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93、了解你!

早上的阳光洒在卧室里,柔和又舒服,沛黎和成穆熙各自无话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沛黎见对方没有话跟自己说,就起身去换衣服,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那身白色的纱制礼服。

成穆熙看着她走动的身影悠悠地说道:“抱歉,三年前的不告而别,当时原因特殊不得不走。”

沛黎听到他的话,脚步一顿还没有来得及接着问,就听到他继续说道:“当时没有确定是哪天走……我是在那天晚上接到命令离开的

。”

听到他的话沛黎更生气:“所以你就一声不响地走了,成穆熙你在玩我吗?”

“没有!”成穆熙幽深的眼眸望向她。陷入了当时的回忆中……

三年前的玉都

夜暮已经降临,凌晨1点正是人们已经熟睡的时候,玉都温泉酒店的豪华套房内,响起了特殊的手机铃声,这个铃声是一首镇魂曲,躺在床上的成穆熙听到这个铃声,马上睁开眼睛拿起手机接起电话。

“喂!我是公爵!”

“五分钟之后,直升飞机到达玉都温泉酒店停机坪!”

“是!”

听到他的回答,电话的声音顿了下说道:“原定计划有变!U国需要你协助他们办一些事情!”

成穆熙听到他的话愣了下回复道:“是!我明白了!”

“和你家老头子告别吧!我等着你平安回来!”

“嗯!外公!”

成穆熙收拾好东西,打开房门,安静的走廊外自己的爷爷还有堂妹站在门口。因为已经是凌晨,走廊内显得特别的安静。成老爷子和成涵蕾还穿着睡衣,可以想到他们是刚刚接到的消息。

成家老爷子看着自己整装待发的孙子,心里无限感慨,似乎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于是他骄傲道:“我接到那人给我的信息了!你去吧!不要忘记成家祖祖辈辈要做的事情!还有股子里的自豪!”

看到老人眼中闪过的自豪,成穆熙点头道:“嗯!放心我会平安回来的!”

成老爷子听到他的话满意的点头:“好!好!我还准备看着你把龙渊会发展得更强大的那一天!”

和自家爷爷说完,他又转向堂妹对她说道:“好好在家族锻炼!不要忘记你是因为什么进去的!”

成涵蕾听到他的话点头道:“放心吧!堂哥!你也注意安全!”

“嗯!”

成穆熙嗯了一声正准备往前走,突然他的脚步一顿,视线停留在斜对面的房间上。那里面住着自己第一次喜欢的人。估计现在她应该正在熟睡吧!刚刚自己还应该去机场送她,看来这第一次的承诺是要放她鸽子了!

现在他还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释这件事,毕竟她只有16岁,刚刚确定感情的人,就要马上离开,这样的分别对她来说太过于残酷了!

男人在那个门口站了一会儿,要是细看就会发现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一个红翡的水滴形蛋面。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过了一会他转身冲着看向自己成老和成涵蕾点了点头,迈开脚步就往走廊的尽头走去……

站在自己立柜前的沛黎,看着他从手里拿出的那个红翡的玉石蛋面微微有些发愣。刚才他说的话自己是半信半疑的,毕竟这个男人太过于神秘,自己从一开始就想逃避的!但是看到那个已经在他手里磨得水润的红翡,她选择放弃心里疑惑,有时候摆在眼前的事实可以抵过一切。

不过她还是不能原谅当时他的不告而别,于是她尽力压下心里的情绪用平静的声音说道:“成穆熙

!虽然是这样,但你三年前的行为让我很没有安全感!你怎么觉得我一无所知就会无忧地生活呢?”

“你……”

沛黎没有给他接下来说话机会,而是接着说道:“还有!你是不是把我看得太娇弱!我告诉你,没有你我一样活的灿烂!”

是的他是少主,是年轻的军官,是国家不可缺少人的,但是她也不差,这三年自己努力出来结果也同样值得骄傲,无论是玉石缘还是超级收索都在快速地扩张着自己的势力。

成穆熙听到他这话,看着眼前对他质问的人,三年似乎他们都在变,不过她的变化更是让他惊讶!但是看到这种改变似乎比他的预期要好很多!

看着对面的男人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眼中流露出的那一丝骄傲,沛黎心里不解,不过她想到刚才他陈述的事情,觉得他们两人有必要好好沟通下,毕竟彼此缺失的三年需要填补的东西太多……于是她走到床边坐下对着斜躺在床上的男人说道:“和我说说你的事吧!”

成穆熙看着她眼中的坚定和关心,嘴角上扬点头回复道:“好!”

有时候恋人之间的交流只需要一句玩笑、一个拥抱、和一个深吻就足够了。

沛黎不记得那天自己和他是因为说到了哪句话而和好的!只是记得那天到后来她窝在他的怀里听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故事,故事主角是关于他,关于一个国家的,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她竟然也会成为这个故事中的主角……

三年等待的分割线

炎热的酷暑缓缓的过去,又到了金秋的时节。每年的九月份,是新生入学的季节,伴随着校园内的景色从翠绿变成金黄和火红,各大高校也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的军训季。今年不知道什么原因,J城各大高校的军训时间都比平时晚一些。

此时华美油画一班的油画画室内,正在八卦着今年军训的事情,因为今年军训开始的时间比较晚。所以大家都对今年谁给他们军训感到好奇。

一个身材胖胖的女生在沛黎不远处正和她边上的女生议论着:“丽丽!你说今天到底什么时候军训啊?这都九月份了!”

“谁知道呢?不过听说也快了?”她对面的女孩子在色盘上沾了沾染料对她说道。

胖胖的女生听到她这话,用兴奋地语气问道:“真的假的?你还有消息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昨天晚上是听跟我一起的设计系妹子说的!但是我也就听了几句,没有细问。”对面的女孩有点无奈地回复道。

“哦!对了谁还有设计系的室友?蔚瑗!我记得和你一个寝室就有一个设计系的,他们怎么说?”

正在沛黎边上认真画画的蔚瑗听到她的话想了下说道:“他们那边通知他们好像是周五全校有动员大会!郭美!”

听到蔚瑗的话,蔚瑗小声嘟囔道:“哦!我们这边怎么不通知呢?”

沛黎在自己座位上听着她们的八卦,有点无语地摇摇头。反正早晚要军训至于这么成天关心吗?她倒是希望可以晚点,因为显然外边的酷热还没有退去

此时教室外,陈冬冬刚刚在教导室,开完了各个班长的班会。回到教室后,他让所有人放下画笔,听他讲话。

“我们在周五的上午有一场军训动员大会,到时候务必参加呢!”

“嗯!知道了班长!还有没有其他的信息啊?”郭美接着问道。

陈冬冬带着一脸迷人的微笑,和她说道:“没有了!要不你去问辅导员?”

“呵呵!不用了!”

沛黎看着讲台上的陈冬冬,挺无语的!自己和成穆熙就是因为他,闹得小矛盾,不过好在他们两人都比较自信和冷静!否则真的就可能被他破坏了,梦佳在前天的电话里问起她和成穆熙的事情时还提到了他。

其实那天出门的时候她就已经听到他说的那番话了,估计是让他以为自己要攀成穆熙,所以才那么破坏!

不过他的想法还真的是天真的可以了!她记得梦佳曾经跟她科普过的J市的势力划分中提到,陈的地位和萧家齐平,两者不分伯仲。

可前几天看到的陈家大少和这个眼前的陈冬冬,都让她觉得陈家是不是用错了地方!后代都长歪成这样了难道还不管管吗?毕竟大家族想要长久的繁盛就必须要有能力接替的后代。

不过沛黎还得承认一个事实就是,这个眼前的陈冬冬,也真的是能追女人。就比方说在自己这里没有成功后,他就直接就换了目标,开始追求起油画二班的班长。这不刚刚下课人家女孩子就在门口等着了!

郭美因为下课正在挨个看着其他人画画的进度,顺便学习下。当她来到沛黎和蔚瑗这边时,正好抬头就看到门口站着的二班班长,于是她就拉着眼前的沛黎和蔚瑗八卦道:“哎!哎!又来了!那个二班的狐狸精!”

沛黎一听她兴奋中带有嘲讽的话就问了句:“我说郭美,你这么说像是认识人家似的?”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也好奇地看向门开,只见门外的女孩一头柔顺的长发,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连衣裙,在腰部用一个淡粉的细腰带扣着。她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高跟水晶凉鞋,让她整个人恬静而美好,向是一朵白色的荷花。

不过这只是你在远处看到的印象,要是在近处看就会发现她的妆容很精致,微微上挑的媚眼,贴了假睫毛的眼睛,还有为了维持裸妆自然效果她的脸上至少也摸了三层粉底。

看到她的妆容,沛黎无语了,现在她们的皮肤是最好的时候,最适合淡淡的妆容,有时候她们只要抹点乳液就好了,可是这个二班的班长现在就用含有金属高的化妆品,那么多以后她回后悔的。

一旁地郭美,听到沛黎刚才的问题低头小声对她们说道:“我当然认识啊!她以前在高中和我一个班的!就喜欢勾引男人呢!在高中就同时处好几个对象了!”

蔚瑗听到她这话也是吃了一惊:“啊!同时处好几个?”

“对啊!大家还彼此都知道!有时候几个男生还一起出去吃饭呢!”郭美一边说一边还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圈。

“噗!要是这样就有好戏看了!”沛黎看着外边的两人带着笑意地说道。要是真的如她说的这般,自己也不用想办法去处理这个陈冬冬了

!他自己作死,那就自作自受吧!

郭美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我也想看看到底能发展成什么样子!”

“哦!为什么?”蔚瑗听到她的话看向她问道。

“不为什么,就是看那个女人作死!我心里高兴!”

沛黎听到郭美的这话,看向她,这个女孩让她印象很深刻,每个班级都有几个比较大大咧咧很爱说八卦的人,这个女孩就是他们班级这样的人。

第一天,她就很好奇的挨个问大家从哪里来,也不会在意别人投来的异样的目光。似乎在她的字典里都是快乐,不过刚才这话,倒是让她对她之前的印象有了一丝新的认识。果然人都是有两面的,天真背后也是各有心思。

大家在门口,目送着陈冬冬和二班的班长一起离开后,见没有什么八卦可看也各自离开了。

蔚瑗收拾好东西,看到边上的沛黎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向她问道:“沛黎一起去食堂吃饭再回去啊?”

沛黎看了看时间,对她摇摇头:“不了,今天下午我还有事!你和郭美吃吧!我得赶紧回去!”

一边的郭美蹭到她们这边,对着蔚瑗说道:“你跟我走吧!她肯定又是去找男人的!我们两个大剩女一起去吧!”

蔚瑗听到郭美这话,看向沛黎的脸笑着点头说道:“噗!我看也是!一脸的甜蜜!”

听到两人的话,沛黎笑道:“好了!好了!就你能八卦!郭美!都把蔚瑗带坏了!”

“不是!绝对有!要不你怎么连陈冬冬都看不上!”郭美一脸肯定地说道。

“你饶了我把!我看上了才是眼睛瞎了呢!”

听到沛黎这话郭美笑着,拉起蔚瑗的胳膊说道:“哈哈!也是!好了不说了!赶紧走我都饿了!”

“嗯!正好我出校门,我们顺路!”说着沛黎也挽着郭美的胳膊向教室外走去。

在学生食堂门口三人分开,郭美和蔚瑗两人去了学校的食堂,沛黎则一人出了校外。

在学校大门外,她意外地看到了在马路对面敞篷的银色宝马车内,刚刚离开的陈冬冬正和刚才那个二班班长正在里边接吻,两人无视了周围的行人,就这么忘我地亲着。

看到这一幕,沛黎觉得一阵黑线,这两人还进展得真快啊!想到刚才郭美说的话摇了摇头,他们两个真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再去纠结刚才看到的那两个路人,沛黎心情很好地出了华美向右转,行走在学校附近的林荫大道上,绕过了两条小路,直接就去了学校附近的农贸市场。其实还真的被郭美猜对了,自己今天中午真的是为了男人拒绝她们的。

早上临出门的时候接到了成穆熙的电话,说着说着,她就被那个男人下套饶了进去,答应他晚上亲自给他下厨做饭,所以中午一结束专业课,她就要去农贸市场买东西了。

华美的农贸市场还是很热闹的,这里因为有大学城在,所以价格经济实惠,又因为现在是九月初各种新鲜的时令蔬菜一应俱全,所以现在的农贸市场异常的热闹

沛黎在市场一边穿梭,一边寻找着自己下午所需要的食材。她首先在一家长相憨厚的大姐的摊位前停下,大姐看到眼前的姑娘好看就问道:“妹子想选什么?都是刚刚到的蔬菜!”

沛黎听到她的话点头回到:“我看看!”于是就开始选起了自己想买的蔬菜,新鲜的土豆、还有青椒、还有包菜。然后她又去连锁供应的肉铺去买了新鲜的牛肉,最后顺便再买点,

这个季节最好吃的葡萄。见手里东西买得差不多了,沛黎也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在菜市场继续的瞎晃,看看还有什么好的食材好买回去放在冰箱里。

她就晃晃悠悠地来到了海鲜区,金秋的九月正是的海鲜成熟的季节,沛黎看到各个摊位都是一个个成熟的螃蟹,肥肥地螃蟹在水盆吐着泡泡,异常地新鲜。

见到此情景她决定买两只回去,于是她走到一个相对干净的摊位前,挑了6只长相肥美的螃蟹付了款。当她买完螃蟹的时候,无意中扫了一眼边上的河蚌区的时候,眼神微微一愣。这个感觉应该是有玉石的感觉,只不过这个感觉比较弱而已。

玉石她带着好奇心走到这个河蚌区的跟前,这个摊主是一个小眼睛的男人,眼神有又点游离,他看到沛黎来并没有招呼她,依旧坐在摊位边上的椅子上。

沛黎见此情景,直接用异能扫过各个海鲜,发现在这个摊位的河蚌和某些已经死掉的冷冻鱼的鱼腹中,有个小的球体一样的东西,她好奇的走向前,认真观察了下这些鱼和河蚌,用异能透视后,发现这个摊位大盆子中的河蚌很多里面都是一些小分翡翠蛋面,数量不均,但是每一个都是冰种以上,还有就是另外几个鱼肚子里还有几个金子。

看到这个情况沛黎觉得很诡异,于是决定买下来看看。于是她对着这个摊主问道:“请问这个河蚌怎么卖?”

小眼睛的男人看一眼沛黎很不情愿起答道:“走走!我们这边不卖海鲜!”

沛黎看着这个男人有点发黄的手臂和干瘦的手,眼神微微地暗了下,虽然华国人都是黄色的皮肤,但是绝对不是他这种病态的黄,她记得自己见过这种皮肤颜色是在一本呼吁远离毒品的杂志上。

听到男人的回答她不意外,因为这海鲜可远远不止这个价格,这些海鲜体内藏着的翡翠和金豆子,可是一比不小的财富。不过她还是继续问道:“哦?可是你已经摆出来了?你这不卖可不行了!”她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指着地上的一个水盆问道。并且用很希望购买的眼神看着他。

正当沛黎问完的时候,她身后一个大妈的声音想起:“是啊!这个小姑娘说的,我也想买这个呢!这个到底怎么卖的哦?”

“不卖就是不卖!”男人不耐烦地回复到!

“哎!你这儿小伙子也太不懂礼貌了,今天我还非得买了!”大妈说着一副非买不可的样子。

因为有这个大妈的加入,很快的这个摊位前就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大家纷纷劝说这个摊主把货卖给她们两人。还有的围观群众见摊主这么坚持竟然也要买这个摊位的海鲜。

到最后沛黎他们都惊动了管理市场的行政执法,他们过来后问明白了这里的情况,直接让摊主卖给大家海鲜。

“向二,你最近这是怎么了?护着这些海鲜跟金疙瘩似的,你是脑抽吗,上门的生意不做?”其中的一个执法队的人对着摊主骂道

摊主听到他的话,张了张口又咽下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得对他说道:“老张……我……我准备收摊了!”

沛黎听到他们的对话,看了一眼这些带着可疑翡翠和黄金的海鲜,更觉得不太对劲,于是向摊说道:“这样吧!摊主,你卖我这两只河蚌就好!”说着用手指了指她脚边上的盆子。

“这……”

那个执法队的人见摊主还想要磨蹭,看了看手里的时间已经是午饭的时间了,肚子有点饿。想到前几天向二给自己贿赂那些小金豆子,于是他决定先给他点面子,让他赶紧卖完这一单就走人。

“行!你买吧!向二你也别磨磨唧唧了!卖完这次,你要收摊就收摊,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被称作老张的执法对着摊主摆了摆手说道。

就这样沛黎买了两只可疑的河蚌回家!而开始和自己一起嚷嚷要买海鲜的大妈,因为接孙子中午放学,所以早在行政执法来的时候已经离开了!

沛黎回到公寓,开了门!把自己手里的东西放到的厨房的台子上。看了看那两只可疑的河蚌!决定一会儿再研究里边有翡翠蛋面的事。

看着桌子上的食材,沛黎有点犯愁了!加上冰箱里的自己中午买的食材,这确实有点多了!但是她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喜欢吃什么?买成这样就太正常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去问问他有没有特别想吃了菜!这样子自己准备起来也有个方向。

想到就做,于是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这个号码也是那天之后成穆熙告诉她的!她之前的手机号码已经在三年前他离开之后被军方停用了。

电话接听,男人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了出来:“喂!?”

“成穆熙!你晚上想吃什么?”沛黎把手机按了免提,一边挑菜,一边向他问道。

成穆熙在电话里中听出了她此时心情不错,带着宠溺的声音回复到:“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你做的!”

“晕!那我就真的瞎做了!到时候可别怪我啊!”沛黎带着点威胁的口气说道,不过心里却在腹诽,你难道不知道随便做才是最费神的吗?就在这时,沛黎突然听到他手机内传来的声音:“报告首长!U*用运送机将会在下午抵达!”

沛黎听到了手机放到桌子上一声轻响起,之后又传来了属于他的回复声:“嗯!我知道了!到了通知我!”

“是!”

当男人再次拿起电话的时候,沛黎带着关心和疑惑语气向电话中他问道:“成穆熙,你下午是不是要去出任务?”

“嗯?没有任务,就是接两个人回国!”此时沛黎听到他的语气没有了刚才的轻松,反而有一丝沉重。

听出了他话中的失落,她组织着自己的语言问道:“你……可不可以和我说说是谁?这个应该不是机密吧!”

------题外话------

感谢昨天送月票的读者。还有这2天送花花的读者,今天我单位网因为下雨跳闸了只能晚发送了,一会来电补上名字,哭房子是文物电也这么脆弱!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