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章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衣香鬓影,原宇一身白色手工西装,英挺俊飒的踏进宴会厅内。/wWW.qΒ5。cOМ//

这场宴会是他所结识的某位千金小姐的生日宴,他收到了邀请卡,基于礼貌当然得来小小露一下脸。

当他入场时,宴会厅中有一半的女人,马上朝他投来爱慕的目光或是引诱似的眼神,原宇一一微笑接下。

俊拔身影在大厅中优雅走动,深邃的眼不着痕迹地搜寻着今晚这场宴会主人的身影。

绕了一圈,没找着人。看来主人挺忙的,连他这位前任男友来了,都没能现身接待一下,好歹他也是带着昂贵的生日礼物过来祝贺的呀。

算了,待会儿总是有机会遇见的,现在他需要喝一杯酒缓缓微闷的情绪。

说起他的心情会闷,这该不该怪罪那位目中无人的「大」秘书呢?

她的名字叫斐莉是吧……今天她竟敢指着他的鼻子叫他滚蛋,轰人不成后还派了一个黏人八爪女来缠他?!很好,这笔帐他记下了,下回见面他会想办法为自己讨回公道的!

走到豪华弧形吧台前,他跟穿著一身炫黑皮衣,脸上穿了不少洞的怪怪酒保要了一杯烈酒;拿着酒杯,他朝角落的露台走了出去,暂时没打算留在美女为患的宴会厅里招蜂引蝶。

这是不是因为整个下午被茱蒂给缠怕了的结果,让他现在看到性感尤物都想逃?

哈,向来风流的他竟然也会有想逃开美女圈,好好喘一口气的时候?这事要是被传出去,岂不笑掉人家的大牙?!

斜倚在雕花矮栏前,一脚微抬踏在栏边,上身往前方微倾,从高处往下眺看着轮敦浪漫的夜色,晚风拂过脸庞,将他的短发向后吹扬。

这样修长俊逸的侧影、凿刻般的俊脸,在迷离灯光和月色映照下,更添几分神秘感。

此时,有位穿著黑色薄纱礼服的女郎无声朝他靠近,在他仰头喝光杯中的烈酒时,亲密而大胆地将丰满的身子贴向他的宽背,美腿紧密贴合着他修长的双腿。

「宇,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我好高兴呵……」

娇滴滴的音嗓在他耳边响起,引来原宇健躯蓦地一僵。

「嗨,西西雅,生日快乐。」迅速转身,在西西雅用她的娇躯大胆对他磨蹭之前,他轻轻推开她粉裸的肩,与她保持一些距离。

拜托~~他才想喘一口气,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喘,就被黏上了。

「谢谢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我原本还以为我们分手了,你就不会再理我了呢!」妖媚的脸蛋挂着惊喜的笑容。

「我们还是朋友,我当然会来。」他从口袋掏出礼物,递给她。语间,特别强调了他们的「朋友」关系。

和所有交往过的女人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是他个人的行事原则。他深知这些在社交圈打混的女人,可以玩但却不能惹,要不然以她们可怕的个性,万一哪天双方交恶,绝对会被她们散播谣言的功力给整到欲哭无泪。

「我不想和你只当朋友。宇,我们……」收到礼物,西西雅欣喜之余,还想挽回这份已逝的恋情。

说着,娇躯便主动朝他靠了过去,原宇只能暗自苦笑。

「西西雅,我陪跳支舞吧!」巧妙地轻搂住她的腰,旋身往宴会厅内一带,他打算避开和西西雅独处的机会。

「宇,你明知我要的不只是一支舞、一份礼物,我要你回到我身边来。」西西雅嘟唇抱怨,望着他的眼神满是依恋。

「西西雅,除了一支舞和一份礼物之外,我再送不起其它的了。」帅气微笑,原宇将她带进舞池里,在众人欣羡又嫉妒的目光下,契合共舞。

他今晚赴约纯粹是来送生日礼,至于重拾和西西雅的旧情,他可是一点意愿都没有;因为他了解自己,一旦对某个女人失去了兴趣之后,就再也激不起他的任何感觉。

今晚,西西雅虽然活色生香、性感动人,但却无法激起他一丝一毫的生理**;他打算和她共舞一曲,尽点基本往来礼仪后,就要身走人了。

一直站在舞池外的斐莉,将原宇和西西雅这亲密的一幕完全看进眼底,黑灿的美眸盈着嘲弄。

说他是色痞还真是贴切!没想到她今晚代替原岚欣出席这场晚宴,也会撞见他和女人公然**的画面?!看来,她待会儿得到洗手间去洗洗眼睛,免得明天长针眼。

念头一定,娇小纤细的身子一旋,紫缎裙在细白小腿边荡起一阵花浪。

她将礼送到了,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她只要再去餐桌前填填饿坏的肚皮之后,就可以走人了。

斐莉银紫色的娇细身子直直往餐桌前移动,舞池中的原宇正展现着精湛舞技,带着西西雅共舞。

在外人看来,英俊挺拔的原宇和性感娇艳的西西雅是多么契合的一对,许多人已经在舞池外猜测着两人是否会旧情复燃,不过真实的情况,唯有原宇和西西雅两个人心知肚明啊……

「啧、啧,看看这照片,这个男人用『风流』两个字实在不足以形容,他这样子简直就是『下流』到了极点。」

一大早,斐莉坐在餐桌前,一边喝着鲜榨蔬果汁、吃着全麦三明治,一边看着早报;今早的报纸一如她所料,报导着昨晚原宇和西西雅可能复合的八卦消息,就连两人在露台上黏在一起**的画面也被拍了下来。

「要跳黏巴达也不挑挑地点,这人真是没品,竟然公然就在露台跳了起来?!哼,这样恬不知耻的男人,我都替他感到羞愧了。」

自言自语的斐莉完全没发现,自己今天一早的批评好象太多了点,尤其这一切的批评全针对了某位男士──

看完早报,她回房间换下睡衣,再次出现在小巧温馨的客厅时,先前那凌乱惺忪的模样已经变成端装素雅,鹅蛋俏脸上薄施脂粉,樱唇搽了橘粉色唇蜜。

她看起来相当迷人,如果俏脸上能够多一点笑容的话,将会更完美。

只不过,由于她的个性使然,她并不打算招蜂引蝶,况且没事挂着笑容在脸上,可能会使她的颜面神经受损,所以她坚持维持着自己的正经态度和优雅气质。

手里提着公文包,她迅速踏出小公寓。

依照惯例,她今天一样提早半小时出门,然后安步当车地在人行道上散步,算是小小的运动一下,然后再搭乘地下铁前往公司。

每天,当她踏进地铁站候车时,总是会碰到一个西装笔挺、提着公文包的东方男人;那男人几乎每天都在同一时间出现,两人常常相遇,但却从来没有交谈过。

她和他搭乘同一路线的车,而他总是会比她提前两站下车。偶尔在他下车前,她会向他投去注目礼,而他也常常瞥来一眼;两人的视线总是有机会遇上,但彼此一样没有笑容,只是互看一眼,然后很有默契的移开视线。

像今天,当斐莉踏进地铁站时,她又遇见他了。

今天那东方男人穿著一套深蓝色西装,脸部一样不太有表情,只是专注的等车;他手里不只提着公文包,还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

看来他今天的工作颇为繁重──斐莉拉拉裙角在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朝他瞥去一眼,依照自己的经验,她在心中这样猜测着。

记得有一回,她曾和原岚欣聊起这件事,原大小姐当时还打趣的说,也许那男人就是她的真命天子,并且还怂恿她主动给人家一记甜美笑容,只要她肯卖笑,那东方男人一定马上对她展开追求行动!

拜托~~她可没在大庭广众发蚤的恶习。她认为姻缘天注定,如果那男人真和她有缘分的话,不只是在地铁站而已,在其它地点他们还会再相遇。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她会和他打招呼的。

车子来了,斐莉快步走上车,那男人随后也跟在她后方几步上了车。由于车上没有空座位,斐莉走到角落站着,男人则是站在门边,可能想抢在第一时间下车。

林洋偷瞥了那清丽的东方女子一眼,今天她穿著一套浅色系套装,细颈上还系了一条粉橘色丝巾,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俏丽。

每天在这里遇见她、暗中欣赏她,似乎已成一种习惯。

其实每天在地铁出入的东方女孩不在少数,不过大都是穿著轻便、背着背包的年轻学子,像她这样端庄优雅、提着公文包的粉领上班族反倒不多见。

林洋相当欣赏这位东方佳丽,他也曾经想过上前与她打个招呼,彼此熟稔熟稔,但每回见她总是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也没见过她主动绽放友善的微笑,林洋怕自己的唐突行为会吓坏了人家,于是至今还没有展开行动过。

或许有一天,他们会在地铁站之外的地方相遇也不一定;如果真有那样的机会,他一定会上前与她攀谈,进一步和她结识。

很快的,他该下车了。

下车前,林洋回头向她投去一瞥,正巧她也朝他望了过来;四目相望,她澄澈的眸瞳十分迷人,眼睫浓密鬈翘,让他有瞬间的迷眩。

一如往常,两人都没有给予对方微笑,视线只是短暂的相接,又各自移开来。

从今天起,原宇暂时不会进公司,身为特别助理的他,势必会忙得不可开交,因此林洋匆匆下了车,修长的身影快步步出地铁。

斐莉移回目光,心思稍稍被牵动了下,但那仅是短短的几秒钟,她的脑子旋即又被繁琐的工作给占据;在原岚欣丢着公司不管,跑去台湾找大哥的这段期间,她的工作多到忙不完,忙得没心思再去想其它的事了。

「这是怎么回事?」一踏进秘书室,她发现自己的办公桌、计算机通通不见了,就连一旁的两个大资料柜还有事务机器也全都不翼而飞。

呆了、怔了、傻了。

斐莉第一时间的反应是──野心份子终于采取卑劣的行动了!

这些该死又恶劣的人渣!他们一定打算将她轰出公司,然后窃取公司机密文件,进而谋夺总裁之位……

一股气漫上胸口,斐莉提着公文包转身朝外走,她准备到楼下找人算帐。

如果他们以为她会这样轻易的被轰出去,那就大错特错了。

「嗨,小女孩一早就气唬唬的,不会是没睡饱,索性就带着起床气来公司上班吧?」

一转身,斐莉一头撞上一堵厚实胸膛;抬眸一瞧,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在她星瞳前放大。

「啊~~你你你……你又跑来干么?」该死的,楼下的柜台人员是在睡觉打混吗?昨天才交代过他们别把闲杂人等放进来,没想到才经过一个晚上他们就忘了,甚至还将这个恬不知耻的色痞放进来?!

「啧,看来的起床气还真不小哪!」双手抱胸斜靠着门框,原宇这姿态悠闲而帅气,他今天的打扮也同样休闲且出色。

他的身材和外貌,以及俊脸上那抹慵懒的笑容,简直比走在伸展台上的男模特儿还耀眼出众,只可惜他并不是从事男模的行业,要不然肯定会成为全球最性感的偶像……

去!她在想些什么?他帅他酷他出色关她鸟事?现在她该在意的是──他、为、何、又、出、现、在、这、里?!

「原少爷,你公司是没生意做了吗?怎有时间这样清闲,接连两天都往这里跑?」这家伙看起来就一副居心叵测的样子,她千万要小心应对。

「是在暗喻我什么吗?」浓眉往上一挑,他看她的眼神饶富兴味。

斐莉对他这样的眼神很感冒。「我的意思很单纯,你要乱想我也没辙。」咧嘴干笑。「可不可以请你明白的告诉我,你为何会接连两天都跑来这边?总不会是想和我的上司联系兄妹感情吧?」

全轮敦的人都晓得他们原氏兄妹之间的手足之情有多薄弱,如果这家伙真敢点头称是的话,那她会第一个笑破肚皮。

「这倒不是。」扯出一记迷人的微笑,原宇的目光锁定在她这张越看越漂亮耀眼的妍丽小脸上。

「那你来做什么?」斐莉的口气很不客气。

不是来联络兄妹感情的,那就是来争夺产权喽?!俏脸爬上戒备,纤手插在细腰上头,尖美的下巴微扬,她用一副准备战斗的模样面对他。

原宇勾唇一哂。「我来接任岚欣的工作,她临去台湾之前委托我来看管公司,而这位个子娇小玲珑、看起来弱不禁风,可是职权却很大的『大秘书』,从今天起就归我管──」

归他管?!

「你你你、你说什么?」一声暴喝吐自斐莉的粉嫩娇唇,斐莉拎在手里的公文包咚地掉在地板上,重量不轻的公文包就这么直接砸上她的脚。

唉呀,痛死了!可是脚痛却比不上他的宣告来得可怕,这简直是晴天霹雳的恐布消息啊!

「的脚……不痛吗?」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公文包砸上自己的小脚,她没反应,原宇却替她感到一阵吃痛。

「我……我……」俏脸生白。

她没想到事情变化竟如此之大。原岚欣也才不过离开轮敦一天而已,整个公司竟马上被她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哥哥给活活吞了?!

「很痛吗?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原宇发觉她脸色不对,马上趋前扶住她纤细的手臂。

「走开,走开──你你你、你不要碰我,我可不想浪费时间洗手。」挥开他,她弯下身捡起公文包。

原宇的手僵在半空中,绿眸瞪着她因蹲下身而绷紧的圆曲线,眼角起搐来。

她刚刚说什么?不想浪费时间洗手?!她在暗喻他的手有可怕的病菌?!

「原少爷,能不能请你告诉我,我的办公桌还有其它东西跑哪儿去了?」公司既然已经易主,她也没必要再待下去,因此斐莉打算马上找到她的桌子,然后打一封辞呈递出去。

站在他面前,斐莉冷眼瞟着他僵在半空中的那只大手。

哼,她要是被这色痞的手给碰到,绝对会倒霉……

「啊──你干什么?」心里还不屑的冷嗤,结果下一秒钟她却被原宇那只快僵掉的手给揽住细腰,整个人被往前一拉,带进他宽阔坚厚的胸怀里。

斐莉的自然反应是「尖叫」。

他他他……碰到她了?!

不只是碰到手,还有腰、胸部,连腿也黏上了……斐莉一张俏脸浮现惊骇。

原宇冲着她勾起唇,绽出迷人一笑。「我带去找的桌子。」这下子,她不只得洗手,还得把这柔软曼妙的身子洗一洗才行。

被他的笑容给眩了眩,有短暂晕厥感的斐莉,两腿微微发软地由着他往办公室里头带进,鼻前肺里弥漫的都是他清爽好闻的男人气息。

好好闻哦……不,她现在该担心的是,他要带她进总裁办公室干么?!

甩甩微晕的脑袋,当斐莉被他强搂着带进办公室里头时,赫然看见自己的办公桌、计算机、事务机器和柜子,全都摆在里头。

天啊……这是什、什么状况啊?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