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吃老师的奶水魔妃每天都想跑路 > 第三十九章 杀人夺宝胆包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九章 杀人夺宝胆包天

戴添一往候胆和华明子中间一挡,将俩个人隔开。\WwW.QВ五。coМ\

华明子忍不住道:“多谢道兄美意,不过,他已经是金身大成之境,道兄你才魂境……”他话说了一半,再没有往下说,显然是怕伤了戴添一所幻化的知修子的面子。

而对面的候胆此时已经大笑出声:“小小的魂境修士,也敢在这里叫器,难道华山派当真无人么?”

戴添一听了候胆的话,却不恼不怒地道:“我还以为阁下这身修为是在武当山苦苦修来的,却原来是一生下来就是金身,不知道你的父母何德何能,一生就是一个金身修士出来!”戴添一从小就听太爷道,别人羞你辱你,就是想让你生气,愤怒。所以对待侮辱你的人,你越没事人一样,对方就会越气。

果然,候胆的脸立刻由笑转怒道:“老子这身修为是修来的!谁说是父母生的……”

“哦!”戴添一扬了眉máo,状做惊讶地道:“原来阁下也曾做过小小的魂境修士……”一时间笑声四起,大家看着不可一世的候胆给一个魂境修士嘲nòng,竟然都感觉非常地解气,就是不感觉好笑的修士,也都故意笑上几声。

“找死!”候胆怒喝一声,手中的雷公鞭一摆,风起雷生,隐隐做响。

“候师兄!你要找的是华明子,和这位知修子道兄可没关系!”华明子如何不知道这个知修子是为自己出头,但他又怎忍心看着一个魂境修士替自己去斗一个金身大成的修士。

但戴添一此时已经飞身腾空,与候胆对在一起,口中却还调笑道:“今天就让我这不入流的白云观小道士,伸量一下你这武当派的内mén弟子,你如输了,我也不要你死,你只消给华师兄磕个响头赔个不是好了!”

“好胆!”候胆一声怒吼,雷公鞭一摆,一道雷鞭虚影,就越空击向戴添一。

戴添一神识一动,凝符成文,圊烟遁法就被加持到了脚下一古铜锣中,身影一闪,雷公鞭的虚影,就击碎了他留在空中的虚影,看得那些修士们忍不住都惊叫起来。因为戴添一的动作太快了。悬在虚空中的五名道宗院的长老眼神不由地一亮,显然戴添一的遁速,已经超过了金身境,堪比元神一重的移动速度。

候胆一鞭走空,雷公鞭再动,这次一串雷火就从鞭头闪出,串雷成珠,裹向戴添一。

戴添一再次使出圊烟遁法,堪堪躲过雷火,引得在场的修士又是一片惊叫。

连续两次nòng险,聚焦了人气,也更加jī怒了候胆。金身大成的修士,即使是在武当,也是香宝宝,候胆的手中,除了雷公鞭以外,还有一件雷xìng法宝,五雷铛!

华山派以剑修著称,武当派以雷法闻名,所以武当派的修士大多都是雷属xìng的法宝。

五雷铛是五枚铜环和一个铜护肩,组成的法器,每个雷环都能自成法器,但五枚雷环和铜护肩组合起来,就会形成一个关联的法阵,能发出远远超过一个铜环威能的雷火。这也是天宫赐下的法器,而非武当山本来所有。

仙家法宝,非同小可。

所以五雷铛一出手,立刻一股隐隐的雷属xìng元素就在斗法台上凝聚。戴添一凝视细看,金黄的亮sè铜护肩,已经出现在候胆的肩上,在肩头上,是两只栩栩如生的口衔铜环的虎头,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而五枚铜环已经联结了铜护肩上的法阵,环肩而起,形成一个半圆的拱形。一枚枚铜环呛啷啷地响着,发出一阵阵刺人神识的响声,影响着戴添一的反应。

祭出五雷铛后,候胆又祭出一件法宝拿在左手上,是一面银sè的古镜。

当下,候胆左手银sè镜往空中一举,一道土黄sè的毫光就从银镜中shè出,罩向他的身体。这道黄sè的毫光一及身,戴添一就感觉身体一沉,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粘滞起来,将他的身体紧紧裹住。这竟然是一件能限制人移动速度的法宝。

候胆左手银镜毫光一罩戴添一,右手雷公鞭就挥了出来,六道鞭影就在戴添一周围的虚空中出现,带着雷气就往中围拢打来。戴添一此时脚就在脚下知修子的古铜锣上一踩,就听当啷一声响,随着锣音响起,一股难以言说的音bō就从铜锣扩散开来。

知修子的这面铜锣原来不光可以做为遁器,还是一件音bō攻击法器。

这股音bō震颤得斗法台上的禁制都颤了一颤,首当其冲的候胆竟然在空中忍不住身体一晃,落了几尺才稳住。而戴添一此时才一催脚下的铜锣,云气生处,就缓缓地移动起来,向候胆银境毫光的笼罩范围外遁去。同时,他身的背上就祭出了知修子的那把法刀,法也一出,数十道刀风刃气就往外发出,劈向头顶上落下的鞭影。他这是在知修子法刀的刀风中hún入了自己的魔刀刃气,反正人们很难从外表分辩二者有什么不同。

而戴添一的双手同时扬起,一只手施出了龙雷千里,另一只手则施出了龙雷潜形。这两道都是他得自于幻体境玄木家族的术法。这几道术法他很少施出,倒也不怕人认出,从而怀疑自己知修子的身份。而且,这术法也适合他做为魂境修士的身份。

他只所以施出雷属xìng术法,就是因为雷公铛出来,斗法台上雷属xìng的气息很浓郁。

那道龙雷千里到了候胆近处,候胆头上的那枚雷公铛的铜环就jī发出来,飞击到龙雷千里的电索雷珠之上,竟然将这一串九枚的龙雷千里击溃。

原来这件五雷铛竟然不需要修士用手来jī发,就这样带在肩上,由神识能直接jī发。

候胆这里一枚雷环击溃了戴添一的龙雷千里,另四枚雷环就一齐击出,拦截向正在往上飞起的戴添一。戴添一身上刀气刃环绕不停,将四枚雷环一一击回。但他的身体也给这雷环击得不住往后退。戴添一此时根本不管这些攻向自己的法器,他只将刀刃气环身,以短挡长,耗费候胆的法力,远远地,一手发出龙雷千里,一手发出龙雷潜形。这种情形,自然符合他做为魂境修士的身份。

候胆一手银镜,罩住戴添一,一手雷公鞭,不时地摧出鞭影,击溃戴添一的龙雷千里。

而戴添一此时已经是节节后退,显然敌不住候胆发身上五雷铛上发出的雷环的威力。他身上的刀气刃也越来越滞,似乎有法力不济的感觉。

候胆一看,心中大喜,更加摧动雷公铛,狂迫戴添一。

戴添一节节败退,惹得周围的修士,特别是华山派修士脸上都浮出担心之sè。

“哈哈!小辈现在尝到狂妄的滋味了吧!”看戴添一败象已呈,候胆忍不住大笑起来,更加摧动了雷公铛,只见五枚雷环,一枚紧似一枚,住戴添一身上的刀气上硬砸。砸得戴添一有点东倒西歪的样子。

“嘿嘿,魂境修士就是魂境修士,竟然和金身修士叫板,这不是找死吗!”修士们中议论声渐起。

“斗法光是嘴硬不成的!”武当弟子们脸上也都lù出了兴奋的神情。

“候师兄,我们认输就是,休伤知修子道兄的xìng命!”斗法台下,华明子已经忍不住叫出声来。

“此时认输,晚了!”候胆大声喝道,五枚雷环再次齐出,同时手中的雷公鞭也飞了出去,击向已经被bī到斗法台边缘的戴添一。戴添一的刀刃气将五枚雷环一一击飞,但雷公鞭及体,再也无力击出,直接啊地一声大叫,整个身体从铜锣上翻落下去。

“小辈!让你狂……哈哈”候胆又是一声长笑,意气风发。

就在这时,就看戴添一已经翻落下去的身体,却没有栽下去,而是倒挂在仍然悬空的铜锣上,身体这一翻下,候胆在大笑中,戴添一一连十二道刀刃气就突然发出,从下往上直劈候胆的身体。

“候师弟小心!”台下华山弟子当中就传来一声长叫。

这一声叫惊醒了正得意忘形的候胆,此时刀气及身。好个候胆,立刻将手中银镜一翻,将银镜毫光shè向十二道刀刃气,刀刃气立刻降慢了速度。五枚雷环立刻击向刀刃气,将领先的五道刀刃气击溃。而候胆的身体也就拼命拔高,要避开其余的刀气。

眼看候胆的身体往上,就要避开那些刀刃气,台下的华山派弟子不由发出惋惜的叹气声。显然戴添一算计要落空了。毕竟一个魂境修士斗倒一个金身境修士,大家还是蛮期待的。特别是这些参加道宗大比的修士,大部分都是魂境修士。

就在大家的惋惜声中,候胆的往上升的身体上突然就爆出了无数雷珠,随着他身体的上升,一颗颗就炸了起来。候胆惨叫着,身体不由一顿,数道刀刃气过处,就将他的双tuǐ绞得粉碎。

而此时,戴添一手中金光连闪,一十二枚铜钱就脱手而出,击向候胆已经往下掉的身体。

十二枚铜钱出手时是一道金光,到候胆身边时,已经变成了盆大的金刃,直接将候胆的身体在空中切成数截。而戴添一的身体此时已经施出圊烟遁法,掠过候胆正下落的身体,将他身上的雷公铛、古银镜以及雷公鞭全部收取。

一时满场哗然,这叫知修子的白云山道士,在武当山上公然杀死武当弟子,还杀人夺宝,当真是胆大包天!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