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到达

刘甄收了那套碗,大伙歇息了一会就上了马车,也不知是到了哪里,车帘随着车身摇摇晃晃,这路并不好走。

陈拿着地图正细细的看着,清平瞥了一眼,感觉画的很是模糊,只是标注了一些比较大的城市和地名,有些地方还是空白。

那地图上蓝色线条像是河流的样子,或许是清平偷看的动作太明显,陈前倾身子,把那张地图放在两人中间,慷慨道:“要看就看吧。”

清平捏住这张地图,感觉似乎不是纸,触感像是皮革。陈手指在地图上从恒州向贺州靠近,有一条河流贯穿两州,在辰州分流出无数支流。

是要去贺州吗?清平看到贺州下方标注了一个红圈,上面写着是‘乐安’,陈指着那个红点道:“我们此行便是要去乐安城。”

“小姐,那我们要走水路吗?”刘甄问。

陈点点头道:“出了恒州便坐船。”

这一路少有人烟,偶尔经过驿站换马,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本书来,叫刘甄教清平识字。

“好好学清平,”陈摸着清平的头笑眯眯道,“这可有大用处呢。”

清平虽然不解,但是也照着去做。她们穿过山岭,一路南下,横穿半个恒州,天气依旧寒冷,但下雪的时候越来越少,等到清平都认全了那本书上的字,刘甄也再没什么可教她的了,一干人终于抵达了恒州与贺州交界的栾城。

栾城的地位虽比不上长安,却自有其独天得厚的条件。从各州通过水运运往恒州的货物都要在栾城检查后方可放行,有的商人直接就地拆货,把东西卖给队,由商队运向长安。

若想要乘船去贺州辰州闵州,都需在栾城上船。检查过文书后她们进入栾城,在一家客栈休整半天。

陈要了水供三人洗漱,那黑衣人自打进了客栈就不见了踪影。清平抓紧了时间洗澡,突然有人敲了敲木窗,清平警惕道:“谁?”

刘甄的声音传来:“是我,开门。”

清平胡乱擦干身体套了件单衣开了门,刘甄手里抱着个包裹,进了清平房里打开,居然是一套直裾长袍,“快换上。”刘甄抖开衣服按住清平为她穿衣,清平急忙道:“这是做什么?”

刘甄手脚麻利,没多久就把这件繁复的长袍为清平穿上了,为她系好腰封后,刘甄取过铜镜,从包裹里拿出一顶玉冠,清平感觉有点熟悉,定睛一看,正是陈常戴的那个。

这简直就是越逾了吧,但如果没有陈的许可,刘甄肯定不会这么做的。清平按住刘甄为她梳头的手,低声问:“小姐要我做什么。”

刘甄把清平的头发用玉冠束好,她嘴巴上叼着装饰用的垂珠,含糊道:“”

清平努力辨听了一会也没搞明白她在说什么,待刘甄把垂珠绑上去时,门轻轻的开了,陈闪进来,清平头上还顶着人家的东西呢,慌忙行礼。陈一把扶起她道:“清平,如今你是小姐,我与刘甄两人是伺候你的人。还记得出来的时候我教你的说辞么,若是待会上船时你便如此说。”

陈和刘甄穿是一样的衣服,她的头发用布条束在脑后,清平有些紧张的抓紧衣角,但又怕弄坏了这贵重的衣服。陈为她抚平衣袖的皱褶,“和我说一遍上次我教你的话。”

清平努力回忆道:“云州安平郡人,母亲在闵州经商,在川荥先生的学堂读了几年书现在年岁渐长母亲便派人接我回去。”

“不错,”陈按住她的肩膀道,“再拿出些大家小姐的气势来。”

清平又在心中默念了几次,刘甄收拾好东西站在她身后,陈问:“好了吗,出了这个门,你便是‘余’,我与刘甄都是在你身边伺候的人别出差错,叫人瞧出来了可不好。”

清平深吸一口气,陈为她披上披风,随后打开门。清平从二楼慢慢走下,现在正是午饭时间,一楼下面坐满了人,清平感受到几道意味不明的视线扫过自己。

“客人慢走”伙计见清平一身装扮殷勤道。

清平身着银灰色直裾长袍,她虽身形矮小,却生的如同美玉一般,头戴的玉冠也不是一般的货色,后头跟着两个仆从,像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出游一般。

掌柜什么天南地北的人没见过,但看见有钱的还是得上去热络两句:“这位小姐哪里来的?小店还住的舒心?”

清平微微点头,疏离客套地回了一个笑,并不做回答直接走出客栈。马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清平站在马车前,陈伸出手扶着她上了马车,等车帘放下,隔绝了外头的视线后,她才靠在车上喘气。

“有那么难吗?我又不会怪罪于你。”陈道,“坚持一下,等会还要上船。”

到了码头,右边是新到的船只,船上用不透水的乌布盖着货物,来往的官兵们掀开乌布,有文员清点货物,商人便叫来伙计,把东西从船上搬到地上;左边则是运到各州的货船,停在码头已经整装待发,一艘豪华的客船停在码头最近的地方,清平下了车,那黑衣人对陈抱拳致意,陈低声道:“多谢你了,待到了贺州安顿下来,自然有见面的时候。”

黑衣人点点头,架着马车走了。清平拿着文书站在一个蓝衣女人面前,那女人皮肤黝黑,一边看文书一边不住打量清平,疑惑道:“小姐是哪里人?”

清平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张嘴就来:“我乃云州安平郡人”

“要去哪里?”

“闵州。母亲在闵州经商,此行便是回去探望家里人的。”

清平态度自然,琥珀色的眼睛平静直视前方。蓝衣女人又看了一遍文书,什么问题都没有,最后只得在文书上盖章放行。

陈在前面引路,带着清平上了夹板,刘甄出示了票据,有人将她们领到一间小房中,陈关了门,清平这才松开在袖中攥紧的拳头,她手心微湿,只得伸出来晾干。

这对清平来说算得上是很有价值的体验了,她慢慢解下披风,小心的放在一边,陈却按住她的手道:“别急,还没完。”

清平愣住了:“啊?”

陈不疾不徐道:“衣服不用换了,你穿着就是,本来就是做给你的。”

清平感觉她们像的在逃避什么人,马车出了长安,避开了有人的地界,偏从山岭古道而行;到了栾城后陈还和清平换了身份,但细想来,从刘甄带自己去做衣服开始,仿佛陈已经未卜先知,将一切尽安排好了。思及此处,清平默默的坐下来,为陈倒了杯茶。

陈一口饮尽茶水道:“隔墙有耳,等到了贺州,再与你细说。”

从栾城到贺州的乐安城要二十几天,陈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一本书,都是些什么‘圣人云’,整日押着清平读书,有什么需要直接吩咐船上的下人端到房间里。刘甄也找到了一些为人师的乐趣了,每日抓着清平背书时还有些可惜道:“可惜船上没有笔墨纸砚,若是趁着机会将字一起练练也是极好的。”

清平表示还是算了吧,她又没什么科考做官的志向,纯粹是给人打工为人做事。陈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常常乐不可支,拍着她的头道:“莫要以为你看的懂书房那几本游记就觉得沾沾自喜了,正经的读书识字写文作诗,你哪样拿的出手了?趁着有时间赶紧和刘甄一道学学吧,她再不济,教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上司都发话了,清平只能拿出上辈子奋战高考的决心和专注,用行动和态度表明自己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员工,尽量让陈满意。

她们到达乐安城的时候是傍晚,贺州靠近南边,冰雪消融的早,整个城市仿佛一株新生的植株,在早春的薄暮中巍然屹立。

夕阳西下,金红余晖洒在水面,映出一片旖旎之景;乐安城里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不远处隐隐传来商贩们的吆喝声,这热闹繁华的街景让清平觉得格外亲切。她在船上呆了二十几天,终于下了地,还有些不大习惯。

陈在街边上买了一匹矮马,示意清平坐上去。清平看着这比她还略高的马,抓着马鞍咬着牙爬了上去,因为主道上不能纵马,陈牵着马慢慢走进一条小巷。

初春的风尚有些寒意,她们穿行在曲折的巷子里,街上喧嚣声慢慢被抛在背后,寂静的小巷子里只听闻马儿踏步的踢踏踢踏声,她们路过巷中几户人家门口,新贴的对联红纸微微上翘,在晚风中上下翻飞。最后她们在一间小院停了下来,那院门竟然没上锁。陈推开木门,清平下了马,自己牵着马进了院子。

清平和刘甄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新家,院子很久没打扫过了,呈现出一种破败的景象,院子的右边放着一个竹架,绑架子的绳索已经腐坏,竹子散了一地;院子里还有没有融化完的积雪,依附在青石板地上,融化的水流进缝隙,打湿了地面。

陈疲倦道:“好了,我们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