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吃老师的奶水魔妃每天都想跑路 > 第十六章:谁人知我何处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六章:谁人知我何处去

()戴添一撞进mén去,那人立刻纵身追了进去。全/本/小/说/网

一进屋,戴添一已经在一张靠墙的桌子前站定了身体,他已经吐了一口血,但心肺里仍然是火辣辣地痛,显然对方那一捶让他受伤不轻。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来人。

来人眼睛也死死盯住他,他刚才打死曾浩天的情景,也让这人不敢轻视他。两人的眼光在空中一碰之后,来人突然低哼一声,就发动起来!猛然向前一窜步,左手反手鹰捉,直抓戴添一的面mén,右手已经抱在怀里,只待左手抓下去,就会钻拳击向戴添一的下颌。当然,抓下去的鹰捉手在钻拳之后,肯定会有一个崩拳。

戴添一双手就往上一提,yù要出熊抱膀的守势。但他身体刚有个裹势时,心肺一受刺jī,忍不住逆血上涌,他的右手抱膀刚到颌下,一口血就从口中涌了出来,一张嘴就吐到了右手心里,血渍沾满了右手,也涂满了无名指上戴的那枚老太爷送给他的戒指。

戴添一似乎听到有人在房间里冷冷地哼了一声,随着这一声哼,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时间似乎变慢了起来。对方那势若奔马的一拳,在他的眼睛里如同慢动作一般,缓缓击来。而房间里迅速地暗了下来,那慢慢击来一拳的身影,就慢慢地溶解到暗淡中,消失在眼前,似乎整个周围的光线都一下子被什么吸收了一般,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就暗了去,然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这一瞬间似乎变得空空如也,躯体四肢都突然失去了感觉。

然后他就没了意识。

这个时候,院子外面的光线也一下子暗了起来,钟九目瞪口呆地看着院子里的灯发出的光线,好像给什么吞噬掉一般暗了下去。他明显感觉到,这不仅仅是黑夜的那种感觉,而是一种光线完全不存在的感觉。

身体周围一下子就冷了起来,似乎连温度都没有了。

他听到了喧嚣中传来的谢思的半声惊呼,接着声音一下子就消失了,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了,那些打斗的喧嚣和谢思的惊叫,似乎根本就没存在过。连周围的空气都一下子变得稀薄起来,他感觉到一阵窒息的感觉,憋得他眼前一阵发黑。

这情形持续了似乎一分钟,甚至更长,但又好像很短,反正他感觉在那一瞬间,他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

接下来之后,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光线好像从院子外慢慢地流过来的感觉,空气也渐渐充盈起来,他终于恢复了呼吸。他看到院子里的人包括自己,身体似乎都固定在刚才变黑的那一瞬间的姿态,随着光线照亮的地方,那些人接着动了起来,但开始很慢,最后才正常起来,给人一种感觉,好像是速度慢慢加起来的那种样子。

动作速度一正常,人们就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个个脸上带着一种惊惶的神情,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钟九最先反应过来,他一步跨到厦房mén前,往里看去。

他给房间里的导相惊呆了,他分明看见,光线正从房子外面以一种ròu眼可以看见的速度,缓缓地向房间里移动,而光线的中间,他感觉黑暗的地方,明明只有不到房间大的一个空间,但他却感觉那里面很广大。

随着光线的进入,一个人的影子就显出来。

正是那个擅长形意的武功高手,他的身体如黑暗中给光线慢慢照上的雕像一样,一点点显现出来,而光线没照到的地方,则好像溶入那个黝黑而广大的空间里。当那个的身体终于完满地显示出来时,那人才开始动了起来,分明是在向前打出一个钻拳的样子,他击向的地方,正是那个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地变小的空间。

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那个人的钻拳也终于使完全,却击在了什么地不存在的空里。

那人拳头走空时,就定定地站在了那里,半晌,回过头来,看着同样目瞪口呆的钟九,涩声道:“你看到了什么?”

钟九摇摇头,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他看到了什么。

他似乎看到了,又似乎没看到,一切如梦中一般。不!梦中也没有过的感觉。

“我师弟呢?”钟九也开了口,声音不像他自己的声音,有些奇怪的颤音,像是金属里发出的声音。

“他消失了,就消失在刚才那个黑dòng里……”那人的脸上仍然带着震惊的神情道。

钟九没说话,他相信了他的话,因为他进来时,分明看到了那个奇怪的空间。

不,准确地说,应该是黑dòng,他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本能地感觉到那个黑dòng里面非常地广大,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但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添一呢?”身后传来一声怯怯的问候,一样的金属质感,但钟九却能判断出那是谢思的声音。他回过头来,果然是谢思,小脸霎白地站在那里,眼神中惊疑不定。

“他消失了!”说话的是那个形意高手。

“消失了?怎么可能?你把他怎么了?”谢思尖叫起来,对戴添一的担心让她忘记了对眼前人的恐惧。

“他就在我眼前消失了……”那个人声音涩涩地,并没有因谢思的不礼貌而发怒。

谢思的眼睛不由地看向了钟九。

钟九点点头:“他真的消失了!”声音一样的苦涩,但却不容置疑。

外面正在打斗的青皮hún子们都停了下来,人人心中惶惶,人类本能的对未知恐惧,和人类本能的对同类的亲近感,让他们忘记了彼此的立场,站到了一起。

“走,先离开这里!”那个人先一挥手,指挥着自己带来的人。

“可是曾哥……”一个先恢复意识的小弟开口道。

“带他的尸体走!”形意高手的口气不容置疑。

“钟哥!”一旁的梁夸子开了口,二狗子命丧在对方手里,仇还没报。

“让他们走!”钟九头也不回地挥挥手,眼睛却盯着刚才那个黑dòng消失的地方。

一切还是老样子,这世界从不因为失去某人而改变什么。

感觉到改变的,只有亲人。

西安jiāo大再也没有了戴添一的身影,戴添一同学失踪了,公安局已经出具了失踪人口的证明。每天下午雷打不动地出现在学校图书馆那张桌子前的戴添一再也不会出现了,出现的只有瘦俏了一圈的谢思,她每天下午没课的时候,都会坐在戴添一经常坐的那张桌子前发呆,时不时就怔怔地流下泪来。

同学们是善良的,渐渐地,那张桌子就空了下来,做为一种怀念。

医院里,躺着身受重伤的钟九,他被那个形意高手的崩拳击中了心窝,虽然当时靠着一股子气劲,撑着没有倒下,但随后伤势就发做了起来,稍有动作,就喘成一团,他被那一拳彻底打废了,壮壮的一个汉子,再也鼓不出劲来了。

因为聚众斗殴死了数人,等待他的将是十几年的牢狱生活。

不过,鉴于他是在自己家里被袭击,加上身体确实已经废了,戴老太爷又托了一些关系,于是就监外取保了。

孔翰林为曾浩天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葬礼,然后就让人将他的骨灰悄悄地送回了老家。据说给曾浩天家里的安家费超过了六位数,但曾浩天的母亲抱着儿子的骨灰盒仍然哭得死去活来,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丈夫,骂他不该让儿子习武。

柳育彤离开了田凯,尽管她爱他,但她感觉自己对不起谢思。她恨自己为什么当时要委屈自己,委曲谢思,连带着委曲了戴添一。

田凯倒是无所谓,没了柳育彤,很快他身边又出现一个不输于柳育彤的美nv。反正只要田爸爸有钱,田凯就不缺漂亮马子。

不过,那天晚上发生的异相倒是引起了社科院的注意,形形sèsè的专家,各种各样的先进设备都被运到了钟九的家里,监测着他家里的一丝一毫的变化。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不至一个专家提问过。

然后一些国外的专家学者也来到了这里,调查讨论分析猜想着当时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但终于没有任何结果。

没有人知道那天出现的到底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戴添一到底去了那里。

一切都成了一个解不开的mí,这个mí被列在了世界未解之mí里面,引来了形形sèsè的猜测。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渐渐地就给人们忘记到脑后了。

首发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