去贵阳看自己已经嫁出来的表妹。

刚才原本她已经哄着小男孩睡着了,谁知道他趁着她也睡着的时候,竟然出来瞎晃,还好遇到了她们,要不估计她就要急疯掉了。

听到女人的话,边上的严老师指了指小男孩手里的翡翠,开玩笑地说道:“下回儿,可要把他看住了!你这孩子动不动就送我们翡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在追女孩子呢!要是他出生早个30多年,我还可以考虑下!”

沛黎听到严老师这么说,也接着他的话说道:“呵呵!可不是吗!太搞笑了,我一回头就举着小胖手给东西!”她说完还对男孩飞了一个媚眼。

小男孩看到了她的眼神,很给面子的又举起了小手:“姐姐给你!”不过此时他的手里已经不是刚才的翡翠手链了,刚才见到男孩的时候,那个手链已经被女人收起,现在他手里的则是一小瓶牛奶。

沛黎看到他的样子,笑得前仰后合,真的是太可爱了!

女人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不争气地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沛黎说道:“他啊!平时都被他父亲惯坏了!也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的,见到好看的人就要送人东西。”

听到女人的谈话,脸上还挂着笑意,对着她说道:“这也是好习惯!你看住了就好!这以后他追女孩子不用愁了

!”

女人听到她的话也是一笑,不过随后他就把自己不争气的儿子拉到了自己的身前,一边讲着傣语一边举着那个小牛奶瓶和翡翠手链,对他说着什么。

事先小男孩还有点不愿意,不过不知道女人说了什么,脸上一下子还漏出了为难的表情。似乎想通了什么之后,拉着沛黎还有严老师衣角,使劲拽了两下,沛黎和严老师都弯下腰,结果就感觉脸上有一个肉乎乎地触感,原来小男孩竟然在两人的脸上各自亲了下。

见到自己偷香完成!小男孩的脸上露出了灿烂地笑脸,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圆嘟嘟的小脸因为笑更像是一个可爱的包子。女人则是无奈的摇摇头,表示自己这个儿子已经没有救了。

看到男孩一脸满足地表情,女人宠溺地摸了摸孩子的头。并向这沛黎和严老师解释道因为小男孩觉得她们两人好看,很有眼缘,所以就想把好东西给他们。但是现在的他根本分不清什么是贵重的东西,于是才闹出了这个笑话。刚她解释后,他就决定用这个方式感激她们。

沛黎听到她的解释也乐了,这孩子还真是一个活宝呢!

粉嫩男孩的分割线

云省玉都,夜幕已经降临,安静的夜晚笼罩着这个华国边陲的繁荣城市。此时在玉都的缉毒总部内,正在进行着紧罗密布的调查,询查人员还有缉毒警察全部坐在大屏幕前,聚精会神地看着交通队发来的路况视频。

而他们的搜索的目标车辆,正是那天从成穆熙眼皮子底下被放走的黑色小轿车。不过此刻他们已经从晚上10点看到了凌晨时分。整整两个多小时一部分人看着的快进的各路段的视频,还有一部分人看着现在玉都的各段的路况!

可是每一个路段他们都依次地查看过了!不过都没有那个小轿车的影子!仿佛就像是瞬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在了前往玉都的高速公路上。

成穆熙看着迟迟没有出现在监控器上的汽车,脸上也难得出现了一丝焦急,这应该是他目前距离办案线索最近的一次行动了,所以他决不能放过。那些金豆子中藏着的毒品,纯度相当的高!所以上级十分的重视,并且还要求他这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势必要找出谁敢在J市首都贩毒。

看着视频中快进的画面已经接跳转到了接近了晚上的8、9点,这个时间基本上已经超过了那辆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时间。毕竟勐县到玉都只有短短的3个小时。也就说无论这辆车开得有多慢,都不可能在这个时间点上进入玉都的市区。

看着屏幕上快进的画面,成穆熙想了一会儿对着手下一个缉毒警察说道:“0231,把玉都的整个地图给我拿来!”

“是!”

把玉都的地图展开铺在会议桌上,成穆熙还有几个此次配合他行动的经验丰富的巡查员,在地图上仔细的查看。他们在地图上模拟着犯罪车辆可能行进的线路。成穆熙看看这个纵横交错的道路对这边的负责人问道。

“飓风,玉都附近的可以不声不响下高速路的地方有哪些?这些地方下了公路后还有没有收费站?”

被他唤作飓风的人,在地图前想了一会,在地图上指出来了两个点,对成穆熙回复道:“你说的位置应该在,72号国道和玉勐高速的交汇处,也就是这里。还有972国道和玉勐高速的交叉路口,这个地方。整个下高速路只有这两个位置没有设立摄像头

!”

成穆熙听到他说的话,顺着他位置看向那个位置,这两个地点都是挨近玉都附近,地势也比较平坦,他看着这两处地图对他问道:“那附近都有什么?”

“这两个地方,7号国道口附近是一个去年刚刚开发成立的香蕉种植园,至于972国道那边,则是一个有名的傣族的风情小镇,是一个傣族的小村落演变过来的。基本上在那个小镇里的人是不会走这个交叉路口的,因为在这个傣族风情园的前门就是玉都的市区,平时来往的旅游车辆都是通过前门进入的。”

听到他的话,成穆熙点头,视线停留在了傣族风情园所在的972国道附近,他指着地图上下高速的那个路口的一个灰色区域问道:“这个地方应该是有一个收费站的吧?”

飓风看到成穆熙指出来的区域,也不含糊直接说道:“在这里下高速的园区入口处会有的人工收取站,可以对下公路车辆进行收费。不过因为地方比较偏僻,我们都是一个月一去结算的费用。”

成穆熙听到他说完,看着地图上的位置,根据自己的以往的经验他已经可以肯定问题很可能就出在这里,于是他对着叫作飓风的警官说出了他的需求:“给我调出那个收费站的监控录像。还有整个傣族风情园的住户的所有身份证档案!”

听到了她的要求,对方一愣,但随即就明白了他的想法,其实他在刚才陈述的时候也已经发现了问题的不对,但是现在时间已经太晚了,现在警局掌管人士档案的警务已经下班,所以只能等到明天一早了。

“可以,公爵!不过需要明天去公安局去调取!”

“恩!”

成穆熙听到他的话点头,继续在那里分析着眼前的地图。

“头?我们现在还继续吗?”一个巡警向他问道。

成穆听到他的问话回答道:“继续!不要放过一个细节”

“是!”

此时正在看监控实时录像的一个巡查员对成穆熙汇报到:“报告!玉都市内2环附近出现了目标车辆,目标车辆中下来了4个人,他们只是在路边的一个摊位上吃饭,并没有后续行动!”

听到了这个消息,其他人都把目光聚集到那个屏幕上。负责屏幕切换的人员,直接把指挥室的大屏幕切换成了那格画面。

成穆熙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几个人,视线变得暗沉。他的记忆力,因为受到过训练,再加上异能的缘故所以异常的好,这几个人他看一眼就可以找出其中的两个人正是自己之前在勐县公路上放走的那批人。

“密切注意这些人的行动!第一小巡查小队先去现场监视!”

“是!”

成穆熙下令完,指挥室内就集合出来5人,5人立定站好等待着他的具体指示。

“此次行动务必不要打草惊蛇,你们跟进目标对象,不要让他发现你们。找到最后的BOSS才是关键!明白吗?”

“明白!”

“开始行动!”

他一声令下,5名队员就快速地出了指挥室,上了车,开往了目的地

任务的分割线

开往昆市的火车依旧在行驶,一段列车的一段小插曲过后,沛黎的的此次行程基本上没有波澜,平静就像是一潭湖水。

陈冬冬和牛美艳因为两人也换了卧铺票,所以偶尔会来教授这边问问好,刷刷存在感,就是牛美艳看着沛黎和教授还有几个老师的关系很融洽,看她的时候还露出妒忌的眼神。

不过好在沛黎已经不是第一见到了她这个眼神了,她这个人对比自己好的人都嫉妒加上还有暴力倾向,沛黎觉得还是距离她远一点比较好。

倒是陈冬冬的状况比较让她哭笑不得,可能是由于之前没有怎么坐火车的原因,这个公子哥在出发前还去做了头型,用了发胶,沛黎记得上火车的时候他的头发是根根竖起的。有一点仿照某著名球星的发型。

可是再好的球星发型也架不住这几天坐火车的折腾。加上路途上在硬座车厢和大家挤在一起流了很多汗,一向干净的他实在没有忍住,直接把已经头发给洗了!

其实这一洗完没什么,不过奈何他以前的形象根深蒂固,现在他的头发全都贴服在脸上,不算短的头发垂在齐耳的位,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蘑菇头。沛黎看着他的发型,几次想笑,都被她掐着自己的大腿给忍住了!不过郭美就没有这么好心了,见到他这个样子的时候,直接倒在了下铺上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沛黎看着成冬冬一脸的吃瘪的样子,心里感叹着怪不得陈冬冬不来烦她的了,原来是形象受损了,不过正因为他这样,也让她此次行程清净了不少。

42小时的火车行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次难忘的坐车经历。从华国的中心部位直接开到的边境省份。跨过了大河大江、穿过一座座绵延起伏的山峦,终于在最后到达了目的地。

列车是在凌晨5点的时候到达了云省的首都,昆市。

昆市是是云省首都,华国西南边境省份云省的省会,这里被称为鲜花的王国。因为每年的面平均气温保持在24°,并且12个月份起伏的温度非常的小。让这里的土地适合各种花卉的生长。每年华国的鲜花供应,一大部分来自这里。所以昆城也被称为是“春城”和“花都”。

沛黎一行人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很久,大家拖着疲惫的身子还有沉重的行李直接去了位于昆市火车站附近的,昆市汽车站。在那里他们即将要乘车去往他们的最终的目的地洱海。不过因为在火车上的临时提议,黄教授决定改变了行程,直接去玉都呆7天之后在再去洱海。

当沛黎听到他的决定时候,一阵黑线,去玉都肯定是为了他自己,不过她可不能说。

------题外话------

感谢8114、羽猫酱的月票!还有眼中的魅惑的花花!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已经谢谢大家的订阅!

这几天越来越热!南南这里没有空调(单位)好想哭!

哎!好了今天的跟新奉上!

抱歉更新晚了!不过不会敷衍!这本书没一个地方我就想了很久!好好完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