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66.见心

清平脑中一片空白,徒劳的张了张嘴,低头看了看吴盈,感觉实在是解释不清了。

她该说什么?茫然的看着楚所站的方向,周遭一切的声音都渐渐远去,鞋底踩在沙土上放声音格外清晰,楚慢慢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身厚重繁复的绯红礼服,金线勾勒的朱雀纹饰闪闪发光,好像是金色的光点落在她的外袍上。

她偏了偏头,清平看不见她的眼睛,心跳如鼓,好像是契合着她的脚步,每一步都像踩着心跳的尾音,清平听见她的声音好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这是在做什么?嗯?”

清平撑起吴盈,道:“她喝醉了,我扶她回去。”

楚没有说话,清平以为她又会教训自己,结果没有。片刻后,楚打破沉默道:“太晚了,走罢,我送你们一程。”

和预想的有些不一样,清平有些忐忑,跟在她身后走着。夜深露浓,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楚身上好像镀了一层霜,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清平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一个问题,不知道刚刚她刚刚是什么时候来的,究竟是从哪里开始听起的。

她们慢慢走进马车,刘甄提着灯笼行礼:“殿下。”

楚头也不回道:“你把清平手上的人带到后面马车去,清平,你跟我过来。”

刘甄扶过吴盈,看清平脸色难看,刚想安慰她一下,楚却道:“磨蹭什么,过来。”

清平只得跟了上去,感觉就像等训的学生。刘甄请示:“殿下,这位小姐要送到哪里去?”

楚没说话,清平赶紧回答:“送到贺州会馆就行了。”

刘甄点点头,做了一个保重的手势,清平勉强笑笑,感觉心里悬的很,始终触不到底。

两人上了马车,清平坐在她下方,和从前一样。楚进了车就开始闭目养神,清平小心的打量着她,发现她眉宇间是浓浓的疲惫之色,眼窝有些发青,想是思虑过度所致。

她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也许是想关心一下她?不过关怀的话总难以说出口,清平沉默的看着自己手掌上放纹路,楚闭着眼睛道:“你上次为她求情,这次是为她挡酒?”

两者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关联,清平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只好解释了一番,说自己其实是跟着朋友一起来的,只是无意中碰见吴盈了而已,楚却道:“美人恩重你无福消受,知交好友倒是不曾落下。”

清平只觉得她说话的语气非常奇怪,当即道:“前者非我意,后者是我无心。”

楚摇了摇头:“这还叫无心?那还真不知什么叫上心了,为朋友做到这个份上的人少之又少,李清平,你是不是”

她慢慢睁开眼,直视着她,仿佛要看进她的心底:“你喜欢她?”

清平闻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呆滞了一会,想到她一定是听完了自己和吴盈的对话才这么说,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殿下是不是听见了什么误会了?”

本以为还要多费些口舌才能讲清楚这其中的干系,却听楚淡淡道:“那就好,你要想往上走,就要明白,有些事情就是错的,绝对不会变成对的。你自己拿捏好分寸,别犯了糊涂。”

她语气极淡,却如同一只大锤锤在清平心上,她顿时觉得胸闷气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低头应了一声。

这情形落在楚眼中自然是心怀不满的意思,她捏着一片衣袖,无奈的揉了揉额角,今夜楚在明霞湖上宴请她,话中机锋明里暗里,都叫她打起精神推搪了过去。只是这酒倒是后劲大的很,喝多了人也有些糊涂了。她眉峰一动,看到清平这样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夜风一吹,一下子清醒了不少,硬是忍住了没说出来。

马车停了下来,清平知道是到了。她低声道:“殿下,那我告辞了。”

楚点点头,有些困惑的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意识到清平似乎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到自己肩膀的孩童了,想来自己对她总是挂念太多,也管的太宽,或许不应当是这样的。

那应该是怎样,这份情谊究竟是如何,她心中有一个模糊的猜想,或许是今夜事情过于纷杂的缘故,她疲倦的叹了一口气,靠在一边睡着了。

梦中是陈留王府的旧书房,通往院子的小路被雪掩着,周围寂静无声,月光照的雪微微发亮,她好似又变成了那个小小的孩子,在深雪里艰难的跋涉前行。

就这么走着,终于来到了书房院门外,书房里有光,像是有人在的样子,她敲了敲院门,那门没锁,她便走了进去。

院中像是刚被打扫过一样,积雪堆在一个角落里,她觉得这个画面有点熟悉,但始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书房的门露出一条缝,里面透出温暖的灯火,她在台阶边看到一个小圆凳,好像是有人把它搬到这里,心中便有些奇怪,到底是哪个仆人这么放肆,乱动她书房的旧物?

她当下推门而入,书房内暖意融融,收拾的极为整洁,还是从前那个样子,书桌上摆着笔墨纸砚,放着鎏金熏香炉,几排书架在一边,但却空无一人。

她心中奇怪,顺着书架走过去,却听到一点声音。

像是书翻页的声音。

难道有人在她书房看书?她霎时觉得十分荒唐,在书架间搜寻一遍,终于在靠近窗边的架子后发现了一个人。

那人捧着书看的十分专注,仿佛不知道此间主人驾到,仍是津津有味的看着。

“你是谁?为何在此处?”

年轻女子没有说话,缓缓合上书,慢慢抬起头。

触及那人目光的瞬间,她只觉得心剧烈跳了一下,那人转身就走,她马上就去追,抓住她的手腕道:“别走!”

她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做出这种失礼的事来,却还是紧紧握住那人手腕,手下的肌肤温润细腻,但却很瘦,能摸到凸起的腕骨。她惊觉自己竟然一握就握住了,低头去看,却发现自己似乎是长大了。

是的,她长大了,光阴落在她身上眨眼间就过去了,她望着自己玄色王服,蓦然间就记起来自己究竟是谁。

她面前的人转身,浅色的眼眸中似盛满一斛珠光,她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抓住那人的手将她拖了过来,女子靠在她胸前,她将她圈在怀中,这是一个依恋的姿势,就好像她们本该如此亲密无间。

她还是紧紧握住她的手腕,那只手如同白玉一般,五指微张,指尖一点淡淡的粉,仿若是神明手中的莲花。她如同被蛊惑了一般,低头去吻那指尖。

“殿下,殿下?”

楚睁开眼睛,刘甄正跪在她面前,一脸关切的问道。她胸口起伏不定,满头都是汗,以手掩目道:“没什么。”

刘甄头一次见着她这个模样,方才她送走了那位醉酒的姑娘,把她送到贺州会馆离去。等她回来以后,在马车外唤了楚多声,却不闻人答复,便自作主张上了马车,没想到自家殿下像是梦魇着了。

刘甄递过帕子道:“殿下,要茶么?”

楚摆摆手,只觉得小腹热潮阵阵,揭开了车帘,让风吹了一会才渐渐消散,她当然明白这怎么回事,烦躁过后,酒意散去,心中那个念头慢慢清晰起来,梦中的种种在心中过了一遍,更是确信无疑。

楚垂目道:“承徽府的名册呈上来了吗?”

刘甄微微一怔,不明白她怎么说起这事,道:“是,已经放您桌案上了。”

楚敲了敲窗檐,看着窗外茫茫夜色,微微有些出神。

刘甄正等着她下一步指示,却没有听见楚说话,只见她看着窗外,像是在沉思般,而后忽地笑了一下。

楚伸手拂了拂肩上垂落的流苏,放下车帘,转头对刘甄道:“走吧。”

刘甄刹那间竟觉得她今天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至于是哪里变了,她也说不清,只是凭着直觉感觉,殿下似乎像是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