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87.怀之

光怪陆离的梦做了一夜,颠三倒四的也不知在说什么。清平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发呆,天光微亮,外头的雪也不知停了没有。她揉了酸胀的眼睛,起来洗漱整衣。

昨天的事情已经记得不大清楚了,她隐约感觉那杯酒似乎有些问题,幸而只是沾了沾唇,不然恐怕真要留宿一夜了。

待整装完毕后长随便来敲门了,道:“大人,今日便要返回吗?”

清平打了个哈欠道:“没什么事了,当然要尽快赶回去。大人那边还有公务要忙,事情多的不得了,早点回去算了。”

正说着从楼下上来个着银色软甲的年轻女将士,双手抱胸,看东西的时候喜欢左顾右盼,仿佛对什么都很感兴趣似的。清平对她道:“明将军,多谢你一路护送了。”

明于焉抖了抖披风,豪气的摆摆手,咳了两声道:“客气了,李大人。”

一行人下楼用餐,这驿站中商客并不多,她们坐在角落,明于焉问道:“李大人这便要回去了吗?”

清平笑笑道:“是,今日启程回郡中。”

她与明于焉谈不上熟识,仅仅是几面的交情,这一路护送不过是上头的安排。大家总是客客气气的,文官武官毕竟不同道,也说不上什么话来,只得闷头吃饭。

安平郡路途遥远,东边几乎都是战线,清平早先时日送过些东西到军营中,见过几位将帅,加之孙从善多年经营,关系倒也不错。特别是近两年推行新法,其中有条便是无战时期,借云策军中士卒开垦土地,植树种草,皆由银两补贴。此举颇得周帅赞赏,言道惠及军中实属不易。更别说届时互市一开,数不清的银子进来,云策军皆派出人手参与,好处是大家都能看到的。

是以明于焉对这位年轻的大人也有些笼络之心,但苦于不知从哪里下手,文官名堂太多了,说句话都要在肚子里转几圈才能明白过来,起初她倒也是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这位财神似的人物,被她记恨于心。起初也是兢兢战战一句话过个好几遍,后来发觉此人倒真没什么弯弯绕绕,说什么就是什么,遂安下心来。

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明于焉注视着她举箸时的动作,一举一动都十分优雅,没忍住有些出神。

途经大河县的时候,是在月光明亮的雪夜,处处是银色的雪,如同新出的库银般堆积在官道两侧。

雪夜最不适合伏击,明于焉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带着手下远远的跟着。她出身暗营,于伏杀潜行颇为精通,觉得自己是大材小用了。但马背上裹的严严实实的年轻文官忽然道:“明将军,前面怕是有问题。”

明华下意识觉得有些荒谬,随即又觉得十分可笑,这雪夜中什么都没有,连只鸟都寻不着,哪里还会有什么人。冰冷的盔甲使得她脸上的不屑未曾显露出来,在手下面面相觑的时候,她上前一步,还未来得及说什么,那人却一甩马鞭,马儿吃痛嘶鸣一声,在静静的夜里异常突兀。明于焉心中骂了句娘,身形一伏,对后头的人比了个手势,灵活的贴着雪边走。她缓慢地抽出腰间的弯刀,心里恨死了上头的军长,居然把这么一个烂摊子塞给了自己。

马蹄踏过雪地,溅起一团蓬松的雪,雪堆中发出一声轻响。明于焉耳目灵敏胜于常人,脸色顿时变了,前头十丈之外的道路口猛的闪现出一群人,用白色的布罩着身子,难怪什么都瞧不出来。

为首的一人怪笑着说了什么,明于焉听的不甚分明,脚下倒也没停,雪狍子似的蹭过一点雪,匍伏在后头的土包上,她往下一看,眼瞳微缩,终于明白为什么文官要说前面有问题了。这本是官道两侧的土包,另一侧却被搬空了,换做了人藏了进去,再用雪盖着,便是一处绝佳的藏身妙处。只是土包被平了,前头的一颗树也被砍了,一个新鲜的树桩子还带着斧头劈砍的痕迹。试问哪个农人会夜半来伐木,这不是大大的破绽吗?

她一张脸红的**辣的,羞的几乎要钻进雪洞里去。却听见噌的一声出鞘声,明晃晃的长剑架在文官的脖子边,明于焉两眼一黑,只恨不得自己替了她去。

那人声音却毫无波澜,称的上是平静,道:“就只有这么点手段了吗?听闻走投无路的人才会杀人越货,你们要的无非是图纸信笺,杀了我做什么,回去怎么交代?”说着手扶在剑锋上,轻轻一推,隐约带着一分笑意,“好好想清楚了再说话,打打杀杀的有意思么?”

明于焉倒抽一口冷气,觉得这人真是不知死活。雪里的一伙人疑惑的对视,而后出来一个人道:“大人是聪明人,明人不说暗话,您把东西交出来,再从哪来回哪去,咱们也不是非要取大人的性命的。”

“也是,还是性命要紧,我向来贪生怕死,这东西便给你们吧。”

文官笑了笑,翻身下马解了披风。宝蓝色的官服昭显她的身份,明于焉好奇的看着她后腰的绸带,在无风的夜里轻轻摆动不对!她定睛一看,是那人负手于身后,做了一个过来的动作。

文官从马背上取出一包东西,迟疑道:“东西给你们,你们真会放我走?”

“当然了!我们老大从来都是说话算数的!”

“很好。”

明于焉带人已经埋伏好了,刚想怎么要如何告诉她,文官忽然道:“齐邹是你们什么人?”

方才答话的女人快嘴道:“齐大人是我们老大的结拜姐妹”

话音刚落,为首的女人愤怒的想抽刀砍她,四面八方却忽地洒来无数的雪沫,遮蔽了她们的视线,一群人顿时乱成一团,在惊叫声中被什么东西击中,重重的摔倒在雪地里。

紧接着就是钝器入肉的声音,漫天扬起的雪中一道红色的痕迹沁在白色的雪地里,更多的血喷洒在地上,把原本幽静的夜月雪景搅和的狼藉一片。

倏尔一片死寂,明于焉解决完这群人以后抓了一把雪擦了擦刀,熟练的指挥手下把活着的人的嘴绑起来,捆成一团丢在雪堆里。她这才看见战斗中不知何时消失不见的文官,正牵着马安静的站在一块空白地上,头发上身上沾满了雪,明于焉收了刀,有些不好意的走过去,在看到她脸的瞬间怔住了。

银色的月光照在那人光洁的侧脸上,她的神情格外冷漠,眼中是一种十分复杂的感情,雪地的光倒映在她眼底,是近似虚无般的亮,那一瞬间明于焉不知出于什么一种心里,居然和她生出了惺惺相惜般的感情,似乎是在生死度外之后灵魂方才回归到冰凉的躯壳,一种全然陌生而熟悉的感觉,迫使人一次又一次与从前的自己割裂,打乱后重新拼出一个新的自己。

明于焉瞥了一眼地上的血迹,那些东西早就被雪冻在一起了,等明早再下一次雪,就再也看不出什么了。她此时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提议道:“李大人,不如歇息一会?东边搭个帐篷还是可以凑合”

年轻文官取出一个卷轴塞进自己的衣服里,翻身上马,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冷:“不必了,走吧,不是还有很长的路遥赶么?”

明于焉擦了擦身上的软甲,丝毫没有被她打断话头的不悦,事实上她甚至有种窃喜,仿佛见着了她不为人知的一面,便就算是同党了。她两指并起放于唇侧吹了声哨子,属下牵来马匹,队伍归整严齐,马蹄踏起蓬松的雪,明于焉突然想起文官的眼神,终于明白过来,那分明是经历死亡后的寂然。

“明将军?”清平伸手在她眼前摆了摆,非常疑惑的问长随,“这是病了吗?”

长随答道:“以我所见,只有大人才会生病,明将军这般健壮的体格,冬日下河洗澡都是没问题的,又怎么会生病呢?”

清平白了她一眼,咳了几声道:“明明将军?”

明于焉震了震,悠悠回过神来,见到数双眼睛盯着自己看,差点把桌子给掀了。

清平拢了拢衣领,客客气气的问她:“没事吧?”

明于焉差点咬到舌头,结巴道:“什么?没没事!”

清平疑惑的看了她好几眼,见真没什么事,便道:“那咋们启程吧?”

“好,走走吧!”

长随跟在清平身边,非常不解地道:“这位将军是怎么了,昨日瞧着还好好的呀。”

“嘘,别乱说。”清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心把你丢河里头去,云州哪条河冬天不结冰?就把你塞那条河里去。”

云州天寒地冻,就没有不结冰的河流,长随窘了窘,呐呐道:“我不过是打个比喻而已”

十日后清平回到安平郡的府衙,一身行头还没换下来,那厢便有下人来请,说是孙大人有要事相请。

她只得穿着脏衣服去后府见孙从善,从垂拱门进去,就看到一人在桌子边剪梅枝,颇为悠闲的样子。

孙从善年逾四十五,但保养得当,看起来不过三十的样子。她举止从容,有种高洁名士的派头,清平过来左看右看,见她把那些梅花剪的乱七八糟,出手挑了两枝好看的,打算放自己房里摆着。

孙从善一头黑发光滑水亮,用红绳绑起在身后,她甩了甩头发,嗔怪道:“李大人,好事将近呀!”

清平嗯了一句,继续摆弄着梅花,淡淡道:“托孙大人的福喽,升官发财了。”

孙从善嗤笑,放下剪刀坐在石凳上,粗暴的把那束花塞进花**里,骂道:“去她的修身养性,狗屁!”

清平优哉游哉的拿着花道:“大人,早和你说了,你不适合这玩意的。”

孙从善马上暴露出了武人的特质,翘起二郎腿,十分不耐烦道:“快说快说,那个辛小娘和夏鸣臣是不是又干上了?”

“哪次州会不吵?”清平为自己倒了杯水,低声道:“吵才好,她们吵她们的,咱们做咱们的。”

孙从善露出一个欣赏的表情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欣然道:“没错,就是这个道理。”

说完了话后,这平日人前不苟言笑的郡长忸怩道:“怀之,咱们说个事?”

清平眼皮狠狠一跳,每次这位大人叫自己这个字时,往往都不是什么好事。

怀之,乃是府上幕僚贺先生为她取的字,贺先生博学多识,道是“清风明月,怀之安之”,直接为她把字给定了下来。

故有时孙从善会叫她怀之,这也算是行走官场的惯例,上司叫得力的下属,一般都是叫字,以显示亲近之意。

“什么事?”

孙从善想了一会,道:“信王就藩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清平拿花的手抖了一下,仍是道:“我知道了,您的信我早瞧过了。”

孙从善叹了一口气:“她这封地也是有意思,怎么就在咱们安平?你说枫不好吗?”

清平答非所问:“王府建好了吗?”

孙从善搔了搔头,脸色很是不好看,建王府花费很大,她实在是不想接受这个除了面子什么都没有的事情,“没有,古城那里有套宅子,是先帝赐给忠武候的府邸,收拾收拾还能用,你说怎么样?”

让楚住旧的宅子里?清平思考了一会,还是很委婉道:“大人,信王品阶类比朝中二品大员,这样不合适吧?”

孙从善颓然抽出一枝花,唉声叹气道:“要有银子,她要什么样的王府咱们就给她建什么样的,问题是现在没有钱,什么都是空谈,怎么办?”

清平想说楚应该不会在乎这个的,但是转念一想分别三年了,谁知道这人变成什么样子了?过惯了京都骄奢的亲王生活,又怎么能适应这云州的穷山恶水呢?

她忽然沉默了,孙从善还在等着自己能干的属下谏言献策呢,却发现她不说话了,顿时心中戚戚然,郡库中的钱都是精打细算花着的,每一分都要用在点子上。她顿时恶胆包天,将桌子一拍,恨恨道:“既然来了我的地盘,住也得住!不住!也得住!”

清平被她的气势吓了一跳,又听她恶声道:“李怀之,信王殿下已经过武安山了,后日便可抵达安平,我令你去迎驾,你可不要推脱!”

她是有心想让能干的手下在信王面前出个头,却没注意到桌子上落了一堆的花瓣,清平麻木的丢开秃枝,从花**里抽出一枝好的开始捋,眼神游离,不知在想什么,半晌才含含糊糊的应了。

千里之外,溪澜。

长长的车队在暴风雪中艰难前行,风呼号着奔走在辽阔的大地上,卷起漫天雪花,劈头盖脸的扑了过来。

“殿下殿下!”一人顶风前行,大声呼喊道。

这种天气不能骑马,否则就会被风给当成靶子,刮到老远的地方去。她们只能下马,牵着缰绳,一步一步在深雪中跋涉前行。

前面的一人转过身,打着手势示意她靠近说话。

那探子在雪地里爬了过去,单膝跪在她面前大声道:“就要到武安山了,殿下!走出这里就好了!”

年轻女人点点头,拉下口罩低头喘了一口气,兜帽被风吹起,双眉立刻沾满了雪,连睫毛上也结上了冰,她伸手抹了一把脸,忽然抬起头笑了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