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玄幻奇幻>xrk向日葵下载appiOS > 第七百三十五章 身为王子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七百三十五章 身为王子

他的话音一落,月山就皱起了眉。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林四刚刚当上月国王子,且不说因为那场政变,现在还有许多事情没有稳定下来。就算一切安定下来,他也不能就这样突然离开王宫。

月山对林四还有许多安排,安排他和月洛宁学习,安排他和文官们多多接触,安排他和武将们早点熟络起来。

这个国家迟早是他的,他必须要尽快……熟悉他的‘家业’,熟悉他的‘管家们’。

过去的十七年,他都不在这宫内。

在月山眼中,这件事自然是刻不容缓了,哪里还能任由林四出去闯荡江湖纵情山水?没有时间可浪费了!

“你该清楚你现在所在的位置,也该清楚我对你的期许……”

或许是因为这场家宴,父子两人的关系拉近了许多,他对林四,终于开始以一个父亲的口吻说起了话来。

林四并没有立即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大叫‘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以我的实力想走就走,你管得着吗?’

他不是一个被人指手画脚就会炸刺的人,更何况这是他的父亲。

“我知道,只是,我真不是这块料……我愿意守护这个国家,但我真不适合当一个月王,也不想当……”他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话。

尽管已经猜到他可能会很不适应,但听到他亲口说出这番话,月山依旧涌起了浓重的失望。

“你是月国唯一的王子,你不当,谁来当?凉月亲王吗?别忘了,他曾经想要置你姐姐于死地!你甘心看着他坐上王位?”

有那么一瞬间,林四想要脱口而出让姐姐当好了!

但话几乎都已经冲到了嘴边,他却又强行咽了回去。

他不是个蠢货,他很清楚,自己说出这句话,表面上是为月洛宁好,但结果却会适得其反。

这句话非但不会让月山改变决定。反而会让他从此提防和打压月洛宁。

他只能先退一步。

“我有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必须要回那里。”

“什么事情?”月山毫不放松的追问道。

“我需要给那里的人一些交待,毕竟我成为王子这件事太突然,我怕他们接受不了……”

“北谷一族?”月山扬了扬眉。

北谷一族在月国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虽然一直隐姓埋名低调无比,但他这个国王不可能一直被蒙在鼓里。

更何况半年前的大战,北谷一族也加入了战场。

对于这支力量。他原本是颇为忌惮的,并因此而先后在沧城与学园之城增派了不少人手暗中盯防。

一支强大而又不受自己控制的力量出现在自己国家境内。恐怕没有哪个国王能视若无睹。

不过现在,他的想法自然是变了。

上陵三鬼帮助北谷一族突围的事情天下皆知,既然他们来到了月国,那原因当然还是因为林四等人。

林四成了月国王子,那这北谷一族,或许也能正式成为属于月国的一支力量。

“北谷一族,你能影响?”他试探着问道。

林四摇了摇头:“北谷一族有自己的族长,我也不能强行命令他们做什么。不过我们的意见,对他们来说也算是很重要。”

“你们?你和慕哲平。聂河?”

“是,我们三人,是他们选出来的圣者。”

月山心内一惊,不动声色的继续试探道:“据我所知,北谷一族的圣者,每个时代都只会出现一位,而且地位不比族长低。”

“或许吧。不过我们从未打算要干涉他们的内部事务。”

月山心内暗暗摇了摇头,他知道林四猜中了他心内的念头,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回答。

他的聪明程度,完全没有让自己失望。但很可惜,他没有什么野心,行事太看重所谓的仁义了。

北谷一族既然选他们做圣者。明显是看重了他们三人的未来,同时想要借重他们三人的能力。

为此,北谷一族不会介意为他们效力。在月山看来,这是北谷一族本就应该付出的‘报酬’,可林四竟然白白放弃了这个‘权力’。

他心内甚至暗暗责怪起自己的‘仇人’连琴来,他究竟是怎么教导林四的,怎么将他变成了这样一个人?

他沉吟片刻。才缓缓道:“这件事,你可以让慕哲平去做。”

林四瞥起了眉:“有些人,必须要我自己亲自见面才可以……”

月山并未追问,他内心当然不想让林四就这么离开。他看得出林四很抗拒留在这里,他向往的是外面,可他这一去,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回来?

打铁要趁热,或许他这一去,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将他变成一个真正合格的王子了。

他在考虑该怎么措辞。

他和林四的关系从昨夜相认之后,一直都还算融洽,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展现他父王的威严,因为镇不住林四,反而会激起他的逆反之心。

然而还不等他开口,对面就响起了娇斥之声。

“你究竟要任性到什么时候?”

林四一脸迷惑看向身边的姐姐月洛宁,不明白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冷冷盯着林四,眼内有毫不掩饰的怒意:“在你眼中,这月国数百年基业,这四万里疆土,这亿万黎民根本都不算什么是吗?”

林四不得不为自己辩解:“我没有这样想过……”

“你知道你现在承载了多少人的期望吗?你知道你一走了之的后果吗?你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为你,为月国的稳定而努力吗?你什么都不去想,你只会想自己着自己的那点儿女情长!”

她脸上透着毫不掩饰的失望之色,仿佛恨铁不成钢。

是的,那个位置曾经是她毕生奋斗的目标,在她眼中是那般的崇高,谁都不能夺走。

除了林四……

然而,得到了那个位置的林四,竟然表现出了在她看来毫无干劲的态度,这让她极为愤怒。

“我没有……”

月洛宁淡淡笑了笑,看着林四的眼睛仿佛极寒的深潭。

“你没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急着回去是要见谁?”

“我只是要向她报个平安。”

“全月国的人都知道你现在很平安!”

“我……不想让她担心。”

“所以就可以让父王和群臣担心?”

林四咬了咬牙,似乎想要发火,但最终竟然又忍了下去。

过得许久,他才低声道:“我知道了,我暂时会呆在这里。”

月山颇为意外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显然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他知道林四对月洛宁很在意,但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这几乎已经快要到长姐如母的地步了。

只是他并不清楚,林四固然是尊重月洛宁这个姐姐,但本不至于如此的。

“好了好了,你们两姐弟,好不容易相认,又何必吵吵闹闹?”最后,反倒是性情淡泊的青娑出来打圆场。

林四脸上浮起了微笑:“青姨说笑了,姐姐说得没错,我太在意自己的感受了,忘记了自己本该担起的责任。”

月洛宁的脸上也现出一丝悔意:“抱歉,我刚刚的话说得太重了……”

林四摇头失笑:“哈,那又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姐姐,又不是外人,何必在意太多?”

月洛宁似笑非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希望从明天开始,你不要后悔!”

“你又打算做什么?”林四一脸莫名。

……

林四很快就明白月洛宁那句话的意思了。

因为第二天送走慕哲平之后,他就迎来了地狱般的学习生涯。

林四在圣云学院做过一年的学生,那时候他就是个典型的‘厌学分子’。他没想到转了这么一大圈之后,他竟然又一次成了学生。

而这次,他的老师只有一个人月洛宁。

每天从天亮,一直到子夜时分,他的日程都被排得满满当当的。

仅有的空闲,只是吃饭的时候。然而即便是那段时间,月洛宁也会紧紧盯着他。

他每天早上学的是月国的历史和山川地理,作为将来的月王,他必须要对自己的国家有着足够深的了解。

每天上午学的是宫廷礼仪,无论是坐是站,无论是谈话还是走路,无论是演讲还是舞蹈,他全都要学。作为将来的月王,他的举止必须要有王的风范,否则只会有失国体。

每天下午学的是月国从中央到地方的官场构造,军队组成,各级官衔与军衔之间的关系,它们的俸禄,他们的职责,他们所拥有的权限。作为将来的月王,他必须了解这个国家权力机构运转的规律。

每天晚上,月洛宁会为他分析每一项政策的原因、过程、结果、意义。诸如征收某项赋税,诸如赈灾,诸如修路,诸如挖河……作为将来的月王,这些都是他未来要去做的事情。

月洛宁很清楚,林四是个具有强大实力的修行者。他没病没灾,无论是身体还是精力要比许多魔兽还强盛,自己根本不需要担心他会累坏。

需要担心的,只是他敷衍了事。为此,她会时刻盯紧他!

这样的日子,确实让林四苦不堪言,月洛宁不光只是教他,还总会突然提问检查他的‘学习成果’,稍有不对便是一顿斥责。

林四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华素素和青娑来自己这里串门,只有那段时间,他才能得到一点仅有的空闲。(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b/hl/23/.hl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