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0.忽然

待李宴请来鸿胪寺卿时,清平已派人将两国使团的人数清点完毕,正在与古里的使臣交谈。

鸿胪寺卿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躬身行礼道:“李大人,这是……?”

清平侧头看了她一眼,道:“本部还想问问你呢,赵大人,贵寺莫不是新年鞭炮的响没听够,想再见识见识别的?”

鸿胪寺卿倒吸一口气,颤声道:“这,大人这话从何而来,鄙寺众官兢兢业业,恪守其责,断然不会犯下这等错!”

“礼部接手此事不过十余日,而鸿胪寺却在数月前便开始准备外邦使臣朝觐一事,”清平手持一卷,淡淡道:“怎么,难道这会是本部的责任?赵大人这般言语,不如就去请恭王殿下决断,如何?”

传赞失声道:“大人,不可!”又连忙作揖请罪,道:“惊扰上官言谈,是下官行事不周,有违仪规,事后自当领罪……只是下官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清平呵呵道:“若是不当讲就不必讲了,赵大人,您说是么?”

鸿胪寺卿汗也顾不得擦,道:“大人说的没错,不过还是听听她到底要说些什么罢,再问罪也不迟。”

在场的人都不愿让这件事闹大,若是捅到了御前,那就不单单是个使团相争的小案了,到时候问起罪来人人有份。传赞一叠声地应道:“多谢大人宽宥,两位贵使相争,不过小小事情,就无需让恭王殿下知晓了,平泰馆再与其他使团相调院子便是……不如先请那位古里的国师大人来此,一道商议此事?”

清平半晌才点点头,传赞随即吩咐人去请那位古里国师,古里使臣亦遣人同去。忽然外头传来吵杂人声,一人撞在原本就摇摇欲坠的门板上,木门重重落地,带起一片尘土,几个捕快打扮的人在门前驻足,领头一干练女子躬身至堂前行礼,道:“不知诸位大人在次,卑职是刑部的捕头,奉了刑部原侍中之命前来缉捕盗贼,若是惊扰了大人,实属罪该万死。”

鸿胪寺卿目瞪口呆,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还引了刑部过来,眼见事情越闹越大,显然无法再轻易放下,清平问道:“原大人也一并过来了?”

捕头道:“原大人就在后头,先遣卑职前头探查情况,将可疑之人看管起来。”

刑部的作风历来如此,清平继续问道:“是什么案子,竟要请动原大人亲自来此抓人?”

捕头迟疑一会,低声道:“是有人向刑部报案,说在平泰馆中发现了”

门外传来惊呼,方才一并派去请古里国师的礼官脸色惨白,跌跌撞撞进了门,她身后跟着的古里人快她一步,跪在古里使臣面前,飞快地用蕃语说了一番话,而后发疯般在地上磕头,古里使臣猛然站起,同样说了一串长长的话,继而向后倒退几步,仰天长叹,颓然坐回木椅中。

众人还不知发生了何事,正不得其解,清平示意那捕头退到一边,冷冷道:“译官,她二人方才说了些什么?”

译官咽了咽口水,眼含惊惧,道:“她们说……说,那位国师大人已经,已经坐化而去了!”

坐化而去?不就是死了吗!

鸿胪寺卿眼前一黑,险些就此倒地,传赞扶着她颤声道:“大人莫慌,万一,万一只是个误会呢!”

门外再度传来喧哗声,伴着杂乱的脚步声,近卫军中有人道:“……馆中诸位大人公干清场,尔等又是哪里来的……怎敢私围近卫?好大的胆子!”

一人声音平缓道:“本官乃刑部侍中,有人来报,此地发生命案,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疑犯,待事情未查清楚前,通通不许离开!”

捕头向前一步,在堂上施礼,道:“大人,是我们吏部的原侍中到了!”

清平快步走到门边,正好原随也往此处来,见了她一怔,而后拱手道:“李大人,你如何在此地?”

清平微微一笑,道:“锡兰古里两使团今日起了些磨擦,便带人过来看看,原大人呢?”

两人并肩而行,原随道:“今日刑部接到报案,平泰馆中出了命案,因此地较为特殊,故派本官来此。”

“那也是巧了,”清平轻声道,“本官也是为此事来的,向原大人冒昧打听一下,这死的人,是否便是那古里国师?”

原随脚步一顿,轻轻摇头,道:“事关重大,不敢轻率而论,待本官看过尸体,才能与李大人分说。”

堂中古里使臣两眼一翻,在众人惊恐的注视中抽出腰间宝石匕首,抬手便要刺向自己脖颈,清平还未反应过来,眼看她就要当场自尽,来不及阻止,突感肩膀一沉,原随在她耳边道:“得罪了。”清平眼前一道黑影飞过,正中古里使臣额角,那使臣突遭暗算,被打了个头冒金星,两旁捕快飞身上前夺下她手中匕首,清平这才发现,那东西竟是原随的官靴,代朝官靴千底缎面,颇有重量,只是怕无人想到还能做暗器投掷之用,令人大开眼界。

原随失了鞋,只得借力于清平,周围人眼观鼻鼻观口,清平忍住没笑,那捕头十分有眼色,捡了那靴回来,原随穿好后吩咐道:“绑起来,看着这群人,一个也不许放出去。”

原随办案,清平自然无事可做,又坐回椅中喝茶,顺带叫李宴报报接下来的行程,大概是她太过淡定,礼部官员皆将心放回了肚子里,竟不觉如何慌张。鸿胪寺一帮人失了主心骨,拥着寺卿大人如鹌鹑般缩在一角,顿时高下立判。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原随带着刑部捕快们回来,清平起身相迎,原随拱手道:“李大人,原某有一事相求,请随我来。”

她引着清平来到一处小院,推开院门,进到里屋,只见床榻上坐着个人,一手指天,一手垂于膝侧,堪堪沾地。额头用朱红染料绘以繁复图案,李宴伸手虚拦,低声道:“大人,这不大妥当……还是在外头等罢?”

原随瞅了瞅她,撩起衣袍踏入房中,清平道:“无妨。”

“李大人请看,”原随走到一张圆桌前,屏退了手下,又来回踱了几步,她右侧便是姿势奇异的古里国师尸体,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李大人曾出使西戎,不知可否见过这样东西?”

清平靠近一看,手拂过羊皮卷上字迹,停在其中一行上,目光停留一瞬,淡淡道:“原大人算是问对了人,这东西,我的的确确见过,不过不是在西戎王庭,而是在金帐。”

她抬起头道:“这不过是卷‘八百神赞’,在金帐之中,是最为简单的炼丹经书。”

原随并不意外,道:“本官也如此猜测,这位国师大人想必是学了些邪门歪道的修行之法,大量服用丹药,这才毒发身亡,多谢了。”

清平笑了笑道:“近来公务繁忙,还未向原大人请教,那本《庆嘉异志》中的碧落城一卷,为何会被删去?”

原随一脸平静,道:“李大人以为呢?”

清平又是一笑,道:“若是能想到缘由,也不必劳烦原大人了。”

“此中干系,一时半会也难以说清。”原随道,“若是以后能有机会再回贺州,将一些事情查的水落石出了,才能与李大人细说。”

清平从院中出来,原随已经带着刑部的人离开了,李宴忙过来,道:“大人。”

清平见她一脸担忧,安慰她道:“没什么大事,不必忧心。”

李宴欲言又止,过了一会才委婉道:“下官只是觉得虽有原侍中相伴,但大人呆在那里,免不了要沾染些不好的东西。”

约莫是相处的久了,清平对李宴的成见也不像从前那般。她道:“人都死了,尸体有什么可怕的,同归于尘土,哪里不是一样。”

李宴一噎,道:“……大人真是豁达,下官不及。”

“什么豁达,”清平嗤笑,“不过是……”

初春的夕阳撒落一地,鸟儿掠过嫩芽含苞的枝条,停在青瓦上。白墙下寒梅零落,乱红披离,融进树根边的泥土里,残雪犹自紧附小道两侧,却日渐消瘦,失了冰冷气息。李宴看她转身离去,那句未说完的话落在晚风中,仿佛无可奈何的光阴。

不过是,看惯生死无常,人于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于是她俯身去看,拨开重重叶片,泉眼中流出清澈的水流,转眼却化作数不清的银蓝色小鱼,顷刻间将她吞噬。

谢祺猛然睁开眼,在床上静坐片刻,缓了缓才掀开被子,用火折子点燃蜡烛,披了衣裳下床走到窗前。

她打开窗户,外头天蒙蒙亮,晨雾浓厚,府中草木楼阁一并淹没于乳白色的雾气中,什么也瞧不清楚。

谢祺叹了口气,又合上窗户,却见桌沿边放着一物,在火光中熠熠生辉。

她瞳孔微缩,如同见着了这世间最荒诞离奇之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