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2.谁知

“那些抓到的代人,要如何处置呢?”

毕述坐在火盆前将马奶酒加热,有奴隶趴在毛毡上捧上金杯,她倒了两杯马奶酒,将其中的一个更大的金杯托着奉给面前的老人。

金帐的**师接过杯盏,脸上的皮肤如树皮般苍老,或许是岁月赋予的她未知力量,在火光中呈现一种古老而神秘的威严,她坐在火盆边轻晃手中马奶酒,说道:“不是说王庭那边会来人吗,到时候交给她们就是了。”

毕述想起那些被抓获的出使官员,她们惊恐而仓惶的逃窜,好像是羊圈中被主人选去祭祀宰杀的羊,但是下场都是一样。对于她而言,这群人有和没有的存在意义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她喝完酒,问道:“王庭会杀了她们吗?”

法师说:“如果要开战,那么她们必死无疑。”

毕述一听要打仗,顿时有些迷茫,战争对她来说更像是很遥远的事情,比书纸上的经文更遥远。她不同于法师,经历过战火和饥荒的洗礼,对一些东西有深刻的认知。她自出生伊始便被选为神使,居住在离远离王庭的金帐中。毕述略略有些好奇,问法师:“开战?王庭要和代国开战,那和谈文契岂不是作废了?”

“本来就是假的。”法师把杯子放在地上,立刻就有奴隶过来取走了。她们交谈时用的是古西戎语,也不用担心帐篷中会有人能听懂泄露什么机密。一个奴隶捡起杯子,张嘴啊啊的叫了几声,所有的词语都成了含糊的音节,连不成句子。奴隶张大的口中只剩半截短舌,这便是她说不出话的缘由,侍奉金帐内的奴隶们都被截去了舌头,她们不识字,任何可以被称为秘密的东西,她们都只能烂在心里,无法向旁人说出一丝半毫。

“王庭早就想打一仗了,不过之前时机未到,如今拿到了云州的部署图,能跨过居宁关,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法师说完侧头听了听奴隶模糊的话,若有所思对毕述道:“阿月来醒了。”

毕述下意识想向外面走,一根木杖拦住了她,法师问:“你要去看她?”

毕述道:“是。”

木杖并未挪动,上面垂落而下的宛石犹如一串鲜亮的葡萄,法师沉思一会,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不是阿月来,那么鸣沙湖的祭神礼上,她就会被人剥下皮,放在火上烤。”

说这话间她眼神锐利如鹰,紧紧注视着毕述脸上的表情,毕述平静的回答:“如果这就是她的因果,那么就该她来承受。”

“我希望她能忘记从前的过往,安心侍奉神。”毕述继续说,“她会明白的,这才是最好的选择。我们的肉身都是在世间行走的神龛,是神暂时的居所。神降临,居住在**中,地上的一切都无法束缚,只因的权柄来自天上。”

宛石一动,真好像风吹过的葡萄,在婆娑的叶影间摇晃着。木杖回归到阴影中,法师用干扁枯萎的指尖抚摸着这串石头。毕述冰蓝色的眼眸毫无波动,像在平淡的描述一件事,她说:“所以她不该有名字,也不该有过往,她的一切都是神所赐予的,从过去到将来。有朝一日肉身将死,她又投入轮回之中。阿月来即是她的名,亦是她的姓。如果她无法承受神恩,那就让她以死消抵。”

法师不发一言,把剩余的马奶酒倒进火盆中,浇灭了意图跳出盆的火苗,青色的烟雾很快升腾起,她的脸隐没在黑暗中,虚无缥缈的音节从她翕动的唇中飘出,好似一蓬灰烟,她对毕述说:“很好,你去吧。”

毕述掀开帐门,外面的天光汹涌而入,她以手遮挡,慢慢走出去。

七月末的草原正是牧草肥美多汁的时候,兰草原常常有商客行经,哪怕在这种时局不明之际,依然有许多代国的商贩在两国之间行走,对于追逐利益的商人来说,钱就是性命,她们将货物驼在马背上,翻过山岭大河,穿过云州荒凉无人的戈壁滩,最终从边境偷渡而出,带着货物在兰草原进行交易。那些在秋阳中散发出迷人光彩的丝绸,据说是从辰州运来的好货,商人们把西戎的货币换算好,就将它们平铺在摊位上,马上有人过来驻足围观。绚丽的色泽让人仿佛能看见辰州遍地的财富,那些东西是如此的唾手可得,好像是无处不在。

西戎没有能养蚕抽丝的工匠,丝绸的珍贵程度与海灵羊的羊毛差不了多少,市集上是大大小小的帐篷,彩色的布幡被升到高处,细长的布条迎风飞舞。还会有牧民拖家带口,牵着牲畜来赶集。孩子们手中牵着一头小小的羊羔,在人群中嬉笑穿梭着。

铜铃轻摇,又是一支商队来了,但对于巨大的市集来说就如同是一滴水汇入河流,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

这支商队来到市集附近的旅店,便开始卸下货物,放到和店主约定好的仓房中。有游荡的人在旁边看着,知道这必然是珍贵的货物,恐怕只有贵族们才能有资格看上一看,否则就应该早早在市集中展出了。但能在这市集上开旅店的人自然是颇有手段背景的,每年商人们储存货物都要付给店主大笔金钱,以求货物的安全。是以她们只能站在远处垂涎,而不敢轻易去做些什么。

年轻的商客穿着风衣,身上落满了沙尘,她走向柜台,不得不说西戎人对中原物品有着超出常人的喜爱。丝绸瓷器、首饰布匹、古玩画册,包括这家旅店的风格,几乎都能让人以为自己进错了地方,商客在吆喝声中将一件东西放在柜台上,对管事的女人低声说道:“带我去见你们店主。”

于是她来到旅店地窖里,穿过长长的黑暗通道,一扇木门向她打开,眩目的金色让她一愣,随即她才看清,这房间的柜架上摆满了锃亮的金器,各式各样的黄金器皿被擦的纤尘不染,柜架下站着一个人,正拿着蓝绒布擦一个杯盏。

店主对她点点头,道:“你拿着火焰的令牌,那是我母亲生前的信物。她曾与我说过,倘若有人持此令来到此地,我须得为她做三件事情。”

她说的客气,商客却知道没那么简单,她说:“你只需要回答我两个问题,为我做件事就够了。”

店主犹豫了很长一会,才放下金杯,如果这个人提出的三个要求非常过分,那她就有足够的理由收回令牌,只为她做一件事,再将她赶出旅店。

“请说。”

商客摘下帽子,露出年轻阴沉的面容,她问:“两个月前来西戎的使团,如今在哪里?”

店主拽了拽手边的长线,叮当一声,沉重的脚步声便从头顶传来,一个高大的女人弯着腰走进房间,店主用西戎语与她说了几句话,而后对商客说:“她说都在金帐,被**师扣押了。”

“为何被扣押?”

店主去问那女人,又转过身来,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商客,道:“因为王庭出了谕令。”

“什么谕令?”

“这算第二个问题。”店主回答。

商客沉默良久,又问:“金帐会如何处置在鸣沙湖祭神礼中不是阿月来的选侍?“

店主有些惊讶,这次却没问那个女人,而是直接回答她:“若是天眼没开的选侍从都会被剥了皮,丢进火里烧死。”她指着地窖墙上挂着的一张泛黄的皮革道:“那就是我妹妹,我母亲为了赎回她,几乎倾家荡产。”

商客肩膀瑟缩了一下,仿佛已经被篝火燎伤了皮肤,她的脸隐没在阴影里,道:“鸣沙湖畔的祭神礼,我需要一个能进去的身份。”

店主似乎明白她的来意了,她捏碎了令牌,从柜架边走下来,对她说:“可以,我们之间的账算清了。”

年轻商客看着地窖墙上那张可怜的人皮,阴冷的气息漫上她的心头,直到她走到旅店外,金色的阳光洒满空地,马儿们闲适地吃着草,她虽然全身沐浴在阳光中,但心却是冰冷冷的。

她坐在马槽边看着太阳西沉,一根干草在她手中渐渐变短,剩下一地草屑。她看着远处彩幡飘摇,晚霞如火,顷刻间便换上了夜的墨蓝。

夜里她围着微弱的火光坐着,旅店外不知谁吹起了短笛,在夜色中犹如下起了一阵小雨。她忽然想起秋天的贺州,大雨洗刷过乐安城的每个角落,叶子落了一地,石板路上的小水坑积着清亮的雨水,如同秋天草原夜空中明亮的星子。

她隔着往事的旧影,在记忆中把她的神情看的清清楚楚,女孩应当是局促不安,甚至是惆怅愧疚的。一张纸在她手中折成一只鹤,她真想回到许多年前,抓住她的手,让她就这么留下来。

“留下来。”

这句话未曾说出口,却在她的唇齿间重复了不知多少遍。她接过她手中的纸鹤,欢欣鼓舞的走了。在她身后,女孩的身影如水波荡漾。她们那时候还只是个孩子,但宿命的影子已经在未知的角落露出的狰狞的笑脸,她还不知分别意味着什么。

火堆渐渐熄灭,她靠着干草堆,夜里露水沾湿了她的衣角,她在梦中蹙了蹙眉,一点水光从眼角滑落。

“你说东西,我都不记得了。”

毕述注视着她的眼睛,她浅色的眼睛像极了在晨光中的溪流,她用湿布擦掉她额头上的红色颜料,重复了一遍她的话:“你都不记得了?”

片刻后她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记不得就罢了。”

她抬起头看着毕述,毕述审视了她一会,看不出什么异样来。有奴隶端上一碗褐色的汤药,毕述端给她,看她慢慢喝完,才道:“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那人脸上浮现出茫然的神色,努力想了一会,好像始终想不出个头绪,她嘶了一声,感觉到疼痛,伸手摸了摸自己后背,那里被包的严严实实的,毕述抓住她的手,道:“别碰到伤口,已经裂过一次了。”

“我想不起来了。”她低声道,声音有些沙哑,还带着多日未曾开口的滞怠。

“阿月来。”毕述说,她为她换了衣服。她异常的乖巧,全然不似初到金帐时的戒备与愤怒。

但毕述却不能完全相信她,樾见草的效果刚开始是比较明显的,她喝了这么久,忘记了也是应该的。

药效发作了,她容色困倦地半阖着眼,毕述手按在她眼睛上,轻声道:“睡吧,别想了。”

于是她睡着了,毕述守了她一会,便离开了这里。

炭火将熄,神台下的人忽然动了动,她一只手按在伤口上,发力按了下去。

巨大的疼痛席卷而来,她咬牙又按了下去,而后紧紧咬住被子,脱力般躺在毛毡上,满脸泪水,仰头看着黑暗中洁白的神像。

她于困倦与疼痛中挣扎,喃喃重复着什么:“李清平李”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