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99、胸膛上的咖啡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99、胸膛上的咖啡豆

<>

听到蔚瑗的话,沛黎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突然想去图书馆了?我记得刚才郭美不是要下课去吃必胜客吗?”

“恩……是我突然想借几本书,你们陪我一起去吧!”说着挽起沛黎的胳膊对她撒娇道。

“……”

沛黎见这样只好收回了话头和她们两人一起去了图书馆……

周四照例是没有专业课及文化课的日子,所以这天必定是要好好的睡个懒觉的。

此时温馨恬静的卧室呢,厚重的的豆沙红的窗帘挡住了,早上照射进来的眼光,因为已经快到十月份了,酷暑的夏天已经结束,清爽事宜的秋天已经到来。

在这个卧室内的大床上沛黎这抱着长条形的大抱枕,盖着不算厚的蚕丝被,在床上熟睡。柔润乌黑的长发如同黑色的绸缎,披散在她的脑后,平铺在柔软的枕头上。

不知她睡了多久,可能感受到了阳光的照射有些刺眼,沛黎下意思的往抱着的抱枕上边蹭了蹭,又换了一个位置,继续睡。

此时的沛黎还不知道,自己抱着的抱枕早已经换成了真人。不过被她当成真人抱枕的人并没有叫醒她,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个得逞的微笑,一直手臂穿过代替了女人枕着的枕头,轻抚着她的后背,之后把她往自己的怀了送了送,然后跟着她一起进入了梦乡。

沛黎最后是被自己身边热醒的!原因是她自己越睡越热,就下意识地找周围凉凉的位置,伸手在抱枕上摸摸了,上面的布料有点厚,动手扯了下表面的布料,发现布料的底下是一阵凉凉的触感,满意的把脸往那边蹭,似乎她感觉这样还不够,紧接着直接一个叉腿挂在了上边。

“恩!”

成穆熙一身闷哼,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的是这一番场景。

此时的怀里的小女人身子基本上全都挂在自己的身上,很没有形象地睡着。因为这个不雅的动作也让她露出了白皙修长的大腿,身上的睡裙已经翻起。而她的膝盖放在他的腿上。

看到这个场景,成穆熙的睡意立刻消失了一大半,还好他醒来的的及时,要不自己的后半辈子的幸福就毁在这个小女人的膝盖上了!

她一闹腾,成穆熙只觉得自己体内体温越来越好。似乎有什么要爆发出来。

沛黎就是被他不断升高的体温热醒的。因为热的原因,她想推开自己怀里的抱枕,奈何抱枕的体重已经变了。感觉怎么也推不动,加上抱枕的温度越来越高,沛黎终于和周公告了别,睁开了眼睛。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片光滑的皮肤,有坡度的皮肤下是鼓鼓的肌肉。在这片如山坡般的皮肤上还镶嵌着一个咖啡豆!对就是咖啡豆!沛黎在心里吐糟着。

沛黎正在认真研究着出现在眼前的咖啡豆,就看到眼前山坡般的皮肤起伏,从自己的头顶传来了一个暗哑的声音。

“醒了?那就起来吧!”

“额?”沛黎顺着声音往上看,就看到成穆熙,有点隐忍的地对自己说道。

看出了他的表情,沛黎用手在他的胸膛上借了一下力,支起了身子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只不过似乎,她问的并不是时候,带她支起身子。成穆熙直接翻身下了床,向着洗漱间走去。虽然他的脸上什么表情没有,但是微微凌乱的步伐已经泄露了他的身体状况。

他进去不久后,从里边传出来的哗哗水流声,这声音让沛黎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件多么二的事情,似乎男人早上好像都比较……恩!敏感!

拍拍自己有点涨红的脸,沛黎起来赶紧换好了家居服,并且把被子叠好了!听到里边的水流声渐渐减小。没过一会,成穆熙就从里边出来了。裹着白色的浴衣,露出的v领还是改不了他的好身材。

沛黎看着他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垂着眼帘!自己在床上真的是睡毛了!起来根本就没有搞清楚状况好嘛!再说了这个人不声不想地就进了自己的卧室,还躺在自己床上,她得多吃亏啊!

想到这里沛黎突然想起他事先也没有通知自己就来了,于是向他问道:“刚才的事情不能怨我哟!谁让你不声不响地进来的!对了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听到她的问话,成穆熙在立柜中拿衣服的动作一顿,没有说话!沛黎见他没有说话,有点发愣,突然她想起来什么,表情有点失落地问道:“你是不是要去云省了?”

成穆熙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失落,不过还是对她说了实话:“恩!昨天晚上接到的通知!今天晚上的飞机!”

“哦!果然是这样……”沛黎没有把话继续说完,因为后边的的话说的再多也不能阻拦他。

已经猜到她后边要说的,成穆熙上前对他说道:“我办完事情就还来!不用担心!”

听到他的保证,沛黎点点头,“早点回来!”突然她又想起了来什么向他问道:“你这次行动,能让使用电话吗?”

听到的她的话,成穆熙就明白了估计这个小女人以为只要他出任务就不能使用手机了!估计三年来的这个阴影还没有散去,想到这里,成穆熙对她说道:“可以的!可能出任务的时候不会使用!”

“哦!”看来行踪还是不明啊!沛黎无奈的叹了口气!

“觉得不满意?”

“恩!”沛黎反射地点头,反应过来后又摇摇头,对他说道:“那是你的任务我确实是无权参与的!”

成穆熙听到她的话一顿走过去对她说道:“我会在尽可能的范围给你消息的!”

听到男人这么说,沛黎已经知道这是他给自己现在最大的承诺,于是也不再矫情地回道:“好!”

因为两人起来的都比较晚,收拾妥当之后时间已经临近了中午?就在刚才成穆熙又告诉她,他下午就归队去交接一些工作,所以只能陪她一起吃午饭。

既然这样沛黎就毫不犹豫选了去吃饺子,因为在以前自己要出门的时候家里都会做这个,寓意着平安。

吃完饭沛黎看着成穆熙离开,心里还是有点不舍!他们两个最近刚刚建立出来一些情侣的相处模式!感情也在慢慢地增进中,这么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过听他电话中的意思,应该时间不长。

好在沛黎并没有来得及感伤多久,因为马上就要到来的写生,她又投入到了忙碌的学习生活中。

写生前的班会安排在周五的下午,专业课结束之后!因为一起行程的是两个班级,于是一班和二班一起被集合在了一起,开班会!

果然就像前几天在教师办公室说的那样,这次写生黄轩教授是总带领人,在班会上他跟所有人说了回去应该准备的一些写生的必须用具!

因为去的是云省,可能用到比较多的颜色,基本上是可以预估到的,所以在班会上教授特别提醒他们,带足了绿色、土黄色还有白色!

在之后时间里,又说明了一些重要事项,教授就和大家商量做什么交通工具了!

洱海位于云省和m国的边境附近,虽然离j市相隔了大半个华国,并且在洱海并没有飞机场,距离它最近的飞机场也是在它附近的玉都。

不过从j市到玉都的价格飞机价格相当的贵,他们并没有事先预定,全价购买的话,基本上是在2000元上下。这个价格对家境好的同学是可以承受的,但是对家境普通的同学,来回的飞机票钱就难以承受了!

最后经过全班的商议,大家决定选择做火车去云省的省会,到了那里去当地的汽车客运站转车去洱海。

值得一提的是在坐火车买那种票的问题上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两个班级除了沛黎,还有郭美之外其他的同学竟然都是定的硬座。

当最后陈冬冬齐钱买火车票的时候,看到沛黎说买卧铺的时候愣了下,不过作为班长还是提醒沛黎不要搞特殊,于是就听到他对她说到:“周沛黎,大家都坐硬座,全班目前就你搞特殊,难道你就不想和大家搞好关系吗?”

沛黎被他说得直懵,这人是又开始装起负责任的大班长了,快一个月的相处下来,沛黎都基本了解他的套路了,每次他这么控诉的时候,就是他刷存在感的时候。什么搞好关系,买个火车票明明和这些没有任何关系好嘛!刚才教授明明说了,自愿,按各自能接受的范围。

沛黎看着他一脸自己做了很伟大事的样子,很淡定地回道:“我还是定卧铺,麻烦班长了!”

“沛黎这不太好吧,就你一个人坐硬坐大家……”沛黎后方的蔚瑗,也再劝说着她。

“谁说就沛黎一个人坐卧铺,陈冬冬,你也给我报上,我也要卧铺!”在沛黎身边的郭美看到这两人都把矛头指向沛黎,直接拆了两人的台!

“郭美!你……”边上的蔚瑗有点惊讶,郭美会临时插一脚。

似乎发觉了她的不对,郭美接着对蔚瑗补充道“蔚瑗你不用担心,我陪着沛黎坐火车的时候是不会寂寞了的!”

晾在一边的陈冬冬见自己的目的没有达成眼神暗了暗显得有些不高兴。

他可是知道最近在学校的那些流言蜚语的,一开始他也不信,不过想到她一个普通人可以接触到这些权贵最快途径,似乎也只有用*上位了,想到她已经不是处,陈冬冬也想去玩一下,既然别人都可以,为什么他不行?

在他边上沛黎见到陈冬冬收了钱,并没有离开,转头看向他,发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淫荡!她立刻转脸拦着边上的郭美说道:“我们走!钱已经交齐了!我们还在这里墨迹什么!都已经下课了!”

郭美被她拖着出了叫教室。有点无语的问道:“沛黎你刚才怎么回事啊?”

“没事!就是有点不喜欢成冬冬!”

听到沛黎的话郭美也回答道:“我也不喜欢他!”

“哦?那我们还真是志趣相投啊!”沛黎开玩笑地回答道。

“没错,哈哈!”“嘻嘻……”两人笑做了一团。

因为沛黎即将去洱海写生,这个周末梦佳和玉杰都从学校里赶回来了。两人听她的指挥,帮着她一起收拾着行李。

沛黎对她们的出现并不意外,基本上这几年只要她不在家的时候都是玉杰和梦佳轮流看房子。

当沛黎说到成穆熙去云省查案子时,梦佳眼神闪了闪对她说道:“这次应该是在位者,发布的命令,否则军方不能让成少去。我好像听萧明旭说过,不过具体是针对哪个家族,现在因为都不清楚,所以也没法说!”

沛黎听到她的话对她点头表示清楚了,接着又听到玉杰在边上喃喃道:“你们也不用纠结了,他肯定会没事的!都多少年了,我们在高中时候成少不就是特种兵吗?早就见过这个阵仗了!”

“真的呢!”“恩!”梦佳和沛黎听到她的话同时答道。

正在这个时候,沛黎看到玉杰往自己衣服上放的东西连忙喊道:“玉杰!定画液不能和衣服放一起!那不是化妆品啊……”

“……啊!”

“噗……”

我是肉肉咖啡豆的分割线

周一的早上,华美油画一班和二班的同学一起集合在了j大的火车站门口,因为沛黎有行李还要拿油画工具,所以玉杰很贴心地早上逃了课,开着她那辆拉风的蓝色保时捷跑车载着沛黎去了j市南站,站前集合的位置。

当蓝色的保时捷出现的时候,刚到的几同学还在议论着这个车各种特点,但是看到沛黎从里边下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惊呆了!接着又看到驾驶座上也下来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玉杰看了一眼,这边人的表情,对沛黎说道:“你同学是怎么了!”

“没事!被你的美貌惊呆了!”沛黎看了下那边已经呆愣的几个同学不咸不淡地说。

玉杰听到他的话,使劲拍了一下她,开玩笑的回复道:“哎呦!大早上就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好吗?”

谁知沛黎已经走到了车的后座对着她说道:“开门!拿行李了!”

“……”

其实沛黎下车才看一眼,就明白了那几个在原地惊呆的同学的心里,肯定是以为自己又是被谁包养了,估计最让他们不能接受的就是玉杰的出现吧!要是玉杰至始至终不下车,估计在这一路都是她被富家公子豪车送到火车站的八卦了。

当沛黎拿完行李出来的时候,不远处的蔚瑗看到沛黎从豪车上下来,眼睛暗了暗!不过她很快的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恢复了她平时的样子走过去向沛黎打招呼。

“沛黎!你来的也这么早啊!”

正在整理行李的沛黎听到她的声音抬头看向她,今天的蔚瑗一身休闲装显得干净整洁,就是脸上的表情让她觉得很不自然。

“恩!没有很早!刚到!”沛黎向她回答完,就拍了拍保时捷的车窗,车窗降下,沛黎对已经上了车的玉杰嘱咐道:“给我好好看家!离开的时候注意点还有水……”

“恩!我知道了!一路平安!”玉杰在车里对她说道。

沛黎听到她的话点点头,对她摆了摆手说道:“好的!赶紧走吧!估计还能赶上教授点名呢!”

“好!我先走了!88!”

“88!”

沛黎看着玉杰帅气地升起车窗,然后一踩油门,蓝色的保时捷跑车飞驰出去,渐渐的消失在了她的视线。她转过头,突然看到了自己身边的蔚瑗,眼中一闪而过的带着嫉妒的眼神,心里一突。

此时的蔚瑗已经回神,但是奈何刚才的目光收回的太慢,看到沛黎一脸探究的表情她赶忙转移话题道:“沛黎刚才那个女孩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发现了她的那个眼神,沛黎反射性地对她提高了警惕,见她这么问,她就淡淡回答了句:“我家人!”

“哇!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啊!我还一直以为你和我家是一样的工薪阶层呢!”

沛黎听到她这么说,停下了脚步,刚才的话,看似很普通的一声感叹,但是暗藏着对她的试探!沛黎拉着行李箱子审视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蔚瑗。总觉的这几句话不太对,于是她只是淡淡对她说道:“我家也是工薪阶层啊!不过条件也不算太差!”

“哦!那车……”蔚瑗见到沛黎并没有照着她的话,说下去还想继续问,这时就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黎黎!你等等我!”

两人寻着声音看过去马路上,一个军用的吉普停在了道边,吉普车的副驾驶车门打开,郭美正从里边下来,对着沛黎这边摆着手。

沛黎看到郭美,脸上露出的微笑,对她招手示意她过来。

郭美对司机位置的人点点头,然后就颠颠跑到沛黎的眼前问道:“咦你们都来了难道是我晚了吗?”

“没有晚呢!教授也没有来!”沛黎说着指着在远处聚集的同学说道。

“那就好!”

不多一会儿,陈冬冬和牛美艳也到了,依然是那辆敞篷的宝马跑车,不过这次大概是因为至少有了一辆保时捷作对比,所以这次宝马的出场并没有让大家脸上出现羡慕的神色。

黄轩教授最后到达的,不过似乎他应该是预先打车去了学校接人,因为这次同行的另外三个老师也和他一起到了。

看到大家都到齐了,教授让班长点了名,开始发已经买好的车票,按着顺序检票进了车站内的候车大厅!

在候车大厅等车的时候,沛黎还不忘给自己的父母打了个电话进行报备,在得知自己女儿买了卧铺,其他班级同学是硬座的时候。周爸爸还使劲表扬的一下她!弄得她很无语,而周母则是嘱咐着她各项要在路上注意的事情……

蓝色保时捷的分割线

上午的9点45分,沛黎一行人乘坐的次列车进入了站台,按着队伍排队,下到了站台,上了6号车厢。

可能是售票员知道他们一行人是一起的,沛黎和郭美还有教授加老师一行六人分到了的床位正好是在一间,六个人一起倒是也照顾的方便。

当教授看到坐卧铺的只有沛黎和郭美的时候,也很惊讶!他接过沛黎的行李箱和画材箱子,帮着她把东西放到下铺的床底下。然后直起腰向她们问道:“这次买卧铺的就你们两个人?”

“对啊!教授,他们都去坐硬座去了!”郭美的行李刚才已经让同行的老师放在了行李架上,此时的她正脱了鞋子,往最上铺爬,听到教授的问话,她上梯子的脚步停下,回答道。

“哦!你们怎么不去坐?”教授听到她的话,好奇的问向两人。

听到教授这么问,郭美也没有想太多直接回复道:“我啊!沛黎说坐卧铺!我就跟着她坐了!再说躺着总比坐着舒服吧!”

教授听到她的话,对她赞许道:“你还挺聪明的!”

“呵呵!”

这个时候教授站起身看着他们几人,终于在脸上露出了了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对着他们说道:“这帮孩子一会就有罪受了!”

听到他的话,已经上了上铺的郭美探出头来问道:“额?问什么教授?”

“刚才还夸你聪明呢?j市到云省首市,光是坐火车就要四十个小时!这还是特快!要是在座位上坐四十二个小时,你会怎么样?加上两天晚上还根本没有地方睡觉!”

听到教授的陈述,郭美脸上惊讶地回复道:“啊!四十多个小时,这么久!哦对了!我记得在齐钱买票的时候,好几个做过火车的人和我们说半路会有下车的,有时候硬座还会空出来3个位置,正好大家会轮流睡!”

一个听到郭美话的已经坐在下铺整理东西的一位老师也在一旁忍不住笑着接过了话头:“噗!这帮孩子!真会想!他们买的票都是挨在一起的,哪里会出现中途下车的人啊!”

听到那位老师的调侃,黄教授也坐下来对他回倒:“刘老师!你别笑!当时我本来想提醒的,不过奈何最近风评不好,再给我来个让学生多花钱的罪名,那我就要职位不保了!”

“教授!你别忽悠我们了!你可是华美镇校之宝,把你辞退了,学校喝西北风去,要不是你死也不去当校长!现在估计校长早就是您了!”三位同行的老师中唯一一位女老师对着孙教授说道。

“不当那个!太累了!还要一天和那些政治分子们周旋!会秃顶的!还是天天看着你们画画有意思”黄教授摆了摆手,一副想起来就受不了的样子。

听到他这么说,最先发话的那个刘老师豪不客气地见缝插针道:“好啊!真好!那教授我都当了你学生十年了!现在都留校当老师了,你啥时候给我改个画啊!我记得大三的时候,您就答应了!一直都没有兑现呢!”

在中铺整理衣服的女老师用教踹了踹他说道:“一边待着去!女士优先!”说着还肯有理由的瞪了下做在自己下铺的男人。

“好!好!你先来师姐!”刘老师听到他的话投降说道。

“最先的优先!”这时候已经上到的最上铺那个年轻的老师也冲着下边喊道。

黄教授:“……”我是哪个时候欠了这么多的账啊!

------题外话------

夭夭岫和的月票!)残月(▲)的鲜花!(*^__^*)嘻嘻!

先给点汤吧!男主女主只是确定关系啊!恋爱嘛!经历风雨才会放下所有防备在一起!南南受不了一下就成的!

南南做火车做过40哥小时,当时就在想坐硬座40哥小时是啥滋味!哎!一定是很痛苦的!

谢谢大家的订阅!天热了!大家中午出门记得打伞还有摸防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