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吃老师的奶水魔妃每天都想跑路 > 第四十七章 紫微垣刀气惊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十七章 紫微垣刀气惊心

明月一枪封喉而来,戴添一就使出了戴家拳,手起身落,双手端起玄木杖,一杖就击在惊神枪的枪头上,惊神枪尖挟雷声,就贴着他的头发梢儿刺了过去,雷声火灸,将他一撮头发就燎为飞灰。\WWw。QΒ5.CoM

戴家心意有三拳三棍,三棍多是双头蛇的打法,杖尖撩过枪尖,戴添一双手一扭把,杖尾就自下而上,打出了崩棍,直击明月的小腹。明月感觉腹下一寒,忙一收脚缩身,双脚上的雷公爪就封在了腹下。戴添一一杖就击在明月脚上的雷公爪上,叮嘣一声响,将明月整个身体击上半空。

明月身体腾空,却过步往前一跨,右手惊雷枪一甩,枪尖上就甩出一串雷火,九星连珠般地击向戴添一。戴添一玄木杖一旋,施出了“万蛇出dòng”,一时是银光闪闪,一道道蛇芒就升空而起,与雷火撞在一起,发出噼噼啪啪的串响。

而戴添一此时却还是拼命往另一边退去,退得有点慌张。

但明月却没有立即追赶,而是悬在空中,惊疑不定地看着戴添一。刚才那一串攻击,是明月比较拿手的一串,特别是聚星盾中开出枪,是最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攻击。陨落在明月这一枪之下的修士不知道有多少,但戴添一竟然避过了,而且还能还手。说明戴添一近身斗法的能力很强。那么他在怕什么?

他的慌张难道是假装的?他假装的目的是什么?明月的心里一时很纠结。

他是善于近身攻击的修士,远程斗法非他所长。在同龙虎山庞道长斗法中,他就是靠近身的能力,以硬憾硬,将对方斩落。

对阵斗法最忌心事不纯,这个明月是知道的。所以这个问题,他根本没有再敢多想,风雷翅一动,他立刻就对准戴添一电闪而出。仍然是聚星盾在前,将身体藏在后面,以星盾碾压过去。这种重复方式的攻击,容易让人产生惯xìng的思维,那怕就是自己将惯xìng的思维有意去掉,那么在去掉惯xìng思维的时候,人的意念也会不单纯。

明月发出同样的招式,也就是要让戴添一意念不纯。

星盾碾压过来,同样的从中开mén,同样的一枪从中dòng出。

戴添一也同样的手起身落。

但就在此时,惊雷枪上猛地爆出霹雳般的一声响,枪尖上竟然爆出数道雷火。

星盾也在这一声响中爆裂,闪出耀眼的光芒的同时,竟然化为一个局域的星座图,将戴添一包围在中间。而明月背后的风雷双翅在这一瞬间,竟然突然长大,往前合拢双击,翅骨上风雷隐隐,将戴添一夹在当间。

戴添一先是感觉识海一疼,惊雷枪竟然还有神识攻击的功能。

就在他神识一疼间,明月攻势已成,前面和左右都夹击过来,他已经无路可走,只好往后急退,而此时星盾化出的星座图里的那些星辰,一个个撞在他身上,立刻爆开来,炸得他的身体一颤一颤又一颤,已经来不及退出对方的双翅夹击。

戴添一眼前一黑,风雷翅已经将他完全裹在中间,戴添一无奈之下,将玄木杖平端,用杖两端顶住双翅的扇击。而此时,惊雷枪的亮光如闪,已经直直刺向他的眉心。

眼看着戴添一退无可退,避无可避,惊雷枪就要刺眉入脑。明月忍不住高喝一声:“死吧!”

但就在此时,戴添一眉心当中突然劈出一道刀影。

这把刀一出眉心时,只有寸把长,但迎几一晃,就长达一尺,真劈在惊雷枪枪尖上。一股巨大的无法抗距的威能就从刀上传到惊雷枪上。惊雷枪发出嗡地一声鸣间,整个枪杆就剧烈地颤抖起来,直接被崩了回来,撞向明月的额头。

这一撞撞得明月头痛如锯,眼冒金星。

明月的身体直往后飞,有他主动后退之力,也有被惊雷枪倒撞之力。

但他快,那刀光更快。

刀光一闪,尺长的刀立刻暴长为丈长的刀芒,其薄如纸,其坚如铁,其快如闪,其锐如切,明月的身体直接在刀光及体中分为两片,当刀光剖开识海,明月突然产生了一股深深的悔意。争此闲气,何苦来哉!

戴添一头次占了上风,凝刀不发,那是因为道宗大比的规矩。

而自己为什么偏偏要破了这规矩!终于惹来了杀身之祸。

长生道,道长生,要顺乎自然。

世无百顺之事,所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明月强争一口闲气,却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已经有违道法自然的根本。所以身死道消,这是天劫,还是人祸,只有天知道。

刀光剖开明月的身体,在空中一闪而没,似乎从没出现过。

来无踪,去无影,这一刀正是戴添一最先凝出的、威能最大的紫微垣刀法。

明月人分两瓣,而戴添一则呆呆地站在那里,身上冷汗如浆。刚才明月那一枪,他的神识中已经明显地感受到了那股雷xìng枪气。如果没有紫微垣刀这一击,他铁定要陨落在那一枪下。这一枪,是他自从出道以来,让他最接近死亡的一枪。

而这一枪,只是武当山一个金身圆满的真传弟子发出来的。

自己却已经是化体之境了。

而且,刚才紫微垣刀根本不是他发出来的,而是识海中的刀图受这枪威所jī,自动凝形发出的。戴添一甚至不知道这一刀到底是自己那速度惊人的潜意识,还是刀图的自我jī发。

戴添一呆,台上台下的人更呆。

虽然斗法前二人约战生死,但那是事前说说的,大家都认为死的会是戴添一,而不是明月。但现在偏偏死的是明月,而且,是死在武当山上。其他阵营里的人都迟疑不定,而武当派的阵营中一片沉闷,个个又惊又怒,都将眼光看向太和宫的另一边。那里此时正飞来几名红衣修士,显然是武当派的长老来了。

戴添一此时终于从震惊中灵醒过来,他看着武当派的长老飞来,却根本没管,先将明月的法宝和纳宝囊收了过来。这是提前讲好的,如果此时不取,才有点怪呢!对于武当派,虽然不愿意得罪,但却不能表现得太软弱。

俗话说,别人怎么对待你,取决于你自己怎么看自己。

一个自己软弱的人,就很难不被人欺负。

飞过来的红衣修士一共有五名,当先一人正是武当掌教清一道长。身后紧跟的,是一名和明月一样年轻俊美的修士。再后面三人,则全是须髯皆白的老道,个个身上灵气四溢,威压bī人。

五人直接飞往台上,三名老道人一上台就将戴添一围在中间。

清一道长脸sè有点白,一落到斗法台上,就厉声喝道:“怎么回事!道宗大比,不许伤人陨命,明月怎么会……”说到这里,一口逆血上涌,口角就渗出血来,染红了合下的白须,对戴添一嗔目喝道:“你是何人?”

戴添一恭恭敬敬地躬身为礼道:“在下是白云观道士知修子!此事其中因果,知修子鉴于立场问题,不便分说,请道长询问在场的道宗院长老……”

“你!”清一脸上怒气一显即隐,强抑心中怒火,转身面对了几位道宗院的长老。

那名开始劝说过明月的道宗院长老似乎是个直xìng子的人,直接就原原本本地将事情讲述一遍,而且最后加言一句:“如果道尊不信,可以就此事问询贵派弟子!”

清一听了,神sè怔怔,却没有问询本派的弟子。

显然自己的弟子,自己知道他的个xìng,这种为人处事的方式,正是明月的风格。而且,如果真的问询武当弟子,则是显得对道宗院长老不信任。而且,看着一个个默默无言的武当弟子,清一也相信这位长老没有说假话。因为弟子们正在jī愤当中,如果这位长老言语有虚,自然会有弟子跳出来分辨清楚。因为自己一教之尊在这里,相信没有弟子会因为害怕谁而不敢直言。

清一做为一派之尊,此时却实在不好对戴添一说什么,终于长长太息一声,伸手施法,将明月两片身体合在一起,又伸手一招,就从明月身上招出一团绿荧荧的光球,正是明月的魂魄。有了魂魄,只要找到合适的ròu身,明月还是有希望重修大道的。皆竟他金身境的修为,魂识已经非常强大了。当然,毕竟他没有修到元神三重的实婴化体境界,ròu身陨落,魂识受损也是非常严重的,恐怕要重回现在的修为,也非常难的。

清一抱了明月的身体,对旁边的三位老道人道:“即是公平斗法,此事就此做罢吧!”说着,转身yù走。就在此时,一直跟在清一身边的那位年轻的修士突然道:“明月师弟身死道消,这事我们掌教做主揭过,也就罢了!但明月师弟的法宝,却还须请这位知修子道兄还给我派……也是我们对明月师弟的念想!至于先前之约,我们重新补尝道兄四件法宝如何?”

这人一开口,清一也停住了脚步。

明月身死已经是武当派的重大损失了,而这四件宝贝,却也是武当派仙尊下凡带来的东西,威能惊人,给戴添一平白得去,也实在不甘心。幸好这个弟子能想出这样一个理由,毕竟武当是修真大派,这人应该不能拒绝。

于是,所有人都眼sè热切地看着戴添一。

戴添一轻轻摇头道:“这个恕难从命!在下与明月道兄君子之约,如果擅改约定,岂非对明月道兄不敬……”

“靠!”那名开口听弟子听着戴添一冠冕堂皇的话,忍不住心里爆起了粗口:“人都给你杀了,还谈什么尊重,这又是一个修真界的无耻之徒诞生了!”

(求收藏,求推荐!)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