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贪婪末日 > 正文 第55章 被人牵着鼻子走

正文 第55章 被人牵着鼻子走

从目前情况看来,他的背后大有文章可作,一些地方让人难以理解,不符合案犯的心理,即使他是这起盗窃案的主谋,可是为什么要杀死赵明辉,如果说是为了杀人灭口,为什么当时不把他杀死,而是后来才动手,这在情理上根本说不过去,案犯不是傻瓜,绝不会冒险干这种傻事,再有即使是他知道赵明辉已经死亡,怕把他牵扯出来,而采取了以后一系列的行动,这也不符合案犯的心理。+◆,

邓世非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思维特别敏捷,这对他来说反而是个大好时机,完全可以嫁祸给后来那个人,不会有任何后患,这一点他的心里十分清楚,不会轻易采取行动。可是他还是采取了行动,杀害曹红薇就是他的杰作,现在康佳虹和左威明又同时失踪,这和他有着极大的关联,有人在背后为他出谋划策。同时利用他的手在做文章,从而把视线有引向他。

这个人物有着更阴险的企图,他是想利用邓世非把水搅浑,把视线引向谋财害命或者是情杀方面,巨额现金失盗、现场留下那几根女人的头发、还有曹红薇之死等,这一切都在他的控制当中,是他在控制着整个案件,其目的还尚未得知,邓世非在社会上是个人物,如果侦查范围总是在谋财害命方面做文章,那样将会出现一个误区,认为邓世非就是这个案件的主谋,因为他有着一定的先决条件,那就是他曾经在天马呆过,十分熟悉公司的情况,并且和赵明辉关系密切,还有和曹红薇的暧昧关系,这都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

可是目前一些迹象表明,邓世非当时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果他知道赵明辉已被杀死,这和他毫无关系,不会贸然采取行动,而是有人巧妙利用了这起盗窃案,妄图把水搅浑,把视线引向谋财害命方面,如果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那就会使侦破工作进入一个误区,最后只能以盗窃杀人案而告终。

有些线索表明,左威明就是先进入财务室的那个人。但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保险柜里的金额现金,绝对没有杀死赵明辉的意思,这只是一个苦肉计,是他们和赵明辉早已预谋好的,意图是谋取那些巨额现金,赵明辉头上的棍伤完全可以说明这个问题。而是从院墙上跳进来的那个人杀害了赵明辉,这个人和赵明辉认识,但也是受命于他人,可以说是他的主子在背后指使他。

黄丽梅听了郑万江的分析。觉得是有些道理,但她的心里也存在着一些疑虑,赵明辉被杀死以后,虽然人不是左威明杀的。但他毕竟是盗走了保险柜里的现金,必定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头上的棍伤很容易引起人们的怀疑,这样做自以为十分周密。可以瞒天过海,但手法很是拙劣,早晚会被公安局抓到。他无论如何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邓世非是个狡诈残忍家伙,可以说是个亡命之徒,不会不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为了保住自己和被盗的巨额现金,什么招数都会使得出来,他的手下有着不少人马,完全可以指使他们去干,这样也不会把他牵扯出来。不然不会对曹红薇下杀手,康佳虹和左威明又突然失踪,这无疑和他有关,要不是符友高犯案,牵扯出韩大为来,案情发展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说不定还在老地方转圈子,不可能知道康佳虹的下落。

“可我还是有些不明白,邓世非为什么会这样做,无论他如何狡猾,终归会留下蛛丝马迹,何况是这么大的举动,难道不怕暴露自己。”黄丽梅说。

“可你别忘了,那个人是后来进的财务室,不论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而杀死了赵明辉,这对邓世非他们极为有利,不会轻易的采取措施,这样反而会过早的暴露他们,但后来的事情致使案情复杂化,是后面人物想把水搅浑,邓世非也是上了那个人的套,不得不被人牵着鼻子走。”郑万江说。

“你是说开始他们毫无关系,但出于各自的目的,他们之间又互相利用,联合在一起,才导致案情更加复杂化,这个人又会是谁呢?”黄丽梅说。

“这个人在社会上的势力不亚于邓世非,和他比起来,邓世非又是个小人物,他的目的更为险恶,只是还没有被我们掌握,要利用邓世非这条引线把他引出来。”郑万江说。

“你是说这个人和邓世非认识,可是为什么听他的话,邓世非在社会上可以说是个人物,不会轻易听从人的摆布。”黄丽梅说。

他和邓世非十分的熟悉,只是这个人有着一定的手段,把邓世非给控制住了。但邓世非并不知道事情的内幕,而这个人则知道邓世非的一切行动,才在背后下了手,是想嫁祸于邓世非一伙,邓世非虽然对此产生怀疑,但是他毫无选择,只得被人牵着鼻子走。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人物,那就是曹红薇,这个女人很不一般,往返于这两个人中间,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她这也是在利用邓世非和那个人,企图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她终归是个女人,不可能斗过这个人,只是个牺牲品,目前她已经毫无用处,只能想办法把她打发了,她的存在不论是对谁都没有任何好处,尤其是邓世非,曹红薇和邓世非的暧昧关系人们早已知道,既然天马一案牵扯到她,这终归会有暴露的那一天,所以必须把她除掉以绝后患。

“既然邓世非已经冒了出来,我们决不能放过他,这也是一个大好时机,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他还会依附于那个人,会想办法和他取得联系,这样他也就会暴露出来,只要我们把邓世非盯住了,以后我们就会找到他的下落。”郑万江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就是怕邓世非不上钩,他要总是缩着脖子不出来,根本不了我们这一套,我们还真没有办法,正面和他接触又怕打草惊蛇,那样我们反而被动。”黄丽梅说。

“这你放心,就是邓世非不行动,有人会逼他行动,这个人的心里比谁都急,时刻在注意我们的每一步行动,这也是他极大的弱点,充分反映了他的恐惧心理,他要是沉得住气,没有任何举动,坐山观虎斗,对我们的所作所为不加理睬,说不定已经结案了,只是左威明为他们背了黑锅,我们也只能已盗窃杀人案而告终,他自以为聪明,没想到反而露出了马脚。”郑万江说。

“这才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我们也不是吃闲饭的主,会轻易的会被他的表面现象迷住眼睛,也太小看我们的办案能力了,真可谓螳臂挡车是自不量力,反而会加速自己的灭亡。”黄丽梅说。

“但我们也不能太轻敌了,这伙人有着一定的智商,不然不会造成这样的结局,康佳虹和左威明的失踪已经给我们敲响了警钟。”郑万江说。

“康佳虹我们也得知她别拐卖到了四川境内,现难以找到她的下落,可是左威明去了哪里?我断定邓世非肯定知道他俩的下落。不如对他采取措施,逼他说出这两个人的去向。”黄丽梅说。

“目前时机还不成熟,我们是要弄清事实的真相,如果我们对邓世非采取了行动,这岂不正中了某些人的奸计,邓世非也不是个轻易就范的人物,有着一定耐力,得不到他的口供,会拖延一定的时间,也会对我们极为不利,给他造成可乘之机,他的阴谋就会得逞,既然这样,何不将计就计。”郑万江说。

“我明白了,但愿他能顺着我们的计划行事,这样可以加快破案的进程,不然总是这样耗下去,上面会对我们有看法。”黄丽梅说。

“对符友高**一案的结果暂时保密,不可向任何人透露,有人在暗中注意我们的行动,我们要利用这个案子迷惑对方,认为我们正在全力上符友高一案。”郑万江说。

“如果真是我们内部有问题,夜里抓捕的举动很大,会不会引起他的怀疑。”黄丽梅说。

“他的心里虽然有所怀疑,但不敢轻易表露出来。只要我们守口如瓶,他也无可奈何,不知道审讯情况,他也不会往心里去,这必定牵扯不到他的利益。”郑万江说。

我们现在说说康佳虹的情况,她究竟到了哪里?此时的康佳虹正座在一间黑黑的屋子里发愣,必定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地方连名字她都不知道,只知道这是在深山里,至于这里的人,她更是不认识,以前从来没有见过面,来时邓世非只是告诉她这是他的一个亲戚,绝对的安全可靠,不会有任何危险,让她安心的住下,什么事情都不要管,只听从人家安排就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