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吃老师的奶水魔妃每天都想跑路 > 第二十九章 凝魂塑体造化丹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九章 凝魂塑体造化丹

谭耀和脸sè一变,钟九的手并未如他所想像的那样,在他的脚下应力而断,反而是他的脚如踢上棉huā包里一样,在被消减了足够的力量后,他的脚才接触到了钟九的手掌,发出了那声响。/wwW。qb5。com\钟九的手迅速合拢,将他的脚抓住,谭耀和此时已经感觉不妙,急忙想收脚,但一时间那收得回来,此时一道刀光虚影一闪,谭耀和就吃惊地看到,自己的膝tuǐ就分了家。

而且刃气过处,连一丝血都没有溅出。

“啊!”谭耀和狂叫起来,随着他的叫声,他的手中就出现一道隐隐弧光,看样子是一柄短匕首,yù要击向钟九的头部。但他的手臂刚展起,匕首还未出手,又是一道刀光虚影,他的手臂就离开了他的身体,一样的点血不溅,无有声息。

“谁!是谁偷袭我!”谭耀和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看向钟九的侧后方。最后这一刀,因为来得急,对手没有完全掩饰住刀气发出时的法力bō动,谭耀和立刻判断出这刀气发来的方向,原来刀气并不是钟九发出。

随着谭耀和的叫声,在钟九的侧后方,一个人影就从虚空中变实。

“戴添一!”田凯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此时,两名华阳炼气馆的修士已经腾身而起,两道寒光也从肩上升腾而出。他们是谭志诚派来保护儿子的修士,此时少主被伤,就不顾一切起出手了。

戴添一连看都没看那两人,两道魔刀刃气就划过了空中俩人的腰部,将正往上升腾的俩人直接在半空中腰斩。俩人的飞剑刚祭出,还没来得及出手,就从半空中断为四截掉落到地上,一时间鲜血淋撒,比刚才杀伤谭耀和的两刀吓人了许多。整个赌场一下子就luàn了起来,惊叫声尖叫声luàn成一团,赌场里的保卫人员一下子就被惊动了,附近七八个就围了上来。

“杀了他!”田凯指着戴添一大声叫道。

八名赌场警卫就出了枪,一时间枪声大作。

戴添一的身体一晃,如青烟一般,拖着一道虚影,往前移动,却是使出了圊烟遁法。

一颗颗子弹就穿过那些虚影,将几位躲避不及的赌客打倒。戴添一冷哼一声,一道蕴含着大道雷音钟音域攻击的声bō就发了出来,那几名赌场警卫就感觉头脑里嗡地一声,一个个眼耳出血,惨叫着,窝倒在地上,蜷成一团。

这些没有修过法术的凡人,根本无法抵抗这种法力攻击。

这一下,也让赌场里的其他警卫意识到了戴添一不是凡人,立刻四散逃去,任田凯如何叫喊,也无济于是。田凯此时再也顾不上形象了,转身撒开脚丫子就想逃。却一下子撞在一个人的怀里,抬头一看,正是戴添一。当时,惊叫一声,转身又逃,就感觉脚下一轻,身体都矮了一截儿,然后就一头扑在地上,杀猪般般地叫嚎起来,却是两条tuǐ齐着小tuǐ都给魔刀刃气切掉了。因为太快,开始还没感觉到痛,等断tuǐ一挨起,立刻就疼得没形象了。

此时,孔乐歌的酒已经全吓醒了,相比之下,他还是伤最轻的,只是给钟九扭断了脚踝。

这时,那位叫宁伯的老人已经扑过来,一面想扶起田凯,一面叫着:“少爷!”,一面手忙脚luàn地伸手想给田凯的tuǐ止血。小tuǐ动脉被切开,不时地将血刺溅出来,十分怕人。

戴添一走到近前,迸指一点,一道法力凝成的符文就凝在田凯的伤口上,将血止住。然后,手一伸,一人祭出一道龙摄手的光索,穿肩过背地捆扎起来。

他对田凯等人全部是动手即伤,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倒不是因为田凯当年追谢思,给自己难看。其实包括孔乐歌,和谭耀和,他今天找上mén来,都不是因为当年意气之争。人都是有格局的,戴添一此时已经是金身修士,在人生格局上,已经不会将当年的那种仇仇怨怨记在心里了。

他今天只所以来,更重要的原因是田家和孔家这几年已经闹得越来越不像话了,田凯和孔乐歌已经不仅仅是当年的那种坏法了。钟九的事情,还可以说是当年的仇恨所致。但谢思的父亲的死,却是田凯一手造成的。当年他为了得到谢思,利用谭志诚和华山派在西安城的势力,故意卡谢思家的食品供应,心想让谢思来求自己,然后迫她就范。结果没想到谢父心疼妻nv,竟然将自已活活饿死了。后来钟九暗地里转着角托了几个朋友查,才知道是他搞的鬼!要知道,钟九虽然已经落魄,但穷人也有几个苦朋友,何况钟九过去为人,义气为先,江湖上欠他情的人可不少。许多过去的朋友,虽然本着明哲保身的原因,不会为他强行出头,但帮一些对自己无害的小忙,还是可以的。不但帮他查出了这件事,还动用关系,给谢思家里一些接济。甚至有人还给谢思提供了工作,让她能赚一些钱。

田凯当然不愿意了,他动用势力打击了几个明里暗里帮助钟九和谢思的人,但这一下却jī怒了一些人。这些人虽然势力不如田家,但在江湖hún,也都讲个面子。做这一点点事,田家都不能容,难道非要做田家的走狗才能活人不成。

而且,江湖事,都有个度,过了底线大家都会反弹。毕竟大家都是做老大的人,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生都一番风顺,也都不愿意自己有朝一日落魄时,和钟九一般的下场。所以,江湖上寻仇也是讲规矩的,万事不能太过度。这其实也是hún江湖的人自保的一个手段。

许多人本来就对田孔二家对付钟九的事有意见,见这时还不能放过,自然就闹将起来。田凯没想到当初钟九刚落魄时,还没几个人为他出头,现在却一下子出头这么多。开始他还想强压下去,但结果是越压越厉害,后来,他不想将事情做太绝,才有所收俭。

但也就是这一闹,谢思就知道了他的所作所为,心里恨死了他。

而且,这么几年下来,田凯和孔乐歌接手家里的生意后,做事也确实毒辣了些。

因为田朝文和孔翰林还是老江湖出身,知道势不可用尽,便宜不可占尽的道理。但田凯和孔乐歌这种顺风顺水,没经过江湖事的二少爷型的人,可不知道什么凡事留一线的江湖规矩,光经营孔家店和田苑这两处地方,就有不少原来的商户给他bī得家破人亡。

戴添一从小生活在西安城,这里就是他的感情寄托所在。

牵扯到了师兄钟九和谢思的仇,又关系到父老乡亲的未来,而且,他也不愿意华山派的势力,染指这里。所以戴添一就决定出这个头,拔掉田孔两家,包括谭家在这里的势力。

这是关碍他道心的所在!此碍不除,道心不畅,意气难发!

于是,和钟九、谢思一商量,就演了这一出戏来。

此时戴添一看着宁伯,根本无视他恨恨的眼神,轻声道:“你去告诉你的东家,要他的儿子,就快点到这里来,我在这里等他!半个时辰时间,那个父亲到了,儿子不死!那个父亲不到,儿子就死!”他知道像宁伯这种人,田家基本是他的恩客,就是田家对他有恩,他是做为报答给田家为仆的。这种人一般没什么是非观念,谁对他好,他就报答谁。所以戴添一对他的情绪,根本无视。

果然,宁伯听了戴添一的话,犹豫了一下,终于一跺脚,转身飞奔而去。

戴添一此时就将田凯、孔乐歌和谭耀和三人,收入界中界里。他将田、孔二人扔在一边,却不由地走到谭耀和身边,看着他的伤口,研究起来。

因为魔刃过处,谭耀和肢断身残,但意外的是身体竟然没有一丝鲜血流出,这让他感觉很奇怪。这时就忍不住探究起来。

谭耀和的伤口,从表面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红血染ròulù白骨,切口很齐整。不过,他明显能看到,他tuǐ上动脉血管的血,随着脉膊,也在一涨一收,血液在每一次脉膊跳动时,总是会在血管头处,形成一粒圆圆的血珠,然后又吸回去。显然有什么东西包裹着,不让血液兔散在空中。

戴添一眼睛看不明白,就微闭双目,将神识泼撒上去。

他立刻感到一股惊人的灵气,而且,这道灵气似乎也已经生成了一种玄奥的纹理,虽然不像自己身体内的大道神纹那么清晰,但明显是一种聚集着强大生命能量的纹理。戴添一的神识一靠上去,就有一种被滋润的感觉。显然这是一种什么灵yào。

戴添一不由地召了神秀出来,他虽然读过界中界里那本炼丹典籍,奈何实践经验太差,根本没有能力分辨这种灵yào到底是什么。

神秀被召出来,一听戴添一的话,立刻就俯身到谭耀和的伤口处,只往跟前一凑,就不由地轻咦一声,对戴添一道:“凝解封冲印符,拍入他天灵xùe!”

戴添一听了,茫然道:“什么是解封冲印符?”

神秀听了,尴尬的一笑,伸手就凝出一朵符文的虚影来。戴添一看了,就照着样子凝出一道符文,往谭耀和头顶天灵处一拍,那道符文就一下子自动没入谭耀和的体内。谭耀和大叫一声,整个身体都颤了起来,显然非常痛苦。

“我知道你的长辈封印在你体内的yào物有禁制,所以你还是自己将封印的yào物送出来吧,不然,我们一道道冲印符打入,打不出灵yào,痛也痛死你!”神秀在旁边冷冷地道。原来一般的解封冲印符,只是能解开一般大众的封印方式,对于一些修为高的,有特殊禁制的封印自然没用。但这种符纹打入,却能让人痛苦异常。

谭耀和听了,咬着牙摇头,显然是舍不得灵yào。

神秀又凝出一道符文,与刚才那个符文大同小异。戴添一如法炮制,凝出新的符文打入。谭耀和终于惨叫出声,一时就涕泪泗流,身体挣动之间,终于汩汩的声音中,一颗白yù般的仙丹就从他头顶升了起来,丹yào一出,一股清新的yào香,就让戴添一浑身一震。

“果然是凝魂塑体造化丹!”神秀却在这一瞬间,变得有些呆滞。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