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网游竞技>天龙之前行>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大战岳老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大战岳老三

再说巫玺在万劫谷救了钩,又掠了木婉清离开之后,这万劫谷内可算很是鸡飞狗跳了一阵。甜甜的睡美人钟灵醒来之后,很快就发现了信笺,看完之后心中也可谓五味俱全。气恼巫玺走了也不告诉她一声啦,知道他带走了木姐姐不带自己觉得伤心啦,知道巫玺竟有这样一个势力之后感到惊讶啦,担心巫玺路上是否安全啦,诸般少女心思总是繁复多变,一言难尽。

但她终归是天性灿漫,只会往好的方面想,不好的事情眨眼间便忘记了。所以想到最后却也只是在期待着她的巫大哥会在什么时候来接她呢?会不会骑着白马来呢?会不会一来就向爹爹妈妈提亲呢?之类的美好期望,绝不去怀疑巫玺会不会忘记了自己,从此不再回来了这样消极的想法。

至于谷中其余人等,对这件事的看法也是反应不一。甘宝宝觉得受到了欺骗啦,钟万仇在一旁煽风点火破口大骂啦,其中最气恼担忧的自然是秦红棉了。她虽然行事果决,平时并不表露出太多的情感,但她对木婉清这份感情却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自然会担忧木婉清的安全,当下就告辞离谷,复往苏州的方向去了。

只说钟灵,她想起巫玺的东西还放在北庄,念着也不知道巫玺带了没有,便往北庄去了。到了北庄,这里也有些人心惶惶,毕竟任何人知道有人趁自己睡熟了在自己的住处来去自如都是非常后怕的,因为这代表别人想对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是轻而易举的。钟灵虽是加以安抚了,却也效果不大,于是她就干脆不管,直接去看巫玺的行李去了。

巫玺的行李被庄里的侍从顺手放在安置段誉的房间里,所以当钟灵赶到这里的时候,巫玺的行李没见着,却见到了一只灰灰的大虫子。这只“大虫子”自然是段誉了,他身上缠满了绷带,所以看起来就像一只大白虫一样。这时他身上的脏布匹已经被侍从们更换了干净的,只是放的时间长了,又变成灰灰的了。

钟灵找了一下没找到巫玺的行李,便也将注意力放到了段誉身上。段誉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莽牯朱蛤的毒力正随着他易筋经的运转被他飞快的转化成海量的火毒内力,然后这股内力又被用来拓宽经脉,修复身体。他身上的绷带随着他的呼吸和内力运转剧烈的起伏着,仿佛随时都要崩裂出来,破茧成蝶,像极了电影《功夫》里的星爷被缠满绷带的那一幕。

看着这般奇异景象的钟灵越发好奇,又走近了几步。而她越是靠近段誉,竟越发感觉温度高了起来,还未靠近便觉得被灼得生疼,于是钟灵又退开了两步,转身离开了这里。出到院子里,却见到来福儿和进喜儿正恭恭敬敬的候在大门外,似乎在等什么人。

见此,钟灵捂嘴轻笑两下,悄悄走过去,在进喜儿背后一拍,大声道:“进喜儿,你们两个干嘛呢?”那进喜儿似乎颇为胆小,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自家小姐,忙作很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答道:“哎呦,是小姐啊,可把小人给吓着了,老爷命小人和来福儿在这里等一位姓岳的老爷呢。”

钟灵哦了一声,又说道:“哦,姓岳?嗯,不认识,行了,我走了,你们在这里慢慢等吧。”说完扭头便走,进喜儿和来福儿都是看着她长大的,知道她心地天真善良,对她也是极宠爱的,于是进喜儿还提醒了声:“小姐可是要回谷?路上有蛇虫,可要小点心啊"

“知道啦。”钟灵转过身去,一边摇着手一边头也不回的走了。刚走十余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大叫着:“钟万仇呢?叫他来见我!”钟灵听这人语气对自家爹爹甚为不敬,心中不免有些生气。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黄袍汉子站在进喜儿和来福儿的面前,又见其动作神态十分嚣张跋扈,于是便又走回去。

钟灵走近了看那人,第一感觉便是“这人的脑袋好大啊!”。再上下打量一番,见他眼睛又圆又小,便如两颗豆子,嘴巴却生得很大,说话间还能瞥到里面长了白森森的牙齿。中等身材,上身粗壮,下肢却瘦削,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似戟,却让人瞧不出他年纪到底有多大。

这人上身穿的黄袍乃是上等绸缎所制,甚是华贵,下身却穿着条粗布裤子,污秽褴褛,颜色难辨,打扮得十分不妥。但这打扮至少表达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人似乎并不好惹,所以钟灵也未说话,打算先看看他要干嘛。

却说那人在门外大喊一声之后,也惊动了里面的进喜儿和来福儿,两人见他那不好惹的长相和打扮,心中都是一惊,行为举止立显十分恭谨。那来福儿先说话了:“这位老爷您好,尊驾可是贵姓岳?我家老爷有些急事,现在不在庄内,但我家老爷走前特地吩咐了小人两个,派我等在此迎接您的大驾光临。”

这黄袍汉子便是四大恶人中的南海鳄神,他脾气暴躁,行事横行霸道,对自己的武艺却颇为自傲。他在四大恶人中排行第三,号称“凶神恶煞”,偏偏却自以为了不起,总是不甘心自己做了第三,又不服气排行第二的“无恶不作”叶二娘,看不起女人,所以心中一直以老二自居。

即是一个这般骄纵蛮横的人,这时见钟万仇没有亲自迎接自己,心底自然立刻就冒了火气,当即呸的吐了口浓痰,说道:“钟万仇那混蛋,怎地知道我要来,也不候着亲自迎接,竟让你两个小喽罗代为行事?莫非是看不起我?”

见他又口出狂言,轻侮自家爹爹,钟灵恼得小脸通红,终于气之不过大声说道:“你这丑八怪,怎的这般无礼?即来我家做客,却又多次辱及家父,便不提我爹爹,便是我和下人们,也是看你不起。”听她说完这句话,岳老三已是面目狰狞,一身戾气,两颗豆子般大小的眼睛也突地涨成花生米大小了。

虽说他的眼睛极小,但见其神情却颇显威势,只往钟灵身前踏过一步,便逼得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见她明显畏惧自己,岳老三又仿佛打了胜仗一般高兴,收了部分脸上的狰狞,紧接着仿佛有些听不清一般,他偏头用耳朵对着钟灵,一只手放在耳后做收集声音的屏障,一边大声问道:“女娃娃你说什么啊?看不起我?你是说你看不起我吗?”语气显得特别嚣张跋扈,一边说着,一边又往钟灵身前欺了两步。

见他真是有些“凶神恶煞”的样子,芳龄还未满十八的钟灵不禁有些害怕,再退几步,诺诺的有些不敢还嘴。进喜儿见了,心中着急,忙上前拉住岳老三劝道:“三老爷,我家小姐少不更事,冒犯了您,您大人有大量,还请您别和她见识一般啊。”岳老三被他拉住,倒真是没再逼迫钟灵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只是那凶恶的眼神却是又转到了进喜儿身上。

进喜儿见他听了劝,还道见效,免了一场麻烦,不免心中一喜,还要请他去庄里坐坐喝茶。却见那莽汉怒目圆睁,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大声喝道:“我是岳老二,干么叫我三老爷?你存心瞧我不起!”即说即愤,突然拍的一掌打在进喜儿头上。

岳老三在江湖上横行霸道了这么久也没死,说明武力值还是很高的。臂力自是很强的,就算不用内力,也不是一个小小家仆可以承受得住的。进喜儿受他含怒一掌,当即被打得头破血流,只觉天昏地暗,惨叫一声便倒在地上。这可把来福儿吓得不轻,几乎要尿了裤子。只是出了这事让他怕,钟灵却一点也不怕了。

生性开朗平和的她可没有不把下人当人的看法,认为每个人都有平等的人格,更何况进喜儿还服侍了她一家那么多年的时间。现今见他被这蛮横凶恶的岳老三打成这样,钟灵心中涌起的愤怒瞬间便驱散了刚才的怯懦。她急忙和来福儿一起扶起进喜儿之后,抬起头瞪着岳老三怒气冲冲的大声斥道:“你做什么!怎么能随便打人啊!”

虽是被她呵斥了,那姓岳的却没有立马生气,反而摆着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说道:“哼,叫他瞧不起我,我打他一掌教训一下他罢了。”说完仿佛觉得给钟灵这小丫头片子解释丢了份子,又抬起下巴不可一世的说道:“嗯,便是他没有瞧我不起,我爱打他,便就出手打了,你又能耐我何?”

钟灵气得小脸煞白,气急之下,从腰囊里掏出闪电貂往岳老三掷去。岳老三见了,以为是某种没见过的暗器,担心遭了暗算,跃开来躲闪。但闪电貂却有在空中变道的本事,白影一转,又往岳老三飞去。岳老三无法,却也略感惊奇,当下便张开蒲扇般的大手往闪电貂抓去,想看看是个什么东西。

只是闪电貂不是一般的兽类,机灵的很,身形又是一转,便躲开五指,落在在岳老三的手背之上。岳老三立刻感手背一痛,随即发现整只手掌都麻木了,知道中了剧毒。正懊恼之时,却见闪电貂松了口顺着手臂往自己肩上跑来,大惊之下,条件反射般的一抖手。

然而闪电貂的动作何其快也,他的手刚要抖动,闪电貂已经快要跑到了肘部,受到的甩力已经大大减少。而等岳老三甩手之时,闪电貂已是奔过了他的肘部,四肢在他手臂上一跃,便往他脸上咬去。以岳老三的眼力,甚至可以看到这貂嘴里的一颗颗的尖牙。

情急之下,岳老三只好呸的一下对着那貂吐了口口水。那貂辨不出这口水的危害性,也只好控制身子躲开。这一躲,自然是咬不到岳老三的鼻子了,四爪一扣,便落在岳老三的衣襟之上。岳老三双手往胸膛按去,想把它抓住,那貂却跑到他背后去了。

本来岳老三的动作就比闪电貂慢上一分,背手去抓显然是自寻死路,紧急之下,岳老三往身后的柱子上一靠,想把背上的闪电貂压成肉饼。这一靠,岳老三使了十二分力气,一人环抱的大柱子都被他撞偏了半个身位,带动了檐上的瓦片,那上面的灰尘顿时倾盆而下。钟灵女孩子家爱干净,自然是连忙闪开,两个仆人却没有这样的身手,被灰尘盖了一身。

闪电貂察觉那根大柱子离自己越来越近,也来不及咬上一口,便又往岳老三身前跑去。岳老三却也是果断,直接撕了衣裳便要裹住闪电貂,那貂虽是从衣服上逃开了,却也是终于还是被岳老三冲身上赶开了。闪电貂刚落在地上便又是一跳,往岳老三身上咬去。

只是这次却也没那么容易了,岳老三躲开,顺手往柱子上一抠,便轻而易举的抠了一块木块,喝了一声“滚开!”往闪电貂掷去将其迫开了。闪电貂又试了几次,却终是没能靠近岳老三,便落在一旁,也不走,只是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看着岳老三。

只是这个回合,却是岳老三输了,不仅上身那件华丽的锦袍被撕烂了,手上还中了貂毒,可谓狼狈不堪。他这时见那貂不再动弹,才终于松了口气,慌忙点了穴道缓解毒素的蔓延。饶是如此,毒素却仍是往肩膀蔓延着,显是极为厉害的。

岳老三也不傻,知道若是继续任由毒液蔓延,其结果定是不得好死的,便将那凶残的目光看向站在一边的大为解气的正洋洋得意的钟灵。钟灵还道他害怕,将求自己赐他解药解毒了,那神情更是神采飞扬,更是让岳老三大恨。只是且不提岳老三人品如何,害怕这种情绪岳老三是最少体会的,对一个黄毛小丫头示弱求饶那更是绝无可能。

如今他被钟灵弄得如此狼狈,身中貂毒越是剧烈,越是激起了性子里的凶残暴虐。愤恨之下,他大喝一声,双腿在地上重重一压,连地砖都压碎了几块,整个人更是像一个炮弹一般往钟灵杀去,却是想要抓住钟灵蹂躏一番再逼问解药。灵貂护主,又是跳起往岳老三咬去,但却被早有准备的岳老三再次逼退,一时间让钟灵陷入了险境。

钟灵的打斗经验乃至江湖经验并不丰富,其自身武艺也是可以说完全不入流的,遇到岳老三这般气势汹汹的逼迫,一时间也是被骇得小脸煞白,不知所措。却说岳老三再次张手成爪往钟灵抓去,一旦成功扣住她的脖子便就任由他揉捏了。

然而便在即将功成之际,却见一道银光从这女孩的袖口射出,这道银光速度比闪电貂还要快上许多,岳老三刚刚察觉到,下一个瞬间便已是感到手上一痛。大惊之下,又是爆退数步,再看手上,只见上面并排有两个小孔状的伤口,一股黑血正从两个小伤口中流出,却是中了剧毒,此时是两只手都中了毒了。

心神巨震之下,岳老三又看向钟灵袖口之处,一条银鳞长蛇缠在这女孩手臂之上。饶是岳老三凶暴胆大,如今见这女孩明明生得娇小甜美,身上却又是藏了貂又是藏了蛇的,强烈的反差让他心里也是觉得毛毛的再也凶暴不起来了。

岳老三这时身中两种剧毒,双手暂废,没敢做出什么动作,却也不愿示弱求饶,只好就这么瞪着钟灵。钟灵这时也发现了他的厉害,明明中了两种剧毒,却偏偏没有倒地立毙,显然是个内力深厚的家伙,当下也不发作,就这么和他大眼瞪小眼的比凶恶,虽然她再怎么凶恶也吓不倒人。

钟灵不动,那两只灵兽却开始不安分了,它们都是天生的猎杀者,现在发现“猎物”已经越发虚弱了,不免越发躁动了起来。这让岳老三也越来越担忧,知道自己再不想办法就要栽在这里了,只是以他的智商,结果也只能想到拼命这一个办法了,当即大喝一声,就要再杀向钟灵。

而正在这时,几人却听见庄内传出一声长啸,其音高昂,极具力量,钟灵听出是巫玺带回来的那个伤员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着急,便弃了岳老三往庄内跑去,闪电貂见主人走了,也是紧随其后,最后只留下面如金纸的岳老三留在原地,如释重负。

祝各位朋友中秋节快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