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吃老师的奶水魔妃每天都想跑路 > 第二十八章 胆壮心惊故人来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八章 胆壮心惊故人来

东大街,过去西安城最豪华的地段,现在依然是紧俏的地方。Www.qВ五.CoM\不过,店铺格局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有名的店铺酒店都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家新的巨型的商资机构,占据了整个东大街,街两边盖成了两幢长龙般的建筑,倒不是很高,只有五层,但气派的地方在于,整条街上的街面都被联通成一幢楼。

以街道为界,街道南面叫孔家店,街道北面的的叫田苑。孔家店是购物消费中心、田园是饮食娱乐中心,目前也是整个城市的奢侈享受场所。

正所谓再难过的日子都有富人,此刻正是华灯初上的时间,两家店都是灯火辉煌、人来人往,在这里一点都看不出地球在2012以后人类的xùe居的贫困痕迹。

田苑的一楼是饮食一条街,各中挡次的美食,在这里都有。外面靠近街面的是大排挡,里面则是一些高级餐厅、咖啡厅和酒吧;二楼上是一些普通的娱乐场所,电影院、ktv、迪厅等;三楼上则是赌场;四楼上是一些sī人xìng质的俱乐部和会所、洗浴中心等;五楼上则是一些不能说的地方。此时,在田园的五楼上一间豪气十足的房间里,正有三个人围在一起说话。这三个人可以说都是戴添一的熟人。

正中间坐在主位上很帅气的,正是田凯。田凯的下首坐着一个孔武有力的汉子,一头板发,正是当年被戴添一打伤的孔乐歌。而在田凯上首的,是一个红衣道装打扮的年轻修士,眉目中依稀有了谭志诚当年的风采,却是谭耀和。

“谭哥,谁那么不长眼,敢动谭爷的华阳炼气馆,这不是明摆着给华山派难看吗?而且,谭哥你已经是武当派弟子,随便叫几个师兄弟下来,不信摆不平他……”孔乐歌此时已经喝多了酒,大着舌头。

一旁的田凯没有作声,看气质已经比当年稳重了许多。

坐在上首的谭耀和转动着手中的酒杯道:“能一下子将华阳炼气馆挑了,对方的修为也不低,听我父亲传回来的话说,这人还杀了华山派两名真传弟子,其中一个就是谭木师兄,这一下我父亲在mén派里就少了一个说话的人……不过,我实在想不通,八仙庵没道理有这样的高人啊……”

“杀了华山派真传弟子,华山派能就这么算了?”田凯开口道,伸手拿起桌上的酒瓶,给谭耀和续上酒。

和当年田朝文、孔翰林一样,田凯和孔乐歌,是惟谭耀和马首是瞻的小弟。

田家和孔家现在已经是西安城数一数二的大户了,田苑和孔家店就分别是两家现在的产业之一。在能源越来越举足轻重的人类xùe居时代,又有着华山派修士做后台背景的两家,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垄断了整个区域的所有商业活动,发展自然神速。

田朝文和孔翰林已经退居幕后,由两个儿子出面经营。

现在的田凯和孔乐哥已经是西安城真正的大亨!

正在这时,一个敦实的汉子悄悄地走进来,在田凯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田凯脸sè微变,站起来道:“小孔,你招呼谭哥,我出去,处理点事情!”

谭耀和就笑道:“你要忙,就去忙,让小孔招呼我,你看他的样子能招呼人吗?”

田凯看了一眼面红舌头大的孔乐歌,不由地笑了道:“这小子,见酒就没命……谭哥你先坐会儿,我去去就来!”

谭耀和摆摆手,田凯出去,轻轻地带上mén。

一带上mén,田凯的脸立刻就变了,神sè有些狰狞地看着等在mén口的、刚才那个进来报信的汉子道:“没有叫宁伯去看看?”

“宁伯看了,看不出来他是不是出千,不过,他连押十几把,把把押点,一点不差,宁伯估计他不是凡人,可能是修士!”那汉子轻声道。

“带我去看看!”田凯挥挥手道。

汉子前面带路,七转八拐,就将田凯带到楼上的一个暗处,那里有两个汉子守mén。见田凯过来,都鞠躬行礼。田凯点点头,进了那道mén,里面全是一排排的监视器,这里竟然是整个大楼的监控室。

汉子带着田凯来到一个监视器前面,指着那个画面道:“少爷你看,就是这两个人……这个瞎子指挥,nv子押注……”

田凯一看,瞳孔立刻一收道:“推上去,拉近点!”

旁边的cào作员立刻将监视镜头推上去,那两个人的样子就被拉大。田凯的脸sè越发yīn沉了,那俩人赫然是钟九和谢思。画面上,钟九对谢思说了句什么,谢思就将手里的筹码全押到一个点子上,然后庄家开盘,立刻脸sè大变,旁边围观的赌客则是一阵欢呼。显然钟九和谢思又押对了。

这时,从mén外就进来一个老头儿,很儒雅的样子,进来后走到田凯身边道:“少爷,这人绝对不是千,他似乎有特异功能,能看到里面的骰子……我刚才试过了,在骰子定下来后,我有意改变了骰子的点数,他似乎也感觉到了……”

“哦!”田凯只盯着屏幕上的两人,对那老头道:“宁伯,你去请谭少爷和孔少爷来!”

“是!”老人恭敬地应了一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就转身出去了。

过了片刻,谭耀和就和摇摇晃晃的孔乐歌走了进来,身后这时却跟了两个华阳炼气馆的修士,一进mén就道:“什么事情,也不让我俩消停会儿?”

“谭哥,是熟人!你看这俩人……”田凯指着屏幕道:“你还记得吗?”

“哦”谭耀和看着屏幕,稍一停顿道:“这nv的不就是你那个啥……这男的……恩也tǐng面熟……”

“嘿嘿,这nv的还来田凯你的赌场赌,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一旁的孔乐哥也大着舌头说:“这男的……这男的……靠!这不是那家伙的师兄吗?当年自不量力想杀我父亲,给我父亲挑断了tuǐ筋刺瞎了眼……还人模狗样的坐在这里,让我下去,打得他爬都爬不起来……”说着话,就摇摇晃晃地想往mén外走。

“小孔,别慌,不是那么简单的……”田凯轻声道:“谢思这些年给我追怕了,躲我都来不及,怎么敢来我的赌场……而这个钟九,是当年谢思那个男朋友的师兄,给孔叔叔挑断了tuǐ筋,刺瞎了眼睛,在东mén外做乞丐,一瘫泥样的东西……后来不是到了谢思家里,当年我们有意卡谢家的供应,饿死了谢思的父亲,差点闹出事来……但他今天在我赌场里,连押十几把,把把押点,点点不差,已经赢了近百万晶牌了……听宁伯说,不是出千!所以我请谭哥来看看,这人是不是修士……”

谭耀和本来还不咋上心,但听到修士两个字,不由地眼睛一眯,道:“我们一起下去,会会他!”说着,就率先出mén。

一行人下到三楼赌场,直接来到钟九的台子前。

正在帮钟九押注的谢思看到田凯,先是一惊,明显有点惊慌失措的样子,但立刻就镇定下来,像没看见他们一样,继续做自己的事。

钟九虽然眼睛看不见,但自从戴添一给他伐骨洗髓之后,神识却灵敏了许多,立刻感觉到了三人的气场,只将头往过扭了扭,就只管指挥谢思继续下注。

“喂!臭瞎子,敢来田苑捣luàn,是不是想整个瘫了才舒服!”孔乐歌立刻忍不住嚷了起来,看来当年戴添一那一脚,并没有让他得到丝毫教训,反而是这两年顺风顺水,让他更狂傲了些。

“开赌场,迎赌客,难道只许你们赢,不许你们输吗?感觉我是出千的话,拿出证据来……输不起的话,别开赌场!”钟九冷笑一声道。

“找死!”孔乐歌怒骂一声,往前一窜步,一开tuǐ,一脚就蹬了过去。

钟九却连眼神都没抬,身体不动,一伸手,孔乐歌的tuǐ就像送到他手中一样,手一紧一把就扭住了孔乐歌的tuǐ,手腕飞快地一转,就只咯崩一声响,就将孔乐歌的一条tuǐ从脚踝处扭开,然后手往前一送,孔乐歌一个跟头就栽了出去。

“长寿境!”谭耀和冷哼一声:“这点修为在这里撒野,还不够看!”说着往前跨步而进,和孔乐歌一样,一抬tuǐ就踢了过去。一样的角度,一样的tuǐ法,甚至速度都一样。这就是硬生生的显本事了,看钟九怎么接。

钟九却也是一样,同样的手法,同样的角度,同样的位置,来抓谭耀和的脚。

谭耀和冷笑一声,tuǐ上更加了两分气力,要生生一脚踢断钟九的手。要知道谭耀和此时已经是魂境修为了。谭志诚利用自己多年经营的关系,将谭耀和送到武当派给武当清一真人作弟子,就是因为武当派如今已经是道修mén派的掌法mén派,能从天宫得到更多的灵yào。

谭耀和就是得武当派赐下的伐骨洗髓的无上仙丹“道生丹”,一下子就进入神通境一重,然后又有谭木为报答谭志诚师恩,从华山仙使那里讨要的一枚提升修为的“极道仙丹”,年纪轻轻就进入神通二重大成之境。这一下就让清一道人重视起来,毕竟谭耀和很年轻。

清一道人又从天宫派来,坐镇武当的仙尊那里,讨来一枚“凝魂塑体造化丹”,这种丹yào是真正的仙界极品丹yào,yào力宏厚绵长,以谭耀和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完全吸收。但这种丹yào的好处,是可以封印在体内,慢慢地发散吸收。

这种丹yào可以大幅度地提升修士的修为,但境界却得自己来修炼。

谭耀和得yào力之助,竟然十几年内,就进入了魂境。此时,他以魂境修为,硬破钟九的长寿境修为,在他想来,自然是势如破竹了。

俩人的手脚终于在啪的一声渗人的响声中触在一起!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