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81.人心

“将东西放着吧。”

清平浑浑噩噩的睡了不知道多久,外头传来一点动静,她在睡梦中登时一个激灵,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就是莫名的不安,睁开眼睛看到帷帐上蓝色的花影,影影绰绰,看的不甚分明。她伸手挑开帐子,外头已经是天光大亮了,她扶着酸痛的腰起身,楚早已穿戴整齐,神采奕奕,一点都看不出昨夜半分颠鸾倒凤的痕迹。

“起来了?”楚坐的端端正正,在桌前批复文书,清平坐起来找自己的鞋,闻言低低的应了一声。

她俯下身去找鞋,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俯身太久了,猛然起身竟觉得有几分目眩,她扶着床沿缓了缓,听到楚问:“找什么?”

那瞬间她有些无措,或许是脚未曾着地给人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楚放下笔走过来,为她拢了拢前襟。清平茫然的看着她,有些不大明白她怎么在自己房间里。

楚面色坦然对着她质询的眼神,道:“身上还好吗,没有什么烧热吧?”说话间她自然而然伸手摸在清平额头,清平神色紧绷,想推开她又觉得这样太过明显,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问:“殿下,”刚开口她就觉得嗓音沙哑难听,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你在我房里?”晚上不回去刘甄难道不会发现吗?

楚似乎很喜欢看她这个柔柔弱弱的样子,又亲手为她挽了发,才轻描淡写道:“你的房里?这是我的房间。”

她话音刚落,门外忽然有人道:“殿下,水已经备好了。”

那声音如同惊雷般在清平耳畔炸响,她对上楚高深莫测的眼神,难以置信的抓住她的衣袖,楚眼神幽暗,看不出什么情绪来,只是笑了笑道:“怎么了?”

在门外的人居然是刘甄,清平终于明白心中的不安来自于何处,她低声道:“求你别让她进来。”

楚静静的看着她眼底流露出的慌乱,戏谑道:“你怕什么,你不是什么也不怕的么?”

清平推开她,光着脚就要从床上跳下来,却被楚拽了回来,她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有点像大猫舔舐小猫,用温暖的额角蹭了蹭她的,而后道:“跑什么,衣服在那边。”

清平心中惊惧不已,楚越是平静,她越觉得惶恐难安。这是一种极其敏锐的直觉,连她自己都说不清这种感觉究竟来自哪里。突然出现在门外的刘甄仿佛是某种意义上的敲打,她几乎无法想象,当门真正打开的那一瞬,两人对视的时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局面。

她有些惊慌,系衣服的手微微颤抖,屏风一侧可以看见清晨的光透过窗纸,为那盏高大的青铜灯盏镀上一层朦胧的银光,她穿好衣服后想重新簪起长发,但是越是心急越是弄不好,突然手中一空,她转身看去,楚不知道何时来到屏风后,按住她的肩膀道:“坐下,梳子给我。”

刘甄还在门外吗?清平心里有些烦躁,楚倒是一派悠闲的样子,不紧不慢的将她的长发挽起来,认认真真的用发冠束起。

“好了。”清平紧绷的神经在她专注的动作中渐渐放松下来,楚为她将发带放好,用略带轻松的口吻道:“我第一次给人束发,怎么样,好看吗?”

清平转过身来看着她,楚摸了摸她的头,像是对自己的杰作非常满意,清平侧过脸去,用很轻的语气道:“好看,但是殿下,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楚放下梳子,将她忐忑的神色尽收眼底,道:“没把你当小孩子,我会和小孩子睡觉?”

清平听的脸上一热,那个睡觉的隐喻令人浮想翩翩,她抿了抿唇,决定还是不去和楚争执这个问题了。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面对在门外的刘甄,清平定下心来想了想,觉得迟早都有那么一刀的,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她在楚的注视中鼓起勇气打开房门,门外站着的却不是刘甄,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下人,那人低着头,战战兢兢道:“殿下,刘总管让奴婢在此等候。”

清平瞳孔微缩,这人的声音与刘甄有几分相似,乍一听起来就好像刘甄本人一般。她忍不住转身看向楚,她立在窗边,借着晨光看着手上的书册,见清平看过来,淡淡道:“不必伺候了,退下吧。”

那人依言退下,清平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离开,她问道:“殿下,还有什么事吗?”

晨光如水,将她的清隽的眉目描绘毕致,她有些落寞的站在窗边,手上要翻过的一页迟迟不肯放下。清平只觉得心中一震,有些说不出的愧疚。那道光将房间分隔成两个世界,半晌,楚才收了目光,翻过了那页,道:“走吧,尽你所能,飞远点吧。”

清平深深吸了口气,千言万语堵在心中说不出,最后只能道:“好多谢。”

她只听到一声轻笑,深知这个谢字实在是太轻了,但此时说再多也不过是纸上画图罢了,承诺从来都不是嘴上说说而已,更多的时候,还是要看如何去做。

楚眉目温润,轻轻的笑了笑,才道:“装模作样。”

又道:“此去路途遥远,你自行珍重吧。”

清平点点头,不再犹豫道:“殿下也是,多多保重。”说完才觉得可笑,以楚的身份,满府的侍卫,实在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楚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没理她,手中哗啦啦连翻几页。清平默默的行礼告退,为她阖上房门。

年节刚过,街道上还留着放过炮竹的痕迹,大红的炮衣浸在雪水中,像是未褪尽的年味。清平走在东坊的巷子中,沿街人家开始将门前雪扫开铲走,几个孩子在巷子里你追我赶,塌过几片残存的积雪,欢声笑语洒满了一路。

唯独中间的燕府门前是一塌糊涂,对联也未曾贴,花灯也没挂。清平握着冰冷的铜锁开了门,只见院中积满了雪,雪下是松脆的落叶,踩上去发出滋滋嘎嘎的响声。

一墙之隔的地方是热热闹闹的一家人在团聚,院中清清泠泠的,一点人味都没有。那棵梧桐落完了叶子,枝干突兀被雪覆着,寂寥泠落,不复盛夏时的繁茂。清平去墙角取了扫帚将院中雪扫净了,本想将没间房子都擦一遍,但想想还是算了,只是把自己住的书房扫了扫,擦了擦灰,才坐在桌前休息了一会。

她的东西其实不多,书倒是有一些,不过这些都不碍事,放在燕府也无妨。其他的值钱的物件,不过是官服两套,以及文书金册,并玉佩两枚,剩下的就是月俸几十两,看起来格外寒酸。

打点好东西以后清平便要回王府,楚既然说让她去云州,肯定不会只是说说而已。只是去云州究竟要做什么呢,难道真的让她一展抱负?那种话说说也就罢了,若是真当真了,她自己都会笑死自己。

只是想起楚来,就忍不住想到昨夜的情景,神魂颠倒颤栗的快|感久久不散,像是刻在大脑深处。身体用自己最为熟悉的方式记下了这种原始的悸动,每每想起来,她最先记起的是帷帐中楚的眼神,仿佛是冰冷的雪被燃起,那是一种叫人连灵魂都颤动的力量,简直就让人溺死在这难言的滋味中。

她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在肺腑中转了一圈,才平息下这股难言的躁动。清平皱起眉头,有些不大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若说是初尝情|事,被那**蚀骨的滋味迷了神志,那这一次又一次的半推半就,到底是因为什么。

她对楚存有好感,但远远不足以到推心置腹的地步。倘若一切还未发生,清平倒乐得在她手下做个好下属,但是事情已经走到这步了,很多先前预计的东西,如今看来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改变。

湿热的呼吸从她耳边吹过,撩起一缕发丝,如同一个暧昧的吻,印在脖颈上。清平惊觉回神,身边一人也无,这种感觉被身体牢牢的记下了,随着心境的起伏,若有若无的提醒着她与楚之间不可磨灭的关系。

但她清楚的明白这可能是喜欢,也可能是其他感情,但决不是爱。她人生中无论是被爱还是爱人,这种机会都寥寥无几,然而人孤独寂寞久了,是无法抗拒一个自己有些好感的人。她知道自己如今还能存有理智去抗拒,若是长久以往,难保没有沦陷的一天。

只是沦陷在这情爱中,还是沉迷于亲密无间的交颈,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这是古往今来从未改变的道理。

年少时的爱恋如同灿烂的烟霞,终究会有烟消云散的一天。而上位者的喜爱如同居高临下的赏赐,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说不准哪天就转变成厌恶,遭受抛弃的下场。这是一场致命的豪赌,没人能在结局到来前说出输赢,或许这种赌局本不能以输赢概论,但有一点她非常清楚,稍有差错,就是满盘皆输。

即便如此,清平还是满怀对未来的期待,人的一生或许一直碰不到那个对的人,宁缺毋滥也不随意将就。若是能如同那些游记中一般,访遍名山大川,行于江湖之间,就此终老,也不失为一件快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