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09.对廷

檐角悬挂的铁铎被风吹的乱摇,发出丁丁当当的响声,与屋中隐隐传出的曲乐相合。窗中透出一片明亮的光,借此可以看清窗沿上爬满的暗色冰花,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而屋中是如春意般的和暖,本是摆着桌椅的大堂却被人改成了戏台,台上正是热闹,而台下却只有一张椅,一张桌,其余再也没有了。这两件家什似乎是多年的老物件了,因为主人的爱惜与珍视,依然保持着透亮的木色。这场热闹之极的戏请的是城中戏班里的红角,饶是她的嗓音再婉转动听,这唯一的看客却不见影踪。戏还在演着,从乐师到台上的人都竭尽心力,不敢有丝毫松懈。

人人皆知这是严府的惯例,每年的这个时候府上管事便要请人来唱一个通宵。严阁老的夫郎生前最爱听戏,或许是感怀伤情追思故人,严阁老便会让人抬出那套桌椅放在大堂。寒夜里风呼啸而来,在一匝暗光里,门轻轻开了一条缝,细雪落了进来,仿佛真有人踏着曲子推门而入,端正地坐在台下的木椅上。

严明华坐在隔间里看折子,管事来报:“大人,外头来人了,您是……”

严明华头也不抬:“不见。”

管事依言去回话,未几多时,屋外传来喧哗的人声,门被破开,台上的戏也跟着停了。

一时间寂静无声。

严明华放下手中的东西,抬起头向外头说道:“既然来了,那就进来说话,不要惊扰了亡夫听戏。继续唱,这天还没亮呢!”

来人进了隔间,严明华看了看面前衣着华贵的女人,问道:“有什么事吗?”

女人急切地道:“严阁老,太女就这么立了?”

严明华道:“不然呢,还能出尔反尔,让天下人看着朝廷的笑话?”

女人又道:“这个孩子……根本不是出自世家,且生父出身卑微!这样一个人,如何能担得起太女的位置?”

严明华笑了:“这个结果,原本是沈明山也是你们都乐于见到的,为何现在又反悔了呢?要立太女的是你们,不满的还是你们,你们世家,究竟是要干什么?”

她真正发怒的时候一点征兆都没有,唯独语气变的格外尖酸嘲讽:“是了,你们向来主意多,也从不听劝,既然如此,那就敢作敢当!”

在门外等候的护院冲进来将人拖了下去,戏台上的人被吓的音抖了抖,又赶紧圆了回去。严明华坐了一会,喃喃道:“真是不安生呐……”

又一人入了隔间,向她行礼道:“徐某深夜前来叨扰,阁老不介吧?”

严明华揉了揉手腕道:“来一个也是来,来两个也是来。这次又是什么事?”

来人摘下兜帽,竟是御史徐海澄,理应是最与严明华不对付的人,此刻却以访客的身份出现在严府上。

徐海澄执弟子礼,恭敬道:“梁濮遇刺后辰州就已经乱了大半,老师命我来问问阁老,朝廷有没有合适的人,也好让她心中有个底。”

“原本沈明山是要派她的关门弟子去接任州牧之位,不过眼下看来是不大可能的了。”严明华叹了一口气说道,“好的人选也没那么快找到,可能委派要等年后了。”

“辰州如今乱了,但乱却有乱的好处。若是此时能有一把快刀,必能斩断这团乱麻,也算是坏事里的好事。”

严明华道:“你老师必是有意属的人选了,不然怎么会让你来问我?说罢,是谁?”

徐海澄道:“说起来这个人也算是我的师妹,前几次老师还写信叫我多多看顾她,御史台参她的折子被我压了几道。”

严明华奇道:“贺还有这等闲心,竟收起徒来了?”

徐海澄轻咳一声道:“许是在云州的时候收的,您也知道,她去孙从善那地方呆了好些年。”

严明华来了兴致,问道:“有些意思,快说是谁罢,可别学你老师卖什么关子!”

徐海澄道:“礼部侍中,李清平。”

有温天福的话在前,邵家的人来府上拜会也没什么不妥。清平将人请进书房,那人奇怪地看着她道:“你真要娶我弟弟?”

清平端着茶觉得有些烫嘴,便搁一旁待凉些再用,听她话中似很不情愿,便道:“自然,我们情投意合。”

邵聪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那个从戏团出来的女孩会出落成现在这个样子,她闲适地坐在桌边,举止形容皆无可挑剔,透着一种淡漠的疏离。邵聪犹豫了一下,道:“你要是真心喜欢我四弟,那我没什么可说的,他在家中的日子也不大好过……”

“所以就要急匆匆的把他嫁了,”清平吹了吹茶水淡淡道,“也不管他是不是愿意?”

邵聪脸色一变,刚要说话,清平快她一步开口,带着若有若无的嘲讽:“其实邵在家中还是很有份量的,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不肯与他一起争上一争呢?”

邵聪颓然坐在椅子上,虚弱地道:“他……他归根到底还是一个男子,如何能担得起这么大一个邵家?从前母亲在时,族里虽有反对的人,还是会看在母亲的面子上让一让。但现在母亲已经去世了,他岁数已经不小,再不嫁人又要如何是好……他说他还是对你有些念想,不然我千里迢迢来长安做什么?”

怪不得之前邵那副样子来找她,清平有些同情他的境遇,他虽有钱有势,显然这个家里的人都巴不得他嫁出去,把手中握着的权力交出来才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她们之间的那点纠葛邵恐怕早就放下了,哪里来的什么痴心一片,想来都是糊弄邵聪罢了。

邵聪这个不称职的姐姐还在帮痴情的弟弟吐露心声,清平听了一会觉得没意思,这话肯定不会是邵说的,便直接道:“如果我与邵成亲了,恒州到闽州到底还是有些远,不如调任好了。”

邵聪正想说此事,她来长安不久,也拜会了几位与邵家相熟的大人,人人都说李清平现在前程正好,恐怕不会轻易离京。她听了后很是烦心,身边又没什么人商量,这才冒冒失失的找清平,不想她竟会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只要能调任外放,别说娶一个邵,就算是十个她也愿意娶。邵聪不知她的心思,看她目光热切,态度很是诚恳,对弟弟说的话也信了三分。一个正前途大好的人愿意放弃炙手可热的权势,从而选择一个男子,邵聪马上站起来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你与邵已经换过婚书了罢?不过那个不作数,再备一次好了。”

清平想起那封婚书,楚那里不好去问,但现在可算是有了理由再上呈一次,她有些恶趣味的想,不知道楚再度看到这封婚书,又会是怎样一种表情?

“让她再上一封新的,就说这东西朕没瞧见。”

楚手边是被撕碎的纸张,盖在大红的绸封上,被一叠奏折给遮在后头,她极为自然地说道:“叫李清平亲手递呈上来,不要混在折子里,公事说公事,私事就应该私下说。”

温天福俯身拜道:“是,老臣也回去多说说她。年轻人,总喜欢随心所欲。”

随心这两个词楚听着很不顺耳,随心随心,到底还是跟着心走了。她嘴角嘲讽般弯起,很是不屑地将那堆碎纸一扫,解气的很。

等温天福走后,楚一个人在殿中批完了折子,召了天枢来问话:“你昨日说,后宫有什么动静?”

天枢不解其意,答道:“闵贵君似乎私下派人在宫外打听李大人的事情,是与张良人之间的旧事。”

楚心想她能和张有什么旧事,不过是当初装模作样罢了。张是她继太女之后放在后宫的诱饵,之前太女险些就在后宫被人掉包带走了,由此牵出了一批潜伏在宫中的细作,这才有了那夜血洗宫闱的事情。

“帮他一把。”楚突然说道。

天枢以为自己听错了,问道:“陛下?”

楚叹道:“帮闵贵君一把,他要找什么就给他什么。”

天枢稀里糊涂的领命下去了,楚一人站在殿门外,目光投向漆黑的夜空,倏然一笑,轻声道:“你飞不走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