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章

「欢迎二少爷,欢迎斐小姐,两位请进──」老管家站在门前,用着惊讶的表情迎接原家二少爷还有他的女伴。\wwW、Qb⑤.coМ//

令老管家感到惊讶万分的原因是,原宇的女伴竟然不是美艳女星,也不是眼高于顶的上流名媛千金,而是一个清秀妍丽的东方佳人。

看来原家的两位少爷都对东方女性情有独钟,他可得找个机会赶快向老夫人通报一声才行。

「进去吧!」搂着斐莉一同踏进华丽舒适的屋内,他可以感觉到斐莉的僵硬和紧张,大手不安分地拍拍她的俏,安抚她紧张的情绪,结果却惹来一记白眼。

斐莉转头对着老管家微微一笑。「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一点都不麻烦,只是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临时有事出门了,所以才会由我来招待两位,希望斐小姐不会见怪才好。」

原本今天中午这场餐会已经取消了,可是不晓得二少爷在打什么主意,又来了电话要他照常张罗餐宴,还说即使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不在家招待也没有关系,他还是决定带他的女伴过来这里一趟。

「他们不在家?!」怎会这样?斐莉看向身旁的原宇,眸中盈满疑问。「你不知道吗?」

「我大哥可能是太忙了,把今天的午宴都给忘了。」他耸肩、微笑。「真是的,让我们白跑了一趟。」

「是吗?」斐莉觉得他俊脸上的笑容有点可疑。

一旁的老管家则是听得一头雾水。二少爷明明知道大少爷有急事必须前往纽约,因此刚才他还特地打电话来交代,午宴要照常举行,现在怎么会这样说?!

「二少爷……」老管家想提醒健忘的二少爷。

「餐点有准备吗?如果有的话,我们就用完餐后再回去,这样也不算白跑一趟吧?」原宇抢了话,他用眼神暗示老管家别说话。

「餐点都已经准备好了,大少爷交代大厨张罗了一桌菜色,希望能合斐小姐的胃口。」老管家马上意会过来,躬身带领他们前往餐厅。「两位这边请吧。」

原本打算走人的斐莉,被原宇搂着往餐厅走。

她直觉有哪里不太对劲,可是一时又说不上来,只能被原宇半强迫地搂着往前走,穿过漂亮的大厅,经过宽阔薄纱垂地的大面落地窗,走过一道华丽门扇,来到充满英式古典风格,铺着白色蕾丝餐巾的长形餐桌前。

这是一间可以举办小型宴会的大餐厅,长形餐桌上有一座高雅烛台,烛光闪耀,桌上有丰富的菜色,一看便知是出自名厨之手,食材全是顶级,色香味俱全。

虽然时间不是晚上,但当灯光暗下,只留桌上的烛台闪耀时,那气氛还是浪漫得令人心跳加速。

「请坐。」原宇替斐莉拉开高背餐椅,俊拔的身影缓缓走到长桌的另一端落坐。

他们之间距离甚远,但斐莉抬眼望着对面的英俊男人时,却感到呼吸微窒,觉得两人好象一点距离都没有的紧紧相贴着。

「二少爷,请问可以开始了吗?」老管家替两人布菜斟酒,然后恭敬地问道。

从二少爷对斐小姐的体贴举动看来,他今天的精心策划一定有其重要的目的。

「嗯,开始吧。」原宇的目光锁着斐莉没有移开,透过烛光,他看见她俏丽的粉颜红透,一双星眸璀璨的光芒与烛光相映,格外透出一股神秘的气质。

正当斐莉被他灼热的眸光看得不知所措时,老管家退了下去,并且从他消失的那扇门后走出了三个男人。

这三个人当中,有两个手里拿着小提琴,另一个则是带着大提琴,他们很快在角落站好位置,然后开始演奏起浪漫的乐曲。

「天啊,这是……」原宇果然是制造浪漫气氛的高手,斐莉完全迷失在这动人的情境下。

原宇执起水晶酒杯敬她。「我的爱,敬我们有个美好的假日。」嘴角勾勒着帅气的笑,他确实为她多费了点心思。

红着俏颜,斐莉举杯与他相敬,粉唇轻啜了一口又一口的葡萄酒,并在一旁仆人的殷勤布菜,以及原宇不肯放过的灼热注视下,她试着品尝每一道佳肴,藉以掩饰心头的紧张。

许久,用餐告一段落,仆人陆续撤下餐点,并在随后一一退离,只剩下那三个男人,继续演奏着悠扬的音乐。

斐莉坐在位子上,香腮被酒精醺得红艳似火,迷离的眸子睁大着,看着高大英俊的原宇朝她走了过来。

「美丽的小姐,肯不肯赏我一支舞呢?」气氛实在浪漫得令人悸动,原宇打算乘胜追击,迷惑这已经半醉的佳人。

「好……」浓密的黑色羽睫煽动两下,她伸出手让他握在大掌中。

轻轻一扯将她从椅上拉了起来,斐莉双腿发软一跄,顺势跌进原宇那混着香醇酒味和男性气息的宽怀中。

「宝贝,小心点。」微热的薄唇附在她耳畔低喃,大手搂上她的纤腰,乐曲随即响起,他搂着她优雅起舞。

娇软香胴偎着他,他的身体马上有了反应。极力压抑住下腹的蚤动,他紧紧搂着混着沁香酒气和独特馨香的佳人,在餐桌旁翩翩共舞着。

斐莉舞技不好,但在原宇厉害的带领下,他们竟然契合而完美地舞过一曲又一曲,直到斐莉娇喘不已,秀额上香汗淋漓,原宇这才停下了舞步,目光灼烫地凝视着娇颜微仰、与他凝望的她。

此刻,绿瞳中的她诱人万分,原宇完全不假思索,便将薄唇贴上她的两片粉嫩,热切而饥渴地吻着她。

「嗯……」四周的温度缓缓上升,斐莉被他的热切给吻得气喘吁吁,偶尔逸出一、两声猫咪似的轻吟。

「莉,我要……」低哑的爱语在她颈侧耳畔呢喃。

一旁的乐团很识相地悄悄退了下去,将这充斥着浪漫气味的空间留给这对情人。

原本一直躲在门后的老管家,很快地关上餐厅与信道相连的门离开。

看来二少爷可能会整个下午都留在这里作客了,他相信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不会太介意的。

老管家抿唇含笑离开,他绕到另一条走道搭乘电梯离开公寓大楼,打算亲自跑大宅一趟,去禀报老夫人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在不久的将来,原家又要办喜事了。

「我说大小姐,可终于良心发现了呀!」斐莉看着瘦了一圈却美丽依旧的原岚欣现身办公室,俏脸上写着惊喜。

原大小姐回到轮敦后,足足玩了两个月,这才肯回来公司走动。

「我的良心一直都没丢掉啊,哪来什么发现?」大美女走向办公桌,坐了下来。

斐莉朝她走近。「还说咧!我看的良心只回来一半,另一半还没找着呢。」她的话暗喻着某些事情。「要不然,不会对我可怜的大哥不理不睬,他生了重病躺在床上休养,却连一声起码的慰问都没有。」

这两个月以来,她可是不时充当桥梁,代替大哥打电话向原岚欣解释,为的就是化解原岚欣和大哥之间的误解。谁知道,原岚欣还真是横了心不理会大哥,甚至还交了一堆男朋友,害得大哥现在不仅身体生了病,连心都一并受了伤。

唉,感情的事,外人是无法干涉太多的。

斐莉认为自己为大哥做的已经够多了,接下来就看大哥自己如何想办法解决他和原岚欣的事情了。

「我忙呀,哪来时间管他?」拨了拨发,她好象是铁了心不要斐莉的大哥斐野了。

斐莉在心中为大哥的悲惨遭遇叹气。「忙着交男朋友对吧?唉~~我可怜的大哥~~」

「停、停!」原岚欣受不了的挥手。「我现在要专心办公了,请不要在我面前咳声叹气好吗?」

斐莉闻言,很不给面子地面露惊愕。「要专心办公?!我有没有听错呀?」

「没听错。」白了斐莉一眼,原岚欣的表情很认真。「也知道,从上个星期开始,我二哥不再来暂代我的工作,公司已经空了一个星期群龙无首,也该是我回来发愤图强、自己经营公司的时候!从现在起,我决定要当一个女强人。斐莉,会留在我身边继续帮我吧?」

嘿,听听原大小姐说了什么?

斐莉愕然地张大粉唇,对于原岚欣的强烈企图感到不可思议,更是万分的震惊。

「斐莉,把的嘴巴合上啦!」

有必要这么震惊吗?!那张小嘴都可以塞进面包了。

「当、当然啦,小的一定尽力帮忙大小姐荣登商场第一女强人的宝座。」正色握拳宣誓,斐莉的激动全写在娇俏的脸上。

于是,她开始带领态度认真的原岚欣进入状况,而原大小姐还真的说不打混就不打混,彷佛脱胎换骨了一般,不但承担起经营管理公司的重责大任,并发出招揽幕僚的命令,准备在近期内挑选公司内的优秀员工,组成一个幕僚团队,一起为「原氏海运」打拚。

从早到晚,两个女人不曾歇息,连午、晚餐也是随便以面包果腹,草草解决。好不容易将手边事情告一段落,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半。

原岚欣从公文中抬眼,瞥见站在门口的俊拔身影,不由得会心一笑。

「斐莉,该下班喽!」她转头提醒在一旁办公桌上认真审核报表的斐莉,显然她还没发现门口来了位英俊的访客。

「再等一下,我这边还没看完。」斐莉头也没抬地应道。

「我有事要先下班,离开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喔。」原岚欣朝站在门口的男人耸了耸肩,然后很快地收拾桌面,起身率先离去。「二哥,她就交给你了。你可别欺负她哦,否则小心她报复你!」走过原宇身边时,原岚欣好心的压低声音,给二哥一记忠告。

「谢谢提醒,关于她的脾气,我已经领教得够透彻了。」原宇回以俊雅一笑。

原岚欣笑着走掉了,原宇调回目光看着那专注的娇丽身影,脑海浮现出一星期前两人亲密缠绵的景象。

那个午后,在大哥的公寓里,他为她而疯狂,情难自抑地和她发生了亲密关系。

她是他青涩的恋人,在与她缠绵过后,原宇内心的满足和喜悦全都涨得满满的,完全和以往有过的感受不一样。

过去那些热情的床伴,给他的是一种单纯**的宣泄,过后他感受到的只是身体上的解放,但斐莉给他的感觉却彻底不同。

第一回的纠缠,让他一颗心悸动难抑;第二回的欢爱,带给他更强烈的想望;第三回的拥抱,他竟有了想永远呵护她、将她占为独有的念头。

他无法想象,如果她将来属于别的男人,那将会令他有多痛苦……这样的感觉就是深爱吧!

他深深地爱上这个女人了。

站在门口,原宇没有出声,只是以专注灼热的目光凝视着那认真的娇颜。

过了约莫十来分钟,斐莉终于审核完手边最后一份财务报表。她张口打了个可爱的呵欠,美眸露出一丝疲倦来,起身慢条斯理地整理着桌面。

「终于忙完了?」原宇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斜倚着门框而立。

斐莉闻声,里着蓝丝合身套装的娇躯蓦地一震,收拾的双手僵住。

缓缓抬首,睁大的星眸看着眼前一身深蓝西装的英俊男人。「你……不是要下个星期才回来吗?」

与他的灼热目光对视,一秒、两秒、三秒……香腮很快就漫着红霞。

「事情提早处理完毕,当然是提前飞回轮敦来。怎么,不欢迎我吗?」看着她俏红的脸蛋,他为之狂烈悸动。

明天是假日,他可是为了赶回来与她共度周末假期,所以在前往东南亚出差的这段时间,一天当两天用的拚命赶进度。

「我……」怎么可能不欢迎呢!看见他,她的心跳都加速了。「你来接我下班吗?那等我一下,我马上好。」转移话题,避开他那露骨的热烫眼神,垂着螓首尽量专心地整理起凌乱的桌面。

原宇踩着无声的步伐朝她接近。「我等得够久了,再不跟我回去,我可不敢保证我们今晚能走得出这间办公室──」站在她身边,一手按住她忙碌收拾的小手,高大的身干向前倾去,胸膛靠上她的背,纯男性的气息笼罩着她,薄唇附在她的耳边低哑吐息。

斐莉的反应是倒了一口凉气,粉颈寒毛直竖,被他大掌压住的小手微微颤抖着,被他裹住的娇胴也是。

「宇……放开我……我得把这些整理完……才行……」他的体热从她背后传至她的全身,她的心口发烫着,脸颊粉颈也烫红地彷佛着了火般。

「只要肯跟我回去,我就放开。」两只铁臂从身后环上她的腰肢,他的胸膛紧密无一丝缝隙地贴着她的美背。「莉,响应我,想我吗?今晚会跟我回去吗?」

他追问着,自信渴望的语气难得隐藏着一丝紧张;不过他有信心,她绝不会发现他忐忑的心情,因为她现在慌乱的程度比他还要多得多。

「好、好啦。」被他这样霸占着,她能说不吗?稍稍僵持了一下,斐莉没辙,红着脸点头。

空虚了好几天的心口漫上无限温暖,薄唇勾起一抹笑,今晚他打算把分开一整个星期的思念全部补回来。

裹着被单,露出粉腻的肩颈,长发凌乱披泻而下,尖润的脸蛋有着淡淡的粉晕。斐莉站在落地窗前,将蓝色窗幔拉开了一道缝,雪白的额心抵着冰冷的玻璃,眺着窗外迷蒙一片的清晨街景。

由于原宇的公寓位在颇高的楼层,所以视野极佳,她不仅可以看见轮敦街景,更可眺望壮观的河景。

能拥有这样一栋视野很棒的高级雅寓真好。

「不累吗?不在床上睡觉,却起来站在这里看着外头发呆?」一堵厚实的**胸膛从身后圈里住她,两条手臂占有似地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他的体温微热,那热度传达至她的身体。

斐莉微笑不语,往后靠着他,享受这一刻美好的心情。

「外头有这么吸引人吗?」感受到她宁静美好的情绪,原宇也陪着她眺望着河景。「我要吃醋了……」薄唇吐出似真亦假的戏谑。

「轮敦第一大情圣也会吃醋?真是天大的笑话。」侧首微往上扬,美眸睐着他英俊的脸庞。

深邃绿眸闪动光芒。「咳……这句话颇有警告意味喔!」一道浓眉挑起,她那句「轮敦第一大情圣」饱含挖苦意味,让他为自己过往的风流感到有点汗颜。

如果他不在乎她,那么他会将这句话当作是恭维而沾沾自喜;但他太清楚自己对斐莉在乎的程度,远超过自己的想象,所以他很在意她的感觉和评价。

「有吗?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轻轻一笑,他紧张的样子被她看出来了。

她很高兴自己能够得到他的在乎。在她愿意委身于他的那一刻起,她也希望自己和他能有美好的结局,但这只是她个人的想望而已,未来还是个未知数,而和一个花花公子谈恋爱,她要付出的还有要承受的将比别人多得多。

也许,有一天他会跟她提出分手,就像他弃凯琳那样的无情,但她既然愿意和他交往,就已经有了承受这一切的准备。

「在想什么?」见她的微笑蓦地凝在嘴角,他发现了她的异样心思。

「我在想,今天是假日,或许我们可以现在就出门去散步,我不想再回床上去了。」玻璃倒映着燃起一丝**火光的深邃绿眸,斐莉微恼地暗示他。

「真的不想吗?」薄唇欺向她柔腻的颈,轻咬上小巧的耳垂。

「不……一点都不……」微喘着气打算拒绝,但他已经快一步将她的身子扳过来,密实地吻上她,吞没了她的声音。

香软的身子被他高大的**身子紧紧拥抱住,斐莉的生涩终究还是难敌**高手的挑逗,没多久,她就被重新带回柔软的蓝丝大床,重新沉沦在激情的旋涡中。

过了好久,热烈的缠绵方休;斐莉不敌折腾,昏昏沉沉地跌入梦乡当中。

原宇轻巧地翻身下床,通体舒畅的他进入浴室淋去一身的汗水,再回到卧房时,清爽的气味弥漫整个房间,他绕进更衣间套上休闲短衫和长裤,然后走到床畔低首凝望着熟睡的可人儿。

酣甜的睡颜令他心动不已,修长的手指落在细腻的颊畔,拨开一绺微乱的发丝,拉起被单裹住她诱人**。

深吸一口气,他极力压抑着想俯身吻她的冲动,转身放轻脚步离开了卧房。

下楼之后,昨晚被他随意搁在客厅桌上的手机响了。

一大早的,会来电的除了他那些老爱聚在俱乐部打牌的牌友外,没有别人。

「哈~~」没有多看来电显示,他顺手捞起手机接听。「哪位?杰森?迪克?」刻意压低的音嗓透着一丝轻笑。

对方没对他的话做出响应,只是沉默。

浓眉微拧起,将手机拿离耳朵,瞥了一眼冷光屏幕。「凯琳?」她打电话来做什么?而且还在一大清早?!

「宇,我们见个面好吗?」她打破沉默,说话了。

宇?!他们之间何时变得这样亲密了?

「凯琳,我拒绝。」笑痕从嘴角隐去,他回头瞥了眼楼上玄关口,再转回身并快速移动脚步走进餐厅。「有事现在就谈,我是不会和见面的。」

凯琳打电话来的目的并不难猜测。她爱慕他多年,对他的企图之强烈他不会不知道,一个月前突然被他给遣退,她绝对会怀恨在心,而且以她强硬的个性,绝对会有所动作才是。

不过令原宇讶异的是,她竟然按捺了那么久之后才出现?!

既然她出手了,那么他就接招吧!该来的总是会来,而他不认为自己会应付不了这个女人。

「好、好吧,我们就在电话里谈。」凯琳衣不蔽体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她身后的凌乱红丝床上躺着一个赤身露体的男人;那男人半卧在床上,一边着上等的雪茄,一边竖耳听着凯琳和原宇的对话。

假如原宇可以亲眼看见的话,绝对会很讶异,凯琳竟然和被他亲手轰出「原氏海运」的詹士勾搭上。

「说吧。」点了一根烟,原宇无聊地靠着餐桌,修长手指夹着烟,烟雾在手边缭绕。

「我要一百万美金。」回头看了一眼詹士奸佞的笑脸,凯琳大胆的对原宇狮子大开口。

了一口烟,原宇的反应倒是一点都不吃惊。「凭什么我得给钱?」

「凭我将提供你一个你绝对很想知道的讯息,并且还帮你摆平这件事。」凯琳走回床边,她从詹士手中接过雪笳,狠狠了一口。

「关于想说的讯息,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凯琳要说的,除了威胁还会有什么?他可没那时间和她闲话家常。「我要挂电话了,如果还想打来莫名其妙开口向我勒索的话,就等着吃官司吧!」感到相当的无趣,原宇说着就要挂电话。

「这个讯息是有关你的新情人斐莉,你难道一点兴趣也没有?」

凯琳的话让原宇按下关机键的动作僵住。

「该死!说什么?」事关斐莉,原宇果然迟疑了。「再说一次!」蓦地吐出的低咒声,透着一丝紧张。

上勾了!

凯琳朝詹士冶艳的笑着。「根据可靠消息得知,派克.崔那边已经计划要报复你了,他将会派人对斐莉不利,而他也放出了消息,只要有人能拍到斐莉的裸照,谁就能拿到一百万美金的酬金。」

这些话全都是詹士和凯琳自己编造的,事实上派克.崔想并购「原氏海运」不成,虽然是有点恼羞成怒,但他还不至于做出如此卑鄙的手段,早就决定收手不浑水了。

这两个人之所以会扯出这些谎言,不仅是为了报复原宇,而且还想乘机捞点好处,再远走高飞。

听完凯琳的话,原宇陷入长长的沉默,俊脸神色霾。「花一百万美金买斐莉的裸照?有这个价值吗?派克怎么不来买我的呢?如果他要的话,不用花这笔钱,我免费自拍一张送给他,只是我怕他看了会汗颜哪!」

惊觉自己在无意间透露出紧张情绪让凯琳知道,原宇刻意装作轻松应对。精明如他,此刻正在心中思忖着,凯琳这些话到底有几分的真实性?

「呵呵,派克那色鬼,你说他会要你的裸照吗?当然是娇小白嫩又生涩的东方女人比较让他感兴趣喽!」凯琳也不是省油的灯,故意说着能让原宇失控的话。

原宇在心中低咒一声,丢了烟,握紧拳头。

背对着餐厅门口的他,脸色铁青,但声音却刻意营造出不在乎的轻佻。

「既然他对娇小白嫩的斐莉有兴趣,那么就请他自便吧!我可不认为我得为一个床伴付出一百万美金的代价。斐莉的裸照在我看来,只值几个零钱,毕竟我已经玩腻了,如果派克想玩、想看的话,就看他自己的手段和能耐了。」

他对凯琳说的这番话,主要是想让凯琳误以为斐莉对他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试图藉此转移凯琳的目标。

但他一心专注应付凯琳,却没发现斐莉已经来到他的身后,此时正白着一张脸,听着他说话,心口强烈地裂了开来。

「凯琳,帮我预祝派克能成功,如果他能把斐莉从我身边抢走的话,我会很高兴他帮我一个忙,替我解决了一个黏人的女人──」深怕泄漏自己真正的绪,他一口气将话说完,然后关了手机,双手抵在餐桌上,胸口燃起莫大的怒气,俊脸鸷可怕到极点。

他得想办法调查这件事,并极力维护斐莉的安全,不管凯琳的威胁是真是假,他绝对要凯琳为此事付出代价!

原宇极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首先要做的是调查派克.崔那边的消息,只要能知道派克的动作,那么凯琳刚才的威胁将会得到证实。

斐莉在他挂掉电话的同时,隐身到墙后。

她身上穿著他的衬衫,身体上还裹着他的气味,她下楼来是想和他道早安,想缠着他一起出门去散步……可是,他那些话却让她浑身颤抖起来。一股恶寒从脚底往上漫至头顶,绕在她身上的男性气味让她觉得恶心,心口强力的揪痛着,像被利刃穿透一样,心胆俱碎。

原来,在他的心中,她的地位竟是这样的不堪……

一颗眼泪流下苍白的脸颊,她的手紧紧揪着发疼的心口,用着全身仅剩的力气移动脚步,无声无息地往楼上走。

她爱上了一个无情的花花公子,这样被弃的结局她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不是吗?为什么真正面对这一天时,她却难过得无法承受?!

抖着手脱去他的衬衫,嫩白娇胴上的斑斑吻痕让她觉得非常刺目,她闭上眼不去看这些痕迹,重新拾起自己发皱的蓝色套装穿上,困难地走入浴室,打开水龙头。

水声哗啦啦,她再也压抑不了的情绪崩溃,痛哭失声。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