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2.六爻

居宁关陷落的消息很快传遍六州,如果说人们最开始对和谈报有极大的期望,那么从西戎宣布开战伊始,这份期望也就破灭殆尽了。当听闻王庭骑兵已经入关后,云策军节节退败,三万骑兵以所向披靡之势向着安平郡逼近,一时间人心惶惶。

王庭的旗帜飘扬在居宁关的上空,继续向云州腹地逼近。在靠近安平郡之际,西戎派出精通汉话的使者将招降书在城下宣读,然后由弓|箭手射向城楼上竖立的旗杆,那面赤色王旗随着倒下,西戎将领紧紧注视着城楼上的动静,她身后王庭骑兵身披玄色重甲,这便是王庭一百年来联合诸族后的成果,这三万骑兵来自草原上不同的氏族,入选者皆是百里挑一的勇士。在经过漫长艰苦的训练后,她们的意志如钢铁般坚不可摧,在推进居宁关的过程中,王庭骑兵就像是一把锋利的马刀,她们行动迅速敏捷,数人一组,绝不单独作战,且遇敌时变化的阵型多样,往往令云策军措手不及。

西戎军队如潮水般向着云州坚定的推进,在黑色的军队中,一顶白色的帐篷份外显眼。帐篷顶上飘扬着狼头旗帜,这就是西戎王庭的象征。

帐篷中千晖族长赫昌正在对着沙盘研究地形,墙上顶着一张陈旧的图纸,清晰的标出了云州军防的分布情况。

帐门开了,进来一个中年将领,见了她道:“赫昌,王庭来信,金帐毕述神使答应参与这次作战,在冬天为我们提供粮草支援。”

赫昌闻言皱着眉到:“金帐不是一直都不肯与王庭合作吗,怎么这次改了心意?”

那人答道:“如今**师年纪大了,上次在祭神礼上又出了些事情,身体恐怕也不太好。她不是早就把金帐的事情交给毕述打理了吗?”

赫昌不可置否,对她而言行军路上粮草问题能得到一个解决的方法就行。无论是那些野心勃勃的西戎贵族,还是突然转变态度的金帐,都不在她的考虑中。

“不过此次腌莆大人让我转告你,请你多多约束手下的人,不要随便杀人,要是把这些代人都杀完了,我们就找不到做苦力的奴隶了。”

“我知道了。”赫昌漫不经心地回答。

她要的是赢得这场战争,洗刷千晖族百年来所受的耻辱。这些埋藏在她心中已久的愤怒与仇恨时刻鞭笞着她的灵魂,令她始终牢记这一点。

这便是她纵容军队对沿途村落进行洗劫的缘由,有时候她还会参与这种屠杀,见证那些原本生活在安详平静之中的人们在绝望中发出的尖叫声。那些充满恐惧的眼神,无一不抚慰了她蠢蠢欲动的复仇之心。但是还远远不够,她还需要更多。

赫昌沉默地把目光转向地图上更为遥远的恒州,她知道那里就是代国皇室的所在地。长安,这座三百年前西戎未曾攻破的都城。这次她要用敌人的鲜血浇满这座城池,将那些高高在上的皇族吊死在宫门外,让这些代国人永世为奴,西戎将成为这世间最大的王国,永远,永远。

毕述睁开眼睛,大祭司掀开帐门,在巫师的指引下从外面进来。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咄咄逼人道,“和王庭联合,为她们提供粮草?你知道这要耗费金帐多少的税收吗?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输赢都没有定论,毕述,老师把权力交到你的手中,并不是让你这样胡来的!”

毕述静静地听她说完,大祭司怒气冲冲地坐在炭火盆边,却听见黑暗中传来一点轻微的响声。

她警觉道:“谁在那里!”

黑暗中爬出来一个人,怯生生地跪在毕述脚边,大祭司这才看清楚这人的相貌,那是个瘦小的女孩,穿着月白色的袍子,她脖子上挂着一串绿石,那碧绿的颜色让大祭司心里有些不舒服,在昏暗的火光中像是淬毒的蛇牙,充满了不可言说的恶意。

毕述摸了摸她的额头,女孩从困顿的睡意中回过神来,靠着她的膝盖睁开眼睛。

大祭司看见她琥珀色的眸子,清澈的像雪山上融化的流水,惊疑不定道:“这是谁?”

“阿月来。”毕述如此说道,“她就是阿月来。”

大祭司顿时觉得荒谬,冷哼一声道:“天眼都没有开,哪里来的阿月来?”

毕述低下头去看着女孩,孩子的眼睛里清晰的透出一种天真的依恋,毕述冰蓝色的眼眸轻轻一动,回答道:“我说她是,她就是。”

她似笑非笑看着大祭司,道:“这不是你们一直期望的吗?”

大祭司呵斥道:“什么我们一直期望的?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她原本是**师的弟子,后来被法师送去做祭司,如今不出意外,法师退下后本该由她接手这个职位。但自从鸣沙湖祭神礼上法师身体不适回金帐修养后,她再也没有接到过任何消息,这怎能不让她着急。

毕述不过是个年轻人,一直在法师的庇护下成长,大祭司向来是看不上她的。只不过碍于法师面子,对她虽然尊敬,但心中暗藏不屑,她自始自终认为自己才是金帐未来的主人。

毕述注视着她焦躁的神色,手上轻轻抚摸着女孩的额头,她淡淡道:“你说呢?”

“什么我说?”大祭司猛然站起,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踉跄几步坐回原位。

“那些把戏还没玩厌吗?什么神使阿月来,在你心中这些都是假的。不过你掌管天眼多年,肯定非常享受这种掌控的快感吧?”

大祭司心道不好,她轻视毕述太久,却万万没想到要在这里栽个跟头。

毕述自言自语道:“王庭打仗,金帐传教,以后代国都要侍奉我们的神。王庭所过之处,庙宇也会跟着建立。”

她从台阶上走下,带起一串清脆的响声,大祭司渐觉全身酸软,但神志尚存留着几分清醒,她看到那女孩脖颈间系着一个青铜做的颈圈,圈上锁着细长的链子,链子的尽头就在毕述的手中,那响声就是在她走动中发出的。

跪在地上的女孩顺从地站起来,像一只小羊,被她牵着。

毕述走到大祭司面前,道:“你想做金帐的主人?不,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她说完就从帐篷里出去了,留下大祭司一人躺在地毯上。

大祭司惊疑不定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心下松了口气。她本以为毕述会杀了自己,没想到她竟然放任自己不管。

没过多久帐门又被掀开,大祭司看着门外站着几个皮肤黝黑的女人,她们木然地看着她,然后慢慢向她走来。

她知道那些是金帐中最为低贱的奴隶,当这些人的手触碰到她的身体时,她大喊道:“滚开,你们这些肮脏下贱的”

她还没说完,就被其中一个强行掰开了嘴,冰冷的铁器塞进她的嘴巴里,使她再也合不拢嘴。

大祭司额头冒出一层细汗,瞳孔因恐惧而紧缩,她用尽全力喊出声,但只化作含糊不清的嘶吼。

那些奴隶漠然地看着她,她们所有人都是这样被剪断了舌头,再也说不出话来。舌头是罪恶的源头,恶毒甜蜜、狡诈欺骗的话语都是从这里出来。侍奉神的人,怎么能开口说话呢?

大祭司后背被冷汗浸湿,她无力地挣扎着,柔软温暖的舌碰到一个冰冷散发着血腥味的东西,一滴汗从她鼻梁上滑落

手指上鲜红颜料异常明显,毕述坐在**师床边,扯了扯手中的铁链,道:“过来,阿月来。”

女孩乖乖跪了过来,法师艰难的转过头,只看见女孩乌黑的发顶。

“站起来,让老师看看你。”毕述说。

女孩站起来,琥珀色的眼睛好奇地注视着床上的人,法师凝视她片刻,道:“倒是很像。”

毕述道:“像谁?”

法师咳了几声,道:“像那个代国人。”

“像她?”毕述失笑,掰开女孩的嘴巴,法师看清她口中颤动的半截舌头,目光极其不可思议。

“你怎能找一个废人!”

“能熬过折舌之刑的孩子可不多见,”毕述若有所指,“比一些人强多了。”

老人痛苦的喘息道:“阿月来是神侍”

毕述沉默片刻,道:“都是假的。”

她重复了一遍,握紧了手中的铁链,往日那些烂熟于心的经文浮现在脑海中,原来神并不在这个世界,那她所侍奉,所信仰的,究竟是什么呢?

她突然记起那个人说的话,在被灌下樾见草前,她仰起头看着她,明明她才是弱势的一方,但毕述却觉得无法直视她的眼睛。她说:“信仰都是虚伪的谎言,这世上并无神灵,我不会是阿月来,永远也不会是。”

“没关系,人可以造一个,神也可以造出新的。”毕述捏揉着手指间的颜料,自言自语般道:“等你的故土上立满了王庭的旗帜,神的国也随之降临,你们都是将是的奴仆,为生,也为死。”

窗外落下一阵细密的秋雨,将皇宫笼罩在朦胧的水雾中,宫殿隐没在茫茫水色中,像是一卷古画般清雅动人。

随着战局事态越来越严重,六部已经连轴转个不停,所有人都在试图挽回日渐倾坍的局面,但这却如同人在泥沼中般,越是挣扎,越是下陷的厉害。

这日朝会上众臣面色凝重,太女楚立在玉阶下,宫女敲响玉钟,用圆润的嗓音唱道:“陛下到”

多日不见的女帝突然上朝了,众人已经习惯太女和内阁连政开朝会,却万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女帝竟然回到朝堂来了。

虽然很多人对皇帝不是很满意,但是如今事态危急,的确是需要一个能出面主持政务的人。但相比较与喜怒不定的女帝,还是太女包容性更强些。

一时间有奏折要呈上的大臣有些迟疑了,在太女手下可以直抒胸臆,不过现在换了女帝,恐怕这奏折中的东西,还是要好好掂量掂量。

大殿中地面金砖倒映出人影,女帝一身赤色朝服,缓缓从偏殿而出。

众臣跪拜,口称万岁。无人注意到女帝僵硬的神情,一旁的宫女呈上一卷玉轴。

大臣们跪地不动,女帝沙哑的嗓音响起,随着字句的吐出,首列的严明华不顾礼仪,震惊的抬起了头。

这竟然是份罪己诏!

在代国历史上,除了三百年前差点破国的光越帝,也不过是在朝臣的威逼下仓促写就,还没有哪位帝王在朝堂之上宣读罪己诏,毕竟这种东西不过是写写了事,到时候在太庙一烧也就罢了。

诸位大臣听着女帝一字一顿读者罪己诏,痛陈自己所犯下的罪责,心中都无比震惊。

有些老臣更是被感动的涕泪横流,头磕在地上,发出呜咽声。

但更多臣子却明白,女帝在朝堂宣读罪己诏的事情很快就会传遍长安,身为堂堂帝王,怎能将罪责公布于众,痛斥自己所犯下的过错。在代国历史上,皇帝颁布此诏都是退位的预兆。

女帝读完这份诏书,跪在地上,无比沉重道:“朕即位多年,德行有失,行事不当,致使居宁关为外敌所迫”

她摘下帝冕,放在地上,帝冕上的玉珠和金砖地面接触,发出清脆的响声。大殿中所有人都跪了下来,连大气都不敢出。

女帝脱下朝服,穿着素色衣袍从大臣中间穿过,走进茫茫细雨中。

这举动对众臣来说如同山塌地陷,太女率先身起,吩咐宫人收了衣冠,道:“母皇近来忧思国事,神志略有不清,诸位大人请起。”

大臣们起身,很明显感觉到大殿中的气氛变了。

“如今尚在忧患之中,朝会照常举行。”太女神色如常道,视线扫过众人,好似对一切都了然在心,“兵部尚书,呈递云州最新的军报吧。”

楚下朝后回到重华宫,刘甄早已等候在殿外,见着她道:“殿下,大理寺卿请见,奴婢已经将人请到偏殿了,您可要见她?”

楚道:“请她过来吧。”

没过多久,大理寺卿海墨进来拜见道:“臣参见太女殿下。”

“可是楚又出了什么事情?”

海墨道:“正是。前日废王家眷要探监,但是被诏狱的人给拦在外头了。他们便上大理寺闹腾了番,要见废王一面。”

楚握住掌心,温言安抚道:“让大人为难了,只是母皇那里有些”

她话没说完,但海墨哪里能不明白呢?废王楚早就不在大理寺的诏狱中了,定然是女帝将她囚禁在宫室之中,毕竟还是亲女儿,虽然被贬为庶人,还是不忍心见她去诏狱中吃苦头的。

海墨不过是要个安心的答案,她道:“多谢殿下,臣回去回绝了废王家眷就是。”

海墨只猜到楚被囚在深宫,但万万想不到,她就在太女所居的重华宫里。

楚倒也没为难她,只是将她关着,派了几个哑奴看守。重华宫空着的宫殿很多,也不乏一些关押人的暴室。

是以,当她见到楚时,楚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四肢被人用布条束起,以防止她自残和伤人。

楚瘦了几圈,眼珠突兀,定定地看着楚。

楚道:“二姐,许久不见了。”

楚牙关发出咯吱声,半晌才道:“你是你。”

她叽里咕噜说着什么,而后爆发出难听的大笑声,癫狂道:“你要死啦!你死到临头了!楚,你的好日子完了!”

她的声音又低了下来,小声道:“等她们回来,等她们回来”

楚目光扫过她的脸,道:“别装神弄鬼了,我知道你没疯。能把消息从我这宫中递出去,也算是一件本事了。”

她倒了一杯茶,润了润嗓子。楚见状眼珠一转,突然就恢复了正常:“四妹当真是厉害。”

“不装了?”楚淡淡道,“那就好好说事情。”

“说什么?”楚嘿嘿一笑,道:“如今居宁关破了,真是没想到老大还有这种本事,临死前还要坑一把人,她多年糊涂,最后也没多高明。不过这步棋倒是走的妙极!”

楚道:“你既然对大姐如此想念,不如一同去与她作伴如何?”

楚哈哈一笑,道:“你敢杀我?你不敢杀我的!你那些事情都在我的手上,你敢杀了我,满朝大臣都会知道你不过是个杂种!”她唾了一口,轻蔑的看着楚。

“倒也有些意思,”楚蓦然笑了,轻轻放下茶盏,“二姐有时候把分位看的如此重要,怎么不学学三姐,知道自己轻重多少,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

楚的眼中划过怨毒,脸上满是阴霾,她勉强平静下来,道:“你那个小情人呢?”她故意用一种轻慢的语气说道:“她想必已经是恨透了你吧?”

言罢,她紧紧盯着楚,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破绽来,没想到楚只是笑了笑,召来宫人撤了茶盏,用一种奇异的眼神打量着她,缓缓道:“黔驴技穷,尽用些歪门邪道的手段。”

她不再去理会楚,径自出了房门,回到正殿中。

她在殿中沉思片刻,召来宫中胡问道:“西戎人放出话来,道出使西戎的使团已经叛了,刑部要如何处置?”

胡道:“怕是要颁布缉拿行文,困其家人,待战后再论。”

楚手中朱笔一顿,沾染上袖口,她搁下笔道:“与刑部说一声,这里面有个人若是抓到了,务必提来见我。”

她在纸上写下一行字,加盖玉印,折起来递给胡。胡不敢拖拉,出了门就去了刑部。

只是她还未出重华宫,就碰见了谢祺。

她是识得谢祺的,知道这位也算是太女身边的老人了,便道:“谢大人。”

谢祺笑道:“胡大人多礼了,这般匆匆,是要去哪里?”

胡道:“殿下吩咐了些事情,我正要去刑部一趟。”

谢祺便道:“那就不多说了,胡大人请便。”

胡走的匆忙,谢祺看着她的背影心道,这也是个油盐不进的角色。

她们虽同在重华宫为官,虽然礼让,但彼此还是属于竞争关系。胡此人也是聪明,在楚身边侍奉,但从不多言外事。

她心中思量着,却突然看见地上落了张纸,便觉得胡此人也不是那么谨慎小心了,她见四下无人,捡起纸展开一看。她眼皮一跳,熟悉的三个字映入眼帘。

竟然又是这个李清平。

谢祺将纸收入袖中,若有所思般踏入宫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