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5.逆反

马蹄踏碎一地月色,惊起小道边树上栖息的鸟儿,展翅呼啦飞起,纵身投向夜色中的山林里。

清辉冷寂,拂照孤村,夜幕中群山化为连绵起伏的剪影,为首那人一拉缰绳,指着前头的一处山头道:“小姐,这天寒寺已经到了!”

吴钺翻身下马,从一人手中接过火把道:“留四人在山下照看,若是有动静便放烟火,其余人跟我一同上去,小心些,别惊动了村里人。”

她说完大步走在前头,以火把照亮上山的路,不过十几步的功夫便见到几节台阶,以青石板垒就,石板边缘仍是粗糙不平,显然未有多少人参拜。

这寺庙修在这等地界,供奉的还是戏文里的人物,任是谁都不会认为此地能有神灵庇护,都是来瞧个新鲜便走。

这山并不高,不过一会吴钺就站在了庙门口,这寺庙修的矮小,外围一圈生满了杂草,能听见虫鸣蛙唱,若不是楹联墨迹尚新,怕也要将此地当作那无人所管的弃庙荒地。

她轻叩门环,不一会里头亮起了灯,一人道:“谁呀?”

吴钺捏紧手中的玉佩,那是她从吴盈位牌前所取的。倘若这世间众生皆苦,于此方天地中屠戮相争,为名为利,各有其因,为死方能得一清净,那便不该去打扰逝者最后的安宁。

但她却毫无办法。

吱呀一声木门开了,里头的道人披着单衣,手里提着一盏油灯,身旁立两个小童,怯生生地看着她们。

“去烧些茶来。”那道人吩咐道,又对吴钺拱了拱手道,“客人深夜到访,不知所为何事?”

吴钺深深一拜,道:“鄙姓吴,此番前来,是来取一件东西的。”

道人道:“小庙于前年落于此山,香火寥寥,四壁空空,不知客人是来取什么的?”

吴钺踏入庙中,正对着帷幔后的泥塑缓声道:“数九寒天,冷在三九,仅以此枚宸鹤结为证。”

她手指松开,一枚黄玉被绳结所系,泛着温润光泽。

“原来这昭邺城十几年前,也出过这么一件大事。说是一家人去看望海宴上的龙灯,结果家里最小的女儿却走失了”

清平啜了口茶,道:“你说的我好像听过,是不是这家人就去报官了,然后官府没当回事,结果连着半月,丢了六个女孩?”

李宴顿时哽住了,有些干巴巴地道:“大人都知道了?”

清平放了茶盏,唰地一声打开扇子扇风,道:“是啊,外头到处都在传,几乎都能上话本了。”

李宴只好道:“大人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属下远远不及。”

清平推了一盏茶到她跟前,眨了眨眼道:“再说说看,有没有我不知道的?”

李宴手指触及那茶盏,却不觉得烫,已经是放温的了。她便觉有些耳朵发烫,一时竟忘了该说些什么,半晌才道:“最初报案的那人,就是魏远玲。”

她深吸了口气,转头不去看一旁坐着的人,闷声道:“魏远玲那时正是名满昭邺的石雕师傅,每年望海宴上供奉的龙女像皆是出自其手,的确很是不凡,但那年的望海宴……”

李宴忽然停了下来,她顺着清平视线看去,却见她若有所思地看着门,好像在等着什么人进来。

只是这么晚了,她究竟在等谁?

清平垂眸扇了扇风,淡淡道:“你说报案那人是魏远玲,然后呢?”

“那年望海宴,她却不曾如常年那般作石雕呈上去,便有传言说正是她心不诚所致,后来那几个丢了的孩子都寻着了,唯独她的妹妹却不见踪影。后来她几次去府衙击鼓鸣冤,都落了个杖刑的下场,官府消了她的案宗,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后来她便有些疯疯癫癫的。”

清平慢慢地打了个哈欠,李宴见状忙起身道:“大人若是劳累,便请早些歇息罢,属下这便告退了。”

清平掩嘴含糊道:“你别说,辰州这地方还真有些邪性,明日你去神院上上香罢。”

李宴虽有不解,仍是应了退下。

清平在房中独自坐了一会,待那盏茶凉透,才听见外头有人叩门。

她道:“进来罢。”

那人转身合上门,附身拜下,道:“下官昭邺提刑单乐,拜见侍中大人。”

“虚礼就不必了,坐。”清平一指李宴方才坐过的椅子,道:“单提刑,想来你已经见了原大人的书信了。”

单乐微微低头,道:“是。”

清平手在桌上叩了叩,道:“单提刑是去年年中新调任辰州的吧,此地风土人情可有所参悟?”

单乐道:“回大人的话,下官略知一二,称不上参悟。”

清平道:“能知一二便已不容易,依你所见,此地可算太平?”

单乐思索道:“平日里并无要案,此地百姓生性质朴,下官在提刑司任职一年,鲜有所闻。”

清平手中一顿:“倒是个好地方了,这么说来,连偷鸡摸狗之事都不曾有吗?”

单乐道:“不曾。”

“一地竟能得如此祥和安宁,连长安附近的郡县都不曾这么……安静。”

单乐眼皮一跳,却听她语气平淡道:“究竟是真的无事,还是为人所控,等着弄出什么大事来?”

“这几月来,确实有些不堪入耳的谣言,但传播之人已被拿下。”单乐道,“不过近来出了一件案子,确实很蹊跷。走失的都是十三至十五岁左右的女孩,一日一个,却怎么也寻不着下落。”

清平道:“我也觉得十分蹊跷,还有官府寻不着的人?那这些人到底去了哪里,究竟为何如此巧合地走失?”

单乐忍不住道:“李大人,恕下官直言,此事理应由刑部或大理寺来查,礼部并无此职权过问此事罢?”

清平有些诧异地瞧了她一眼,而后道:“你说的没错,礼部的确是无查案的职权,但此事干系重大,由各部协助办理,刑部原侍中不是已经传书与你了吗,怎地还不明白?”

单乐仍是不解,道:“敢问大人,您先于仪仗来昭邺,是来查什么案子的?”

清平撩了撩眼皮,手中折扇唰地合拢:“此地有人假借水患,以天灾之由妄议国运,兼之诽谤朝廷,再聚拢了一群人装神弄鬼,造谣生事,迷惑百姓。”

她温和地笑了笑,一字一顿道:“简而言之,就是逆谋。”

单乐只觉得一线寒意顺着背脊爬了上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