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玄幻 > 魅影迷踪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锦囊

第一百九十八章 锦囊

钱成一把将我从崩塌的山洞前拉开,我不由惊慌失措地大叫:“大个儿,大个儿还在里面!”

见我如此大惊失色,钱成连忙将我死死拉住。+◆,见大个儿被山体塌方的碎石掩埋,哪里还能够淡定?就奋进全力挣脱,想要抢扑过去抢救。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钱成一伸脚,用手向前一推,就把我一下子摔了个“狗吃屎”。

我不肯罢休,连忙爬起想要继续冲过去。可刚一站起来,就被钱成和老鬼两个人一起合力将我拉住,然后使劲向后一摔,重重地仰躺在地上。

“你们他妈是不是疯了?”我火从心头起,不由大骂道:“为什么眼睁睁看着大个儿死,却不去搭救?你们特么不救可以,但是让我去救!”

“你他妈冷静一点儿行不行?”钱成也同样大声地喊着,我见到他的眼眶微微泛红。但是,他立刻就收起了自己那不易察觉的悲伤,说:“大个儿已经被埋了,你这样能救得了他吗?不光救不了,甚至连自己的小命都得搭上!”

我一听钱成的话,立刻就火冒三丈:“我真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的!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大个儿这一路上没少对我们照顾,他此刻有难,难道我们就见死不救?”

“不是说不救,那得讲究方法……”钱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异响打断。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山洞也突然“轰隆”一声,再一次发生了坍塌。这一次坍塌的面积和体积,比刚刚那一场崩塌要大的多。先前还一人多高的山洞,一下子就空隙全无。我们眼前的一片山体,几乎斜着向下塌陷了一片。

照目前的塌方规模和我们自身所带的工具来看。是不可能把这山给挖开的。可是,我又不能对大个儿见死不救,毕竟他这一路上没少帮我们。大个儿对我们的种种照顾和互相帮助,早已超越了朋友和雇佣之间的关系了。

可以说,我们的关系就像是自己的亲兄弟。此刻,他有难。我们怎么能抛弃他不管?但是事发突然,我们一时间也想不到有什么办法。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在离别时,老者交给我的两个锦囊。也一下子想起他说过,让我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才能把这锦囊打开。

想到这里,我就连忙去寻找身上的锦囊,想要寻求能够解决的办法。可以说,我满心的希望都寄在老者的锦囊上了。只要能有一线救出大个儿的生机。我就不会放弃。

可不知道是人常有的惯性,还是由于我太过紧张,一时慌了手脚。我把自己的全身上下、包里包外都找了个遍,可就是找不到我想要找的东西。这让我一时间比较恼火,甚至有点儿抓狂的感觉。

老鬼和钱成一时没有明白我要干什么,就问我:“靠,东家,你在干什么?找什么呢?”

事到如今。我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就对老鬼说:“事已至此,我就和你们实话实说吧……”

我将临行前。老者交代我的一切,和给我锦囊的事情都跟他们俩说了一遍。听完我说,钱成没有说话,只是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可是老鬼就受不了了,说:“东家,这不是我批评你啊。你说你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呢?”

“和你说?”我看向老鬼,反问道:“跟你说和说出来有什么区别?你知道的事情,哪次不是搞到满世界都知道?”

“……”老鬼被我一句话堵得没话说,过了半晌才说:“那照你这么说,你是故意瞒着我们了?”

“我到不是故意要隐瞒你们。我只是按照老者的吩咐办事儿!”我说,“既然老者这样安排,毕竟有他的道理。为什么不找你、不找钱成,偏偏找我,肯定有他的理由。我起初也问了,可是什么都问出来。算了,不跟你废话了,我还是找我的锦囊吧!”

我突然想起来大个儿此时还埋在山下,一时跟老鬼说话,差点儿忘了正事儿。于是,我不在搭理老鬼,有兀自翻找起来。可是和刚刚一样,还是怎么都找不着。

没想到,这时老鬼一伸手,递给我一个锦囊,说:“你说的锦囊是不是这个?是不是就是在找它?”

我见锦囊在老鬼手里,就连忙一把抢了过来,问他:“怎么会在你那里?”

边说着,边迫不及待地将那锦囊打开。可是,匆忙间,我竟然看到那锦囊上写了个“2”字!顿时就傻眼了,这个是之后才能用上的。现在,我们需要那个“1”啊!于是没等老鬼开口,我就问他:“还有一个呢?”

老鬼说:“我就捡到一个!”

“捡?”我一下子激动无比,一把抓起老鬼的衣领,大声问道:“快点告诉老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可不是偷的!”老鬼向我解释道:“你还记得刚刚那阵白毛风吗?就是在那种刮得睁不开眼的时候,从你身上掉下来的!当时风力太大,匆忙之间,我是在半空接着的!而且,就接着这么一个。”

“那他妈另外一个呢?”我着急地问老鬼。

老鬼很无辜地说:“当然是被那白毛风卷走了!当时风那么大,我能抓到一个,就已经是祖宗烧了高香了!我还以为是钱多多给你的什么定情信物呢,就也没太重视。”

我本来是火冒三丈,想要责怪老鬼为什么只抓住了一个的。可是转念一想,不对!这事儿怪不得老鬼,要怪只能怪我自己。是我没有收好最重要的东西,我心里的愧疚一下子陡增。

一时气不过,我就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骂了一句:“我真特么没用,连个东西都收不好!”

这一下太用力,就觉得嘴里咸咸的,一摸,是鲜血!

钱成见我自责,就连忙劝说道:“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了。发生这样的事儿,是谁都不愿见到的结果。既然我们还能捡回一个锦囊,那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既然你说的那个‘1’丢了,那何不把这个打开看看呢?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我们也好做出相应的对策。”

我虽然心里充满了惭愧,但见钱成说的言之有理,便伸手打开了这仅有的一个锦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