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章

「凯达俱乐部」是全轮敦上流社会人士聚集的知名高级俱乐部之一,除非有会员白金卡,否则根本进不去;而每个来到这里的人,无不盛装打扮好彰显自己的身分,免得被归为异类,当成闲来无聊谈笑时的笑柄。wWW、qΒ⑤。c0m/

下班后,斐莉返回住处换上一袭无袖及膝的香槟色贴身软缎洋装,将她衬托得更加妩媚动人,向来包裹在套装下的玲珑身材,也因为这合身的剪裁而显得凹凸有致。

一片滑腻的粉胸和白皙纤臂,还有那双匀称的小腿,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而足下踩着的细带香槟色三高跟鞋,让她的娇小增添了些许高度。

她拎着皮包,从出租车下来。希腊式典雅造型的俱乐部门前灯光灿烂,斐莉被这绚烂的灯光眩了眩目,对这种上流社会场合心里有些不太苟同。

「能否请小姐出示贵宾卡?或者小姐已有订位?」一名穿著燕尾服的男侍者走上前来询问,眼中掩不住对斐莉美丽身影的赞许。

「没有,我是来赴约的。我姓斐,麻烦你帮我通知一位原宇先生,告诉他我人已经到了。」

她知道,没有原宇亲自出面,她是进不去的。

「好的,请稍候。」男侍接到讯息,很快进去传达。而斐莉也没因此被怠慢,由另一名侍者领到一旁的露天雅座暂候,边欣赏夜景边轻啜着侍者送上来的红酒。

果然是高级的俱乐部,连等人都能受到如此的礼遇。

浅尝了两口红酒,她起身迎着晚风走向一旁的赏景台,轻倚在白色艺术雕栏前,眺望着夜景。

自然披泻的黑色长发被晚风吹扬起来,露出光裸的粉背。原来这件洋装有着性感的挖背设计,所以斐莉才会放下长发,巧妙地掩藏住她肌肤细腻的粉背。

原本对于斐莉迟到感到相当不悦的原宇,在看见眼前这动人性感的景致时,胸口的怒气骤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惊艳。

她给他的惊艳不少,因为他已经看过她三种不同的风貌。在公司她是正经优雅、认真工作的上班族女郎,在私下她却是飘逸悠闲的居家女子,而此刻她则是性感女神的化身。

她的性感融合了其它女人身上所看不到的纯真和俏丽,尤其当晚风撩起她的长发,她那细嫩的粉背烙进他深邃的眼瞳中时,他的胸口狠狠地撞了一下。

又是这种被轻易撩拨起的怦动感觉。

原宇不晓得自己为何在遇见斐莉之后,就像时光倒流一般,让他有如回到少年时期初尝爱情滋味的小子,一回又一回轻易地动了心。

缓步无声地欺近她,他跟随着自己被吸引的目光,一步步靠近她。

突然感觉到后面贴上了热源,斐莉猛地转身,长发甩一个弧划过他的俊脸,她讶然的瞠目,对上他那双闪动着惊艳光芒的眸子。

「你……人来了怎么不出声?」害她吓了一跳。

白皙素手抚上起伏的胸口,淡施脂粉的俏颜扬起一小抹惊吓;但惊吓之外,是赞赏的神情。

他现在的穿著与白天的正式西装不同。她原以为男人在这种场合,应该都是穿著正式笔挺的西装,但他却不是;一件白色亚曼尼V领衫搭上蓝色格纹长裤,让他看起来潇洒俊帅得无懈可击。

难怪他有当花花公子的本钱。她相信任何女人只要在这种浪漫夜色下看他一眼,马上就会为他心跳加速,手足无措,就像她现在……

她怎会有这种感觉?!慌乱地甩甩头,斐莉极力压抑住自己脱轨的情绪波动。

「我在欣赏美女。」所以没空出声招呼。

「谢谢你的违心之论。」白天在公司时才将她批评得一文不值,现在却赞美她?这男人的话要是能信,天上的星星随便摘也摘得到。

冷着脸,斐莉踏下观景台越过他。

「我……」他说的话全是肺腑之言,可是她显然并不领情。嗯,好吧,是他白天那番言论说得太过分了。「没有我陪着,进不了俱乐部的。」

耸耸宽肩,看在她今晚如此美丽诱人的分上,他决定停止与她的争执。

斐莉在他前方两步顿下优雅的步伐,微侧过身,等他上前来;她的发随风轻扬,模样沈静而美丽。

「走吧。」原宇管不住动心的感觉,上前轻搂住她的腰。

「原先生,请你……」他怎么可以这样轻浮?!斐莉无法控制心跳的感受着他的欺近、缭绕着她的气息,他掌间的热度从她腰侧传至心口。

「这是给迟到的惩罚。」推着她往前走,原宇看来并不想轻易放手。

硬是被搂着走,杏眸恼火的圆睁着,斐莉心中对原宇评价更低了。

连迟到都要被他毛手毛脚,这男人果真是个色痞!

来到包厢的餐位,里头已有一男一女在席上了。

斐莉先是接触到那男人的审视目光,一阵惊讶浮现俏脸上──没想到林洋也是座上宾,怎么会这样巧合?!

「总裁,这位是……」就在斐莉面露讶色之时,另一位美艳女子率先开口询问,而她的口气饱含醋意。

原宇和斐莉的亲昵姿态,正是让凯琳醋劲大发的原因。

「这位是斐莉,我现在的秘书。」原宇松开置在她细腰上的手,替她拉开了餐椅。「这位是我的特助林洋,另一位是凯琳,她负责的工作跟一样,也是我的秘书。」

「两位好。」斐莉礼貌问候,她被安排坐在原宇与林洋之间,而凯琳的位置则是在原宇的另一边。

她知道凯琳是何许人物,近几个月来有不少八卦小报总是揣测着他和贴身秘书的关系,这其中有许多说法;有的说凯琳只是原宇的情人之一,地位和所有女友一般,有的则大胆报导凯琳其实是原宇的未婚妻,而且就是因为有这层关系,所以她才会被原宇安排在身边做事。

这些说法对斐莉而言都不重要,因为那是原宇的事,与她无关!只是……为什么在亲眼看到他和亲密女友坐在一起时,她心口却闷闷的?

「斐小姐可真大牌,让我们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对于斐莉的迟到,凯琳很不高兴,因此在原宇一入座后,她马上朝他身边贴靠过去。

「真是抱歉。」斐莉愣了愣,旋即道歉。「我下班晚了点,但愿我的迟到没让各位造成困扰。」

她心里更加揣测起这位秘书小姐与原宇的暧昧关系,也许报导是真的,要不然她怎敢这样不客气地朝她呛声,还和原宇姿态如此亲昵?!

「哼,没困扰才怪,我……」凯琳还想借题发挥。

「我想斐小姐既然是因为公事而迟到,应该不会造成我们的困扰,毕竟我们的讨论还没开始,只是先用了餐而已。」

原宇才想开口打圆场,没想到竟被向来在社交场合上惜字如金的林洋抢先一步,他一双剑眉几不可见地挑了挑,目光瞥向林洋,再看看斐莉,一丝小小的疑窦在胸口漫起。

「林洋,谢谢你。」巧笑倩兮地向林洋小声道谢,斐莉没发现原宇因她朝林洋绽放笑靥的一幕,皱起了眉心。

「不客气。」林洋掩不住对斐莉的惊艳,端正的脸上,浮现腼的赞美。「今晚真是美极了。」他没想到斐莉竟然也在原氏集团工作,看来他们俩还真有点缘分。

「谢谢。」她朝林洋嫣然一笑,知道林洋的赞美绝对是由衷而发的,他不会像原宇那样,说话欠缺诚意度,令人难以采信。

「你们……两位认识?」将林洋和斐莉的互动看在眼中,原宇原本还算愉悦的脸色不自觉地沉了几分,微微起的眼眸浮现几分妒怒。

斐莉轻甩长发回眸,看着原宇,还有紧挨着他手臂而坐的凯琳。「我和林洋是旧识了。」

「嗯哼,我怎么没听你们任何一个人提起过?」真的只是旧识而已?!在原宇的眼中,他们默契十足的对话看起来并非那样简单。

「总裁,我……」林洋看着突然冷下脸的上司,正要进一步解释,却被斐莉先抢了话。

「这是我和林洋的私事,没有必要跟公事混为一谈。」她的意思是,林洋对她而言是「私人朋友」,而他只是一个「代理上司」而已。

坐在宽椅上的身子僵了僵,原宇紧抿着唇,不豫之色瞬间挂上那张冷峻的脸庞。

他在不高兴什么?

斐莉不理会他,径自又转头和林洋聊了起来。

林洋虽然和斐莉搭着话,但心中却暗自揣测起上司凝着脸色的原因。看来,上司极不高兴他和斐莉的私人关系……这意味着什么?他也想追求斐莉吗?

他的心情突然沉重起来。要是原宇真的打算追求斐莉,那他将被置于何地?!席间,两个男人各自怀着心思,至于斐莉则没发现任何不对劲,愉快的和林洋聊天,偶尔搭了一下凯琳来的问话,小瞥一眼原宇持续冷凝的神色。

这顿晚餐,气氛似乎不是很好。

餐叙结束,侍者很快来收走餐盘餐具,替凯琳换上了调酒,林洋是咖啡,斐莉是一杯鲜果汁,至于原宇则是一杯高山珠露茶。

他喝茶?!不是咖啡或调酒?!斐莉悄悄看着他眼前那杯冒着热气的清香热茶,心中难掩讶异。

「关于──」注意到斐莉正向他投来注视,原宇绿眸一扫,捕捉到她。「斐秘书,有什么问题吗?」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咬牙切齿之嫌。

哼,终于肯看他了?这女人从一入座到现在,都将目光摆在林洋的身上,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一想到刚刚被她冷落,原宇就一肚子火。

「我、我没问题呀!原总裁请继续说。」突然被逮,斐莉微怔,旋即转开视线。

他绿色的眼瞳在冒着火,虽然仅是短短一秒的对视,但她却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强大的怒气。

她又是哪里得罪他了?为什么他身边的美艳秘书不加点劲安抚他,老是让别人平白无故承受他的怒气?斐莉心中不明就里,极不高兴地咕哝着。

对于她再度逃开的视线,原宇胸口莫名燃起一把怒炽的无名火。

他咬牙出手里的资料给他对面的林洋。「林洋,由你来报告。」再让斐莉和林洋继续聊天下去,他会嫉妒到发狂的。

林洋收到命令,赶紧接手,说明今晚要讨论的机密──

「原大少爷已经答应,绝不会出售手中『原氏海运』的持股,而原小姐也不打算让手,所以目前『原氏海运』的掌管权没有易主之虞。至于我们现在必须应付的是詹士,他在一个月前和纽约地产大亨的小开派克.崔搭上线,根据调查资料显示,詹士极可能将公司机密卖给了派克,他们两人……」

原来是要讨论这个!对这件事情相当关心的斐莉,立刻专注凝神细听。

「这是怎么回事?总裁,你不是打定主意要吃下『原氏海运』的吗?怎么我现在听到的信息,却是这个?」就在林洋继续要说下去时,一直以占有姿态黏着原宇、对斐莉极不友善的凯琳,突然起身截了话。「林洋,你不会是说错了吧?」既然连斐秘书都被邀来参与这场密商,凯琳认为她一定是被原宇给收买过来的。

其它三个人的目光全都移往凯琳的身上。原宇和林洋早就料到凯琳会有这样的反应,而斐莉则是先用愕然的目光看向凯琳,然后将惊疑不信任的眼神落在原宇的脸上。

原宇要吃下「原氏海运」?!

「凯琳,我什么时候放出我要吃下『原氏海运』的讯息了?」原宇的目光只摆在凯琳的身上,对于斐莉露出的疑问眼神,他暂且不作任何的解释。

双手抱着胸,他的脸色更凝了几分。

「没、没有吗?」原宇冷声的质问让凯琳感到大难临头。「在总裁打算到『原氏海运』暂代职务的前一天,我们还开过会,私下谈过不是吗?」

斐莉听了,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原宇到底是何居心?他的秘书已经直接呛明他对「原氏海运」的野心,而他本人和特助林洋表现出来的却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凝着俏颜,斐莉屏息等着原宇要如何解释。

如果他骗了她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素手悄悄在餐桌下握成拳,俏脸紧凝。

「林洋,我有这样说过吗?」冷冷一笑,从凯琳心虚的神情看来,果然如他所料,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把他即将入主「原氏海运」的消息往外大放送了。

很好!想必派克.崔的消息来源,就是来自凯琳这张口无遮拦的大嘴巴吧?!

「总裁并未明确表示过,根据我所听到的消息,总裁只是暂代原小姐的职务,如此而已。」林洋面无表情的应道。

「林洋──你、你胡说!」凯琳尖叫驳斥,花容瞬间变色。

「我向来实话实说。」不是他坏心,他等着凯琳被轰出公司已经等得够久了,像她这种一心只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一天到晚胡乱散播谣言的女人,实在不是能够长久共事的人。「根据调查资料显示,派克.崔是从社交场合获得『原氏海运』即将释股易主的消息,并因此积极和詹士联系,而这件事恐怕和凯琳小姐脱不了关系吧?」

林洋继而又丢出这枚炸弹,炸得凯琳头昏眼花。

凯琳对于参加社交活动向来乐此不疲,她在社交圈内是有名的广播电台,而这回她可算是踩到地雷了。

「凯琳,这件事怎么说?」说话的是原宇,从他的脸色看来,凯琳好象要遭殃了。

「总裁,我……」林洋手上都有调查报告了,这下她要作何解释?

「保护公司的商业机密,是每个员工最基本的认知,而身为我的机要秘书,却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到处放话,这样一来,要我如何信任?」话声极轻,俊脸从深沈回归平静,原宇这模样比动怒还令人害怕。

「我……我、没有……」凯琳万分心虚,精雕细琢的脸蛋惨白无血色,丰满的身子再也不敢靠原宇太近。

斐莉一直静静旁观,心中对原宇的惊疑,已经除去不少,但是对他此刻有如风雨欲来的宁静神情,感到有几分惶恐。

她最常看见的是他俊朗的笑容,要不就是冷凝发怒的脸色,这可是她头一回瞧见他那极可怕的冷静神色。

「事到如今还想否认?看来我们是无法再共事下去了──」原宇语气一样维持着冷静无波。

「总裁,你不能辞退我……你辞退我,那、那老夫人那边你无法交代,她一直看好我们的婚事──」凯琳几乎哭出来,并且朝他挨过去,苦苦哀求。

婚事?!原来凯琳和原宇真的有婚约在身……不知怎地,斐莉心口突然一阵闷痛。

「哼,我们之间什么时候有婚约了?」原宇冷言否认,同时也瞥见斐莉一直紧握的粉拳松了松。「凯琳,是要自己离开,还是要我找经理来替领路?」手臂冷漠一挥,凯琳被挥退几步之外。

他和凯琳之间的绯闻,完全都是凯琳自己一个人在作戏和制造话题,而她确实也很聪明,见他这边从来没有动静,便时常借机朝原老夫人那边下手;凯琳对他的母亲大人非常的热络迎合,这看在母亲大人的眼里,还真以为他和凯琳确实有私下订婚这一回事。

哼,他早有遣退凯琳以终止流言的打算,今晚当着斐莉的面,正是最恰当的时机。

备受屈辱的凯琳,哭花了脸,一脸的愤恨。她怒气腾腾地看着原宇,扫过林洋,最后又转向斐莉。

「不用劳驾经理,我可以自己走。」她高扬起下巴,咬牙恨恨地说话,临离去之前,不忘奉送斐莉一记怒瞪。「有一天,的下场也会跟我一样的!」

跟她一样?!斐莉瞠大杏眸,惊讶得差点掉了下巴。

她错愕的看着凯琳离去的背影,在心中无声地驳斥着──拜托,原宇对自己的秘书情人这么冷情,又不关她的事,这个凯琳何必如此敌视她?

她们两人的情况压根儿不一样,凯琳和原宇的关系复杂,而她和原宇之间则是单纯的公事往来,怎能拿来相比较呀?

就算哪天她真的被原宇给亲自扫地出门,那她也只会收拾东西走人,至于其它……应该不会有什么不甘心的吧?!

斐莉陷入沉默中。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