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60.生辰

吴盈一脸震惊,硬是从门外挤了进来,速度快到清平都没拦住。与此同时,楚亦从树影中走出,手持一盏宫灯,照出她身长玉立,清冷眉眼,自是姿容无暇。吴盈如临大敌般盯住她,转头问清平:“这是谁?”

两人对视,仿佛隔着空气先完成了一次交锋,清平头皮发麻,刚想开口,楚先向前走了一步,仔细端详了一番吴盈,忽然轻笑一下:“我都不知你何时如此顾念旧情?嗯,清平?”

清平一窒,转向楚露出恳求的神情。吴盈却仍是不解,只是觉得这女子似曾相识,却不知究竟在哪里见过。但方才对视之时,她分明感觉到了一种威胁感。

夜风吹来,那盏宫灯在风中摇晃,楚退了一步,神色疏离道:“你自行处理吧。”

她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清平觉得她是生气了。吴盈伸手指着楚的背影道:“清平,那是谁?”

清平正头痛,没注意到她叫了自己的名字,只道:“一位友人。”

吴盈把这个词在嘴里默念了几遍,心里总感觉有点问题,清平拉着她去书房取了书,道:“快回去吧,夜深了,学馆怕是要关门了。”

吴盈摇摇头道:“我不住那里。”

清平嗯了一下,手持灯盏送她出门,吴盈却仍是坚持不懈的问:“那人是谁?你的同僚吗?为何我不曾见过?”

她这番连珠炮般的发问使清平心中产生了一种侥幸感,楚固然认得吴盈,但是吴盈与楚接触较少,现下未必认得出楚!她心思转的飞快,设想了无数种可能,最后一脸严肃的对吴盈道:“是我的上官,你自然是不识得的。”

吴盈道:“那为何深夜到此拜访?”

清平反问:“你为何去而复返?”

吴盈噎住了,答不上来。嗔怪般看了她一眼,却觉得朦胧烛火中,她仿佛是画里的人,眉目秀丽无不精致,随着行走间光影转变,琥珀色的眼眸清清浅浅,心里却不知生出了什么滋味,酸甜交加。

吴盈忍不住伸手拉住她的衣袖,声音放的极轻,像怕惊到她般:“清平,我”

清平真是佩服自己,明明心急如焚还能耐心听她讲话,只是吴盈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她便推了她出门,无奈道:“回去吧,今日不方便招待你,若是得空了,你再来就是。”

吴盈胡乱点点头,清平看她面红耳赤,奇怪道:“你怎么了?”难道是被楚吓傻了?

她去拉吴盈,吴盈却突然甩开她的手,结结巴巴道:“你,你早些休息吧我,我走了!告辞!”

清平看她落荒而逃,来去如风,阖上门回房,这才想起楚还在正堂,一想到还要应付她,顿时觉得心累非常,拖着疲惫的脚步一步三叹,摇晃着从梧桐树边经过,慢慢走到正堂。

楚坐在门边的椅子上,道:“来了。”

清平没注意她坐在门边,被吓了一跳,她咽了口口水,点点头道:“是,人走了。”

说话间她小心注意着楚的脸色,只是楚神情自然,也看不出什么来。清平揣测了一下她的心思,斟酌道:“殿下也见到这孩子了,她好似不认得你了。”

楚闻言看她一眼,道:“认得我又怎么样?”

怎么样?清平打好的腹稿尽数化作一堆无用之物,她无奈道:“殿下要问什么,下官知无不言。”

楚手中把玩着什么,低头笑了笑道:“我猜你们早就相认了,是么?”

这确实是真的,不过她俩道现在也没相认,最多就是默认,但这点清平是没法否认的,她道:“是。”

楚手中动作一停,清平只见她嘴边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颇觉心惊胆颤,却听楚道:“那日提学召集众学子礼苑迎驾,你在哪里?”

事已至此,清平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道:“如殿下所想的那般。”

楚眼瞳黝黑,一丝光也无,像要将人吸进去一般。她轻抚掌心道:“很好,这很好。”

此时一阵风穿堂而过,吹灭了堂中烛台,四周陷入黑暗,只见一片清辉从外头照进门里,正巧落在两人之间。清平一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看见她下巴和嘴唇,她袍子上的银线纹饰在月光下微微发亮,清平一咬牙,跪在她面前道:“殿下,吴盈她不曾认出您,贺州的事她也一无所知,想必也不会妨了您的大事!她不过是个普通人,待科试完后,自然就什么事都没”

黑暗中响起的衣料摩擦声,楚站起来,慢慢走到她面前。清平抬起头看向她,楚全身笼罩在月光中,整个人好像在微微发亮,明暗交界中,她按住清平的肩膀,缓缓低下头,用自己额头抵住她的:“什么叫做什么事都没有?你觉得什么是应该有的?嗯?”

两人靠的太近,她眼中的种种情绪清平看的分明,忍不住往后靠去,想从这诡异的气氛里挣脱出去。楚却紧紧按住她的肩膀,清平匆忙扭头,两人脸挨得很近,她听见她叹息一声,温热的气息扑在她脸上,混合着淡淡的檀香,她竟不敢去看楚的眼睛,只听她道:“你若是像小时候那般就好了”

清平心中如掀起惊涛骇浪,慌忙中想推开她,楚却松了手,只身向院外走去。吴盈一事她始终没给个说法,清平从地上爬起来,站在门里道:“殿下!”

楚拎起灯盏,闻言连头都没回,道:“既是你至交好友,情深义厚自不必提,因缘相会,倒也不失为一桩佳话。”

清平摸不清她话里的意思,到底是要如何,楚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清楚。她慢慢走出去,楚侧头瞥她一眼,清平手拢在袖中,想了想还是觉得该把话说完,她道:“我不明白殿下的意思。”

楚旋即转身,道:“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

清平迟疑道:“吴盈之事,殿下,要如何处置?”

楚走过来,梧桐树影映在她的衣袍上,她道:“我要处置谁,干卿何事?”

清平头一次觉得她的气势是那么的凌人。也是,楚身为亲王,向来是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大概只有在两人相处的时候,偶尔不必端着架子,但若是她愿意,她便如同出鞘的剑,锐利无匹,自是要以所向披靡之势横扫诸般来阻。清平无暇去想为什么她平时面对自己时总收敛了些许,对吴盈的担忧在此刻占据了她的大部分想法,楚见她一脸着急,倏然笑了,这一笑当真如云破月出,她自是风清月朗,翩翩有礼道:“李清平,你又是什么人呢?是为我所用的下属,还是你方才说的,故旧友人?若是前者,自然是我的人,那受我庇护,这件事自然好说;若是后者,这交情多少,你自己心里清楚。”

这话无异于当头一盆凉水泼下,清平眉头拧了拧,挺直了背,不让自己输了气势。她虽然知道自己和楚前尘旧事扯不清理还乱,以后的日子也就这么不痛不痒的磨下去了。但万万没想到楚手起刀落,来了一招快刀斩乱麻,连片刻都不容回转,只逼着她再次做出选择。

只是这次不同于四年前长安城门前分别之时,清平非常清楚的明白,吴盈的前程就在她的一念之间了。她这方心念急转,楚却步步紧逼,语气却平淡非常,道:“这就是你的深情,你的厚谊?也不过如此罢了,只是可怜你那好友了。”

她这话说的清平心中怒火中烧,她握紧了袖中手,掐了自己几遍才冷静下来,道:“她的生死前途不过是在殿下的转念之间,哪里是我一句话就可以决定的?只是凭白无故拖累了旁的人,我人微言轻,怎比殿下金口玉言!”

楚盯着她,眼睛不眨一下,极轻的说道:“若是你一句话便可以了断此事呢,你说话又是否算数?”

清平脱口而出道:“那我自然就是殿下的人了!”

楚往前跨了一步,站在她面前,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清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回想自己刚刚说的话,感觉楚早就设好了圈套,就等着自己傻傻钻进去呢,堂堂信王,居然如此行事!她难以置信道:“你”

楚轻描淡写道:“金口玉言?那就这么说定了。”

清平刚想反驳,却见她眼中溢满笑意,不复方才的盛气凌人,连眼角眉梢都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楚眨了眨眼睛,宫灯在风中转了一个圈,散落的光点倒映在她深色眼眸中,仿佛蕴藏着温柔的星子。清平心中胀满难言的感觉,在夏日微醺的夜风中,像饮了酒般,竟然有些头晕起来了。

楚提着灯,清平怔怔的看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两人就这么站着,清平只觉得身在云端一般,轻飘飘的不着地。她什么想说的话都想不起来了,楚仔仔细细看了她一会,道:“你不是要反悔吧?”

清平差点一口气岔了,她回过神来,有些困窘和不知所措,楚握着灯柄,递给她,道:“给你的。”

清平接过宫灯,不解道:“给我的?”

楚笑了笑,以手掩嘴,无奈道:“今日是你十八生辰,莫不是忘了?”

清平恍然大悟,琼州习俗,女儿十八的生辰会得到一盏由父母亲手制成的灯盏,意为前途光明。灯柄上还留着楚的体温,想是一路握在手里不曾放下的缘故,清平低着头,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那盏灯做的精致无比,虽是简单的宫灯样式,灯罩上却有一行题字“海清河晏,太平盛世”。

这字眼熟的很,下面的私章只是一个‘’字,清平无措的提着灯,楚摸了摸她的头,将她耳边的落发撩起,道:“清平,遥叩芳辰、生辰吉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