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出游

清平正因为陈的那句话心中忐忑不安,第二天刘甄就带着她去了街上。

王府的下人很少有出门的机会,每日所需的生活用品,食物和水都是由内院的管事采买好了,再经过挑选后运进来。一是为了防止仆从过多和外接触,二是内院之中大多伺候的是王妃的内室,不便与外人相见。

清平第站在人来人往的繁华大街上,听到时起时落的吆喝声,刘甄带着她来到一条店铺林立的长街,清平看有女子身着半截短绒衣,披着蓝色的披风,腰上佩了一把长剑,干练矫健的样子,那人骑在马上漫不经心的扫过她们。

刘甄见她一直盯着那骑马的人,解释道:“那是成平司的人,她们在这坊中巡逻。”

清平点点头,刘甄带着她来到一间店铺,店门外挂着一块木牌,用朱砂写了个什么字,刘甄拉着清平进去,穿过一群头戴帷帽,香气扑鼻的男子身边,一直向最里面走去。

一个红衣的女子在里面的隔间探出头来,刘甄走进去,那女人问:“可是来取货的?”

刘甄摇摇头,从袖里取出一张纸,递给她,那女人拿起看了看,问道:“不是取货,那是如何?”

清平在她身后好奇的探出半个身子去,那女人见到清平笑了笑。

刘甄道:“照着这个样式,再做一套,三日后一起来取。”

女人沉吟道:“三日未免太急了”

刘甄道:“可以加钱,但三日后定要取货。”

女人点点头,刘甄把清平推上前去,女人拿着软尺和布匹在她身上测量了一番,在纸上记下尺码,笑道:“客人放心,倒时来取就是。”

刘甄点点头,拉着清平告辞。

清平心里充满了疑惑,为什么刘甄要带她出来做衣服呢?要知道王府里的下人的衣着都是统一的。她还没来得及问,刘甄熟门熟路的穿过一条小巷,带着她又来到一条大街。

这条街上的人更多些,有些店铺装饰的非常气派,门口停着马车,从店里出来的人大多穿着绸缎做的袍子,清平看了看自己和刘甄身上的棉袍,觉得很是寒酸。

刘甄依旧淡定,拉着清平走进一家店铺,她从荷包中取出一块银牌,马上就有伙计带着她们进了楼上,柜台上一个蓝衣女人正在拨算盘,见到清平她们笑道:“不知贵客今日前来,是有何事,是存银两还是取?”

刘甄递出银牌,道:“我家主人不日就要出门,想将贵行这牌子换成行牌。”

女人仔细看了看牌子上的纹案,递给身边的伙计,道:“去给周管事,告诉她换成行牌。”又转头对刘甄道:“客人先歇息会,这行牌做起来也需一会的功夫。”

刘甄点点头,又伙计将她们请到一间小隔间,隔间里布置的十分风雅,架子上还放了一盆兰花。

伙计上完茶就退下了,清平从未来过这种地方,但听她们方才的对话感觉这像个钱庄,她问刘甄:“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刘甄低声道:“换行牌啊。”看清平仍是一脸不解,就解释道:“这里是钱庄,把钱存进来,她们会给个牌子与你,不过这是你在哪个钱庄存的就要在哪取。若是换成行牌了,就可以随意在其他地方取钱了。”

“不同的钱庄也可以?”

刘甄点点头:“对。”

清平瞬间感觉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除却那些书上读到的山山水水,竟然还有这种便利的操作。

她还是很疑惑:“不过我不是很明白,这种事不是应该让宛书行鸣们出来做的吗?”

宛书和行鸣在陈身边服侍的时间最久,而且她们的年纪也比清平和刘甄大上许多,像这种来钱庄的事,怎么会找她们来做呢?

刘甄揉了揉肩膀,理所当然道:“因为小姐不准备带她们出门。”

“啊?”清平震惊,“什么出门?”

刘甄理所当然道:“小姐要出去游学,过完年就走,所以现在在准备呀。”

关于游学清平是知道一些的,在学堂里读书的学生们,若是得到了老师的认可,就可以离开学堂,去其他的地方行走,见识各地的风俗民情,顺便拜访一下沿路有名望的学府。

不过这个游学的范围也是看学生自己的情况而定的,有的人只是简单的在周围走走就了事,并不是很认真的去游历整个国家,毕竟这又耗时又费钱财。

问题是陈要出去游学了,为什么正个王府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仿佛看出清平心底的疑问,刘甄神秘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新年很快就到来了,王府里挂起了彩灯,贴上了新对联。陈窝在书房,练完字后拿了一本书一边看一边和清平闲聊,清平听到窗外人来人往很热闹的样子,非常想出去看看,就听陈懒懒道:“明天就是新年了吧?”

清平穿来也没多久,对这个世界的历法还不是很熟悉,外院人手不够,和珍被调去帮忙了,是以这段时间她都是一个人住的,也没人告诉她。她闻言迟疑道:“应该是吧?”

陈笑了:“什么叫应该是?”

清平大窘,道:“奴婢算不来历法”

陈听闻更是笑的瘫倒在椅子上:“有空问问刘甄吧,你竟然连历法都不知怎么算,这日子是怎么过的?”

而后她又问刘甄:“东西都取来了吗?”

刘甄道:“都备好了。”

陈瞥了一眼清平:“有什么想问的就问,怎么像个男儿家般,磨磨唧唧的。”

清平和她相处了几天,也略微了解了她一些,知道陈惯来不喜欢下人曲意奉承更不喜欢下人说假话,只好说:“小姐为何带只带我和刘甄去游学,怎么不带宛书和行鸣?”

陈道:“宛书行鸣年纪到了,要被放出府去了。她二人是家生子,娘都在外头庄子上做事,想趁着过节求个恩典,放她二人出去和家人团聚。况且她两人也非买来的奴仆,也伺候不了几年了。”

清平点点头,陈温和道:“其实本来也只带了刘甄随行,你知道为什么要带上你吗?”

清平心里困惑的就是这个,却听陈问:“那日书房走水,我听闻管事后来说,当时静香被困在里面,是你拼命将她救出来的。但我又听说你初来之时与她相处的并不是很好,你为何要冒险救她呢?”

清平想了一会,斟酌道:“静香不过嘴巴毒了些,人心地却是很好的。她虽然言语失礼,但不过是个孩子,若是要说什么歪心思,那决定是没有的。”

陈注视着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清平接着说:“奴婢来这旧书房当值前后,着实明白了什么叫‘人情冷暖’,往日在小姐身边伺候之时,多有人奉承交好;但来这以后,那些人也就淡了。但静香却时常关照奴婢人如何待我,我便如何待人。”

她没有说出心里真实的想法,那就是她认为生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这话太惊世骇俗了,她始终深埋心底。

陈低头笑道:“不错,正是这个理。若人人都忘恩负义,谁来报尝施恩之人?”

她说完随手翻开一页书,沉默的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清平和刘甄对视一眼,默契的退回原位,各司其职。

代国并没有过年夜这种说法,大家直接就过新年,清平也在刘甄的帮助下搞明白了历法的换算,第二天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积雪都被扫了铲走,下人们也换上了刚做好的新衣裳,看起来喜气的很。中午时王妃及内眷在一起过年吃饭,听闻周侍君没有来,二小姐陈瑜和三少爷陈荟的脸色很是难看,毕竟往年这种场合他们的父亲都会在场,甚至过年的准备事宜都是由周侍君一手打理的。

今年卫王君接手了内院的管事权,一切就好像变了个样子。家宴的氛围非常压抑,因着‘周侍君买通大小姐身边人,火烧大小姐书房一事’在王府的下人间传的沸沸扬扬,虽然王府已经明令禁止议论这件事,还处置了几个乱说闲话的下人,但是依然免堵不住众人之口,大家都在私下猜测,陈瑜陈荟也心中不安到了极点,周侍君未能出席家宴更是暗中坐实了这件事。

王妃倒是面色如常,因内院走水一事,年节前还去了一趟大光寺烧香;卫王君依旧是冰冷冷的样子,唬的下头一干侍君都不敢放肆,瞧见他的脸色便觉得害怕。

陈自然是无所谓的,横竖她就要走了,这最后一顿饭吃的倒也和谐,举着酒杯敬了王妃及卫王君,王妃也回祝了她。看着陈瑜难看至极的脸色,陈心里痛快极了。

曾几何时见过陈瑜如此?怕是往日也不曾让她如此吃瘪,记忆里的二妹陈瑜是人如其名,翩翩小姐,温润如玉。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陈心里冷笑,不过是纸老虎罢了,装模作样。如今周侍君倒了,他手下的管事们也被清肃了个干净,陈瑜在府中的日子也不好过陈倒了一杯酒,随手泼在地上,像在敬那个往日的自己。

下人们也摆了面席,坐在一起饮了些酒,共贺新禧。清平看到和珍,就坐在她边上,她最近没空去看静香,想问问静香如何了。

和珍喝的面红耳赤,道:“静香被她娘接走了,你不必担心静香,也不看看她娘是什么人。”

旁边有人起哄,一个穿着绿袄的女孩子醉醺醺道:“静香娘,可厉害了!张管事可不是吃素的,你们你们是没见到那庄研的下场”

清平心念一动,低声问和珍:“庄研,她如何了?”

和珍放下酒杯,又给自己倒满,在清平耳边低声回答:“说是被发卖了,本来说要报官的,但涉及到王府丑事,就没送进衙门,只在王府中的刑房过了一圈才出来”说罢把酒杯重重放在桌子上,恨生道:“这种心术不正的叛主之人,要她何用!”

清平听了心里有点难受,和珍端来一杯酒,她一口饮尽,火辣辣的液体流过喉咙,像个火球似的流进胃里。和珍看着有趣,又给她斟满,清平恍若未觉般饮下,没过多久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像在火炉边烤火似的。和珍已经醉了,清平尚有几分清醒,她扶起和珍回了房,安置完她以后独自坐在床边,一时间人脑子像一团浆糊,清平开了门,脚下意识自己走着,来到了旧书房。

这几个月清平除了睡觉就是在旧书房呆着,她迷迷糊糊进了院子,闭着眼摸着墙找门,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清平没有理会,自顾自的摸墙找门。

那人又拍了几次,清平怒道;“做什么,干嘛一直拍我!有话不会说吗?”

那人似乎笑了:“你在做什么?”

清平道:“找门,我在找门。”

那人好心道:“门在这里,来这里。”

清平睁开眼睛一看,果真是门。她推开门走了进去,自己拿了个圆凳坐在书架前。

那人也跟进来,在她耳边低声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清平闻到她嘴里的酒气,书房没有点炉子,有点莫名的冷意。但那人身上却是热的,她往那人身边靠了靠,嘟囔道:“来看书房呗。”

那人低低的笑了,声音沙哑,却十分好听:“那你主子肯定是个坏人,过年还要你来看书房。”

清平闭着眼睛不说话,那人又推了她几次,把她像个不倒翁一般来回推来推去,清平被推的头晕不已,只好道:“我喜欢书房,我自己要来的。”

“书房有什么好的?”

清平觉得这个人烦死了,但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有书看。”

“那你喜欢看什么书呢?”

这个问题问到了点子上,清平顿时精神了,手舞足蹈向那人介绍自己喜欢看的书,那人倒也配合,乖乖做听众,时不时附和一两句,最后清平再无可说的,靠着书架又要闭眼睛。

那人突然推了推她,清平每次要睡觉的时候最怕别人吵她,但这人孜孜不倦推了她好久,清平简直就要哭出来了:“我想睡觉,你别吵我”

“问完就让你睡,我问你,你家小姐是个怎么样的人?”

清平朦胧间感觉暖香扑鼻而来,若是此刻她神志清醒恐怕是要跪地请罪了,因为她正赖在陈怀里,陈还未换下繁复的新年礼服,就被她直接给扒住不放了。

她身姿挺拔,抱着清平也坐的十分端正,修长的手指有趣般逗弄着清平,时不时在她的脸上点一点,或者推她一下,就是不让她安分的睡。

陈今日家宴上也饮了些酒,白玉般的脸上染了一层薄薄的粉色,眼角和眼帘上的桃红色尤为显著,浓密的眼睫投下一小块阴影,下颌的线条清隽文雅。从这个角度看去,好像她在深情注视着什么。

实际上她的手指正恶作剧般打断清平的入眠,陈家宴退席出来,正好看见清平一脸茫然的向书房走去,她跟着清平一会,想看她要干嘛。结果在书房门口见到她一本正经的闭眼睛找门,顿时觉得这孩子十分有趣。

她猜清平是醉了,清平的脸上透出一种淡淡的红色,她眉目秀丽,像个喜庆的娃娃似的。想是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想睡觉但一直被阻拦的痛苦,她喃喃道:“小姐是个是个”

眼看她又要睡去,陈掐着时间精确地推了推她,清平努力睁开眼,想看看是谁在一直捣乱,但模糊的视野中,她看到那人嘴角含笑,意外的温柔。

但和那温柔截然不同的是那只一直作恶的手,清平没有忘记自己要回答的问题,她勉强道:“小姐是个特别特别好看的人。”

说完她就头一歪,在黑暗来临前倒在温暖的怀抱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