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71.你的

清平强自按捺住抽出手的念头,敲门声响起,门外一人道:“殿下,您要的热水来了。”

楚纹丝不动,手还是握着在她的手腕里,清平身形微僵,动了动手腕道:“有人来了”总该要点脸面吧,若在下人面前失仪岂不是坏了自己名声。

楚哼笑一声,手退了出去,清平心里松了一口气,自己握住自己的手,不自然的扭过头去。

那下人低头进来,将铜盆放在盆架上就退了下去,整个过程没有一点抬头的痕迹,清平感觉额角狠狠的抽了抽,楚手在盆边摸了摸,道:“有些烫手。”

她们这么对坐着,清平尴尬的手都不知道哪里摆好,楚把玩着腰上的玉佩,清平这才发现是那块凤鸟玉。回想起曾经在贺州时这玉一直在自己身边,那时候她居然没有留意到这一点,普天之下,有哪个不要命的敢用凤纹做装饰,还大刺刺的雕在玉佩上,那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原来所有的一切早从离开王府开始就已经有定论了,她不知道这一步如此之大的棋楚是怎么去一步一步铺就,其中的种种都不是她能过问的。有时候很多事情不一定要寻根究底,因为找到的答案,未必是你想知道的。

楚见她一直盯着自己腰上的玉佩,便道:“这是衡山白玉,之前给你的那块也是衡山白玉。”

清平记起她挂在自己腰间的玉佩,并无过多的雕饰,仅仅从玉的质地来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只是这玉佩的形状太过奇怪,像是一个扣子,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寓意。她为了保险起见,就直接将它放进匣子绒缎夹层里了。

出于某种小心思,她有些不好意思说那块玉她就没戴过,就怕楚多问一句,但偏偏人怕什么就来什么,楚果真问了:“你的玉呢,怎么没带着?”

清平只好实话实说:“怕碰了撞了,就放起来了。”

她感觉楚有点无语,但也没说什么仿佛透出中你开心就好的意思。楚伸手摸了摸盆边道:“可以了,把衣服脱了,换了药。”

清平手放在自己衣襟上有点犹豫,想了想还是咬牙背着她脱了,不过裹胸未曾解开。楚见她转过身去,黑发散乱铺在雪白的背上,更显惊心动魄,她微微抿了抿唇,伸手去解包伤口的白布。她微凉的指尖有意无意的划过温热的皮肤,像是毛笔在宣纸上温柔的书写一笔一划。清平闭上眼睛,努力驱散心中那些奇怪的想法,随着布条被一圈圈解开,楚忽然低声道:“忍着。”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背后一痛,接着就是热帕子在伤口边缘擦了擦,然后药粉洒在伤口的灼热感传来,刺痛非常。她忍了又忍,嘴里还是溢出一两声呻|吟,而后又咬紧下唇,等着疼痛过去。

楚冷冷道:“做事前就不能好好想想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知道量力而行四个字怎么写吗?”

清平也很无语,谁知道最后那个管事还安排了这么一出,她只道:“知道,但当时情势不容乐观,若不比谁快比谁狠,恐怕到现在还未必察的出什么。”

楚道:“嘴硬。事情缓一缓又能怎么样?她们还能跑了不成,庄子就在那里,若是逃了,也可通知官服以逃犯缉拿。你又是令护卫围了庄子,又是放火的,兔子也是要咬人的。”

清平没忍住笑了出来,道:“那些管事要真是兔子就好了,兔子只吃草,她们可是喝人血吃人肉的,哪里能和兔子比。”

楚呵呵一声,手上加重了几分,清平哎哟地叫了出来,她嘲讽道:“现在就知道了?当时怎么就没有好好想想?等我回府了,你拿了手谕,带着护卫再去,她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以下犯上!现在好了,看看你这伤下次若在这般鲁莽,谁再去救你?”

清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殿下不知道,那些管事是怎么克扣地下农户的口粮的,当真是要榨干她们的血和肉。人死了也就随便一埋,饿死冻死病死的人依然按照意外亡故上报,还想在王府的抚恤中再赚一笔,这种人,多留着一天,都是祸害。”

“处置她们的手段很多,你这种也不算是什么聪明的法子,不过是你运气好,她们未曾防备,还以为随便给你塞点钱就了了。”楚给她上好药,将药**放回桌子上,“不管是多么仔细的人,做事情总有纰漏,纵然没有,但只要顺着她行事留下的痕迹去仔细揣测,多想多体会,就能猜出这人到底要做什么。只要明白做事的动机与目的,一切就能迎刃而解。鸡蛋里之所以能挑出骨头,反过来想,那未必就是鸡蛋。”

清平默默的听她教训自己,就觉得裹胸被人扯了一下,楚道:“脱了,要包伤口了。”

她愣了一下,差点就想缩进被子里去,但背后已经上了药粉,在进被子里明显是不可能的了。这裹胸的排扣是在左胸一侧的,清平无可抑制的再度脸红了,简直就是血红一片,她哆嗦着手摸到那排扣子,解开的时候还手滑了一下,最后艰难的解下了,心里的羞耻感瞬间达到了顶峰,恨不得以发遮面,或者在床上打个洞钻进去算了。

楚剪了一截布条一圈圈为她包好,最后手在她脊柱上拂过,清平顿时一个激灵,脱口道:“陈!”

话音未落,两个人都僵了一下,她在心里发出痛苦的□□,怎么就说出这个名字来了呢?!莫不是疯魔了?清平小心翼翼的透过发间的缝隙去看她的脸,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是有病,这个名字牵扯着她们太多太多的回忆,在往事之中独占一份特殊的位置,好像是开启什么的钥匙,只要叫出这个名字,就好像能带人回到从前。

楚收回手,却是应了一声,声音听不出什么异样来。清平心尖一颤,却察觉她手小心碰过伤口,慢慢的从背后抱住她的肩膀,将头埋在她发间。

她呼吸的热度透过发里传了过来,手臂的力度放的很轻,清平觉得只要自己微微挣扎就能脱出,但她没有这么做。楚低声道:“你还记得?”

她没说记得什么,记忆的范围太广了,清平默然,半响才点了点头,感觉自己有些迷惘。

她说不清这迷惘来自何处,楚的姿势像是很需要关怀的人,但她本不该是这样的。清平不知道她到底是怎样的人,只知道她们之间确实有一份无法斩断的羁绊,不管那是刻意为之还是无意而为,现在,都已经成为她的一部分。

她慢慢抬起手握住楚的手,好像是在安抚她,又像是在加深这无言的羁绊。

不过两日晴朗,第二天起来外头又是大雪纷飞,北风呼啸着卷起雪花从院中而过,清平穿戴好后去了王府长史司,何舟房和几个属官围着火炉闲聊,见着她来便道:“李典谕,稀客啊!”

清平不动声色道:“长史大人何出此言?”

何舟房笑笑:“你都有半月没来王府了吧,这都过年了,也没什么事,正清闲的时候来,来和大家叙叙旧?”

说着冷笑一声,道:“亏得信王殿下是个好脾气的主子,不然就您这遇事避事的样子,呵。”

清平看她一副完全不知道自己受伤事情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手里账本甩在桌子上,道:“木大人在哪里?”

一个中年女子站了出来,看了一眼何舟房,道:“正是下官。”

清平淡淡道:“这是王府京郊庄子上的账本,已经核对好了,只是这是大人的本职,怎么好意思越俎代庖?是以我已经知会账房将对好的交给殿下,这份没有对好的,就劳烦大人再对一遍了。”

木大人涨红着脸接过厚厚的账本,求救般的看向何舟房。清平的意思她再明白不过了,无非是殿下已经知晓她们当初的所为,如今来算账了。这么厚的账本,她一个人如何能对好?翻开一看,连前年的,大前年的都有,想起信王手中已经有了对好的账本,岂不是她若是对错一处,就完蛋了?

何舟房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道:“拿着,既然是你分内事,就好好做,为殿下分忧!”

清平冷眼看她呵斥下属,丝毫没有庇护的意思,觉得这个人实在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满嘴君子之道,圣人之言,但是却表明一套背后一套,让人非常不齿。加上出了事就把下面的人推出去背锅,可见其自私本性。

不过是因为背后的人而得被楚放到这个位置上来,清平恶意的想着,楚好像是在故意等她出错,然后等着抓住何舟房的把柄。想起昨夜她说的话,似乎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这么一想心里那口恶气就先出了一半,横竖有人治这虚伪的人,何必她去动气?不如坐着看戏好了,轻松又自在。

何舟房见她沉思不语,讥讽道:“李典谕若是无事还是回家歇着吧,在这里也没什么事你能帮的上忙,该做的大伙都已经忙完了。”

清平微微一笑:“是嘛,那就好,我也寻思着没事我就回去歇着了,这冬天这么冷,来一趟王府也不容易。长史大人既然这样说,下官就却之不恭啦。”

何舟房被气的鼻子都歪了,清平心满意足的离开长史司去了楚的书房。今天虽然是大雪,但楚领了差事,该去上朝办事一点也不能耽误,天还是黑的时候就走了。

书房里的文书只多不少,这次又堆了一叠,她坐在桌边开始整理文书,寒风拍的窗门颤了又颤,桌上的烛火摇曳不定,照出她面前这方寸之地,她心中始终镇定宁和,并不因呼啸的风雪而惊动了这份平静安定,不知过了多久,她将笔放好。温暖宁静的书房与外面嘈杂繁复的风雪形成了鲜明对比,她沉默的坐了一会,烛火渐渐安定下来,忽然就有些困乏,便伏在桌子上小憩一会。

风声渐远,无扰她的睡意,等她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黑了,这一觉睡的自是神清气爽,说不出的快意。

桌上的蜡烛不知何时已经燃尽,但书房中却点起了灯盏,清平抬起头向外看去,楚坐在桌前疾书,看也没看就道:“醒了?”

清平发现桌上大半文书已经不见,却出现在楚的桌上,想来是她睡的太沉了,以至于楚回来了都不知道。

楚放下手里文书又拿起一本,道:“今天去了长史司,做什么去了?何舟房来和我告状,说你半月未曾到府上点卯,已经是失职了。如今又对上司不恭敬,嚣张跋扈,实在是可恶之极。”

清平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咂咂嘴,道:“不过是去送了本账本给何大人,怎么就急眼了呢?”

楚笑了笑,她说这话的时候像极了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做外恶作剧以后还要装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又顽皮又机灵。她放下笔,起身走到清平面前,淡淡道:“那这么说来,何长史说的是真的喽?”

“算是真的吧?”清平用手托着下巴,“一般叫的最大声最委屈的,一定是那个最有问题的,殿下觉得呢?”

楚撑在桌边低头看她,闻言只是应了一声,清平抬起头,没想到她就在边上,脸还靠的那么近,差点吓的连人带椅子一起翻下去。

楚按住她的椅背道:“怎么,见着我就吓成这个样子?你对着何长史的时候也这个样的,那她肯定是冤枉你了。”

轮胡搅蛮缠的功夫谁也比不上楚,说话间清平被她圈在椅子里,哂笑道:“殿下身份尊贵只道是人都是怕殿下的”

“这样。”楚松了手站了起来,清平顿时压力骤减,但楚伸手在袖中摸了一会,拎出一条布条来,自己绑在眼睛上,而后又双臂按在扶手上,缓缓靠近她,道:“这样呢?有没有好一点?”

她们离的很近,清平几乎能看清她说话间舌尖在雪白的牙齿后一闪而过,但这布条?她惊愕万分,不正是花灯节那夜,她买花时得的布条吗?

楚仿佛是知道她心中所想,道:“花灯节上的习俗你不知道么?你用五绫带绑住了谁,谁就是你的”

清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她捉住了唇,唇舌柔软,浅尝深入,温柔的扫过她的口中,舌尖灵活的挑逗着她的齿关。那三个字混在啧啧的水声中,依稀可闻是‘意中人’。

她已经无法解释这种感情的来源了,只知道自己心中仿佛有股热流源源不断流向四肢百骸,整个人都酥酥麻麻的,好像是泡在温泉里,唇舌交缠许久,楚放开她。清平木木的抹了把嘴唇,这种情景,她居然一点反抗也无,实在是什么都不必再说了,

似并未感受到她的抗拒,楚笑了笑,好像终于确定了什么一般,她贴近清平低声道:“我是你的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