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100、和平下的阴影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0、和平下的阴影

此时已经上到中铺的沛黎还有爬上上铺的郭美,看着老师们在底下相互拆台,脸上都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

不过话说回来了,怪不得黄教授对自己带过来的这些老师这么放心了,甚至完全一副命令的架势。从刚才没有上火车开始就是两个男老师帮着他提的行李,原来他之前,上学的时候就是这三人的导师啊!

“原来都是教授的学生啊!你们能留校真好!”郭美在上铺感叹道。

在她对面上铺的年轻老师对她说:“呵呵!是啊!其实我们是一直舍不得离开学校所以才当老师的!”

“哦

!”

“对了!你们是哪个班的?一班还是二班?”

“我们都是一班的!”郭美对他回道。

“嗯!不错都是我们这班的!还好有两个是聪明的。”年轻的老师点头说道。

“呵呵!”

就这样他们在玩笑中,开往云省昆市的火车渐渐地启动。车子启动后,沛黎在床上放好了东西就从中铺上爬了下来。坐到了卧铺对边可以看风景的吧台上。

上铺上,郭梅和那个年轻的老师正在补眠,而下铺黄教授和刘老师还有严老师在玩着扑克,哦对了那个女老师姓严,是这次二班的总负责人,也是四个老师中年龄最大的。

沛黎坐着看着窗外消失在自己身后的树林和田地,思绪飘远。

这似乎这是自己重生已来第一次做这么长的火车!即使是三年前玉石缘没有发展起来,她也坐飞机飞到云省的。似乎自己和云省还是真的有缘分呢!不知道那个男人现在怎么样了?

一会进入了郊区估计就没有信号了!他要是出任务的话,过后看就好了!沛黎想到这,快速的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息。短信发出,沛黎继续拄着胳膊看着窗外的景物发着呆。

火车的分割线

勐县位于风景秀丽,自然风光优美的云省,它地处于华国和M国交界,优美的自然风光与独特的民族风情,吸引了国内外大批的游客慕名而来。

然而这里,也正是被称作全世界最大毒品供给的金三角地区,很多毒贩正是利用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把毒品渗透到华国境内,然后再转手运往世界各地!

在靠近金三角的华国边境,每天都会有运送毒品的案件发生,随着时代的变化,贩毒人员的手段越来越升级,缉毒的难度也不断地扩大。

此时在勐县充满傣族风景的缉毒指挥部内!正在召开着行动会议。因为上级的命令,成穆熙直接空降到了华国和M国边境交接的云省的缉毒总部,目的就是追查流入到J市那些金豆内的毒品,还有走私的翡翠。

这几天他到了云省之后,就对周围的几个边境城市,进行了调查,通过在M国的内线,还有现在掌握一些线索,但是因为这里毒品走私已经成为很普遍的犯罪,想要从这些毒品犯罪的团伙中找到他所要执行的案子,难度是相当大的。

“刚刚接到的总部通知,从昆市向勐县来了一辆运输毒品的车。可能会有上级要找的东西。现在的问题就是具体的车型我们不知道、具体的车牌号不知道、车上具体几个人不太清楚。可能这批毒品量比较大……”

指挥部内成穆熙正专注地向着缉毒官兵,说着此次任务的可能出现可疑车辆,说完这些他又展开地图细致部署着接下来行动的位置:“一组的六人在山路第一个拐弯处设立关卡,二组负责所有的侦查、三组则负责道路反方向的侦查。”

“是!”在坐的将近二十多名缉毒警察同时回答道。

“好!马上行动!”

“是!”“动作快点……”

成穆熙神情严肃地下达完命令,所有在场的人员全都紧张来

。各自迅速的穿好装备还有防弹背心。上车向着任务点行进,临走的时候他还看了一眼地图总觉得这次的消息来得过于简单。

从玉都进入勐县仅公路就有三条,而小路更是不计其数。运送毒品的车辆到底走哪条路、是哪辆车,这些都是摆在他们眼前的难题。

勐县,位于云省西南部、西南与M国接壤。勐县是闻名中外的“普洱茶”的故乡和中国产茶最早之地,这里四季适宜水稻生长,盛产优质米和甘蔗,自古有“滇南粮仓”之称,是国家级粮食生产基地和糖料基地。

每天来往于玉都和勐县的大货和轿车有上千辆之多,如果逐一排查无异于是大海捞针。所以成穆熙只能找到当地的官兵,还有各个收费站的执勤,让他们留意信息上符合要求的车辆。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连续两天的各个关卡跟踪排查,官兵们依旧是没有查到有嫌疑的车辆。

由于情报中提到,运毒的车辆是外地车,按照成穆熙以前在特种兵时期的经验来看,外地车辆到一个新的地方,必定会当地地形不熟,所以就要在当地找一个向导。

于是大家开会商定,决定在每个关卡减少一至两人着手开始调查这件事。

此时成穆熙所带领的小分队已经在公路上,排查了两个小时了,但是情报中的车辆迟迟没有出现,这是在公路的附近,一辆车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车门开着,一个人,在对着边上的菜地打电话,打完电话,久久地徘徊在原地没有离去。

成穆熙让司机放慢了他们车子行驶的脚步,一边跟着其他车辆,隔一会回来,看一下这个打电话的人,两个小时之后此人继续在原地徘徊,这个行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因为这人并没有向周围人打听,反而一直等着什么人,这个情况就是特殊的了。

看似不相关的事情,没准就和整个他们要调查的事情有联系,做为特种兵出身的成穆熙,经历了过很多次这样的复杂的事情,根据多年的经验没有方向的时候,细节决定一切。

于是他没有让人上前去盘查,而是留下两人去继续监视这个人的行动,其他的人继续和他一起在路上继续排查着车辆。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监视的两个人已经足足的车里看了有三个小时,眼看着马上就要天黑了,天黑之后只会让他们的跟踪行动还有排查更加的不利。

在天要黑的时候,监事人员向成穆熙汇报了情况后,对讲机内传来了成穆熙沉稳的声音:“继续监视!马上要天黑了,估计他们会趁着这个时间会有所行动!”

“是。”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几分钟之后,一辆可疑的大货车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范围内。

监视人员看到出现的车辆,马上向成穆熙回道:“有情况!有情况!公爵!”

“说!”

“他在和这辆货车接头!他上了大车!他又下来了!他上了自己的那辆车,大货车在跟着他的那辆车行驶!”

神秘大货车的出现,让这几天原本进入胶着状态的案件有了新的突破。监视人员也因为它的出现而变得精神起来。成穆熙在对讲机叮嘱他们要在注意安全的情况下跟进对方。一旦跟踪确定嫌疑的车量就是犯罪车辆,就立刻收网

跟踪的人员发现汽车在勐市绕了一圈,开往玉都方向。这样反常的举动让这辆大货车就是运毒嫌疑车的怀疑更大了。

在正常的情况,大货车是根本没有必要绕的,天完全黑了,大货车停在了附近的寨子里。同时停在这辆大货车边上的黑色轿车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公爵!我们在寨子附近,他们没有注意到我们!在附近还有一辆车!”

“继续观察!我们随后就到。”

成穆熙到达后,直接远远拿着望远镜的看着寨子中两辆车。想了下,根据他以往的经验,如果那辆大货车是贩毒车辆,很可能自己这辆黑色的面包车就是前边的探路车辆。

因为贩毒份子手里的毒品数量巨大,他们不敢直接让贩毒车以身犯险。所以就必须有辆贩毒车来保证真正毒品的安全。而他们选择贩毒的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在第二天的早上,因为这个时间正常都是各个观察点换岗的时间,他们可以利用这个薄弱的空档时间进行运送。

经过一夜的等待,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大货车和那辆黑色的小轿车行驶出了寨子,就更加符合了成穆熙的猜测。

见此情景,成穆熙马上下达了命令。准备在观察点去截住这辆可疑的车辆。值得一提的是,这两辆车里的五名男子,下车都很配合检查人员的行动。并且他们的神色淡定,这就完全不正常了!

根据成穆熙长期执行任务的经验,从两辆车上下来的五个人中,其中的货车司机身材消瘦,皮肤暗黄一看就是一个瘾君子。这很有可能是一个以贩毒养吸的人。

他让手下的人对这个人进行了尿检,在等待了一会儿之后,尿检结果出来呈阳性,这就证明他的猜测没有错。

既然这里边已经有人吸食了毒品,那这就很有可能就是贩毒的车辆。

成穆熙眼神犀利的观察着大货车上的其他几人,不放过他们的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分配好了车辆排查的人员,就接到刚才盘问其他剩下的四人的情况。

原来这里真的有两名是当地寨子的向导,他们也并不知情,早上听说要去昆市,但由于都不认识路,所以他们才在早上的时候做这件事情。

虽然成穆熙觉得他们可疑,但是如果真的是像他们说的那样,那他们就可以得到无罪释放。这两人从穿着上的确实不像是毒贩,脖子上有金链子还有一些傣族最常见的饰品。

“一二组去盘查汽车!”

“是!”

为了找到毒品,整个缉查小组还找来了一位比较资深汽车修理员,进行车辆的的检查,把能卸下来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依旧在大货车上没有任何的发现。

见到这个情景随行的黑色轿车内的两人,要求他们把自己的车辆先查完,要是没有事情他们就要离开了。并且两人做出了很着急不耐烦的样子!并且不断地对他们进行着催促。

检查了一会儿三组的人员的确没有在车里找到可疑的包裹,于是只能把这两人放行!临走前成穆熙还用眼神扫了一眼他们两人的神色,发现两人很淡定的上了黑色的轿车扬长而去……

在这边货车的检查还在继续,因为这辆货车曾经运送过地瓜,所以整个车体都挂着淤泥,因为这些淤泥也加大了查询的难度

至于为什么不放行这辆大货车,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大货车的司机是以贩养吸的毒贩,还有就是他们在警方面前太过镇定了,正常的人如果遇到一直不放行,一定会在四周心声抱怨的,而这些人既没有催促、也没有抱怨而是安静的等在原地,似乎是在和他们叫号。

见任务迟迟得不到进展,成穆熙趁着其他人没有发觉的时候用异能搜索了下这个大货车司机脑中的记忆。

他的记忆中比较片面,这人不是他们要抓的犯罪团伙,但是一个把大货车后面的翻斗升起的画面吸引了他。

所以在接来的时间里成穆熙让司机把车斗升上去,继续查看,这会他直接亲力亲为,跳上大货车,查看上边的情况。

就在刚才他的命令一下达,原本一脸淡定的几人在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安。他们的这个表情,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还是被眼尖的成穆熙发现了。

成穆熙直接带领着手下的官兵上了车继续查看,并且拿起矿泉水瓶,把里边的水倒在车体上,冲刷着表面的淤泥,看看是否在车上有什么夹层。

没过一会,这个方法就显出了成效,在车辆的两侧分别出现改装过的痕迹,在车的两边底部,分别出现了三个用铁皮形改装过的方形痕迹。最开始大家以为是破损处。进行的修补,实际上他们使劲把型方形铁片撬开发现,里边是有弹簧在里边顶着的。

这样精巧的机关出现这个大货车上确实比较怪异了。当成穆熙抿紧嘴唇表情严肃地,带领着官兵挨个把这些铁皮的方格子拆开,在其中三个都发现了黄色塑料布包的东西。

见到这个从西,成穆熙马上对下面看着那三人的手下使了个颜色。接到他的命令手下马上就把这几人扣下,用手铐从背后把他们的手扣住。

成穆熙快速的走下车用幽深地瞳孔射出犀利地目光,看着那几个人问道:“你们知道车里的东西是什么吗?”

其实一个货车的随行人员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他们试图在做着最后的狡辩。

“不知道!那怎么会在刚才流露出慌张的神色?”成穆熙毫不犹豫的问道,有时候说出对方的要害是打击心里防线最好的办法。

“报告!城厢内,一共有海洛因1200克!”缉毒官兵,向他汇报着缴获海洛因的数量。

听到手下的汇报,成穆熙对眼前的三人问道:“现在还说不知道?”此时他的眼神犀利,像是一只猎豹随时可以把猎物吞进去。

感受到了他犀利骇人的目光,其中一个人终于受不了这个威压,磕磕巴巴地说道:“我们也是被雇佣的!”

终于承受不了成穆熙精神上的压力,加上本身做了亏心事,心理防线就及其的脆弱,三人在其中一人崩溃的情况下说出了实情。

原来他们几人是在华国和M国交接的农民,因为前几天有人雇佣他们运送一批货物。

并承诺他们一旦把这些货物运送到指定地点,就会把这个七成新的大货车和10万元现金送给他们。这对贫穷的他们来说相当于三人的一年的收入,于是他们选择了铤而走险,实施今天的行动计划

成穆熙坐在勐县临时办公室内,听这最后呈上来的汇报。皱了皱眉头!刚刚查货这些毒品,看似就像是预先给他们准备的一样,虽然中间出现了一些波折,但是总体到最后,得到毒品都太过于顺利了!

而自己要找的是流入J市那些毒品,他们的贩毒手段都要比这些高明的很多,不过可以透过华国的层层防线,直接进入华国复地毒品携带者,绝对不能用这种车辆运输的。

突然他想到了!在那辆货车之前开走的那辆小轿车的两人,脖子上似乎都带着比较大的黄金转运珠,甚至在戒指也是。

联想到沛黎带回来河蚌中的也有这种珠子,成穆熙神情一暗!当时自己确实忽略了那两个人。现在来看他们两人自然到过分,似乎事先预料好了一样。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要找的毒品应该就藏在这两人身上的黄金转运珠内。

但是现在贩毒人员应该已经到达了玉都,想到这里成穆熙把拿起对讲机,对位于玉都的缉毒指挥部说明了情况,并请他们现在尽力设立关卡拦截这辆车和这两个人,他则以最短时间赶往玉都。

用对讲机通完话后,他拿起兜里已经关机的手机,手机开机键一开,同时进入了两条短信。

一天短信内容是:“熙,已经上火车了!”

看到短信,成穆熙想起沛黎之前在电话中提到过,最近要来到云省写生的事情!

看着她的短信,成穆熙一天的紧绷的神经难得有一丝放松,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在短信下回复了一个嗯字,接着看下一条信息。

这一条信息是沈逸泽刚刚给他发的,短信上话不多,只有五个字:“兰家有问题!”

成穆熙看完信息,闭目想了一下,最近兰家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兰氏的钢材集团因为期质量问题频繁的爆出黑幕,订单退得很多。

但是报道却在爆出的两天后,变成业内有人在黑他们!并且给各大媒体公布了一个财务账单!这份账单显示兰家的钢材收益良好!并要求爆出此事的人向他们道歉!

成穆熙回过头来,把这件事再想了一次,发现这里边疑点很多,看来这件事应该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成穆熙觉得既然沈逸泽现在告诉他这个消息,应该是发现了什么疑点,他离开的事情他也知道,并且嘱咐过他,帮助他留意J市的风吹草动。

成穆熙没有再犹豫直接给给沈逸泽打了一个电话,两人通话后,他表情凝重地转身出了门,坐车去了玉都。

此时在通往玉都的一辆黑色的轿车内,司机正在接着电话:“靖哥!我们已经安全通过了检查!正在赶往玉都的路上!”这人正是在成穆熙的搜查中逃脱出来的一个人。

“尽快到达玉都,不要暴露身份!这次的接洽时间要推迟,三天之后我会在湄公河上的渡船码头上等你们!”

“是!”男人听到电话中的话,虽然疑惑但是还是点了头。

挂完电话后,刚刚到达昆市的兰靖,对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手下说道:“告诉M国那边,重新换接头人,最近查的比较严,这批货物之后先停止送货

!”

“是!对了靖少,那他们的货款我们什么时候付?那边已经再催促了!”

听到他的话,兰靖想起上两次毒品的钱已经让他用在了填补兰家亏空的钢材出口上了,他现在还不能和对方翻脸,于是他接着说道:“嗯!再等等,就说京城查的紧,东西还没有转手!”

“是!”

“对了!这里有没有消息,军部是派了谁查我们这件事?”兰靖边问,心里在盘算着怎么能把接头的人除掉,这样至少可以死无对证!

“还没有!他的身份十分保密!我们只知道他的代号是‘公爵’。”

听到这些一点没有用的信息兰靖脸上的怒意尽显,对着手下喊道:“继续给我查,一群废物!”

“是!”

缉毒的分割线

缉毒的分割线

夜幕已经降临,在来往云省昆市的火车上卧铺车厢的里的灯已经熄灭,沛黎在床上无聊在翻看这手机。边上的严老师在翻看着一本美术杂志。郭美泽和年轻的杨老师和刘老师在底下玩着够地主。

估计是黄教授睡眠时间比较早,看到几个年轻人一点没有睡意,就直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年轻的杨老师,自己则上了上铺去早早的睡觉了。

底下的玩扑克的三人结束了一轮游戏,决定先告一段落中途休息。郭美去了了卫生间,两个男老师在研究一会儿夜宵吃点什么。

郭美回到位置上,就拍了怕中铺上的的沛黎,沛黎方向手机扭头看向她一脸不解地问道:“什么事?”

“刚才我二班的高中同学,在和我抱怨呢!”郭美摇晃着自己的手机说道。

“抱怨什么?”沛黎不明白她话是什么意思向她问道。

“还不是因为坐车的问题,现在都已经晚上十点了,他们硬座那里,根本没有人下车的,30多人挤在一起!这一夜也是够受罪的!”郭美对沛黎陈述着,不过眼里却呆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沛黎听到她的话,注意缺放到了另一点上,:“和你很要好吗?要不要让她过来,先对付一晚上。”

“放心,这事我早就问过她了,但是她回复我说晚上10点以后,各节车厢都锁门了,她根本不能出来!”

沛黎一听这话无奈地叹了下:“她们好悲剧啊!”

“可不是!估计现在后悔死了!”

------题外话------

今天对不起了!我传完了!为了让男主的形象丰满!南南最后决定写缉毒!

哎!两人还会有互动的!不会很久!有时候不断经历就是爱情!

(*^__^*)嘻嘻!好了!今天更新奉上不嗦了!谢谢大家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