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章

轮敦小报讯:

原氏家族二少爷的风流韵事又添一桩──

原宇身价不凡,再度蝉联本年度钻石级单身汉首位,这位所有女人心目中的最佳情人人选,也是令最多轮敦美女心碎的多情种,再一次粉碎一位女人的心,另结新欢。wWW.QВ5、com\

这位新欢打破了原二少爷以往的原则,是一位纯洁到连初吻都没有的东方女子。

阅历无数的花花公子这次摒弃了娇艳熟女不爱,却看上了一个生涩清纯的女孩,看来原二少爷的口味大大的改变了,只是不晓得这份恋情的热度能维持多久……

八卦传言流窜的速度,绝对比光速还要快。

斐莉咬着三明治,一手摊开早报,一手支着下巴,干净白嫩的脸上带着无可宣泄的愤懑。彷佛在泄愤似的,她将这块三明治想象成原宇,贝齿用力咬下一口,使劲咀嚼。

花花公子又另结新欢了,以往她对这种八卦报导还有点兴致看,也会和旁人聊上几句,但是这一回,她却气到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这篇报导上的女主角,就是她。

看看那上面写着什么?这媒体也太神通广大了吧?连她以前空白如白纸的感情世界都查得出来,甚至连没有男欢女爱经验的**也都被披露了。

他们为什么不写詹士被踢出公司的精彩经过?怎么不提原宇如何运用厉害手段,铲除那些野心份子?为何偏偏要将焦点落在「她」的身上呢?

可恶!她是个生涩处子又怎样?犯法了吗?被原宇看上也不是她愿意的,这全都是那家伙硬缠着她,她是在甩不掉的情况下才和他交往的好吗?

胃口尽失的丢下三明治,起身走到客厅,蜷窝在沙发上,她是又气又恼又无所适从,另外还有更大的无力感。

长发随着她半躺的姿势披泻在脸颊和颈肩,半掩的眼眸下有淡淡的暗影,那是她这些天来一直睡不好的结果。

她这辈子向来都是好吃好睡好过日,可是自从遇上那居心不良、老是想诱拐她的原宇之后,所有单纯美好的生活都变了。

像今天这个假日,她应该是心情愉快地整理屋子,然后出外闲逛采买,度过悠闲的一天,但现在却因为这篇报导,气闷得提不起一丝愉悦的情绪。

闷闷地躺在沙发上好久,斐莉才勉强自己穿上鞋出门走走。

她需要一些新鲜空气,而出去走动走动,是摒除坏情绪的最好方法。

纤细窈窕的身影走在住家附近的红砖人行道上,她没发现自己已被两名小报记者跟踪;不过也幸好她没发现,要不然心情岂不更加恶劣?

偶尔,她的脚步会停驻下来,微抬起素净小脸看着明亮的天空,心头想的还是她和原宇的事。

在原宇死缠烂打、纠缠不清,还不时甜言诱惑下,她终于不敌其花花公子的迷人魅力,点头答应和他交往。

不过她虽然答应接受他的追求,但是还保有一点理智的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他们之间的恋情绝对要低调处理;关于这一点,原宇倒是干脆地答应了,于是她便成了他的新欢,开始进行单独的约会。

提到和女人约会,他太有经验了,因此每次两人独处时,总是在隐密且相当浪漫的气氛情境下。

经过几次约会后,斐莉不得不红着脸承认,他确实是个体贴温柔又热情的情人。

他从不掩饰自己对她的想望,也总是不遗余力地展现他高超的**技巧,甚至在短短的几天内,厉害的从吻她的唇,进一步攻城掠地到尝过她未曾被他人触及的柔软粉嫩胸脯。

想到那热情如火、贞躁险些失守的一幕,脸颊又红得不象样了。

尴尬地撩动发丝,捧着热烫的脸继续往前走动。

,她感觉自己的心正一点一点地被他夺去,她是真的有点爱上他了。可是这份感情的热度能维持多久?而他们刻意隐瞒的恋情,现在又无可避免的曝了光,接下来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或许,大家正睁大眼睛等着看她的笑话……

斐莉懊恼起来,裹着纯白洋装的窈窕身子突然又止住步伐,而在她蓦地停下脚步时,一旁也传来车子俐落的煞车声。

杏瞳循声往旁边一瞥,一抹熟悉的高大潇洒身影从黑色房车下来。

「嗨~~」一声爽朗招呼朝她而来,原宇一身帅气的白衫长裤,长腿俐落地朝她迈近。「我记得我们今天有约不是吗?为什么没在家里等我?」

他手里捧着一束白玫瑰,来到她面前递给了她,绿眸灼热地锁着她慢慢泛红的脸蛋和纤细的颈子。

「我……又没答应你的约会,你来干么?」他的出现,明显的令她心头眩动,她有些无措地僵在人行道上,不知该不该接受这束花。

「来送花呀!」她是没答应约会,可他也没答应让她拒绝今天的浪漫约会。「收下吧,不然会引来更多好奇的目光。」俯过身,他在她耳畔低语。

他明白,上一回约会时他太躁进的亲热动作吓坏了她,所以她才会老是想办法与他拉远一些距离。

而他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的妒意醋劲全都白白浪费了。这妮子从头到尾根本就是耍得他团团转,要不是厉害的八卦小报披露出她的身家调查,他还不知道要为她口中那位「已经交往很久的亲密男友」吃几缸的醋呢!

「我收下花,才会引来更多的关注。」捧着这样一束漂亮的大花束,更会引人注意好吗?

斐莉和原宇僵持不下。

原宇轻叹口气,伸手将她揽向自己。「至少这束花可以为提供遮掩的效果,否则我看那两位一路跟着的记者,不晓得又要拍多少的照片了。」

「有记者?!」唬人的吧?斐莉没想到自己这样一个平凡的小女子,竟然会有被狗仔记者跟踪、拥有新闻价值的时候。

「他们就在左后方的巷子内。那两个记者我见过,常常都跟踪我的女……」原宇用眼神暗示她,记者目前躲藏的位置,话说到一半,惊觉有语病而马上闭口。

斐莉迅速瞥了记者的方向一眼,回头冲着他冷冷笑着。「常常跟踪你那些女朋友对吧?」她帮他把话说下去,心里闷闷的,口气很酸。

「……」原宇回以一记苦笑;他无法反驳,因为这是事实。「这束花收不收?我看见他们拿起相机要拍了──」不过从斐莉的表情和语气看来,他倒是有些欣喜的,因为这至少表示她也是在乎他的。

「当然要。」抢过花,斐莉果真拿花来挡住一张生气的俏脸。

原宇见状不禁失笑。

他的历任女友都恨不得让跟踪的记者拍个够,每个都想因此而上报,在扩展自己的知名度之余,还顺便昭告世人她们备受恩宠的身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她这样,跟他交往好象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上车吧!光是拿花挡着脸也不是办法。」看来要让她正式对外承认她是他的女友,他还得多加把劲才行。

抓着她的手肘,他带着她往车子的方向移动。

「我不……」她今天想独处,不想接受他的约会呀!「记者走过来了,要脱身的话,只能跟着我走。」原宇唬她。「要不,绝对会被对方缠住,今天哪儿也别想去。」

斐莉听了,也不敢回头看,就怕记者当真会过来缠住她。

「那还不快走,我可不想好好的假日被记者们毁掉。」现下,换斐莉急急抓着他的手往前小跑步。

原宇勾起一边唇角,眼底是诡计得逞的笑芒。

很快来到车子旁,开门让她先上了车后,原宇迅速坐上驾驶座,顶级房车一声低吼,往前驰骋而去──

「将车子掉头,送我回去。」一路上,斐莉鼓着腮帮子,低嚷抗议着。

原宇竟然未经她的同意,就载着她往陌生的路程走!

「我和大哥大嫂约好了一起午餐,而是贵宾,所以……对于美女的要求,实在恕难从命。」

什么?要见他的家人?!斐莉整个人呆住。

「我、我没有答应这个邀约呀!你怎么可以擅自替我作决定?」

「我认为应该不会拒绝我的邀请吧?!况且我跟大哥大嫂都说好了,一定带到场,因为我嫂子很期待能跟认识认识,多聊一聊。」原峄烈娶了个台湾女子,这件事在轮敦众人皆知,他想老大会这样热诚的邀请斐莉出席,铁定是想为自己的老婆找个同乡来的女伴,互解思乡之愁。

「我不想去。我们才刚交往就和你的家人见面,这样好象……」斐莉怀疑,他所交往的女友,都有荣幸和他的家人见面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的家人也未免太累了,常常要陪他应付不同的女人。

「我认为既然我们将以结婚为交往前提,见我的家人是必然的过程,这代表我重视。」原宇又不笨,哪会看不出她心头在想些什么。

他是风流多情没错,但却不滥情。

和女人交往,他自有分寸和原则,与她们进一步的来往,都是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至于介绍给双方家人确认重要地位,那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获得他的首肯过。

「你……」倒一口气,俏丽的脸蛋,清妍的五官,再次陷入更严重的震愕之中。「刚刚的话……是真的吗?」花花公子竟然想以结婚为前提和她交往?!这任谁听了都不会相信的……

斐莉脸上显现的不是惊喜而是狐疑,令原宇心生不悦,车子猛地往路旁一停,他宽阔的胸膛朝她欺近,一手横过她的身体,抓住她的手臂,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窈窕俏丽的小女人被困压在他的胸膛和米色皮椅之间。

「说呢?认为我的话有几分可信度?」这是他头一回不想用只是玩玩的心态和一个女人交往,要不然他早就将她拐上床好好宣泄**一番,不会让她还完好如初、羞羞涩涩地坐在这里,张着无辜的星灿大眼,以纯真的神情引诱他,让他的身体因紧绷而疼痛。

「完全没半点……唔……」

完全没半点可信度是吧?!原宇的男性尊严大大受挫,在她还没说完这句令人气结的话时,他先用嘴封住她可恶的粉唇,夺取她芳馥的气息,用一记火热的吻来惩罚她。

斐莉被吻得浑身发软,虚脱地躺在椅背上,粉唇微肿,迷离的美眸看着他英俊的面容,尖润的脸蛋浮上一层羞赧,连颈子都红透了。

她这模样,简直秀色可餐得让他想化身成一匹狼,将她吞进肚子,吃干抹净!

与她相凝的绿色眸瞳色泽突然变沉,燃烧着她陌生的**火光。「你别再……」斐莉小手虚软地抵着他的胸膛,香腮因羞怯和慌乱而红艳似火。

「我想要。」抑不住身体的蠢动,原宇拉开她的小手锁在她的身侧,接着又贴上一记更大胆的吻。

车上的气氛旖旎火热,外头是宽大的马路,许多经过的车辆,看见车内这打得火热的一幕,不是大鸣喇叭,就是按下车窗朝他们吹口哨。

「嗯……」斐莉被吻得理智尽失,娇喘吁吁,身体很快便随着他的**而发烫。

她已经忘了自己置身何处,全然沉沦耽溺在他浓烈狂野的男性成熟气息当中。

「宝贝,看来我们得换个地方才行……」当吻终于结束,原宇的宽额抵着她的,一手紧把着她纤细的腰,让她的身子贴靠着自己紧绷的肌肉,低哑着声,以饱含**的勾引眼神凝视着她。

这一刻,望着他充满**的眼,斐莉除了感受着彼此心脏剧烈的跳动之外,完全寻不回理智来拒绝他。

个性向来严谨的她,彻底失了魂,为了这大胆而热情的男人。

她应该要拒绝他的勾引……斐莉想张口说什么,却吐不出声音来;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他诱拐去的时候,蓦地,他的手机响了。

「你的电话。」斐莉从迷蒙的思绪中惊醒,烫红着脸试图从他怀里挣脱开来。

原宇扣着她的腰,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胸怀。「别动,安静让我接个电话。」在心中咒骂着这个在不适当时机来电的家伙,原宇极不情愿地接起手机。「你最好有很重要的事跟我说,否则别怪我马上挂掉电话──」

口气凶恶。

「在忙?!看来我打来得很不是时候。」对方迟疑了一下,才开口。

原来是老大打来的,失敬失敬。

「有什么事吗?」原宇赶忙纠正自己的语气;他可以想象老大原峄烈被他这么一吼,那张不常笑的扑克脸一定更难看了。

「我们临时得赴纽约一趟,今天中午的餐会得取消了。」原峄烈口中的我们,指的是他和亲爱的老婆苏恩蔓。

今天他们夫妻俩特地约了原宇见面,主要是想要介绍原宇的新情人,也是同样是来自台湾的斐莉给苏恩蔓认识。可是很不巧的,他临时接到一个纽约客户重要的邀约,他和老婆都必须出席,所以只好取消和原宇的餐约。

看来,要让恩蔓认识斐莉的安排,只能往后延期了。

「这样啊……那你们忙吧,我会另做安排的。」很快结束通话,原宇绿眸中精光一闪,他没打算向斐莉说出餐约取消一事。

刚才他是用这个理由把她留住的,假如现在告诉她餐会已经取消,那么这个女人今天绝对会拒绝和他约会。

可是他并不想白白浪费一天的假日,所以呢,他决定要拐她到底!

「放开我──」干么连讲电话都要搂着她?

斐莉在宽怀中扭身轻挣着,他清爽的男人味让她不知所措,车窗外不时鸣起的喇叭声,更让她羞窘得感到没脸见人。

含笑松开了怀中的俏人儿,原宇坐回驾驶座上,重新发动车子,车子以稳当的速度回到车阵中。

「别拒绝我,我大哥会邀请过去,一定有他重要的理由。我想,除了要介绍同样来自台湾的嫂子跟认识之外,也许趁这个机会,还可以跟他谈谈他对于『原氏海运』往后的经营有怎样的建议。」

原本还想拒绝的斐莉,被原宇这一说,硬是将拒绝声吞回去。

原宇掌握了她的弱点,凡是只要和公司扯上关系的,责任心重而且还有工作狂热的她一定会有兴趣。

果然,斐莉乖乖坐着,没再提及任何拒绝的话语。

原宇见她已经被自己说服,便带着她前去一间友人所开的造型室,两人分别换了一套较为正式的西装和洋装。

在斐莉换衣的时间,他觑空打了通电话给原峄烈的老管家,对老人家交代妥当后,这个计划就这么完美成型了。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