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吃老师的奶水魔妃每天都想跑路 > 第十八章 真传弟子迎客来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八章 真传弟子迎客来

戴添一发出大道魔刃,一刀劈开了华山派的山mén,一下子将华山下来来往往的修士都惊得呆住了。WWW、QВ⑤、cOm/要知道劈开一个mén派的山mén,这绝对是一种奇耻大辱,双方的矛盾一般都很难调合了。更何况华山派自从仙使降临后,倔起之势已经锐不可挡,在关中地区已经隐然是修真mén派中的盟主。

现在竟然有人敢直接打上华山派的山mén来。

看着周围人的目光,戴添一不由地苦笑一下,他其实也不想这么高调的,但奈何自己又不得不如此!他这次来,就是要和华山仙使谈判的,而谈判桌上决定筹码多少的,永远不是你的态度多尊重,而是你的实力多强大。

所以,戴添一现在必须显示出足够的实力来。

而且,他以为,自己不光是要显示出实力,而且要显示出一种不按常理出牌的疯狂来。

因为以他的实力,他根本不认为自己可以抗衡华山仙使以及他所统御的华山派,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做出一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那种无赖jīng神来。他不可能靠自己的实力压倒华山派,但却可以让华山派投鼠忌器,不能无限制地对付八仙庵。

山mén被毁,立刻惊动了华山派高阶修士,立刻有几位金身境的修士驭剑而来。

戴添一也不答话,直接迎击上去,人还未近,几道刀刃气已经随着他进身发出去。这次他成心立威,所以仍然是气冲牛斗,没有丝毫留手。刃气过处,这几名金身境修士中,修为低的,直接给一道刃气连人带法宝,劈了出去。几名修为高的,也都给bī退了几步。

戴添一一面进身bī敌,一面高声吼道:“八仙庵道士伊天岱,求见华山仙使,仙使可否赐见!”这一声吼中,他就用黑晶神纹模拟出了大道雷音钟的音bō符文。结果这一声吼,先不说别人,就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倒不是声音多大,而是这些音bō符文一出,他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整个如一口大钟般地震颤起来,肌ròu骨骼、腹肺内脏,都一起发颤,如同一个巨大的共鸣腔,有一种震颤到了他身体的最深处和最末梢的感觉。然后,颤抖从身体传到了空气中,似乎将整个身体周围的空气都震动了。这种感觉,让戴添一找到了小时候练功时,虎豹雷音的感觉。

小时候,练戴家心意拳,鼓dàng丹田,俭气入骨时,总有不尽人意之处。就要练气入虎豹雷音,用声音将气机送入骨缝隙窍中。就是先从肺内鼓音,然后慢慢颤震入腹,再由腹部震动丹田,由丹田循平常练功时的发劲线路,入骨进缝达梢。练到最后时,肺部一动,指尖都在发颤,才算初成虎豹雷音!这个阶段,是用肺音涤dàng身体,引出虎豹雷音,所以只是虎豹雷音的初级阶段。

初级阶段,主要是找到身体与音bō之间的互动关系,打到音bō与身体的共鸣特征。然后,就是再逆回去,让身体各部位骨缝隙窍,模拟出虎豹雷音的动作,由动作产生音bō,这才是真正的虎豹雷音,这时肌体能发出速度极快的颤震,称为气劲。

只有用虎豹雷音将气机能送达梢部,人体才能发出气劲,打中对方,对方就会有触电般的麻木感觉。

戴添一刚才这一吼,竟然有就有小时候练虎豹雷音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身体深处与大道雷音钟的符文间,就有一种相和相鸣互相鼓dàng的感觉,而且,这种鼓dàng中,身体中一些已经凝成形的大道神纹竟然被震裂开来,然后重新排列组合,形成一种合顺的感觉。

不过,他这时只是心里一动,却没有深究这种感觉。

大道雷音钟上的法阵,本来就是一种音bō攻击方式,因为时间关系,戴添一也没有很深地研究这种音bō攻击方式,只是用黑晶神纹在识海中模拟了上面的法阵,并以口腔为钟体,将这种法阵符文,凝上去,然后发声。

他这一声吼叫中,整个华山峰谷中都有一种共鸣的气机被牵动了。

而面前,几位在刀气刃下堪堪停住身形的华山派金身修士,竟然在吼声中双手抱头,一个个脸sè苍白,踉踉跄跄地站立不稳,最后竟给这一声吼,跌落到地上。

戴添一这才想起,大道雷音钟上的法阵里,包含有神识攻击的法阵。

周围看热闹的修士中,虽然不是首当其冲,但无奈修为低了许多,纷纷掩耳急退,有修为实在太低的,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此时,华山深处,北峰之上,已经没有了过去游人会聚的热闹。

一座大殿几乎覆盖了整个北峰。

大殿中,正中高位上,一位身着金sè衣冠的道修正在悬空打座。在他的身后,站着四位身材高大的金甲力士,个个肌虬筋张,不怒自威。而在他的前面,也正悬空盘坐着几个年轻的修士,数一数,共有六名,里面就有在八仙庵前铩羽而归的那个华姓弟子。

四周靠壁的地方,则盘坐着高低胖瘦老少修为不等的华山弟子。在这些人的周围,一排排线香正袅袅地散着青烟,一股清神凝心的香味儿散发出来,如果是识货的,就知道这种线香不光有清神凝心的作用,而且,里面含有有助于修士修炼进程的凝元丹的味儿。

而在正中六名真传弟子中间,还空了两个悬空的座位。

分别是第二个和第三个,那正是被戴添一杀死在八仙庵前的那位“明师弟”和谭木的位置。那位华师弟排在第四个,显然三人修炼时位置相临,所以平常比较jiāo好。也正因为如此,谭木在给弟弟报仇时,才会拉上二人。

这时,戴添一的吼声传来,震得北峰顶上发出嗡地一声响,几块水晶状的饰品竟然叭地一声,裂出纹来;大殿窗户上的糊的纸也给震破了。几名真传弟子的身体都是一颤,最后两名真传弟子修为稍低,竟然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耳朵。而周围的修士中,竟然有几个从坐上差点跌落下来。

殿前的几根线香也从中折断,掉落下来。

金sè衣冠的道修的眼睛一下子睁了开来,面上微微lù出些许惊讶的神情,看到殿内的情形,轻轻地挥动衣袍,戴添一那些音bō攻伐之音,一下子就给清滤掉一般,变得清朗起来。而那些碎裂的水晶饰品、折断的线香和烂开的窗户纸,都一下子恢复了原状。

“八仙庵?”金sè衣冠的道修轻轻重复一声,声音中带着一股奇怪的韵味儿,虽然不大,却让下面听的人如醍醐灌顶般的惊心动魄,似乎这一声轻叹,能震dàng到人的灵魂深处:“武安修”他轻唤着离自己最近的那名弟子。

“弟子在!”盘坐在第一个位置上的那名弟子就长身立起,直接站到地上。

“你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回事儿……”金sè衣冠的道修吩咐道:“甲金,你陪安修去一趟,有什么事听他吩咐!”

听到他的话,他身后最前面的两名金甲力士之一就躬身为礼。

这名金sè衣冠的道修,显然就是华山仙使了。他座下八名真传弟子,二弟子就是那位“明师弟”,三弟子就是谭木。第四位就是那位同戴添一有夺器之约的“华师弟”。而这位站在他身前的武安修,就是他的真传大弟子。

“是!”武安修拱手长揖,然后站起身来。

一副很年轻的面容,但气质中却带着一股沉稳劲儿,而且行动之间,身上气机盎然,显然已经进入金身大成之境,金身修为之圆满,比戴添一还胜一畴。不过,他却没有戴添一得天独厚的大道神纹,虽然修为圆满,但斗起法来,却差得不是一星半点。戴添一重宝在身,可是连元神一重的修士都能杀灭的。

武安修一步跨出,脚下就出现一柄飞剑,显然也已经到了施法无形的境界。

这也是同戴添一一样,苦练的结果。

许多人以为,修士斗法,只要修为够,然后知道怎么发出术法,就能应用到敌人身上,只要术法威力强大,就能所向无敌。其实不然,修士斗法,就和我们普通人练武一样,许多huā式招法,也都是要悟要炼。而且,得苦练。术法威能强大,但施法缓慢,就很难击中对方。许多人术法威能小,但施法速度快,照样杀死那些拥有强大法宝的修士。

就像武安修这简简单单的一步踏出,踩上飞剑,他就苦练了整整一年时间,才能做到法动无bō,无形于外。看着这从容淡然的一个动作,全是他的汗水结晶。

而就这一个动作练成,就使他的施法功力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功夫就在生活中,就看人留心与否!用心的话,吃饭睡觉一举一动间,全是功夫。

武安修从从容容地出了殿mén,飞剑就突然加速,往华山脚下疾shè,那名叫甲金的金甲力士则大踏步跟上,他的脚下没有飞剑,却仍然腾在空中,只是在脚的周围,生成一朵朵云气。显然他脚上的靴子上,有风xìng法阵。

俩人一几乎瞬息之间,就到了华山脚下,远远地就看到,数十名白衣的华山弟子,正远远地围着一名皂衣道修。华山弟子个个神情紧张,如临大敌。而那名皂衣道修双手负背,却一副轻松悠闲,前来访友的神态。

“华山派武安修在此,这友道友……”武安修话音未落,突然就看到了华山派倒塌的山mén。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