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玄幻奇幻>网游之传奇3D> 第六十五章 祈祷之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五章 祈祷之刃

机会!场中六人此刻已经陷入僵持之中,如果不出现奇迹的话,结果肯定是刺秦最先被杀掉,接着是湘水楚云,然后才是麒麟の天宇。//www。qΒ5。cOm\后面两人,如果及早改变战术的话,兴许能保住一命。

嘿嘿嘿哈!没想到呀,本天才也有亲手来创造奇迹的一天!

我绕了一个小圈,跑到那两个法师的背后,直直地冲了过去。虽然游戏中奔跑时也带有脚步声的设定,但是挑选对方在最为激烈的战斗中偷袭,十有**都是能够成功的。

而且,那两个法师为了赶时间攻击刺秦,自从下马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一直都在用单体攻击力最强的雷电术攻击着。那个叫做烧麦的法师肯定学过冰咆哮,但是他却担心会因此而误伤了正在进行肉搏战的梦中情人。

为了赶时间,这两个法师甚至还来不及给自己施展一个魔法盾。那玩意虽然也是瞬间就可以施展出来的法术,但是那个动作却会消耗掉0.5-1秒的时间,却又不一定能发挥其作用。

因为不能肯定对方会否杀过来,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因此而浪费时间了,反正到时候再行施展也不迟,没必要把赌注压在即便是赢了也不过是不赔钱、只保本的宝上面。

这在高手看起来也就是在很平常的细节上节约了时间,却足以要了古马西风的小命。

老大一块背部要害,被我舒舒服服地用刺杀剑术捅了个结实,趁他正在反应的当口,抓紧时间再砍出一刀,直到魔法盾那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错不错,小伙子反应挺快嘛,才被攻击了两下竟然就能反应过来。能进入国战的玩家,果然不是普通的小鱼小虾可比。可惜了,还差一刀就可以把这家伙给灭掉,偷袭一个法师都这么困难,这几个家伙也确实算得上精英啦!

也只好先拿他的魔法盾开刀了,狂风刀法连环使出,誓要在五秒以内破掉此盾。

那个站得不远不近的道士,不太嚣张,自从对着刺秦二人陆续施毒并且放出神兽和骷髅宝宝之后,就在那不停地给湘水楚云施展着高级治愈术。其实那玩意半分钟用一次也就行了,他这么搞,讨好的嫌疑也未免太大了些……

可惜这家伙并没有白痴到我希望的那个地步,在看到古马西风打出一行“99999999”之后,连忙转身帮助那家伙使用了一次治愈术回血,然后又把精力转到了湘水楚云那边。

郁闷,恐怕等我破开盾后这家伙已经具备了抵挡两刀的血量。直到此时,古马西风也终于认出了俺这个偷袭他的战士,赫然就是让他做过好几次噩梦的神棍怒风……

古马西风大惊。虽然从游戏里看不到面部表情,但是从他的行动看得出来这小子确实被吓得不轻呢。

开着盾的同时,就已经召唤出了马匹,并且一溜烟地蹦了上去,速度比起我的上马姿势竟然不输多少。那架势,仿佛已经练上了千百遍一般。

骑在马上是不能使用任何技能的,如果是时效性的魔法比如魔法盾就会立刻消失,而被动性的治愈术又或者是加防的幽灵盾之类的则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因此古马西风这个白痴让他自己就这么暴露在我的井中月之下,多么脆弱的法师呀,这不是找死是什么?还节省了俺破盾的时间。

再快的马匹,都是有个加速过程的,更何况他胯下还只是一匹劣等白马!我在原地猛地一跳,二连跳直到最高处的时候才猛地砍出一刀,结结实实地击在古马西风的背部要害上。

骑在马上并不是就不能受到攻击了,而是因为马匹一般都被作为首要攻击对象。即便是最脆弱的法师都和马匹的血值相当,攻击马匹既可以降低对方逃跑的速度,更容易让对方丧失逃命的机会,杀掉马匹就相当于杀掉了对方。

但那只适用于逃跑方占绝对弱势的情况,而且,马匹的血量比玩家少或者是相当,很遗憾,古马西风并不符合这个条件,于是被我砍……

不过,他在中刀之后已经一口气冲出七八米远,自以为算是安全了。

这家伙是朝着侧面跑的,也就是,如果把他们另一个叫做烧麦的法师到湘水楚云那儿连成一条直线的话,古马西风就是朝着垂直于这条直线的方向在跑。很明显,这小子想要彻底跑路了。NND,本帅哥有那么可怕吗?

同样是一个翻身上马的动作,比起古马西风来却不知潇洒上了多少倍!当然,纯属自我感觉,如果有目击者注意的话,顶多也就显出三五倍的差距来……

至少是十点的敏捷差距,汗血宝马和垃圾白马之间的速度差用言语很难表达清楚。总之在七秒钟过后,我就已经追上了一心只为跑路的古马西风。

在马上是不能攻击的,即便追上了这个家伙也不一定奈何得了他。还好俺有绝招,迅速下马的同时还保持了较大的加速度,已经足够在短时间内保持住我和古马西风的距离。

井中月毫不留情地一刀挥出,带回来一声惨叫安慰俺那曾经被欺骗得很惨,受伤很严重的脆弱心灵……

靠死!神棍是那么好骗的么?

战场的另一边,在我追杀古马西风的同时,麒麟の天宇就看到了一线机会,一个不必逃跑的机会。

其实他的发家史并不比我稍差,甚至可以,更加地血腥。国战区之前的独行生涯尚且不,他之所以做完了叛国者任务,既不是因为回到了原服务器,也没那么多忠诚的手下跑过去自动让他杀。

转档国站区之后,他就已经有了几十点的罪恶值,然后去接叛国者任务,再然后,就是对着自家服务器那些玩家的疯狂杀戮。其惊险刺激之处,比起我们偷袭日本人以及韩国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至于到了最后,连他自己都忘了杀了多少人,只知道完成了任务的人数要求。

这样的一个狠角色,莫名其妙地被几个人追杀,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刚才抓住一个机会想杀个战士后就跑路的,现在却看到了将对方全灭的机会。

抛下那个跟他不是很熟的刺秦和湘水楚云,并且无偿地为刺秦引开一具骷髅宝宝,飞快地朝着那个叫做不太嚣张的道士冲去。

不太嚣张心里一惊,心想这家伙怎么突然患了失心疯,难不成他还想同归于尽?实在是想不通一个战士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攻击自己这么个道士……

不过他还是做出了一个道士面临战士近身可能时的反应,那就是闪。

唯一没有受到骚扰的烧麦迟疑了一下,拿不准该帮湘水楚云还是不太嚣张。不过他到底还是将火力改向了麒麟の天宇,那边湘水楚云杀死刺秦已成定局,索性将冰咆哮朝着另一个战士轰去,降低对方攻击速度的时候还可以略微影响身形。当然是由伤害带来的影响,冰咆哮的附带属性仅仅是稍稍降低攻击速度而已,没有降低身形那么恐怖,不然战士早就绝种了……

当我打马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不太嚣张被追杀的情景。

麒麟の天宇的敏捷简直是堪称恐怖,前面被烧麦用冰咆哮猛砸,后面又有一具骷髅宝宝在跟着砍,手中的裁决竟然还能时刻不离那个道士的要害。害得我老是不停地反问自己:如果我是他能不能做到这种程度?如果我是他能不能做到这种程度?如果我是他能不能做到这种程度……

人哪!都是有着自尊心的呢,其衍生出来的好胜心甚至连我这样的天才也不能免俗,否则就不会一天到晚都这么努力地练级了。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跟自己差不多的高手,虽然对于罕逢对手的我来应该算得上是一种惊喜,但是却又非常不甘心会输给哪怕是任何人!

其实我理想中的游戏历程,最好是不断地有越来越厉害的对手出现在我面前,接着再一个个地被略强于他们的我打得自信全无,然后我最终就变成了天下无敌的一代游戏宗师,我尽情地YY着……

又是两声惨叫,不太嚣张和刺秦几乎是同时倒了下去。道士就是脆弱呀,人家刺秦被搞了那么久才挂掉,不太嚣张却是只支持不到十秒钟就挂了。用句行话来那就叫做早泻,果真是道士的通病哩……

二对二,不过我和麒麟の天宇明显要有利得多,他被打掉的血值才只有三分之一,可是湘水楚云现在也就剩下不到四分之一了。更何况,即便他们全血又如何?

还有什么比两个绝顶高手合作更能增添威力?在原服务器的最后一天,和嚣张の剑的合作成功地拖延住了十多个人的狂猛攻击,并且还成功地杀死对方数人。而麒麟の天宇,并不比嚣张の剑差上一点,有他合作,怎么会连同等数量的玩家都对付不了?

我这心里分析着两头的形势,没想到竟然和那叫做烧麦的法师不谋而合。要不,他怎么就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骑着马儿跑路了呢……

我汗!同样是一匹汗血宝马,这可叫我咋追呀?哎等等,我追他干啥?又不是什么美女,何必呢!大难临头各自飞,即便是游戏第一人,也是会怕死的呢,就不知道那个湘水楚云,会不会感到伤心而已……

另一边,麒麟の天宇却并没有趁人之危,而是好整以暇地走到湘水楚云身边,却也没有急着动手,仿佛在他的眼中,对方已经是一个死人,只是在她临死前想问个明白而已。

麒麟の天宇: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追我那么远干啥,难道长得帅也是我的错吗?

湘水楚云:还神棍和你不是一伙的,我都几乎快要相信你了,没想到你们竟然早就设好了圈套,看来我们都太低估你了,名字黑色的就没有一个是好人

晕了!只这一句话,我就猜出了麒麟の天宇被追杀的原因。兄弟,都是哥哥害了你呀,如果以后再遇到这种倒霉事的话,你就你从来都不认识我吧,甚至得压根就没听过俺这么根棍……我保证那些人……绝对不会相信…………

开玩笑,游戏里有几个不知道神棍的?嘿嘿嘿哈!

麒麟の天宇:不是吧,这里没有人叫神棍呀

湘水楚云:都到这地步了还在装蒜,看来你也比神棍强不到哪去!来吧,姑奶奶今天就没想活着回去,就算不能为我妹妹报仇,也要从你们身上割下二两肉来,以消我心头之恨

有意思,我缓缓地控制着马匹,停在湘水楚云身后不远处,完全截断了她的退路。

麒麟の天宇:靠,老子今天怎么这么衰,遇到的尽是些疯子,先是一个那个叫做刺秦的战士是要拜老子当偶像,那也罢了,本帅哥自信还有那个魅力。可是你这么个疯婆子硬是要老子跟啥子棍神有一腿,想追老子就明嘛,何必找那么多借口呢?就凭你这个姿色,老子允许你作为暗恋老子的第二十九个美女……

这个白痴一口一个老子的下去那还没啥,但是那副天下美女尽入囊中的自大造型,连老子都有点受不了,直想跑到卫生间痛痛快快地呕吐一番,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湘水楚云?

二话没,美女战士就是一剑攻了过去。(祈祷之刃:攻击力8-20,攻击速度+1,和祈祷头盔同一系列,挂掉后就消失,呈较短的细剑形状)

出乎意料地,麒麟の天宇竟然是只躲不攻,极其狼狈地闪过几剑之后,竟然只被刺中了一下,其操作技巧可见一斑,尽管他的对手……

难道这就是传中的绅士风度,从来不对女人出手的典型绝世好男人……

看到对手竟然如此谦让,美女战士彻底晕菜了,不得不停了下来。

湘水楚云:你怎么不还手,看不起我吗?

麒麟の天宇:老子出手一向都是有死无生,从不留手,可是老子对你怎么下得了手哇?日啊,老子不是怜香惜玉,而是怜香惜剑呀,那么好一把祈祷之剑,要是毁在老子手里,老子一定三天三夜都吃不下菜呀!

怒风:为啥不是肉,而是菜?

麒麟の天宇:剑柄是绿色的,吃那些同样颜色的蔬菜时肯定会联想到这把剑,老子吃得下去才是怪事

怒风:就吃肉不行吗,我想吃还只有一天一顿呢

麒麟の天宇:肉里面脂肪太多,不利于保持体型

怒风:…………

湘水楚云看到这两个疯子在那里着些严重打击她自信心的疯话,先是胸中涌出满腔的愤怒,接着又变成了深深的悲哀,但是转瞬又恢复了平静。

多想无益,她索性把祈祷之刃取了下来放进包袱,接着扔到了地上,然后拿出一个回程卷点了开来。

无语了,实在是太有魄力了,简直可以让太阳无光,让月亮更亮了,已经达到让我这个曾经的才子言辞匮乏的地步了……

点开回程卷之后,是不能做任何动作的,否则必将会判定失效,也就是,湘水楚云已经完全放弃了那把比井中月强点,但是又比裁决弱点的快剑。

虽然我跟她多少有点过不去,但是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还出招阻拦的话未免也太不识趣了。

记得当年乔丹的最后一场全明星赛,他在最后两秒钟的时候投入了扭转胜负的关键一球,几乎就创了让所有人都心满意足的经典。但是他的一个队友很不识趣地在中线附近打手犯规,将比赛拖入了加时赛,每每想起都让我觉得遗憾万分。

今天又有美女战士忍痛扔快剑,因此而留得青山在,以后天天都可以有柴烧,这会留下多么经典的一幕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完美教材,让俺们土匪今后的打劫事业变得更有服力……

但是此时此刻,湘水楚云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我和麒麟の天宇只是大眼瞪小眼地互相对着,却是谁也没有上前一步。

在这个时候,谁先把祈祷之刃拣起来已经成为次要问题了,谁敢妄动就会被对方趁机搞上一下,接下来就是暴风骤雨般的连续打击,这在两个绝顶高手的对峙中绝对是自寻死路。一子落差,满盘皆输,在我们都具有比之祈祷之刃更好武器的情况下,一条性命绝对比起一把不相干的武器更为重要。

而且,湘水楚云毕竟还没回程,如果在我们两虎相争的时候插上一腿的话,肯定会有一个人吃不了兜着走。

而我的心里也坚信,她对我的仇恨绝对比起麒麟要大得多,毕竟,麒麟被追杀的原因就在于他不小心跟了本天才的风,染上一身黑色的叛国者名字。

而麒麟天宇的心里同样在考量着各方面的问题,作为一个资深的独行侠,他自然不会可笑地认为谁能骗得了他,对于游戏之初的神棍传完全是不屑一顾,根本就不知道神棍=怒风这个简单的等式,只会认为美女战士的头号大敌是他自己呢。

可以,在和麒麟对峙的过程当中,我预算过了所有的结果。但是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呀,聪明如我,也还是算漏了一种可能,唯一被漏掉的可能,却已经成为了事实。

只见湘水楚云跨前一步,就在回程卷使用时间即将结束的同时,拣起了地上的祈祷之刃,转过身朝我走来。

湘水楚云:我的血值回复满了,yin贼,我要求和你公平一战,你敢不敢?

战你妈个头啊!一时间,我和麒麟都被这种巨大的反差给震住了。早就已经准备好在湘水楚云回程之后来个龙争虎斗,颠峰之战,胜者不但在享受到极大成就感的同时,还能获得一把价值连城的宝剑。而身藏数种独门绝技的我有着绝对的信心战胜麒麟,尽管,信心和成功率完全是两种计算方式……

我的心中那个悔呀,肠子都已经青,继而变蓝变红变绿变黑变白变傻!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的话,我就不顾一切地先把祈祷之剑拣起来再,即便会被麒麟占先手又如何?我他妈要是纯心想跑的话,还是有很大把握的。会被湘水楚云夹击又如何?她连武器都没了,搞我一下和挠痒痒有多大区别?

悔呀悔呀悔呀我他妈的好悔呀,从游戏开始运营到现在,我是第一次如此后悔自己的一个判断,好大的一个失误呀,好大的一个败笔呀,我他妈抹不去擦不掉洗不脱的超大型政治污点哪……

早知今日,当初我就不该去新人村招摇抢劫逼人跳脱衣舞,也就不会错手杀掉水瓶子妹妹,也就不会得罪湘水楚云,也就不会……汗死!不得罪湘水楚云我就更没机会一亲芳泽,哦不,一亲芳剑了……

乱了乱了,等等,我得缕一缕,早知今日,我当初就不该…………

湘水楚云:别告诉我你是孬种?

怒风:嘿嘿,是不是我赢了你,就把祈祷之刃还给我?

我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尽管相当渺茫,却好歹也算是一次机会。

湘水楚云: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至于祈祷之刃,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靠死!这不废话吗?如果我是你……

怒风:如果我是你,就会把全部装备扒下来交给你既帅又酷且浪还漫的风哥,然后再跳曲艳舞虏获你风哥的芳心,接着就有情人终成眷属

NND,眼看占不到实际便宜,也只好占点口头便宜了,给你来个一语双关不管我是不是你都得把剑剑拿出来的意思,不然还能怎么样?郁闷,老子的祈祷之刃呀,那可都是钱哪……

麒麟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然成了旁观者,被二人完完全全地当成了空气,貌似最稀薄的那种。不过他也不是傻子,联系一整天的遭遇,再在论坛里输入“神棍”二字一番搜索,终于发现了今天被追杀N久的原因。

他心里忍不住暗骂了一声:靠!老子真是比窦娥他姥姥还冤哪!同时,也为了没能抢到祈祷之刃而暗自惋惜一番,那可都是钱哪……

看着湘水楚云无知无畏地朝我冲来,总感觉这一幕似乎很熟悉来着,到底是什么时候呢,有着类似的事件发生吧?

我想想,哦!是在猪六杀掉的那个叫做北斗哥哥的战士时,难道所有战士的脾气都这么倔,士可杀,不可辱,可我也没有辱呀,不过是讨件装备鉴赏一番嘛,用完了还是会还给你地。还真是的,大丈夫要学会能屈能伸嘛。啊哦!她好象是个小女子来着……

湘水楚云的操作技巧在女孩子当中,应该算得上非常厉害的了,即便是放在40级战士当中,她也是处在普通水准以上的。

这倒不是她没有游戏天赋,一个帮会老大,哪像咱们这些闲人,成天就一门心思扑在增强实力上面了,如果当老大的同时还有闲工夫磨练技巧的话,以我那么多年的游戏经验,从游戏一开始就不会选择独行侠的发展路线了……

面对这种层次的对手,我实在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好心放她一马竟然不识好歹,事到如今也只好辣手催花了。虽然有点残酷,但是好歹也比让花来辣手催我要强吧……

连动都不用动,迷踪步和狂风刀法对付这个层次的对手绝对是多余的,而且麒麟の天宇就在一边,可不能在这样的超级高手面前轻易使出看家本领,隐藏实力那可是必须地。

仅仅是依靠狂风项链攻击速度+3以及全身极品装备的特性,就在单挑的过程中轻易地将湘水楚云给斩杀掉了。

唯一让我有点意外的是她竟然也学会了烈火剑法,看来又是哪个面首献给她的了。西南区到目前为止总共才出过十多本转职前的终极技能书,没想到拼斗中的两人就已经各占其一。

这倒让我免费给她上了一课速度制胜,刚学没多久的烈火剑法可是要二十多秒冷却时间的呢,而且伤害加成的效果也不是很大,她也不过攻出两招而已,仅仅依靠狂风项链的速度加成,我就取得了远超两下烈火剑法的加成效果,整体装备上略逊我一筹的湘水楚云自然不是对手。

可惜,随着祈祷之刃的消失,今天的遭遇注定将成为我终身都无法弥补的一个遗憾,同时也自动化为一个大大的“警”字高悬在俺的头顶,提醒我这游戏里无论是智力还是操作都有着可以和我匹敌的玩家,幸运的是,还没有哪个玩家身上同时兼备两种与我相抗衡的能力。否则,那将是我在游戏里永远的天敌……

并且还在我心中埋上了一个我很可能永远都无法知晓的秘密。湘水楚云,她到底是使用回程卷的过程中突然反悔了,还是早有预谋的呢?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心机未免也太可怕了!很有当年我闯龙潭过虎穴上雪山下大海七进七出生死之间从三大势力中虎口夺食骗得井中月连带霉人归的神棍风范…………

在下线之前,还有着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不得不做。像麒麟の天宇这样的叛国者,既有着绝高的操作技巧,武器装备和等级俱都不同凡响,如果他不做土匪的话绝对是全国人民的损失……

怒风:你就从了我吧,以后跟着本匪首吃辣的喝香的泡美的要啥啥没有?

麒麟の天宇:滚!老子对男人不感兴趣,哪凉快哪呆着去

怒风:咱们土匪可是很有前途地,很多人挤破了脑袋还不一定能混到实习匪匪的地步呢。你老兄只要肯加入,老子就让你连升两级,直接升级成土匪怎么样?那可是仅次于本匪首的位置了呀

麒麟の天宇:想要老子加入也可以,先问问老子手中的裁决

我倒!还是得动真功夫才行。但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似我和麒麟这般的绝顶高手,玩什么半血制决胜负根本就比不出水平来,必须得真刀真枪地干起来才能调动我们的积极性,从而刺激出真功夫。

而确实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再了,赢了固然好,分出生死却会让一个即将归顺的得力手下挂掉;这要是输了,真要是万一输了……

怒风:回竞技场切磋怎么样?

麒麟の天宇:没得空,老子要练级

无从着手呀,我只能无奈地下了线。心里还在琢磨着这小子有些啥特别的嗜好,能有啥损招拉他丫的下水呢?得,回头叫个人查查去,这种小事交代下去也就行了,俺这个匪首光看名称,那就百分百的脑力劳动者……

PPSS:这里把祈祷之刃的属性改了下攻8-20,攻击速度+1,由老版本传奇的刀形改为剑型,主要是因为游戏里的剑型武器太少了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