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吃老师的奶水魔妃每天都想跑路 > 第十三章 魔刃绝杀动地来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三章 魔刃绝杀动地来

随着话章,一道刃气划臂闪过,谭木就怒呼出声。全本小说网他托着威灵分身丸的一只手齐肩断下,连臂带丸消失在虚空中。然后紧接着四道魔刀刃气jiāo叉劈向他的身体。

谭木脸sècháo红,将身体拼命升高,眼神中透着一种绝望的疯狂,他仅有的一只手将hún元震天鼓抛入空中,鼓槌已经拿到手中,对准鼓面用力挥下去。

hún元震天鼓,戴添一并不知道这是一件什么法器。

但那个华师弟却知道:“大家快集中到我身边!”他叫着,祭出一口巨钟,罩住自己及身边的华山派弟子。hún元震天鼓,传说是天宫里午mén外的弑仙除妖鼓,鼓声一起,仙妖神魔皆要伏法。就是因为这鼓发出的音bō,有粉碎修士、妖人识海的威能。

不过,发生了夺界大战,天宫的许多法器都被分到各路仙人手中,与异界仙魔争持世界,这午mén外的hún元震天鼓,以及数件天刑法器,都被分到了华山仙使的手上。其中也包括华师弟手上的这个“大道雷音钟”,不但能发出雷音攻击敌人,还能做为盾器,防止一切音bō攻击。这口巨钟就是当时挂在震天鼓旁边,专mén克制鼓音,做为天宫午mén外专mén为震天鼓设的一道禁制,为的是防止敲响此鼓时,鼓音误伤他人。

华山仙使将数件天刑法器,和几件法宝,分赐给华山派八名真传弟子。

谭木有震天鼓和黑晶无影剑,华师弟有雷音钟和玄yīn斧,而刚才死去的明师弟,纳宝囊里也有一件天刑法器和一件攻击xìng法宝。

戴添一刚才已经听到二人的谈话,此刻看谭木竟然真的丧心病狂地要jī发hún元震天鼓,心中不由一紧,最保险的当然是进入界中界里,相信就是hún元震天鼓再厉害,也不能越界攻击。但他却没有一丝要进入的意思。西安……有他太多的东西!祭出雷神甲,他踏空而起,随着身体升空,魔刀刃气一道道不要命地发出去,攻击的对象都是谭木的那只握着鼓槌的手臂。雷骨甲盾也被祭了出去,放大成三米见方的一个大盾,像锅盖一样盖向谭木的头顶,就是要将谭木同hún元震天鼓分开。

然后,他身上的各种法宝术法,齐shè而出。

谭木眼看着击中震天鼓,一个巨大的盾牌已经阻在震天鼓和鼓槌的中间,鼓槌就一下子敲在盾牌上,发出如击败革的声音。他只感觉手臂上一麻,却是给甲盾上面的雷芒击殛手臂。就在这短暂的一停中,他看到了令自己终生难忘的一幕,数十道刃气jiāo错而过,他高举的手臂就在气刃穿梭中,分为一团血泥骨沫,就连hún元鼓的鼓槌,也给数道刃气击中,伤痕斑斑地飞了出去。

但这还不是他最惨的地方。

然后,他的身体先是给风雷铜锤击中,身体往后飞去,半空中,就给银风刃斜切两段;紧跟着一道龙雷千里,就将他裹入雷火珠爆中,一身法衣被炸得如片片飞舞的飞蝶;无声无息的元神芒,在他的心口钻了一个dòng;接下来虚空裂,将他的头颅直接裂为齑粉;最后,威力无穷的雷神诀将他的身体雷得外焦里嫩。

戴添一一口气将所有的法术和法宝都发了出去。

做为金身境,他发出的虚空裂只能裂碎头颅大一块虚空,而雷神诀也没有人安乙木发出威力的十分之一,但这种无上强法,他能发出来,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这还是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融合了两种大道神纹,变得坚韧异常的缘故。否则,一般修士,如果强提修为,发出雷神诀或虚空裂,这种无上强法chōu取体内法力,非将自己的身体挣碎不可。

戴添一的身体在空中不由地一晃,脸sè有点苍白。

他已经几乎耗尽了法力,数十道魔刀气刃、几道元神芒,再加上一记虚空裂和一记雷神诀,已经基本到了他的法力极限了。

戴添一竭力稳住自己的身形,用最后一丝神念,摧动界中界,将谭木遗下的hún元震天鼓连同鼓槌,收入界中界里,然后面对着华山派的众人。他已经时刻做好进入界中界的准备了,但还是强打jīng神,要唱一出空城计。

“各位,谁还要灭了八仙庵,就放马过来!”他轻轻匀着气,淡声淡气地道。

华山派的众弟子面sè一片灰败,齐齐地将眼光看向了最后一名金身境的修士,真传弟子之一的华师弟。华师弟的脸sè也极不好看,不过,真传弟子的骄傲却让他的身体tǐng得笔直,脸sè尽管有点微白,但还是声平音静地开口道:“有阁下在,我们自问没有本事灭了八仙庵,不过,你杀了我华山派两位长老和两位真传弟子,这仇肯定是解不开了!我们打不过你,但华山弟子也没有怂人,你划下道儿,我们一一奉陪!”话虽不lù锋芒,但却透着硬气。这让戴添一不由地对这人刮目相看。

对方的言语中,分明没有看出来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而在这种情况下,能保持这一份豪情,说明这人虽然傲气,确实有傲人的气骨。虽然是敌对关系,也让他不由地敬重上三分,当下还是轻言淡语的口气道:“我杀谭林、杀谭森,是因为他们不但夺取我戴家的宝物,还险些杀死我父亲!我杀你们那位明师弟,是因为他太过霸道,把人命不当人命!我杀谭木,是因为他草菅人命的疯狂!至于你们华山派两位长老,那是争斗中不得不为!至于你们,我也无意于取你们xìng命,不过,就这么放你们走,也太便宜了你们!将你们手里的法宝和纳宝囊都留下,我放你们走!”口中虽然这么说着,但戴添一心里却没有谱儿。

因为太软了,对方也是人jīng,肯定能看出什么!太硬了,没有回旋的余地,那就把自己bī上了梁山。所以此刻只有硬着头皮儿,不过,雷神甲一直穿在他身上,如意手也出现在手上,实在不行,只有拼尽最后一丝法力,用如意手上的震天雷和渡心指应付一下对方。

而且,如果以伤身为代价,未必不能摧动四象发雷阵,发出雷罡。

“华师弟”看了戴添一一眼,又看着周围面sè灰败的华山派众弟子,犹豫了几犹豫,终于一咬牙、面sè苍白地道:“好,这两件法宝我给你,只要你不被我师尊杀死,他日我必定凭自己的修为来取!你们也都将纳宝囊留下吧!”华山派众弟子手里的法宝、飞剑,刚才已经陷在八仙庵的锦鲤化龙图里,其他的东西,还都在纳宝囊里。

戴添一看着“华师弟”眼神中的挫败感,对这人的好感又增上一分。

凭感觉,他知道要不是周围这些华山派弟子,这人铁定要同自己拼命了。为了同mén能压下自己的骄傲,能忍自己不能忍的屈辱,这样的人肯定是值得jiāo的朋友。他真忍不住想将两件法宝还给他,但他却不敢开这个口,他怕被对方识破自己虚张声势。

将一钟一斧还有自己的纳宝囊放在地上,那“华师弟”回头,深深地看了戴添一一眼,“走吧!”一转身头也不回地带着华山派众弟子驭剑离去。看着一片白衣变成白点直到最后消失,戴添一终于神念一动,用界中界将那些东西全收进去,然后缓缓地收了雷神甲,降到地上。他刚一落地,董胖子就和几个八仙庵道士围了过来。因为戴添一用万象宝衣和万相冠改变了容貌,所以董胖子已经认不出他了。

“这位道友……”董胖子看着戴添一身上万象宝衣化出的的八仙庵道袍,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

“我们进去说话!”戴添一继续提着jīng神,向庵里走去。其实他现在,真恨不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尽管金身之境,但法力耗尽之后,jīng神受损,人还是相当疲惫的。

一行人进了八仙庵,戴添一就跟董胖子进了侧边的道居偏殿,那里有一个八仙庵日常议事的殿堂。进入里面,除了董胖子外,还有今天才出现的八名斜肩挂剑的道士进入,其他的道士都在外面。

一进偏殿,八名魂境修士就不动声sè地散开来,隐隐地将戴添一围在当间。

董胖子这才再次开口道:“请问道友……”

“董太爷爷,你别道友道友的称呼,我可担当不起!”事已至此,戴添一也就不再隐瞒自己了,当下神识运处,万相冠就恢复了本来面目。不过,口中虽然叫着亲,但戴添一却已经做好了进入界中界的准备,毕竟自己今天亮了太多的宝,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世事最怕万一!

“是你”董胖子吃了一惊,他怎么都想不到,面前的人竟然是戴添一。

戴添一才多大,他可是知道的,要知道戴添一一生下来,戴老太爷就是请他给戴添一推演八卦五行四柱,取的名字。为什么戴老太爷自己不给自己的孙子推演,那是因为算命行有一句话,叫命不自算。算命的给自己的家人基本是不算命的,就是算了,也是可以暗改,不能明说。就是你发现亲人可能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可以暗地里用神通来改命,但不能说出来。正因为如此,戴老太爷就将给戴添一推命取名的事情,jiāo给了董胖子。

可是,这个当年的黄口稚子,今天竟然成了八仙庵的护庵功臣,莫非这就是天意!

(明天或能回到西安,在外面才知道家里好!大家支持一下吧……)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