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94.梦回

邵还想再问些什么,清平却不给他开口的机会了,这本是她不愿与人分享的心事,影影绰绰说了近半,实在是强人所难。她没有和人分享的习惯,见园子出口到了,便朝他拱拱手后离去。

此事于她而言不过是个小插曲,但这种事情哪里瞒的过孙从善,不过两日,孙从善就借着公务之名召她来签押房问话。

原本也没什么,清平如实交代了两人之间的谈话,避开了谈及感情的部分,其他的看起来也十分正常。但孙从善用一种慈爱的、满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道:“原是早就认识,怪不得那邵当家言语间如此亲热。”

清平终于明白她这副样子是哪里来了,分明是看银子的眼神,都要迸出精光来了,当即道:“郡长,你可不能卖了我。”

孙从善瞥了她一眼,想起邵家那位身家不菲且未曾许人的少爷,心思有些活泛,试探道:“什么卖不卖的,人家邵当家不过是多说了几句罢了。她小儿子也算是个能人,做的一手好买卖,虽说是商贾之家,但好歹有个皇商的名头挂着,要真说起来,也算是门当户对了,邵家的产业,你当真一点都不动心?”

她这话说的实在是不像个大人,倒和那街边无事可做的闲人,八卦起来真是要人命。清平本就心烦意乱,直接道:“大人,她们家的男儿不外嫁,都是招妻入赘的!”

孙从善大吃一惊,她觉得若是联姻于清平前途必有所助力,于互市亦有好处,故而起了这个心思。但一听要入赘,连忙摆手,脸色十分难看,道:“竟然还有这等规矩,要人入赘,这怎么行?”礼法之大,为官者取了商贾之家的男儿也就罢了,若是连祖宗姓氏都要抛却,那还有什么颜面立足朝堂之上,张口闭口孝道忠义?

清平见打消了她做媒的念头,顿时松了一口气。

此后又是忙碌的日子,时间如冰层之下的流水,无声无息中悄然而逝。她曾想过许多许多,比如找个机会去见楚一面,但终究是未有空闲,积压的拜帖在门房那堆了一叠。

随着邵家商队的抵达,其他商队也陆陆续续来到安平。翌年初孙从善召集周边地区县守,连着几日都在签押房中商议如何安置庞大的商队,将人手的安排下去,越是紧要关头越要小心,以免出现意外。

签押房外是重兵把守,进出皆要出示**明,去利器搜身后方可进入。孙从善坐在长桌尽头,看着手下一众县守,道:“请诸位来不过是为了商议互市的事情,几位辖地都在互市范围内,届时需约束好县中民众,不许有违法闹市,扰乱秩序的浪徒出现。这些事情本官已经说了很多次了,郡中□□周慨元,及同知胡默皆在诸位辖区暗中巡视过,这两人如今尚未归来。”她手按在桌边的一叠呈文上,双目如电扫视过左右两边,冷声道:“该呈上的东西都已经报上来了,我只说一件事,倘若互市成事,大家一起升官发财;若是有人只盯着自己那三亩地,硬是要唱反调,那我只能请示吏部尚书大人了。”

清平坐在下头,听她如土匪般威胁众人,连什么升官发财都说出来了,心中觉得非常好笑。但看那群青袍官员,却好像十分吃她这套,一个个都虎着脸,似乎要用神情表示和郡长大人同在一条战线上。

孙从善照例训了几句话,待交代完事情,大伙便从签押房离开各回辖区了。清平刚想走,孙从善叫住了她:“别急,等等周慨元和胡默。”

清平道:“大人不是说她二人仍在巡视吗?”

孙从善微微一哂,道:“昨日才到,刚刚那么说不过是吓唬吓唬她们,省的那些心思多的起别的念头。”

清平无言以对,便又坐回桌边,不一会她听见外房有人进来的声音,铁门被推开,两个穿着蓝袍的女人走了进来,见了孙从善行礼道:“大人。”

年长些的是周慨元,早在清平到来之前就一直任□□一职;与她年纪差不多的是胡默,因得罪了严党一系被派往安平就任同知。她们三人都是孙从善的得力干将,彼此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三人品阶相同,都着蓝袍,孙从善道:“你们呈上的信件我都已经阅过了,慨元,你倒是说说,这一路暗查,究竟查出了什么东西来。”

周慨元道:“如大人所见,咱们安平还算的上是太平。”一旁的胡默笑呵呵的补充道:“自然是因为太穷了,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孙从善瞪了她一眼,指着她鼻子道:“在京中受的教训还不够吗,都被人掀了铺盖滚蛋,还改不了乱说话的毛病?”

胡默嘿嘿笑笑,坐在清平边上手拽着她的袖子,道:“咱们李太常这身衣服是不是要换个色了?”

清平笑道:“孙大人说要升官发财,想必定不只我一人换个色吧?”

胡默满意的缩回手,道:“还是咱们孙大人好呀,这般冰冷的天,外头要死要活的干了这么久,总得有点盼头才是。升官发财,真是再好不过了!”

孙从善脸色就不太妙了,幸而胡默知道见好就收,她便没好气道:“叫你来说事,别给我扯些乱七八糟的!”

胡默便收了笑,端正的坐着道:“大人,这互市要开了,谁都想来分一杯。其他郡的人都千方百计的想迁入我郡与互市临近的县里,那几位县守大人想必都已经收银子收到手软了。但我郡已在前年就限制了每县可迁入户籍的数额,她们这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什么好的注意,只得把价定的老高。”

周慨元感叹道:“早些年不懂大人的安排,总不明白那些条例到底有什么用,如今再看,不得不赞大人果然有先见之明。”

孙从善默不做声看了眼清平,其实这些细节都是清平与贺先生一道议出的。像规划互市的中屋舍、道路、周边建设,已经限制每年户籍流动数额,种种看似不并起眼的地方,现在却成了关键所在。

清平端着茶盏注视着袅袅水汽,转头对孙从善微微一笑。其中的关窍只有她两人可知,有点像孩童间顽皮的眼神暗示。孙从善咳了一声,漫不经心道:“可还有什么事?”

胡默道:“我听闻信王已经来我郡就藩了,大人,咱们古城未建王府,她如今是住哪呢?”

孙从善脸黑了一半,没好气道:“住忠武候府呢!”

胡默出身大族,虽然为人素来不羁,但骨子里还是注重礼节的,闻言惊讶道:“没有王府?”

孙从善道:“没有,没钱修,等户部发银子呢!”

胡默眼珠一转,嘿嘿笑道:“看来传言非虚呀!”

清平忽然插嘴道:“什么传言?”她心中其实充满了忐忑,差点把杯子都给晃了,却还要装作不在意般问道。

胡默掸了掸袍子,用一种神神秘秘的语气道:“我师姐在京中为官,消息倒是有几分灵通。前几年有人上书,恳请陛下立后君,这便宜的自然是付贵君了,其实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坊间传闻当年信王生父卫氏不就是被付贵君一把火烧死的吗?这事可是传的有鼻子有眼的,暗指那付氏私德有亏,不配其位。那信王身为人女,怎能见付氏登位?何况付氏升了品阶,女凭父贵,那大皇女岂不是离太女之位更进一步了,没道理说父为正君,女儿还是亲王的,分位必然是要提一提的。”

清平听的入神,嘴唇被滚茶烫着了也不曾反应过来。只听胡默道:“也不知这信王如何使了手段,最后陛下册立的竟然是宛贵君嗨,你们别这么瞧着我,我可没胡说八道!哪里想齐王又与信王起了什么间隙,你们看,信王就藩出京一切从简不说,简直像是匆忙间被赶出来的。那件事情也并非是秘密了,甫一离京,便在云州境内遭人暗算,聪明的人都知道这是大皇女所为,哪个人敢管?都捂着耳朵闭着眼睛,装作看不见的样子,谁敢施以援手?怕是不要命了!”

她噼里啪啦一通说完,忽闻啪的一声,寻声看去,瓷盏冒着热气碎了一地。

胡默疑惑道:“李太常这是没拿稳?”

清平冲她笑了笑,道:“天冷,手有些僵了,不好意思。”

她虽如此说道,那笑意却分外勉强,双眼无神盯着桌面,蓦然想起那人虽是笑着,神情却萧索至极:“我已一无所有了。”

她总觉得自己该去问一问,哪怕是一句话也好。人逃避久了,难免会生出奋起一搏的心思。她低低的叹了口气,转身向孙从善告罪,在两位同僚惊讶的视线中快步从签押房走出。

周慨元有些意外,看向孙从善道:“大人,她这是怎么了?”

孙从善也非常奇怪,清平走的太快她没有反应过来,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胡默眼珠一转,嘿然道:“我知道了,怕不是去见心上人了吧?”

“心上人?”

胡默道:“大人您还不知道?我们才回来就听人说了,这邵家的当家邵菏有意将次子许给李大人,就等着互市的事忙过了,吏部文书下来,李大人升了官,便要订亲了!”

孙从善目瞪口呆,连忙道:“这怎么可能?”她虽起过这个心思,不过早就散了。自己定然不可能走漏风声,那只有邵家了。

周慨元有些不解,道:“大人怎么好似什么也不知,难道这事是假的?”

孙从善摸不准这其中的门道,对着长桌沉思片刻,不耐烦的挥挥手:“没有的事,李清平一直都呆在府衙中处理事情,哪里有那个闲工夫去谈情说爱?叫下面的人别跟着瞎起哄!”

胡默扑哧一笑,道:“大人,已经晚了,现在城中谁人不知?都等着分吃邵家一杯酒呢!”

“李大人,恭喜呀!”

原忠武候府在古城城郊,因那处有一温泉,先帝体恤臣工,倚着那温泉圈下了宅子的所在。清平从府衙过去,为了赶时间,还特意去牵了马。

只是这接二连三的道贺着实令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人人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见了她便道恭喜。

“什么恭喜?”她抓住个人问道。

那人捂嘴乐了,见年轻的大人神色不虞,便道:“大人是好福气,咱们都等着喝杯您的喜酒呢!”

清平有些困惑,但此刻最要紧的事却不是这个。她驾马一路赶向王府,此时正值大雪之际,街道上没什么人。她坐在马背上,目之所及处都是白茫茫一片,竟有些觉得像在梦里,一个人赶了许久的路,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在此,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十分清晰,她是要去见一个人。

她心中反反复复的想着等会要如何去说如何去做,不过想是想,仍是忐忑大过欢喜。等到了王府边,下马去敲门之时,却觉得脑中空空,只听心跳如鼓,那扣门声仿佛是打在自己心上。

“有人吗?”她大着胆子道,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居然破开了胆怯畏惧的防线。侧门啦一声开了,探出个下人打扮的人来,见了她道:“您是哪位?”

清平头一次这么理直气壮,道:“安平郡太常李清平,有要事求见信王殿下。”

那人忙道:“您稍等片刻。”

清平便在外头等她通报,趁着这个时间想着该扯个什么理由,等会好说话。结果出来一人,却是早年清平见过的护卫长天枢,见了她脸色异常难看,不阴不阳道:“李大人真是难得的稀客,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清平眉头皱起,以为是楚不愿见自己,心中早有所感,却仍坚持道:“我是来拜见殿下的。”

天枢眼神如刀,阴森森的划过她的脸,甩手丢出一样东西,暴呵道:“装什么好人,滚吧!”

清平被她砸了一脸,那盒子落在地上,她伸手捡起来,打开一看,盒中装着一块白色的玉佩,只是样式十分奇特,下头缀着长长的穗子,红绳磨损的厉害,显然是有些年头了。

她手摸过那凉凉的白玉,感觉像在哪里见过这东西,但不明白楚给她这个是做什么,她深吸一口气,道:“我要见殿下。”

天枢漠然道:“不行。”

清平目不斜视,将那盒子握在手中,轻轻道:“我要见殿下一面,不过就是一面。”

天枢古怪一笑,道:“早干什么去了?先前殿下三番四次去寻你,拜帖都递了数张,未曾见你有所回应。怎么此时出了事以后你才肯来,做什么,马后炮?现下还有什么用!”

清平听到拜帖一词,隐约觉得事情不对,道:“殿下人呢,难道不在府中?”

天枢冷冷道:“已经在去月河战线的路上了。”

清平脑中轰的一声炸响,呼吸急促起来,道:“月河战线?她怎么会去月河战线?!”

天枢观她神情不似作伪,道:“五日前随云策军一同去的,临行前殿下去寻你,沿途却听人到处说李太常李大人要与邵家结亲的事,道李大人必然忙碌非常,便中途折返回府了。”

“结亲?”清平只觉得荒谬至极,“什么结亲,我自己都不知道!”回想起从府衙出来时人人道贺的情形,心中便有了答案,她无从去想这消息究竟是谁放出来的,目的又是什么,追问天枢道:“殿下是藩王,理应镇守封地,怎么能去月河战线?”

月河本是一座城池,原在代国与西戎的交界边,却因常年被西戎劫掠,早已变做空城。此地一度成为两军激烈交战的地带,月河几次被西戎占领,又被云策军夺回,但因难守易攻的地势原因,使得此地战局停滞不前,始终未有起色。

天枢神色几变,终是道:“殿下爵位被降,现在只是郡王了。”

难怪楚来此多时,始终未有文书下达圈定她的封地范围。清平猛然想起胡默的话,‘在云州境内遭人暗算,却无人敢管’,先前那些拜帖,她来见自己,是为了寻求帮助的吗?

她突然觉得自己十分可笑,楚在她心中始终是深不可测,手腕了得的人,若是忽然有人与她说这人跌了跟头,再难翻身,她是连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的。只是此时一切都清清楚楚的摆在她的眼前,她只觉得肺腑中的热气一寸寸被耗尽,握在手中的盒子被她按的凹陷进去,她突然就想起了盒子中的玉佩是在哪里见过了,手放在腰间,在冬衣之下挂着一块同样质地的玉佩。她冰冷的手摸进衣服中解下绳结,两枚奇特形状的玉佩完美无缺的合在一起,原来是枚同心结,这两枚玉佩做工精巧,只有扣起来才能看出,单拆开就变成另一种样子。

清平手里动作一顿,当着天枢的面也没掩饰,直接把东西往怀里一揣就翻身上马,一路向边线驻扎的军帐奔去,在大雪中不知走了多久,待到营账边时人已经僵了,艰难的从马上滑下来,取下腰间的令牌,请见周乾元帅。

“咦?这不是李大人?”

此日恰好是明于焉带兵在大营外巡逻,见一人一马站在营外深雪中,便过去看了一眼,没想到却是熟人来访,摘下兜帽拱拱手道:“李大人,好久不见了。”

清平微不可察的点点头,脸色苍白,更显眼眸冷澈,道:“明将军。”

明于焉道:“你这是来做什么,不用站着等了,和我一道进去就是。”

清平闻言谢过了她,军规严整,不许在营中骑马,她二人牵着马在军帐中穿行,清平虽心急如焚,却明白此时一定要耐得住性子,不能露出一分端倪来,她若无其事般道:“是来求见周帅的。”

于明焉扶着腰间佩剑,充满歉意道:“你来的不是时候,周帅已经离开大营前往枫郡了。”

清平只觉得心头冰凉,忍着没把失望挂在脸上,强笑道:“那我运气真是不好。”

明于焉敏锐的察觉到她似乎有事,便道:“怎么了,是有什么要事吗?”又觉得自己不该这么问,忙道:“若是不便说就不用告诉我了。”

清平停住脚,仔细回忆了一遍事情的经过。按理来说楚随军不该这么悄声无息,她在安平府衙中处理文书也没见过相关的调令,孙从善定然与她一般,都是毫不知情。让一位王爵上前线战场,不管是没事有事都要被上头责难一番。而此时唯一能决断这事的关键人周乾居然也不见了,太多的巧合就像是早有预谋,想到那些被扣押的拜帖,门房不至于如此胆大,连楚的拜帖都敢扣留不上报请示。若她今日不曾突发奇想来见楚一面,那会是什么结果呢?

她手在袖中捏紧,指甲几乎要陷进肉里,口气却十分温和,看着明于焉道:“能不能让我与驻军赵军长见一面?”

明于焉微微一怔,她的眼眸被帐中透出的火光一染,如同朝阳般璀璨,清透明澈。她在她注视中,不自觉点了点头。

军帐中。

风雪卷起帘角,武将身上的银甲被雪反射的光照亮,她坚毅的面容有一半未曾被烛火照亮陷在黑暗中,另一半则展现出如刀琢般的挺立。她此时正擦拭着一把长|刀,刀锋如水,随着反转而展现出流利的亮线。

清平站在一边看她擦拭武器,心中急切非常,她以将来意托出,但这位赵军长却仿佛毫不关心一般。

虽说再朝中时,人人都知文官比武官地位更高,待真到了这群戍守边疆多年的武将面前仍是不够看的。对方从气势到地位上都稳压她,清平只能安静的等候回应。

赵驻军慢悠悠道:“随军都有记载,李大人不必担忧,届时信王殿下自然会平安归来。”

清平坚持道:“军长怎么就能断言呢?倘若是真出了事情,要让安平郡如何担待?如果殿下无事还好,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陛下震怒,又该如何收场?”

她不断将这件事的危害性上升到整个安平,还有对云策军的声望的影响,赵驻军将刀唰的一声甩进刀鞘,吩咐手下道:“去查查,五日前出营前往月河的是哪队人。”

那人匆匆出去了,又很快回来,付在赵驻军耳边说了几句,赵驻军神色一变,道:“你说什么,这种事情为何早不上报?谁准她们私自出营的,军规军纪还要不要了?”

清平一听便知其中定有猫腻,那手下一副为难的样子,道:“大人又不是不知道,那不是咋们营中的,那是第五军的人马,王参军都管不到她们头上去。”

赵驻军手指捏出了响声,黑色披风一扬,咬牙切齿道:“什么第五军,不过是一群”忽然想起清平在场,又憋了回去,挤出笑容道:“李大人,这事情你要找,就该去第五军找人说,我们这里管不着。”

清平抬了抬眼睛,凉凉道:“赵军长以为我没听到吗,这人是从你营账走的,难道会一点干系都没有?”

赵驻军沉默良久,低声道:“十二军向来治理严明,从未出过这等事情。只是第五军去年换了人手,就有些周帅早嘱咐过我们莫要与她们的人起冲突,李大人,你这个忙我实在是帮不了。”

她说的清平有耳闻,京城白热化的夺位之争波及到了军中,自前年掌管第五军的霍郁因贪污军饷一事被人揭发出来入狱后,大皇女终于有机会插手军中事务,将自己的人安排到这个位置上去了。云策军虽不站队,却也知道在一切未定前谁都不能得罪,幸而两位皇女的手还伸不到那么长,干脆留出个第五军任她们折腾,倒也算是相安无事。

清平沉声道:“大人不必插手,甚至连出面都不用,你只需如上次那般借给我一批人。”她顿了顿,道:“我自然明白该怎么去做,绝不会为难你。”

风声在耳边盘旋,好像没有停歇的时候。她们一路经过几道防线,远处的天空透出一点亮光,隐约可见前方残垣断壁之上有滚滚浓烟升起,几点红光闪烁,近了才发觉是一处刚被烧毁不久的村镇,向着长路望去,房屋墙上都是乌黑一片,那是被大火熏燎后造成的痕迹。

除此之外屋舍倒塌,草木化作焦炭,连人的影子都看不到。明于焉拉住缰绳,道:“西戎乌横族杀降,侵占村庄便要毁个干净,这想必定是她们的手笔。”

清平被烟熏的睁不开眼睛,往后退了几步,问道:“离月河还有多少路?”

明于焉道:“快了,再行两个时辰就到了。”

清平揩了一把眼角的熏出的泪,明于焉见她将一张脸抹的如同花猫,黑白相间,有心想提醒她句。但清平着急赶路,忽略了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只道:“那便走吧。”

这一路上奔波,她早已疲惫不堪,全靠一线念想支撑着未曾倒下。只是沿路所见无不令人心惊胆颤,饶是她心中有所准备,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副惨烈的局面。

那楚会是什么情况,她已经不愿去深思了。多想一分就觉得心上沉重压抑,她不止一次的后悔过,如果时间能再早一点,回到那日在高台上,她能再信她一次,忽然间她又想起在贺州的时候,楚曾许诺过要来接她,但最后还是失约了。那时候她的如何说的呢。

“事不过三,我不会再骗你。”

随着最后一线光明的消失,天空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之中,呼啸而过的风声令她有种错觉,这仿佛是没有尽头的旅程,夜色中她穿过被雪掩盖的战场,意识却停在许多年以前,一切尚未开始的时候。

大雪飘扬,悠远的车铃声如水波般荡漾开来,透过模糊的回忆,带她跨越千山万水,揭开岁月晦暗的面纱,将尘封已久的过往悉数摆在她的面前。

她记得那人时常站在书房窗前看窗外的湖水,这一看就要看上许久,那时候,她还是很小很小的孩子,站在那人身后,眼睛却看书架上的书籍。

于是她想起那人的名字,陈,曾经的名字如同一把钥匙,令她们的过往相连,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她甚至无法形容到底是什么使她们的羁绊如此之深,或许是漫长旅程中的默契,抑或是逃亡路途中的信任。

她突然明白这件事,那就是她始终是信任她的,无论她叫什么,陈也好楚也罢,那份信任仿佛是天生就有的。她内心认定她绝不会伤害自己,正因为如此,才敢这般放肆。

好似又回到了灯会那夜,清辉洒落在她肩上,怀中是醉人花香,抑或是别的什么,她是记得那句话,日日夜夜都记得。

“对与错,这都是我的心意。”

原是心意二字,她本该领悟,这世间种种缘由,不过是各自的心意罢了。她到底是俗世人,患得患失了许多年,总是犹豫再三。如今在这漫长望不见尽头的路上,她终是明悟了这份心意。

为什么要去猜,凭空的去猜,妄想般揣测,仍时间将想念磨灭,在种种疑虑中一次又一次的退却。理智并非理智,是对面感情之中对自我的怀疑与未知的恐惧,她并非全然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冷静而自持。她在颠倒梦想中惊心动魄,在电光泡影中求证因果,在无数次回首中明了心迹。心动的滋味如临水照花,看那一树繁花开的热热闹闹,却唯恐它只是水中倒影,一触就碎。

但那颗花树就长在她身侧,为何她只看见水中影的美丽,沉浸在这患得患失的自怜中,而忽视了原本存在的东西。

“李大人,咱们到了!”

明于焉的声音把她从回忆的片段中捞了出来,清平打起精神看向四周,城郭坍圮,残缺的轮廓在夜色中若隐若现,这座城池已经被战火毁坏殆尽,忽然她们眼前一亮,数道银光洒落在地面上,原来是个难得的晴雪夜。

明于焉的声音充满了喜悦,道:“这么亮的月亮,西戎是不会来进攻的!李大人,你若是要找人,便趁着现在抓紧时间罢!”

一队人沿着城中街道走着,奈何这城太大,只得分散开来,借着明亮的月光小心的走过去,寂静的城中清平只听见轻轻的马蹄声,她转了一个弯,在废墟中漫步目的的走着。她忽然真希望自己能这么走一辈子,一人迷失在这雪夜的空城中,也总比

她身形有些摇晃,原本是跟着两人一同走的,却不知不觉走散了。雪被月光照的发亮,她有些迷了眼睛,心中想,也总比知道那最后的结果来的要强多了。

她从不知自己如此懦弱,堂堂李太常,好歹也是推行过新法、要主持互市的人,竟然会觉得有什么难以面对。大概生死是离别最遥远的边界,在这面前一切都是空谈。一旦到了这个地步,便是有再大的决心,再深的感情,再明了不过的心意,但那个你想诉说的人不在了,还有什么意义呢?

清平有些自暴自弃的走在路中央,忽然路的尽头传来马蹄声,她以为是明于焉,一夹马腹迎了上去,却被冰冷沉重的长|剑抵在胸前,不由微微一愣。

剑尖没有如她所想般刺入身体,却在半空中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归入鞘中。那人裹着黑袍,见了她脱了帽子,露出一张雪白的脸来,目光凉薄地扫过她的脸,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清平没说话,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楚从她身边过去,却连看也不看她。清平对着一处高墙良久,终于感受到久违的心跳声,仿若从生死边缘逃脱而出,心有余悸中再度活了过来。

忽然眼前一道阴影落下,护手上的皮革刮的脸生疼,她听见她说:“你哭什么?”

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在流泪,楚不知为何中折回来,月光映在她脸上,挺拔的鼻梁投下一块阴影,她的眉眼隐在阴影中,好似历经一场看不见的挣扎,最后上前去撩起清平的落发,手从她耳边穿过,牢牢的将她的头定在自己面前,她缓缓靠近她,这让她眼中翻江倒海般的情绪展露无疑:“你是来找我的吗?”

清平没有回答,却感觉到她手的力道慢慢松懈,楚与她拉开了些距离,清平看着她道:“是,我是来找你的。”

楚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道:“何必费这个功夫,我若是死在这里,与你而言可是省了不少麻烦,是不是,李大人?”

她眼中映着一片流光,清平摇摇头道:“我来找你,是因为我想找你,仅此而已。”

她一拉缰绳掉头离去,不知为何回头一看。见那人还在原地不动,便出声询问:“殿下?”

楚这才动了动,催动马走到她身侧,突然伸手抱住了她。她身上尚存厚重的烟熏味,软甲上也尽是灰尘,清平在她的怀中再也装不了若无其事的样子,伸手用力的回抱住她,抬手拉低她的头,迅速的吻了上去。

主动的滋味在激动的情绪下难寻踪迹,她用湿润的唇舌温暖她冰冷干燥的唇,楚反应过来后按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唇舌纠缠如同撕咬般,清平很快尝到嘴里的血腥味,但这根本不够,她如在溺水中抓住了一根稻草的人,唇舌深入紧紧交缠,借以释放内心多日的恐惧与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相连的影子才慢慢分开,楚以指腹温柔的抹去她眼角的泪,嗓子有些嘶哑,道:“别哭了,脸都花了。”

清平闻言用袖子去擦自己的脸,楚笑了笑,拉住她的手握在手中,两人似乎都有话想说,但却迟疑着没有开口。

一声哨响响起,这是明于焉与她约定好的,哨响了,无论有没有寻到人都要赶回去汇合。她调转马头,道:“殿下,走吧。”

走了几步发现楚没有跟上来,她又转身去看,月光下看不清楚的脸,只听她忽然道:“李清平,你愿意吗?”

这句话问的没头没脑,清平却仿佛明白了什么,她看着她,月色温柔,像潮水般流过她们之间。

终于,她低声、飞快地说道:“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