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 第379章 托?

第379章 托?

女司仪笑道,关于木之宝痕,根本不缺乏买家,她期待的,只是最终能拍出多高的价格。

“好了,现在开始竞拍!”

“三百万!”

女司仪刚刚说完话,一个洪亮的声音便传了开来。

声音来自于某处贵宾包厢,语气中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一下子就把价格提了一百万,气势汹汹。

被这气势镇住,原先一些准备开口竞价的修士,一时哑火了。

一下提百万价格,那贵宾包厢内的人,绝对财力雄厚,难以匹敌。

“四百万。”

一个平静的声音突然从普通席上传来,众人都略微错愕,看向一道带着斗笠的身影。

姜轩古井不波的开价,话语虽然平静,但也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五行宝痕,对他意义甚大。

他已拥有三份宝痕,若能再得到这木之宝痕,便有将五行尊主的五行大道重新汇聚的可能。

“四百一十万!”

先前开口的贵宾冷哼一声,继续跟价。

“四百二十万。”

另外一处贵宾包厢内的人也开口了。

“四百五十万。”

姜轩平静的加价着。

“五百万!”

“五百二十万!”

“六百万。”

……

竞价变得激烈起来,最后炒到了逼近八百万的地步,只剩下姜轩和一开始的那位贵宾,仍然寸步不让。

两人似乎都有理由,对那木之宝痕丝毫不肯放弃。

坐在姜轩身边的人,都是满怀震惊的看着他。他们本来只觉得对方是个危险分子,没想到还是个深藏不露的土豪。

“九百万!这位道友,这份木之宝痕对老夫十分重要,就此让给我如何?也算当个朋友,我名为管成杰。”

那贵宾包厢内的人开完价,有些愠怒的道。

他的话听着不过分,但语气中分明带着憋屈,显然是被姜轩跟价跟到心疼了,所以才服软出此下策。

“管成杰?是那位有名的碎虚境散修吗?”

“据说这位尊主修的是木系大道,怪不得他会对五行尊主的宝痕势在必得。以他的境界,若能再得到木之宝痕,实力绝对能有很大提升,至少突破一个小境界是没问题的。”

不少修者一时议论纷纷起来,显然认出了那自报家名的老者的身份。

“这份宝痕对我同样重要,抱歉。一千万!”

姜轩听着身旁人的言论,却是冷漠的开口,一下把价格,提到了千万关口。

木之宝痕,他势在必得,本来就不会因为别人的话而松手。

况且此人表面上是服软,实际上却是故意抬出自己的名号,想要让他知难而退。

这等行径,实际上是违背拍卖会的规则的。只不过身为一名尊主,拍卖会不想为这种事情得罪他罢了。

眼见姜轩不依不饶,丝毫不卖面子,那贵宾包厢里的管成杰一时沉默了。

“好!好!这宝痕让给你又如何?一千万买它,可说不上多划算。”

管成杰酸溜溜的道,充满了不甘心,却也没有再跟价。

他只是名散修,财力有限。

最后姜轩成功拍到了木之宝痕,虽然价格有点贵,但他还是满意的笑了。

“只剩下最后的水之宝痕。五种宝痕若能聚齐,不知能否五行归一?”

姜轩有些心动,五行尊主一生相信,只要令五行归一,相生而不相克,就能踏入圣人之道。

他已经找出了冲击圣人境的办法,只是最后不知为何还是失败了。

这是一条值得研究的道路,对他以后或许会有帮助。

只是现在还有点远,他还是先晋升碎虚境再说。

“接下来要拍卖的,是一把名剑,比起先前的玉泉剑,品质要好上很多。”

女司仪的话重新把姜轩的思绪拉回,令他精神一振。

来了!

他今天最大的目的,便是冲着名剑而来。

“绯炎魔剑,九品中阶,将邪名剑谱排名九十九名!此剑发动斩击时,附带的业火威力强大,传闻在真正的剑修手中,一剑便能把千里范围化为岩浆地狱。”

“此剑挤进名剑前百,十分难得稀有。一般这等级别的名剑,都早已有人收藏,绝不轻易外泄。我拍卖行能得到这把名剑,还是因为边境战争不断,一名拥有此剑的尊主陨落。”

女司仪露出沉痛的表情,好像他们也不希望能得到这把剑一样。

“少说废话,开价吧!”

贵宾包厢中有人不耐烦了,这等惺惺作态哄抬价格的手段,他们轻而易举就能看透。

“咳咳,这把名剑起步价四百万元晶石。”

女司仪被打断,有些尴尬,但终究不是常人,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四百五十万。”

“五百万。”

“六百五十万。”

绯炎魔剑以惊人的价格蹿升着,拍卖厅中有多位贵宾,都对它十分眼热。

“一千万。”

姜轩也开口了,有力的参与了竞争。

他先前刚刚花一千万买下木之宝痕,眼下又随意拿出一千万要买绯炎魔剑,这等财大气粗,连贵宾包厢内的不少人都动容了。

“真的假的?你有这等身家?像你这等身家的人,可很少有人会坐在普通席里。”

先前那管成杰尊主的质疑声传来,一个普通席上的修者,要接连拿出两千万,听起来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他对先前木之宝痕被抢走的事一直耿耿于怀,眼下不由得怀疑起姜轩是恶意竞价,或者是神魂拍卖行请来的“托”。

他一发话,不少人都跟着怀疑起来。

是呀,若是真这么财大气粗,怎么会连一个贵宾包厢都得不到?

“这神魂拍卖行,不会请了个托来坑人吧?据说在其他拍卖行,偶尔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质疑声逐渐此起彼伏,台上的女司仪听到不利于拍卖行的言论,一时苦笑起来。

这都算是啥事?绯炎魔剑还在拍卖呢。

“一千万,还有人出价吗?”

她轻咳了声,示意场中安静下来,然后道。

“一千零五十万。”

虽然怀疑姜轩是神魂拍卖行请来的托,但有些人对绯炎魔剑还是势在必得,继续开价。

姜轩听着场间的议论声,忽然内心一动,既然别人都这么想他,何不将计就计?

“一千两百万!”

他索性把价格一下子抬高了,不再缓缓竞价。

根据姜轩估计,若是一点一滴竞价,这绯炎魔剑最后的成交价格恐怕会在一千五百万以上,甚至有可能达到两千万。

但若他每次都大幅开价,反而会让人心生迟疑,在不想让托占便宜的情况下,反而放弃了竞价。

“一下子又提了一百五十万,不是托是什么?我不信他真有那么财大气粗!”

“太卑鄙了,这神魂拍卖行竟然用这种法子哄抬拍卖品的价格。”

一时,有更多的人笃定姜轩是托,目光纷纷不善,对神魂拍卖行更是多加揣测。

女司仪在台上一时冷汗涔涔,天可明鉴,她拍卖行绝对童叟无欺啊。

“你们可以继续出价,下次我叫价至少一千八百万。”

姜轩嘴角一翘,故意挑衅的道,好像他扔的不是钱似的。

这番类似于煽风点火的行为,顿时让不少贵宾包厢内的宾客脸色愤怒起来。

“这神魂拍卖行,简直想钱想疯了!我又不傻,岂会入你们的局?”

“爱玩自己玩去吧,据说再过两周另外一家拍卖行有差不多排名的剑出售,傻子才在这里让你们坑!”

群情激奋下,却是都不再开口竞价了。

于是,女司仪苦涩万分的,三次叫价之后无人回应,竟然以一千两百万的低价,把剑卖给了姜轩。

这与他们原先估好的价格,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亏大了!

“不能这么下去,这家伙纯心败坏我们拍卖行的名声,说不定是其他几家拍卖行派来闹场的。”

女司仪目光变得有些阴沉,若是后续姜轩继续这般乱开价格,他们的信誉会大受影响,生意都不好做。

“这位客人,咳咳。”

念头急转间,女司仪有了决定。若是这家伙是其他拍卖行派来的,现在就要让他抬不起头来,扼断这祸根。

姜轩抬起头来,不知这女司仪不继续主持拍卖,找自己说话干嘛。

“先恭喜您拍得绯炎魔剑,不过您之前多次竞价,所拍下的物品价值已经超过两千三百万元晶石。这等价格,我们拍卖行需要核实一下您的财力才行。”

女司仪声音和气,但言语中的意思,却是要检查姜轩是否真有这财力。

姜轩眉头一时皱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询问,哪有这样的规矩?

他心中念头几个转动,很快就明白了对方所为何事。

“竟然觉得我付不起钱,神魂宗的拍卖行,果然不怎样。”

姜轩目光稍稍阴沉,冷哼道。

他的话语十分不客气,听得女司仪笑容有些僵硬。

宾客们一时都安静了起来,目光闪烁。

他们本以为姜轩是神魂拍卖行的托,但眼下女司仪却要他证明自己的财力,这已经说明了一些东西。

“难道猜错了,这家伙真的是个客人?”

贵宾包厢内,管成杰等人,轻咦一声。

(今天四更中午一口气上传了,算了下月票,差不多要加更两章了。明天或后天争取六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