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药女晶晶 > 32 敬焱为晶晶尝酸涩 李炳再次保媒

32 敬焱为晶晶尝酸涩 李炳再次保媒

何敬焱一袭青衫,气质如松,俊目凝视着眉眼如画美丽可人的李晶,声音轻柔,道:“我今个过来是想请你带着府里的两位大医师去白云观一趟,瞧看我那三个得了活死人病的将士。”

李晶晶已不是当年五岁能让他抱在怀里的小娘,如今十一岁,他这个外男就连单独相处、拉手都会遭人非议影响名声。

刚才他当着秦雄晃的面,不好说此事。

李晶晶心里失望,问道:“你那天说找我,就是为了这事?”

她所站的位置,正好看到何敬焱的侧面,鼻子高挺,轮廓分明,再想到他穿盔甲的威武样子,真是异常俊朗,比前世所见过的国家仪仗队的军人都帅气。

何敬焱忙解释道:“那天不是为今个的事。那天是要向你道谢。你制的药救活了许多将士,助我军兵不血刃夺下了匈奴王宫、王都。”

李晶晶挑眉道:“一句谢谢就完了?”

何敬焱微笑问道:“那你要我怎么谢?”

李晶晶眨眨大眼睛,道:“等我想好告诉你。”

何敬焱余光瞟到五个小孩子互相靠着肩膀快要睡着了,柔声问道:“今个天色太晚,明早我来接你,你看如何?”

李晶晶摇摇头道:“不用我去,刘大医师去足矣。”

何敬焱定定望着李晶晶。

“你跟我爷爷学过医药术,我给你讲讲。”李晶晶被何敬焱炙热的目光瞧得低下头来。

何敬焱颇感兴趣的道:“洗耳恭听。”

李晶晶娇声道:“活死人病患者的伤势大多是在脑部,淤血堵住了神经,导致大脑缺氧无法向四肢传达信息,人没有了意识不能行动,只剩下了一口气。此病症需靠大医师用针灸术将脑内淤血化解开,用不着我去。”

何敬焱认真听着。

“焱哥哥,救人如救火,三位患者又是你麾下的将士,你这么关心他们,我岂能拖到明日去。”李晶晶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刘大医师今个就在府里值夜,我这就让他跟你去白云观。”

贺继业猛然间抬起头,大声问道:“姐姐,你要去哪里啊?”

李晶晶扭头笑问:“我去药院。你们要跟着去吗?”

贺继业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道:“我们当然得跟着去。”

李云飞、秦家三个小孩子都清醒过来,蹬蹬蹬跑上前,成了李晶晶的一串小尾巴。

李云霄去长安书院读书,再三跟孪生子嘱咐,绝对不能让外男单独跟李晶晶相处。

自此只要孪生子不读书,就跟在李晶晶身后。

何敬焱笑问道:“我给你们军用小弩可觉得好玩?”

贺继业立刻狗腿的跑到何敬焱跟前,拉起了他的手,仰着小脑袋笑道:“好玩的很。原来小弩是你送的。真是谢谢你哦。”

李云飞激动的道:“焱哥哥,听二哥说你是大英雄。你带我们去草原杀匈奴人。”

何敬焱声音温和,缓缓道:“山里的野兽厉害,匈奴人比野兽更厉害还有智慧。你们想要杀匈奴人,首先要学会打野兽。”

秦家三个小孩子叫着要去骊山打猎。

何敬焱望向走在前面的李晶晶婀娜的背影。

他在北地时就听说骊山打猎李晶晶救了邓十七郎的命,邓十七郎自此对她心怡,当时就不由自主的把此事牢记下来。

他现在再次想到此事,心里竟是有些酸涩,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李晶晶手里提着灯笼,等着何敬焱走上来,道:“我与芸娘、素娘、静娘都说了好几回三家去骊山打猎的事,府里一直有事,拖到现在都没去成。他们五个小的对我意见大的很。”

何敬焱目光期盼,问道:“后个你若有空,我带着你与他们五个去骊山打猎,如何?”

“晶姐姐答应吧。”

“姐姐带我们去吧。”

“姐姐答应焱哥哥啊。”

李晶晶心里有些欢喜,在五个小孩子的叫喊声中轻声道:“你跟我带着五个小的,肯定照顾不过来。”

何敬焱心里自责唐突了。

李晶晶是想着多叫几个人一起去,谁知听不到下文,以为何敬焱不喜欢人多热闹,便没有说话。

五个小孩子非常失落,在李晶晶跟前一个劲的央求。

李晶晶柔声道:“小叔叔马上要大婚,府里忙的很,等小婶婶进了门,咱们一起去骊山打猎。”

何敬焱心里深深的失落。

七人到了药楼,刘大医师连忙出相迎,李晶晶这就让他跟着何敬焱去了白云观。

吕道明见自家王爷板着脸心情不佳,以为是担忧三个将士的病情。

刘大医师到得白云观,立即给三个将士诊断,使用银针术先后将他们扎醒,而后给他们吃下李晶晶制的药。

观里的十几位大医师闻讯赶至,新眼目睹物全部过程。

有一个擅长银针术被医术界同行称为“九针活”的道长大医师,目光闪烁,开口问道:“刘兄弟的银针术手法瞧着眼熟,不知师承何人?”

刘大医师如实答道:“我的第一个师父是贵教的大医师,第二个师父是潭州书院的王大医师。”

“九针活”道长大医师恍然大悟道:“王大医师在宫里当太医时,银针术闻名长安。你能得到他的衣钵,真是福气。”停顿一下,却是肃容高声道:“我认为你没有出师!”

多年前王大医师在长安时银针术就压着九针活道长大医师。

如今王大医师的徒弟刘大医师来了长安,九针活道长大医师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他压着。

九针活道大医师要借着这次的机会揭露刘大医师的银针术差。

刘大医师缓缓道:“请你赐教一二。”

九针活道长大医师瞪眼道:“王大医师没教过你,活死人患者多日不能进食,导致心脉身体衰弱,经受不起银针刺穴会毙死吗?”

刘大医师自是不会解释,他敢如此胆大的用银针术给活死人患者刺大穴,是仪仗着李晶晶制的药。

“不错。”另位一位大医师没好气的道:“以为来了个高手,岂料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

夜深人静,一点声音就能传得很远。

三位患者的十几位家眷老人妇人孩子就站在外面焦虑的等待,将医室里面众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自是失望之极痛声大哭。

刘大医师冷声道:“二位道长刚才为何不说?”

九针活道长大医师继续高声道:“你是王爷请来大医师,我们以为你救治人的手法跟我们不同,得看过了才能表态。”

刘大医师挥手道:“你们看过也表态了,现在可以走了!”

他连着施展三次银针术,每次都是连刺患者几十处大穴,体力透支,没有功夫再跟这些人斗嘴舌玩心计。

九针活道长大医师等了半天,没听到何敬焱发话,便道:“那我们都走,这里看你如何收场!”

他与十几个大医师拂袖离去。

何敬焱见刘大医师微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就让吕道明去跟外头患者的家眷解释,让他们先到隔壁屋子等候。

“不行,我要与娃见娃他爹最后一面。”

“求您省省好,让小女子送夫君最后一程。”

“我的儿,你真的好命苦,这么年青就要去了。老天爷,你为何不开眼,收走我儿的命,却让我这个老婆子活在世上?”

十几位家眷的痛哭声闻声难过。何敬焱亲自出来安慰他们。

刘大医师就在观里医室看护三位患者,寸步不离。

半日后三位患者脱离危险期,刘大医师宣布他们再养两日便能回家去。

那些大医师一直派弟子盯着这里,得知此事异常震惊,过了两日亲眼看到三位患者被何敬焱派人用马车接出观去,这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九银活道长大医师十分羞愧,亲自带着重礼去刘大医师家里陪罪。

刘大医师觉得此人阴险,不想深交,收了礼物没有应邀去白云观切磋银针术。这些是后话。

且说一大早秦雄晃从李府直接去了皇宫上早朝,迫不及待的将两家联姻的事说了出去。

邓镜道声喜之后,目光有些黯淡。他与秦雄晃斗了几十年,到老了官职、儿孙成就都不如。

众位官员有的贺喜,有的嫉妒,还有的不看好这门亲事。

李秦两家联姻的事很快传到后宫,正在接受妃嫔请安的慕容英听到此事,心里微涩,笑道:“这门亲事极好。”

胡贤妃阴阳怪气的道:“近日长安定亲的人数俱增,可是小娘们都怕入宫选秀,不愿意做我们皇室的人?”

慕容英肃容道:“几万将士在北地出生入死几年,终于凯旋返家,自是赶紧把亲事办了。这是人之常情。”

胡贤妃讪笑道:“姐姐,陛下曾在朝堂上说大军凯旋之后就进行选秀。”

“你是觉得后宫的人不够热闹,还想多些人进来陪你?”慕容英怀着孕精神不佳,匆匆打发了妃嫔,就去了偏殿,左思右想把心静下来,等着何冬下朝,就去了宣政殿跟他商议选秀的事。

另一座宫殿里几位公主正坐在一起议论李秦两家联姻,心思各异。

皇室的郡王当中只有嫡长子身份才能继承王位成为王爷。

李炳是一字并肩王,李云青随着晋升为一字并肩王世子,将来便是王爷,身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非常尊贵。

李家家规极严,人口简单,曲氏、李老实、贺氏、李去病都是温和的长辈,这样的家庭,小娘都愿意嫁过去。

秦婉静以后是世子妃,将来就是一字并肩王妃。

几位公主无论嫁给谁,都不会能成为王妃,没有秦婉静嫁的好,这让她们心里如何能平衡,想来想去,妒忌之余深深担心亲事,一起去找了何义芸探口风。

何敬莲阴声道:“秦婉静容貌比不上我,身份比不得芸娘尊贵,竟是成了王爷世子妃。”

何敬梅幽幽道:“不知父皇、母后怎么安排我们的亲事?”

何义芸心里很烦,不想说话。

且说邓王妃得知李秦两家联姻,她的外甥女秦婉静与李云青定了亲事,只道是自己的女儿跟李家无缘,心里很是为邓氏母女高兴。

何敬芙失落之余,微笑道:“恭喜静娘嫁给云青世子。”

李炳夫妻、贺氏母女到了融王府,邓王妃与何敬芙向李家人道喜。

邓王妃坐了主位,请了李炳、曲氏坐了左侧下首第一位。

李炳和颜悦色道:“多谢贵府雪中送炭帮助我家渡过难关。”

“先生太客气了。”邓王妃跟李炳早就认识,她的夫君何融与李炳关系也不错。

李炳指着何敬芙,笑道:“你与融老弟的小女儿芙娘,比我的晶娘大几岁?”

“芙娘今年十七岁,比晶娘大六岁。”邓王妃心里轻叹一声,李家李云青已定亲,李云霄只有十一岁太小了。

贺氏特意道:“爹,芙娘性子温柔,是个极好的。目前她还没有定亲。”

曲氏瞧着何敬芙低下头以为害羞了,柔声道:“不知谁家有福气能娶到芙郡主。”

邓王妃感慨道:“芙娘是我最小的女儿。我与我们王爷最大的心愿就是给芙娘寻门好亲事。”

李晶晶朝李炳眨眨大眼睛,道:“爷爷,邓姨与芙姐姐那些日子常去庆叔叔府里安慰我们。芙姐姐性子温柔,平易近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手红也是极好。”

何敬芙谦虚的道:“晶娘,我哪里有你说这般好。”

李炳道:“邓弟妹,我认识一个小郎,名叫白凡依,今年大概二十岁出头,是洛阳白族嫡系子弟,如今在北地青城任长史,是一方主官。”

邓王妃惊诧问道:“白凡依不就是本朝第一界状元吗?”

李炳面带笑容,点点头道:“正是。原来你知道这个人。”

几百年家族人口繁多,子弟参差不齐。

白族的嫡系子弟近百人,这位白凡依能考中状元,又被朝廷任命为非常重要城府青城的主官,自是极优秀。

邓王妃按住心头喜意,道:“长安城谁人不知他。”

何敬芙自是听说过白凡依的名字。

当年此人的名头比殿试怒说何冬的探花郎狄玉杰还响亮,只是中了状元之后立刻去了北地当官,一下子淡出朝堂,现在才知道他竟是当了青城长史。

李炳郎声道:“依郎族里的长辈与我关系不错。他的堂伯是我家青郎的授业老师。他家的长辈托我回到长安给他寻门好亲事。”

曲氏目光崇拜望着李炳。

贺氏知道白族派出大儒教李云青读书,可是不知还托李炳给优秀的嫡系子弟寻亲事。

前些天白族没有上奏折替李家说话,看来是通过白凡依知道李炳并没有出事,所以按兵不动。

邓王妃目射精光,瞧了一眼坐在旁边低头害羞的何敬芙,略显激动的道:“先生,不知白凡依家里还有什么人?”

李炳一字一句道:“依郎的爹被匈奴人杀害,他生母在他七岁时病逝,他是吃白族百家饭长大。”

“原来他竟有这样凄惨的身世。”邓王妃目光怜悯,又问道:“他今年二十岁出头,一直未娶,那身边可有侍妾通房?”

李炳摇头道:“没有。”

邓王妃面露喜色。

何敬芙这回是真的羞红了脸颊。

李炳却是肃容道:“只有一点,依郎要在北地任职满五年才能离开,若是芙娘嫁给他,要么去北地,要么在长安等他五年。”

邓王妃起身向李炳鞠躬行礼,道:“多谢先生说这门好亲事,我这就回府给我们王爷写信商议,最多一个月给您答复。”

李家人走后,将近中午邓氏与秦婉静特意过来报喜。

“妹妹,我有事与你商量。”邓王妃激动的把邓氏叫到偏厅单独说了李炳保媒的事。

邓氏惊喜道:“先生竟是给我们芙娘说了本朝第一届的状元郎,还是几百年家族洛阳白族的嫡系子弟。这样的亲事你还不赶紧答应,回头先生等不急了说给别人府去。”

邓王妃笑道:“先生可是说一不二的国士。我说了一个月之内回复他。”

邓氏神色诡异,问道:“姐姐,你可曾细想过,先生这样的人为何会保媒?”

邓王妃低声道:“这里头的意思深了。陛下定是赞成皇家子女与几百年的大家族嫡系联姻。”

邓氏轻声道:“之前有盼郡主嫁到狄族,如今先生给芙娘保媒,想让她嫁到白族。”

邓王妃搂着邓氏,在她耳边低语道:“我心里头明白,这门好亲事先生应该原本是要说给海王府的秀娘,只因海王府的所作所为让先生失望透顶,这才说给我的芙娘。”

邓氏点点头道:“我想给姐姐提醒的就是此事。”

且说这日李府来了一名体型清瘦六十多岁的正五品太监李公公,带着四个太监。

------题外话------

亲们,26日1日,我带家人去境外旅游,但是本文不断更,坚持每天按时更新!

看在我这个兼职作者如此努力的份上,请亲们把所有的票投给本文,帮本文上了月票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