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吃老师的奶水魔妃每天都想跑路 > 第九章:主弱仆强遭算计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章:主弱仆强遭算计

()棕熊赤血的叫声,不仅仅惊吓了戴添一。/WWw。Qb⑤.c0m\

这个时候,在翻过戴添一看到的那道山梁后面,半山脚上有一个山dòng。dòng里正打坐着一位修士真人,这人的打扮倒是和一般的道士打扮差不多,不过,不像我们常见的道士一般都着青衣,而是穿着一身红衣。

修士一张开眼睛,就轻声自言自语道:“一只结了妖核的三级妖兽,竟然敢到离我人族如此近的地方,示威咆啸,真是熊心豹子胆!当我地虚mén是吃素的吗?”口中说着话,却是一招手,一道银光就从袖子里shè出来,悬在眼前的半空中。

这名修士就从盘坐中站起身来,而那道悬在空中的银光,随着他的站立动作,却降到了他脚下一步高的地方。一抬tuǐ,这名修士就站上了那道银光,手捏剑该一挥,一道符文就从手指尖打入脚下的银光中,那道银光一盛,就往前飞去。

修士驾着飞剑,就出了dòng府。

这时,棕熊赤血已经发出一第二声吼叫。

这名修士就轻声咦了一声,自语道:“这个三级妖兽叫声如此之惨,中气受损的样子,难道是给人猎取压迫不成?不过,谁这么晚还会猎杀妖兽……”心中想着,却是崔动脚下飞剑,直往赤血叫声那里飞去。

戴添一这时已经再次握住了那只寒铁拐,不过,他手掌劳宫xùe那里,那道符文已经比刚才更淡了。他也已经隐隐约约地感觉寒铁拐比刚才重了一些,显然是符文变淡的原因。

不过,他这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他分明听到两声熊吼,显然不是一只,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抗住。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天上白光一闪,一颗流星从半空中闪了过去。不过,这颗流星似乎离自己很近,上面好像还有个大黑影。

戴添一已经发现,这个次元空间里的夜晚虽然没有星月,但却比原来的那个世界亮上一些,没有那么黑暗。那个流星飞过去时,戴添一看到流星上面似乎是一个人的影子。

他惊讶地张开了嘴巴,一下子坐了起来。

这一动,就牵动了伤tuǐ,忍不住哼了一声,他这才想起,自己收拐杀熊,竟然忘了将自己的断tuǐ摆正。当时就忍了疼痛,身体往后移动一点,将那只断tuǐ摆在平地上。眼睛却盯着流星飞去的那个方向。

意外的,他看到流星竟然一下子停到了那个山谷口,接着,那里就有一个人影微微地发出光亮来,戴添一这下看清了,原来流星上面站着一个人,这个时候,那人身上就发出隐隐的亮光,在黑暗中显出形来。

“呔!何方妖兽,在地虚mén地界里大呼小叫,意yù何为!”那人一显出形来,就吼了一嗓子,声音中竟然带着隐隐的雷音之气,听得戴添一不由感觉到一阵气血不稳,随即他静心凝气,才平稳下来。

棕熊赤血给这人一声呼喝,竟然再没敢大声吼叫,只是发出隐隐的吼声,似在诉说什么一般。那人却根本没有答理,只是叫道:“速速退去,否则别怪我灭你形体,取你妖核!”

这一嗓子之后,谷口那里一时再没了声息,片刻之后,隐隐的熊吼之声,越来越远。

半空中的人这才一下子隐了身形,那道流星光芒一闪,又飞了回去。

戴添一这时才终于放下心来,将铁拐放开,双手整理自己那条伤tuǐ,戴家以武传家,这捏筋正骨的法子,他也是熟手。当时mō着黑,忍着痛,将自己的tuǐ骨一一捏正,没有家具,就收用了两根铁拐,一边一个,摆在tuǐ的两侧,算是对那道断tuǐ有一点固定。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后半夜了,山谷之中,更是寒冷。

戴添一就将刚才自己打死的那头熊往前扯了扯,竟然没扯动。于是他就将自己的身体挪挪,挪入那熊的怀抱,抱着一只máo茸茸的大熊爪,顾得不那熊身上sāo气难闻,就躺在了那暖和的皮máo里。脑子中还想着刚才那驾流星的人,这就是传说中修道有成的人,他想。看来修道还真是让人期待的东西,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修到这种能在天上飞的地步。

自己现在还是要练四宝拳的时期,也就是修道还没入mén的时候,估计这一天,不知道还得多远。想到这里,他又想起了谢思,自己来到这个次元空间世界,不知道谢思小宝贝怎么样了,想来应该没事。自己这个祸首一除,对方应该不会为难她和钟九哥……想着想着,戴添一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他凝jīng会神练符成文一整晚,也确实累得头痛了。

就在戴添一睡去时,在他手里的灵戒里,白衣僧人对着青衣道轻声道:“我们是不是太过份了?”

青衣道雁魄道:“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自己行逆天之事,不劳而获,得了三粒jīng神力种子,自然有得应天劫之数,断tuǐ伤臂,也是当受之罪!”

白衣僧人神秀脸上明明想笑的样子,却偏偏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道:“我们将jīng神力打给他,让他在没结丹之前,就感受到魂道天机,这……算不算做弊呢?”

青衣道雁魄一样地忍住笑意道:“我们只是给他一种练功保命的方法,毕竟我们不能过多的干涉他修道上的事情,至于他自己领悟到魂道的一些天机,应该和我们没有关系……”

白衣僧人深以为然,一本正经地点头道:“是的,是的,是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说着话,终究忍不住道:“不过,这小子领悟还真是快呀,不到一天,就能凝出符文来,比别人修几百年都快,还真是令人期待呀!”

雁魄这时忙一本正经地道:“不可说,不可说,佛曰不可说!”

两人这么一本正经地掩着耳朵盗着铃,终于忍不住,两个无良的大叔就都笑了起来。

雁魄一边笑一边道:“我们成大道的希望就在这小子身上了,所以做点弊也是应该的!”

白衣僧这时那还有平常那种俊秀中带着神气的样子,有点猥缩地笑道:“是极,是极,就是yù皇大帝知道了也不能怪我们……不过,我还是给这小家伙先治治tuǐ!”说着,就合上了眼睛,似乎神游体外,而这时,戴添一的tuǐ上,周围的泥土就往他tuǐ上裹去,形成一个套筒,然后这些泥土,就化成了石质,套在他的伤tuǐ上,合丝合缝的,就像在医院打了石膏一样。一会儿后,白衣僧就睁开了眼睛,对雁魄道:“我已经将他的tuǐ固定好了,你施法让他睡踏实一些,对他有好处!他今天jīng神力损耗太厉害了!”

雁魄道人听了,连眼睛都没睁开,就直接伸手打出一个法诀,戴添一立刻就进入了深度睡眠中,睡得死死的了,连呼吸都变得若有若无了。

可怜的戴添一并不知道,他给自己的两个器灵算计了,吃了不应该吃的苦。

不过,也难怪,像这种主弱仆强的情况,做主人的给人算计,也再正常不过了。

戴添一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和谢思在公园里划船,那公园分明就是西安的兴庆公园,他们以前最喜欢在那里划船。兴庆湖里有一处比较秘密的地方,那是穿过一个桥dòng后,那里有大片的树,斜斜地长到湖面上,树丛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种植了一些藤类植物。就在那里形成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下面很yīn凉,夏天时,里面也没蚊虫,戴添一第一次和谢思进行身体探索时,就是在那里。

那还是高二的时候,他在那里,第一次对谢思耍了流氓。

那手感真的很好!他当时热血沸腾,不过,后来谢思却哭了,一边骂他流氓一边哭,哭得很伤心,却紧紧地搂住他,眼泪都流到了他的脸上,当时一颗泪流到了他的嘴角,他记得清清楚楚,他当时将那颗泪抿到了嘴里,那颗泪很咸,咸得他发誓,一定要对她好。

现在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梦中,他似乎又听到了谢思的哭声,他mímí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确实有人在哭,但去并不是谢恩,而是一个陌生的nv人。

nv人的眼泪都掉在了戴添一的脸上,戴添一这会儿却顾不得,他感觉自己的tuǐtǐng疼的。他也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在一辆摇摇晃晃的车里头,他一下子坐起来,mō向自己的tuǐ,别把他的tuǐ歪着放在那里,那不是就惨了。

戴添一的突然动作,吓了nv人一大跳,几乎是跳起来,叫了一声啊!

戴添一这才看到自己tuǐ上,已经给打了石膏的样子,不由地哦了一声,放下心来。这时俩人四目相对,nv人一手掩口,惊道:“你没死?我还以为你已经……那么大一只熊……”

戴添一就感觉nv人的眼睛看起来很熟,似乎在那里见过一样,忍不住疑问道:“你……”

nv人这才像惊醒一样,道一声:啊!一伸手,将搭拉在一旁的面幕拉上,遮住了脸庞,一边遮还一边道歉道:“对不起,我以为你已经……”

戴添一分明认识,这就是昨天那个nv人。

原来nv人一大早就带了村里人来救戴添一,去了就看到戴添一和一头大棕熊扭在一起。也许是太累了,戴添一睡得极死,人们搬nòng了半天,都没醒来。人们不知道,这是雁魄的法术做怪,因为戴添一左手臂上的血在睡眠中不知不觉染了一脸,所以大家还以为戴添一力杀棕熊,力竭而亡,与棕熊同归于尽了。

nv人就是心善,看着戴添一的惨样,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而这时,雁魄使的法术时间已过,戴添一却醒来了。

(第三更了,小子给力了,求大家也给给力!推荐收藏打赏,有什么给什么!希望在大家的支持下,本书能冲上榜头,来个封推或强推之类的!)

首发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