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重生之少女玉石缘> 79、菩提树下之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79、菩提树下之吻

<="">

玉都的早晨是恬静舒适的,此时在玉都某处的寺院内,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正在和寺院内的主持下着围棋。

老人把手中的白子放到棋盘上,转头看向站在门口一身休闲打扮的还依旧那么帅气的大孙子,对坐在自己对面的主持说道:“他的命格能解开吗?”

主持看了抬起落了一枚黑子对他说道:“万事不能强求,命运天注定!老天自有安排!”

听到他的话,老爷子有点埋怨地说到:“你别和我卖关子和我说实话,他出生时就有人说他是紫薇星命相但却是独独少禄存星辅佐,财寿两空!”

主持听到他的话摇了摇头说道:“善哉!善哉!你既已知晓,何必强求?”

“那是我成家的希望!你怎么也帮我想想,有什么办法能解开他的命格?”老爷子有点焦急得问道。这次他来这里参加翡翠公盘只是一个幌子,他的主要目的就是来这里找主持想法改变成穆熙的命格。

“佛祖自有安排,有时缘去缘留只在一念之间。”主持带着深意说完,放了一个黑子在棋盘上,之后用手向他示意继续。

老人听到他的话,伸向棋盘的手一顿,向主持问道:“你是说,他的命格有救?”

主持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而是说道:“有得必有失,成家在本寺存放百年的宝物已经缺失,那说明有缘人已经出现,只不过还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听到他的话,老人还是有点失望的,不过主持的话已经明确告诉他还是有一丝希望,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想到刚才说的那段话又问道:“你刚才说那一对东西都碎了?”

“还有一只,是完整的,剩下的那只会自己找到它的主人的。”主持悠悠地说道。

老人又放下一枚白子回道:“玉通灵性,也亦有灵性。特别它还是百年前的成家家主为了让自己后世子孙可以平安,而做的既然它已经碎了那应该又有一个异能者出现了!也不知道这个人会成为哪个家族的人。”

“老家主,莫要担心了!有些事情并不能去阻止。”主持听到老人的话对他劝慰到。

“说得也是!来继续下棋啊!”

我是棋盘的分界线

沛黎坐电梯来到酒店一楼,在前台向服务员咨询了玉都的几个景点后,决定今天就去距离这不太远的姐勒金塔。

姐勒金塔坐落在玉都森林公园内,是玉都最古老的佛教建筑。金主塔顶冠贴以金铂。塔其围有一圈石栏,四周置石雕狮像。塔周古树参天,见者无不为之赞叹。每年傣族的泼水节前,佛教徒都在此举行佛事。届时境内外佛爷、和尚、尼姑纷纷前往讲经颂佛,场面甚是壮观。

沛黎乘坐大巴车到了玉都森林公园,走进公园内远远地就看到金壁辉煌的寺院,不由得感叹古代建筑的宏伟和庄严。因为来得时间比较早,此时公园内并没有看到多少游人。沛黎也不着急赶时间,所以悠闲地在这植物茂盛的公园内闲逛着。

玉都的地理位置靠近热带,在这个深林公园里,沛黎看到很多从没有见到的植物,芭蕉、矮琼棕、南洋杉科等等数不尽的植物。

公园内更很贴心地在一些稀有的树种上挂了小牌子或者立着展示牌,介绍此植物的树木和各种特点。看到这些新奇的植物,沛黎偶然会停下来给它们拍一张照片,有的时候则是在它们的周围看一圈好记住它们的样子。

走着走着,姐勒金塔就在她的眼前了,金黄色的庙宇,有着浓郁的当地特色,寺院的主殿也同样是金碧辉煌的,用楼金地雕花制作成的窗户和回廊与金色的墙壁融为一体,大殿正中释迦摩尼的佛像威严慈祥。

沛黎进到大殿,对着正中大佛像拜了拜,之后跪在佛像前边的蒲团上,双手合十闭眼许了一个家人平安的愿望。大殿外明媚的阳照射进来,正好撒在了沛黎的身上,她的周围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在不远处,从后殿出来经过这里的主持看到了这一幕,手盘着念珠的手一顿。看了一眼明媚的阳光,转身去了寺院内部的藏宝阁。

沛黎拜完佛像后在大殿内仔细地看了一圈,在大殿的墙壁四周是色彩斑斓地佛教壁画,壁画的主题就是佛祖释迦摩尼经历千般磨难、万般诱惑最后在菩提树下成佛,解救芸芸众生。也因此菩提树成为了佛教圣树,菩提各种饰品也被带上佛教的标签。

因为大殿内的壁画相当的精致,但又不允许人们拍照,所以沛黎仰着脖子慢慢地把大殿内的所有壁画看完,才依依不舍地从大殿的另一扇门出来。在出来的时候她还回头看了下整个大殿,也正因为她这个动作,所以没有看清楚前边的路,她直接撞上一个刚好从这里经过的人。那人被沛黎撞得一个踉跄,一下坐在了地上。

沛黎感觉到自己刚才撞到了人,急忙回过头来上前去准备扶起被她撞倒的人。把那人扶起后,沛黎才看清楚自己刚才竟然撞到了一个年纪有六十多岁的老和尚。看着此人的年龄、打扮、还有浑身散发的祥和地气度沛黎也猜测得出来,此人在寺庙中的地位应该不一般。

沛黎那把人扶起用十分歉意地语气道:“老师父,对不起!我刚才出来的时候没有看门口!撞到您了!”

“无妨!无妨!”老和尚被沛黎扶起后对沛黎摆了摆手说道。

沛黎见他年级也不小了,于是准备把他扶道边上的回廊上坐下。就在这时,从老和尚的身上掉落了一个绣着青色花纹荷包,老和尚看到荷包掉在地上,准备弯腰去捡。沛黎看到他的动作连忙阻止他,并弯下腰把荷包捡了起来。

捡起掉在老和尚脚边的荷包,拿在手里沛黎发现这个荷包布料很厚、而且触感很好,在荷包上绣着的花纹也是精细异常,不过估计是面带很久的缘故,虽然看得出精心保存的,到还是抹不去岁月的痕迹。沛黎感觉到荷包里边应该是一个玉环状的东西,因为荷包的中间是软的周围是硬的。

老和尚此时已经坐到了回廊的休息台上,看着沛黎把荷包递还给他,他摇了摇头,示意沛黎把这个荷包打开。沛黎一时有点不理解他的意思,但是还是按照他的吩咐把荷包打开。

荷包打开,沛黎小心地伸手拿出里边的东西。当她把荷包里边的东西拿出来时,看到它的完整样子,沛黎瞬间愣在了原地。原来被她从荷包内拿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只福禄寿三色的翡翠手镯,并且玉镯的成色和质地竟然都和自己重生前碎掉的那只很像。

看到她这个反应,在一边坐着的主持并不意外,刚才他就感觉到了她身上熟悉的能量波动。现在又看到她这样震惊地看着这个翡翠玉镯,他基本可以确定她就是自己要等的人。

“女施主!女施主”主持对着愣在原地沛黎喊道。

“啊!哦!这个还给您!”沛黎被他的喊话拉回了现实,直接抬手准备把手里的玉镯还给老和尚。

主持并没有接过她递过来的玉镯,而是对他直接说道:“女施主这个东西和你有缘!您就收下它吧!”

“这个怎么行!老师父,这个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而且我并没有做过什么事情,没有理由接受您这么贵重西!”沛黎一听到老主持要把这个玉镯送给她,她马上拒绝道!

主持听到她的话,直接站起身把玉镯拿起来带到沛黎左手腕上,带着深意地对她说道:“孩子!收下吧!以前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你不用再担心会重蹈覆辙,你已经来到了这里,就不会再改变了,至于你以后可以顺心意而为,这样你才会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这!您是……”沛黎惊讶地看着老和尚,她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知道自己最大的秘密!那他这话说的意思就是,只要以后按照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去走,才会更好吗?

主持眼神慈爱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说道:“拿着吧!它本就是属于你的……”

沛黎看到他像看晚辈一样的慈爱眼神看着自己,一时拒绝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看到她这副模样,主持突然感到很欣慰。这个女孩五官清丽秀美,性格大方、诚实、不贪财。玉石有灵性,选出的人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看到她本人他很欣慰地点头。

这个女孩拥有异能也是付出了代价,磨练重生后的灵魂、成家传承百年的一对灵玉手镯只剩下这一只了,这些原因似乎老天爷在冥冥之中都在帮助成家呢!只是人毕竟是人,有些事情还需要她自己的选择。

看到她把手放在玉镯上,似乎还想要褪下来,老主持对她行了一个佛礼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就转身离开了!

沛黎看到他离开的身影,想去叫住他,可是老主持的身后似乎有眼睛一般,他一边走一边悠悠地对她说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既是你我有缘,我送你也是在冥冥之中的!施主请不用再执着了!”

听到他的话沛黎停下迈开的脚步,站在原地,看着老和尚远去的方向,阳光照射进金碧辉煌的回廊内,让他远去的背影带着祥和神圣。

沛黎看到他远去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回过神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刚才自己拿到这个镯子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要被这位德高望重的法师送回去,毕竟自己重生的可能真的改变了某些事情,听他这么一说,似乎有些事情,并不是如自己想象的一般,但究竟是什么她也一时说不上来,只是他说的随心而为又有怎样的深意呢?看来今后也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

想通这了一切之后,沛黎迈开脚步,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期间她回头又看了一眼老和尚离去的方向。只是回廊上只有洒在地上的明媚阳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之后她又在其它的偏殿中转了一圈,因为有刚才这段小插曲,沛黎显然在之后的参观中有点走神。

出了姐勒金塔的寺院,她又继续在森林公园里散步,不过却是心不在焉地走着,完全没有了之前那样兴奋、活泼的游览状态。

走了不知多久,沛黎拐进了一条小路,继续心不在焉地向前走,似乎现在周围的景物对她来说都是摆设了。

因为她这个样子,根本就无暇顾及前边的路人,所以当沛黎走到一个很窄的丛林小径的时候直接就撞到了前面行人的后背。

“唉呦!”

脸突然撞上一堵人肉墙,沛黎被撞得向后退了两步,扶住公园内用于隔离的原木隔离栏杆,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有点撞疼的鼻子。

这时在她的头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走路一直不看前边吗?”

沛黎听到这个声音抬起头来,看到他,下示意地皱眉向他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成穆熙看到她摸着自己鼻子有点呆萌的样子,眼神带笑地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倒是你,为什么会在儿?”

“我来这里观光旅游啊!这里是玉都的最著名的古迹,我来这里有什么稀奇的?”成穆熙此时已经转到了沛黎的身前,把她堵在了栏杆上,用带有魅惑地声音对她说道:“这里可不是外边的游览区,这边是寺院的后山!”

沛黎听到他的话一愣,打量了下四周,发现四周的山壁和一些小规模的石窟雕刻,而且这四周的树木也不同于深林公园,这里大多都是菩提树,在自己身后就有一个巨大的菩提树,茂盛的枝叶直接遮挡了阳光的照射。僻静地丛林小径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她和他。

成穆熙看到她望向四周,并不想正过头来看他,只留给了他一片雪白的脖筋,于是他低下头,贴到她的耳边对她问道:“你在看什么?”

男性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项间,沛黎被他弄得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可是身后是围栏自己没有退路,于是她侧着身子往边上移动了两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然后对他回道:“没看什么?哦!你这么有闲情逸致来这里,该不会是陪你未婚妻来的吧?”

沛黎问完就后悔,自己怎么这么没用,这话一问出口,不就像自己很在乎他似的吗?

成穆熙听到她带着醋意的问题,带着兴味地反问道:“怎么你很在乎?”

沛黎听到他的反问,对他白了一眼,有点堵气地回复道:“谁在乎啊!你爱娶谁就娶谁,和我没有关系!”

看到她一副被抓包的表情,成穆熙眼睛含笑地对她说到:“我没有未婚妻!”

“呃?那昨天的女孩是谁?”沛黎听到他的话,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问道。

“她是我堂妹,是我叔叔家的孩子!”成穆熙一边心情很好地对她解释一边欣赏着她脸上从生气到吃瘪的表情。

“呃?!”被成穆熙的话一说,沛黎脸上一,刚才就觉得自己不该问,果然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她转了转眼珠子,准备换个话题。

“喔!那我误会了!呵呵!对了春节的时候牛肉吃到了吗?”

“吃到了!”成穆熙趁着沛黎绞尽脑汁找台阶下的时候,已经再一次来到了她的身前。

此时的沛黎跟本没有注意到男人的接近,还在问着成穆熙自家牛肉的品尝感受:“是不是像我说的那样很好吃?”

“没有什么感觉,我想吃的不是它?”成穆熙栖身上前,两只手臂搭在了沛黎靠着的栏杆两侧,对她反问道。

听到他的话,沛黎抬起脸直视着他的眼睛,不解地问道:“那你想吃什么?”

成穆熙低头,对她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用充满诱惑声音对她说到:“我想吃你!”

他说完,不等沛黎反应,霸道地嘴唇已经吻上了少女如花瓣般的唇瓣。同时两只有力的手臂阻隔了她躲避的退路。

“唔……”

沛黎来不及反映,只觉得一道暗影压下,自己的嘴唇就被另一个霸道地嘴唇擒住,她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巴想要阻止他的动作。谁知她的这下意识的反给了成穆熙更加深入的机会,他灵活的舌头趁着这个机会直接浸入到了她的嘴里,和她的小舌厮磨、起舞,男人霸道的气息席卷了她整个口腔。

沛黎因为他的突然侵入想要躲避,但是头已经被一只有力的手掌紧紧的拖住,腰也被另一只手环住紧贴在了男人宽厚的胸膛上。随着亲吻的逐渐加深,两人的眼神也逐渐迷离。

原本成穆熙只想轻轻的一吻,奈何怀中的少女太过香醇可口,他舍不得离开,想更加深入的品尝她的美好。

沛黎被她吻的浑身酥麻,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划过了无数到电流,她腿有点发软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倒在了成穆熙的怀里。

两人的亲吻还在继续由浅入深,他的侵略让沛黎感觉到自己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攥紧拳头使劲打了两下他紧实的胸膛。成穆熙确只是伸出大手,把她的手擒住,嘴上却依旧持续着掠夺她嘴里的香甜。

当他结束这个激烈缠绵的吻时,沛黎已经晕倒在他怀里了,娇嫩的唇瓣仿佛受到了暴风雨的摧残,湿润红肿惹人怜惜。

成穆熙此时像是吃一只吃饱喝足的狮子,抱着手里的猎物,离开这幽静、种满菩提树的小径。阵阵清风吹过,吹散了这里暧昧的气息,这里又回复了往日的宁静幽深。

------题外话------

今天更新送上!不多说了!你们知道的!谢谢订阅!我会继续努力的!去看欧洲杯了!我好喜欢德国队啊!

臭默默!答应给我霸屏!评论区的!人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