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92、等待吻

沛黎听到男人带着点威胁的声音,抬起头来,两人视线交汇,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对方的倒影。

近距离的接触,沛黎才发现,三年的时间并没有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留下痕迹,反而让他更具有魅力。沛黎不由得看痴了!

其实她今生身边的帅哥俊男并不少,不过没有一人比眼前这个男人更吸引她的。就像是正负磁极一样,见到他就忍不住去关注她。

沛黎就这么痴痴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出了神,男人看着她眼中化不开的迷恋,突然就不觉得刚才的事情很可气了!

不过想到她身上还是穿着其他男人送的衣服,心里还是不爽的。于是只听到:“撕拉!”一声,原本漂亮贴身的金色礼服,被从中间分开,拉链顺着精致的背部线条直接滑到了底部,露出了女孩雪白优美的后背

沛黎被自己后背传开的冷气弄得发了个寒战,从刚才的呆愣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礼服后背打开,一直开到臀部的位置,而自己前边的礼服上的抹胸也因为背后的拉链的拉开,而已经有了往下滑落的趋势。

见此情景她干脆用手拉起裙子,捂住胸口,涨红了脸对着自己眼前的男人质问道:“成穆熙!你干什么!”

“看着碍眼!”男人霸气地回复道。

沛黎听到他这话,很无语!但是后背拉链被他拉的太深,自己在这个时候去拉的话,前边就会走光了,于是她左手捂着胸口对右手推着他说道:“给我拉上,我现在没有衣服!我衣服放在陈冬冬的车里了!”

又从沛黎的嘴里听到她说别的男人名字,成穆熙眼神一暗,放在她身后的手,一用力直接把背后的拉链的划扣拽了下来。

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往后坠了一下,紧接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衣服,沛黎转头看向自己的身后,看到放在自己背后的手里有一个拉链的扣子,看到这个东西她直接明白了刚才这位做了什么,已经不能保持什么好脾气了!她气愤的看着他。

成穆熙看着她这个样子,自己的心情倒是舒服了不少,于是对她调戏道:“不用挡了,反正挡也挡不住!我这角度该看的都能看到了!”

听到成穆熙的话,她一愣往自己的胸前看去。原来因为礼服胸部设计都会其他地方硬度大一些,所以当她只用了一只左手挡在了胸前,手两边的衣料会向上翻开,在她身前俯视的成穆熙正好可以看个正着。

看着自己露在两侧,美好的胸型,沛黎生气地用手挡着,对成穆熙骂道:“成穆熙!你这个混蛋!流氓!”

看到她恼羞成怒的样子,成穆熙越发的心情好了。就在此时,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成穆熙转身提出开门,沛黎趁机把自己的衣服往上拉。

此时的皇朝酒店的顶层的宴会厅内,到场的嘉宾已经因为刚才发生在眼前的这些事,开始议论纷纷了!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太快,大家都来不及消化事情的经过,就已经过去了。

梦佳看着沛黎被男人带走,有一点担心,沛黎那个家伙有时候嘴硬的可拍!自己是不是应该推她一把呢?

站在她身边的萧明旭看到她的神色,拍拍的她的肩膀说道:“不用担心,成大哥会让着她的!”

梦佳摇了摇头对着萧明旭道:“不一定,谁知道他会怎么欺负沛黎呢?”

“呵呵!别想那么多了,那个人的心里应该比我们更关心她!”萧明旭宠溺地看着梦佳说道。

“希望如此吧!不过无声无息的让人家等了三年!要是我早就拿鞭子抽他了!”

“你还会用鞭子!我怎么不知道!”

梦佳听到他的问话看向他带着娇憨地语气道:“萧明旭不要拆我的台!”

有的时候有人担心祝福也就有人嫉妒,在会场中不乏借此机会来钓金龟婿和接近世家公子的J市的名媛还有影视圈的名模、明星。她们见到今天的正主自己都还没有来得急搭上话,就被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捷足先登了,眼里纷纷闪过一丝嫉妒和愤恨

“刚才那个小丫头是谁?”一个长相婀娜的女人向边上一个锥子脸的女人问道。

“没见过,不过看她的穿着也不像是哪家的名媛,一身金色的礼服亏她想得出来!”锥子脸的女人一脸的不屑地说道。今天她可是花了血本穿的巴黎定制的礼服来这宴会,就是为了接近这帮J市的神秘的少爷门,谁成想半路竟然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此时在宴会厅的一个角落里也同样进行着类似的对话。

“刚才的女孩什么背景?好像是陈家的一个少爷带过来的!我记得说是他的同学!兰琳你别在意一定是,成大少高搞错了!再说老爷子发话了,成少和沈少你选一个接近就可以!”

“可是我只想接近,那个成少!”说这话的是一个娃娃音女生。

“可是你看现在……”

娃娃音的女生继续说道:“他不是出去了三年吗?怎么这么快就有人了?你们消息可靠吗?”

“这个!资料上确实没有说!估计这件事根本就查不到!”

“一群废物!给我去查!”

“是!”

宴会的分割线

此时在VIP休息室的沛黎,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会场女人们的公敌。她正被自己的礼服无法穿而弄得心烦意乱,不过显然罪魁祸首并不是这么认为。

这已经是成穆熙让门外的萧大少换的第三件礼服了!自己今天都是遇到的什么男人啊!不停的让自己换衣服,不就是一件可以不走光的布吗?至于这么换来换去的。

成穆熙站在门口看着,坐在水吧桌子上的女孩,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化,嘴角上扬。

这时又听到了门外的敲门声,他打开门就听到门外的萧大少对他调侃道:“成穆熙你悠着点,人家还年纪不大承受不了你这体格的!”

“你想多了!她只是衣服坏了!”

“哦哦!给你,这是里边最好的了,再也挑不出来了!”

沛黎听到远处传来的对话一阵黑线,这个萧大少还真是直接呢!她低下头看了下自己的身上半挂着的衣服,!破坏还真彻底啊!自己一时放松,胸前的衣服就要滑下来了,于是她又向上拉了拉自己胸前的衣服。

此时已经和门外的萧大少结束对话的成穆熙看到她这个动作,挑了挑眉毛,把刚到手里礼服递给她说道:“把这个换上吧!”

沛黎抬头看到眼前的衣服一愣,成穆熙递过来的是一件白色的纱制连衣裙,从它的反光来看,衣服的面料很好。

沛黎不客气地从他手里接过衣服,然后对他冷哼了一声,成穆熙看到她这个表情只是宠溺摇摇头,

值得庆幸的是这间休息内还有一个房间,所以沛黎在拿到衣服后直接跑去了另一个房间。

成穆熙看到她这样,难得脸上扬起笑容

。没过多久沛黎就换好了衣服,这件白色礼服做工精细一看便知起价格不凡,一字领的设计凸显出她颈部线条的美好,纱织的连衣裙顺着她优美的曲线垂落到膝盖,显得轻盈美好!

沛黎从房间出来后路过玄关的镜子看到里边的自己的样子满意地点点头。走到外边的房间对着成穆熙说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看着眼前青春洋溢的她,成穆熙难得地赞扬道:“嗯!很好看!”

听到后,沛黎点点头说道:“我也这么觉得!这个礼服更适合我!”

女人果然会因为一件衣服而改变心情,刚才还在生气的沛黎,因为礼服的问题解决了,现在心情不错,她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想起了自己一直想问成穆熙的事:“成穆熙今天这个宴会是怎么回事?”

听到她的问话,成穆熙只是含糊地回答道:“J市现在的政治基本上是陈家和萧家在把持,而我则是他们两家都想拉拢的对象……”

“可是你……”

正当沛黎想在追问下去的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只听到门外陈冬冬的说话声:“沛黎你还好吗?我能进去吗?”

成穆熙听到这话,眼神再一次变得幽深地看向沛黎似乎在用眼神向她质问,沛黎看到他这个眼神,挑衅性地扬扬眉毛,不过她的举动并没有让她看到自己想看到的结果,而是成穆熙直接走到了门口去开了门。

门口陈冬冬看到开门的是成穆熙,反射性地后退了几步,刚才他已经从自己的堂哥嘴里大概知道这个男人是做什么的了,想到自己的同学能一下子就勾引到这样优秀的男人,他在心里不得不佩服起她的能力。不过他也不是好惹的,刚才离开会场的时候已经接到好多人看好戏的眼神了,为了自己的面子他也要把这事破坏了。

成穆熙看到他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表情淡漠地问道:“你有事吗?”

陈冬冬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又气势有点太过压人,他壮着胆子说道:“我……成大少,刚才你带进去的是我的女伴!您要是看上她,我劝您还是换人!”

成穆熙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难得地继续问道:“问什么?”

陈冬冬听到成穆熙的话,抬头了他一眼,鬼使神差地说道:“因为她是我今天的女伴,还有屋里的女人也不干净,她今天听说我是来这个宴会,她才想跟着我来的!”

这时已经走到门口沛黎听到他说得话,差点没气晕,刚想张嘴反驳,就听到成穆熙带着霸道的声音说道:“那你现在可以不用管她了,她现在起是我的女伴!”成穆熙说完,无视一脸处在震惊状态的陈冬冬,又一次把门关上了。

关上房门之后,成穆熙带着调侃的神情对身后的女人问道:“你该跟我跟我解释下这人是怎么回事了?”

听到他带着一点威胁的语气,沛黎一时语塞,回复道:“呃!其实就是刚认识的油画系同学!”

“哦?不过看样子他可不那么想?”

“成穆熙!你不用试探我,我今天是接受了他的邀请!怎么样?你三年都没有回来,难道要我一直等下去?”沛黎听到他质问的语气,心里不舒服,自己确实今天失误了接受这个渣男的邀请,可是眼前这人凭什么一脸自己出轨的架势来质问自己,明明是他先抛弃自己在先的

听到她的话成穆熙一时语塞,只是眼神更加的冰冷,接着就听到已经走到门边的她又说道:“抱歉我找了十个、八个男人都不关你的事!既然今天是给你举办的接风宴,那么我也没有必要多待了!告辞!”说完她就直接扭开门把手,出了房间。

门口陈冬冬还站在门外,看到沛黎一脸不高兴地出来,脸上露处得意,以为自己的话成功的破坏了她的计划,谁知道出来后,沛黎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沛黎脚步飞快地出了皇朝酒店,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大学城附近的公寓,回到家她无力地倒在沙发上。

其实刚才她是有点过份了的,不过想到那个男人回来就质问自己,她心里是真的委屈!感觉自己等待的三年都白费了呢!想到自己临走前把那个男人气的浑身散发着冷冽地气息,她不由得叹了口气!估计今天以后他们应该不会再有交集了吧!自己还真的是“恋爱杀手”啊!明明自己等了三年的,却在今天自己把这份感情毁了!哎!

这边在皇朝酒店内,看着沛黎走了的成穆熙并没有出去追。他不想刚见面就和她吵架,另外就是眼前还有一个碍眼的人拦住了他的脚步。

陈冬冬刚才看到沛黎冰冷的眼神还有点害怕,不管看到她并没去对自己做什么,又觉得她只会拿眼神威胁,根本没有多大的能耐,于是不在意地摇摇头。他回过神看到准备出来去追得成穆熙一把把他拦住说道:“成大少!刚才我堂哥说想请您喝一杯!”

成穆熙看着他冷冷地回复道:“没兴趣!”

“可是……”陈冬冬还想和他接着说话就被成穆熙冰冷的眼神止住了话头。

回到宴会场的成大少因为沛黎的离开已经对宴会失去了兴趣,边上的萧大少和沈逸泽也看出了他眼神中的冰冷,都有自知知名的不去碰他的逆鳞。

不过还有是几个没有眼力见的女人去向他敬酒的,都被成穆熙凛冽眼神懂得不敢再去接近。

不远处的梦佳看到这边只有成穆熙一个人回来了,带着疑惑地上前问道:“成大少!怎么就你一人?沛黎人呢?”

“哦!沛黎啊!刚刚走了!”不过回答她话的并不是成大少,而是接到自己堂哥命令过来的成冬冬。

梦佳听到他的话皱眉这个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呢。不过听到他这么说,用冰冷眼神看着陈冬冬的成穆熙,梦佳基本猜测到了发生了什么,一定是自己的好友又嘴硬了!

于是她无视了陈冬冬直接对成穆熙问道:“哦?成大少不去追吗?”

“……”成穆熙抬头看向对自己说话的人,这人他记得应该是那个女人的好朋友。

“你想说什么?”

“你们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不管,不过沛黎公寓里,摆着的日历应该有你要找的答案!”梦家说完拉着跟他一起过来的萧明旭就回到了宴会厅。

成穆熙听到梦佳的话,直接转身离开,走廊里只留下一脸呆愣的陈冬冬。

我是小日历的分割线>

安静的公寓内,一位少女正躺在沙发上,在她的怀里还有一个糖果形状的抱枕

。恬静的月光从落地窗户照射进来,让屋子内有了有了一丝光亮。

成穆熙进来的时候正是看到了这样的场景,此时沛黎躺在沙发那个已经睡熟了,她的衣服还没有换,可能是今天比较累所以两只高跟鞋只是摔在了门口处。他在屋子了看了一圈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日历,透过月光看清了上面的字……

沛黎是被自己怀里的抱枕热醒的。她迷糊地记得自己一开始就感觉自己的的抱枕小,然后很嫌弃在沙发上摸索大点的抱枕。摸着摸着,真的被她摸到了一个大抱枕,不过就是这个抱枕有点硬,还有抱枕的枕套有点怎么说呢,就是应该是枕套比较大,自己一拉就能起来。

不过这个抱枕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会带升温系统,她感觉自己抱得越紧,抱枕越热!最后她实在是觉得有些热,于是无奈地睁开了紧闭的杏眼。不过睁开眼睛的映入眼帘的场景却是让她吓了一跳。

沛黎以为自己一定是做了春梦,眼前是一个男人紧致的胸膛,白色的T衬衫因为在床上躺着已经有些皱皱巴巴了,衬衫的扣子全部解开,漏出了紧致健美的胸膛,紧实的肌肉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戳一戳。

事实上她还真的这么干了,美色当前,沛黎直接伸出食指在自己眼前的饱满地肌肉按了按,还在心里给出了评语弹性十足,就是有点硬,不过真的想上去咬一口,正当她这么想的时候,头上传来了熟悉地男人声音。

“你是可以咬咬试试?”

沛黎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只见男人枕着手臂正一脸惬意地看着她。

“呃!成穆熙,你怎么在这?”

“为什么,我就不能出现?”

沛黎被他的话弄懵了,看了自己的周围发现这里明明是她的卧室于是说道:“不对!这明明是我家!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用钥匙进来的,他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看着他手里的钥匙,沛黎有点懵了,自己钥匙不可能在他的手里,等等这个钥匙是……

“你竟然拿了物业的备用钥匙!不对啊!物业应该下班了!”

“你忘记了我有异能……直接让他无视我就好了!”成穆熙满不在乎地回答道。

“……”听到他的话,沛黎无语已经用异能偷钥匙,真的绝了。她从床上坐起,看着躺在她床上的男人不解地想着,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家里?昨天自己明明和他已经说清楚了!

看着眼前小女人一脸不解的神情,成穆熙直接把一本日历递到了她的眼前。“能跟我解释下这个是什么吗?”

“这……”沛黎看到他递过来的东西一愣,眼神惊讶地看向他。

“1240,昨天应该是这个天数吧!见她不接话,成穆熙悠悠地对她说道。

“不!应该是1234天,我在缘味斋里见过你了!”沛黎看着他开口说道。

成穆熙听到她说话很意外,不过他又接着问道:“哦!你那天就见过我了?为什么不当时叫住我?”

听到他的问话,苦涩地一笑说道:“幻觉的次数太多了

!分不清真假了!”

听到她的话,成穆熙眼神一暗,一把拉住坐在身边的她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他幽深的眼眸看向压在他身下的人,看到她的脸并没有看向他,而是看向床外的天空,眼神有一些空洞还有一些逃避。

“对不起!”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沛黎感觉视线有些模糊,眼睛有点涩,并且有湿湿的东西从里边流出。

正当她想抬起手想揉揉眼睛的时候,手被人抓住。她转头看向压在自己身上的成穆熙,可刚一转头,自己的唇上就被他霸道地擒住。

两人的的身体相压,呼吸变得急促,女孩从开始的抵抗渐渐到伸出双手抱住身前的男人,她的双眼紧闭,睫毛上保留的湿润沾到了男人的脸上,男人身体微微一僵,从开始的撕磨到温柔的吮吸。似乎想用这样的方传递出他三年来的思念。

两人的气息交织,男人似乎还觉得不够,想要继续。却被身身下之人大力推开。

成穆熙怕压到她,顺势倒向一边。沛黎被他占了便宜,眼含怒气地看着他,不过她这一眼在成穆熙看来并没有什么力度,反而更让他觉得诱惑。

被洗礼过的唇瓣,含泪的杏眸,怎么看都像是诱惑着他去犯罪,于是他栖身向前再次靠近她的身体。

沛黎看他还要继续往前,急忙推了推他的身体,并且迅速地拿起身后的枕头打向他,一边打一边还向他质问道:“还想占我便宜!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一句对不起就想完了吗?”

成穆熙被飞来的枕头,正好砸中,摸了摸被砸了下有点木的脸,心里感叹道,看来小猫是被自己惹急了,都亮起猫爪子了。

成穆熙叹了口气,栖身向前把沛黎眼角上的泪痕擦掉,对她说道:“你想听什么?”

坐在床边的沛黎被他这么问,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其实她就是生气他的不告而别,但是现在见到他回来了,自己就是累积下来复杂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了!

见她愣在那里不说话,成穆熙拿着一个枕头靠在身后对她说道:“抱歉,三年前的不告而别。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对你说,毕竟我们当时刚刚……”

听到他的话,沛黎生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头说道:“闭嘴,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你以为我会等你吗?哼!”

“难道你说的是昨天的那个小子吗?要是你新的男朋友是他,那我根本就不用有危机感了!”

沛黎听到他这话,白了一眼说到:“自恋!”

不过她的话却引起了男人的轻笑,他心情愉快地回道:“我这是自信!”

“……”

------题外话------

谢谢的月票

女主只对男主花痴,啦啦了!

谢谢订阅!困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