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吃老师的奶水魔妃每天都想跑路 > 第二十二章 心贪灵田身遭擒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二章 心贪灵田身遭擒

巨龙缠饶而来,戴添一横身yù避,就听仙使一声轻叱:“咄”。全//本\小//说\网戴添一只感觉识海剧烈震动,虽然有大道雷音钟护住识海,不致于疼痛难忍,但却一时几乎没了意识,浑身上下一时间根本无法动弹。

他不由地想起小时候练武时同爷爷试手,爷爷一个扑手过来,击在他xiōng上,但他当时却一下子几乎没了意识,只感觉头脑极疼。当时他问极缘故,爷爷说:戴氏心意及内家拳主要练一忽灵!就是像冬天里小便时打niào颤的那种劲儿。接人化打,就是打个颤劲儿。但这个颤劲儿,并不仅仅是颤,还要透。要透过身体,颤到对手的身体内部。

颤劲的第一步,是颤对手的tuǐ,起手拔根!

颤劲的第二步,是颤对手的脑,打得对方头疼yù裂,意识空白!

颤劲的第三步,是颤对手的脊柱颈椎,要一出手,就颤断对手的颈椎或脊柱!这种颈,在狮虎扑食时可以看出,一些体形弱小的动物,被狮虎一扑及地,就会震断或震伤颈椎脊柱。

颤劲的第四步,是颤对手的气血,高频率动,如雷似电,双手一角,如被电击。刹那间脸sè苍白,浑身无力。

当时爷爷用的就是功夫的第二步,打心窝,劲过脊,颤人脑。所以戴添一当时一下子就没了意识。前三步相对容易,只要对准对方的中线发劲,意念落到要颤击的部位,就可以了。但第四步,却需要在一瞬间,产生高频的颤抖劲。

戴添一此时感觉到的,就的当年爷爷颤他头脑时一样的感觉。

只不过,对方的修为更高,是入道后的声打。对方的声音中,含有极高的不可听闻的频率,这种频率并没有像我们平常听到的噪音一样,攻击伤害耳鼓膜,而是以极高的频率,作用于他的神识。也就是脑部深处。

等戴添一反应过来时,那条巨龙已经将他缠入身体,又化成一根巨大的石柱。只不过,戴添一的身体,已经被包裹在石柱中了,只lù出一个头颅在外面。而且,本来平整光滑的石柱表面,此时已经布满了法阵篆纹,一股股法力bō动,显然是一个囚禁的法阵。

他的心中充满了震憾!

虽然这种境界不是他能想像到的,但他却知道,华山仙使最少是化体境的高手。

因为刚才的攻击,显然是对方的一缕神念,打入身边的石柱中,神念作用之下,将石柱化成一条巨龙。就这一缕神念化出的巨龙,在反应速度方面,都比戴添一这样的金身境修士快上不少。

“区区金身境修士,就敢来与本仙使谈条件!”华山仙使的脸上lù出一丝嘲nòng的神情:“速将你擒住的华山派修士放还,我或许能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否则缩筋搜魂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我就不信,八仙庵的修士,敢同你一样,将我华山派的修士杀害!”

戴添一听了,心中不由地暗暗庆幸。

听仙使的口气,他并不知道自己其实是靠界中界这样的法宝擒住华山派众修士,并将这些人随身携带。这也是对方没有直接杀灭他的原因。

虽然听华山仙使言语中,不怕自己以华山派众修士的xìng命相胁,但其实一般语言表达不怕的地方,往往就是对方害怕的地方。真正不怕,对方也就无须表达自己不怕。

我们在生活中其实常常可以看到,越是强调的东西,越是薄弱的环节。就像强调反腐时,其实反腐就是一件难做的工作;强调建设道德体系时,其实多数是道德体系急剧滑坡的时候。所以仙使越是说不怕自己威胁,其实是恰恰是他在怕。

戴添一轻声笑道:“我一个金身修士,和八仙庵众人,能换华山派二名元神境修士已经值了,何况还有二十余名金身修士陪葬……而且,哼哼……”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一下,一方面惹起华山仙使的好奇心,一方面将界中界提起意念:“你以为这石柱就能困住我吗?”话章一落,立刻将身体翻入界中界里。

眼看着戴添一突然消失不见,华山仙使不由地一惊,当时一道道法符打在石柱之上,石柱上法阵威能大增,他不知道戴添一去了那里,只是本能地想着他不可能一下子离开石柱。因为一个金身境的修士,从他布下的囚禁法阵中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仙使一方面加强法阵,一方面将自己的神识深入到石柱中,查寻戴添一的下落,忍不住就轻咦一声,因为石柱中空空如也,竟然真的不见戴添一的下落。不过,仙使立刻注意到,在石柱中间,有一处地方,鹅卵石一块大小,灵气似乎比其他地方稍弱一点。

华山仙使立刻一伸手,将石柱中那块地方直接抓缩出来。

石块到了手中,却和普通石块一样,然后,石柱中那处空处,还是灵气比周边稍微弱那么一点儿。难道是石柱那里本身有什么不同,戴添一真的逃出了自己的囚禁法阵。

就在这时,突然感觉石柱中有一丝神识bō动的迹像,从他刚才抓出的石dòng中逸出,他倏地放出神识,笼罩过去,就感觉大殿里有一股空间之间的bō动感。华山仙使一伸手,对准bō动的地方抓摄出去,立刻感觉到似乎一颗鹅卵石大小的灵气四溢的东西就被抓在了手中。

他正要将手收回来,仔细打量,却感觉那件东西突然从手掌中消失了。

华山仙使真正地惊讶起来,如果说戴添一逃出石柱的禁制法阵,他还可以接受,但直接在他的手掌中消失,他根本无法接受。要知道修为到了他这个阶段,已经不仅仅是头脑华池有意识了,他身上的每一处灵魂魂玄,都有了一定的自主意识。任何法力的使用,都会给他的魂玄感知。但刚才那团灵气,消失时,他却没有丝毫感知,似乎那东西从来不曾在他手心出现过。但他分明知道,刚才那一把,他真真实实地抓到了那个东西。

华山仙使已经将神识往外放去,笼罩了整个华山,查寻戴添一和那团灵气的下落。

而此时,戴添一已经出现在华山山腰处,出现的地方,正是那一块古灵田的地方。戴添一的头上,此时已经冒出汗来,在华山仙使一把抓破石柱时,他就通过界中界的瞬移作用,一下子将自己出现在这里,但当他踏出界中界,想将界中界调过来时,界中界却给华山仙使一把摄拿住,强大的威压险些切断了他同界中界之间的认主关系。幸好他神识动得及时,界中界竟然穿过仙使的手掌,回到了他的身边。

戴添一此时毫不客气,先是自己翻入界中界里,然后神识一动,将那块灵田收入界中界里。然后他再次出现在华山派另一块灵田那里。

而此时,在戴添一刚刚收取灵田的地方,华山仙使和四名金甲力士就显出身形来。但立刻,又消失在虚空中,再出现的地方,就是戴添一出现,并再次收取一块灵田的地方。

戴添一身体又闪了几闪,就将华山派的那些灵田不管新旧,不管功能如何,连灵yào一起,都收入界中界里。但他每一次闪出离开后,华山仙使都会出现在那里。

华山仙使很快明白了戴添一在做什么,下一次,戴添一再收取一块灵田时他没出现,却出现在一处比较古朴的灵田旁边,仙使和四位金甲力士,将灵田一圈围住,然后仙使袖袍一挥,就和四位金甲力士消失在原地,似乎融入到周围的空气中。

下一刻,戴添一果然出现在这里,他用的是界中界的瞬移功能,几乎是人一出现,就再翻入界中界里,然后收取灵田,从界中界直接出去到下一处地方。

按他在界中界里的观察,这已经是华山派最后一块灵田了,而且是很有古意的一块灵田。收取之后,他就打算离开华山派,先回八仙庵,将八仙庵的道士收入界中界里,然后埋伏在华山派旁边,开始狙杀华山派修士,直到华山仙使低头为止。

有界中界在手,他就成了一个基本没有羁绊的人。

但这次他刚一lù头,准备再进入界中界里,收取灵田,然后离开时,就听虚空中突然传出一声冷哼,震得他的头几乎要炸开一般,一时间识海内黑晶神纹高频震颤起来,发出一种难以忍受的嗡声,两道血huā如箭一般,窜出鼻腔。

戴添一头脑中几乎一片空白,身体往后就倒。

此时,华山仙使和四名金甲力士就现出身影来,仙使直接一把将戴添一摄入手中,虽然他极想立刻杀死他,但一是华山派两名元神境的长老和二十余名金身境的修士,要着落在戴添一身上找回来,二是戴添一刚才的表现中,有些神秘之处,他想解开。

“小子,让你一个小小的金身境的修士,从我手里逃脱,我这脸可真没处搁啦!”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