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玄幻奇幻>我的无双之路> 第七百三十四章 回不到过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七百三十四章 回不到过去

门派弟子,行事之前首先要考虑身后门派的利益,否则门派又凭什么花费精力培养你?和大陆数十个国家一样,每个门派,也都是一个势力。.d.

加入了一个势力之后,往往就会身不由己。

如果形象一点,这些门派弟子其实也如同臣民,门派就是他们需要效忠的国家。

只不过,门派没有国家的人多,也不像真正的国度那般复杂罢了。

哪怕强如尹漓,也不得不为了心宫的决定而出现在龙燕的战场上。更何况是其他弟子,他们根本就没有太多自主权,门派对于叛徒的处罚是很重的。

谢少英算是千宋未来的希望,他竟然加入了无上云颠?

“看来,他是真正恨上我们了。”慕哲平幽幽一叹,以他的聪明,第一时间就能推出谢少英当时的全部心态变化过程。

叶弘连忙道:“只要他一回来,我就立即去和他解释一切,他会明白你们的苦心的!”

“希望吧……”慕哲平无奈的笑了笑。

他们在龙燕战场上,杀掉的人之中,应该有不少都是来自无上云颠的吧?

守卫库宁城时,杀死的那个天境初期宋泊。林四最后被追杀时,和若若一起杀掉的那个天境中期东阳舟,都是无上云颠的长老。

而中间还有那么多次大战,甚至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杀死天境之中,哪些是来自无上云颠的。因为当时他们根本就无心去刻意统计这些东西,这些事情当时由姜戎等人去做的。

至于因为他们而战死的无上云颠的破境,极境弟子,就更是不计其数了吧?

“他不会也参战了吧!”林四陡然一惊。

“参什么战?”叶弘愣了愣。

“龙燕的大战。”

叶弘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他一直留在门内修炼,据说他在那里很受重视。去年千宋还传回了他晋入破境的消息,引起了一番轰动。”

他从圣山回来后,就一直留在西北军中,对于比邻的千宋国内发生的事情。算是非常了解了。

“那就好……”林四这才放下心来。

“但愿……他不要因为我们而受到影响吧。”慕哲平淡淡道。

他们杀了许多无上云颠的人,而谢少英是他们的兄弟,他担心谢少英会因此而被无上云颠的人当成出气目标。

林四轻呼了一口气,面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希望吧,能进无上云颠,也算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了。也许在那里,他的修行天赋才能得到真正的发挥。”

……

这天夜间的晚膳时分。他和月山月洛宁青娑这‘一家人’终于再次得到了见面的机会。

月山的脸上依旧未能彻底褪去疲态,看样子又是忙碌了一整天。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昨夜那场政变,事后有着无数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此时他们四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桌上摆着几道精致的菜肴,倒像是一场家宴。

只可惜,青娑终归不是青樱。

月山脸上再次露出了开怀的笑容,这让早已习惯他过往秉性的月洛宁甚至有了一些不适应。

席间,月山甚至为她夹了两次菜。

这是她从记事开始,就再也没有享受到过的‘待遇’。

如果不是因为林四的一个问题,终于也提起她的最大兴趣。这一场‘家宴’,她恐怕会一直神思不属。

“我们的母亲,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当林四问出这个问题后,月山与青娑不约而同收敛了笑容。

望着齐齐看向自己,眼内露出极为期待目光的一双儿女,月山脸上闪过了一缕痛苦与甜蜜交织的神色。

“在我心目中,你们的母亲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

“有多美?”林四兴致勃勃问道。

虽然他对自己的母亲几乎没有任何印象。但却本能的想要知道关于她的一切。

听到林四这近乎幼稚的问题,青娑忍俊不禁道:“姐姐当年就是草原第一美女啊。”

她的气色已经比昨夜好了许多,仿佛得到了重生一般。

“难怪青姨和姐姐也这么美。”林四嘻嘻笑道。

而月洛宁此时已经彻底回复了女人装扮,第一次见到时,林四甚至差点没能认出她来。

“你这家伙,还是这么油嘴滑舌!”她忍不住揶揄道。

“哈哈哈!他说的是实话。不过宁儿你的美貌,也有父王一份遗传。”

月山竟然破天荒的跟着开起了玩笑,这让月洛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四得意的对月洛宁扬了扬眉,随后继续问道:“您和母亲,是怎么认识的?”

月山微微一笑:“这件事……说起来倒也算是巧合。”

“哦?”

“当时我们五人在赤楼王国游历,路过修南城时,无意中注意到了她。当时她身边仅有一名极境护卫。因为盘缠被偷,她不得不在在那里卖艺……”

“卖艺?”林四瞪大的眼睛,他也算是去过很多地方了。这种行当他不是没见过,只是着实很少见。

月山点头笑道:“没错,她在街上表演唱歌跳舞。说实话,她的舞姿着实美妙无比,哪怕无丝竹相和,也依旧牢牢吸住了我们的视线。只可惜,看的人多,真正捧场人却寥寥无几。”

“然后呢?”

月山耸了耸肩:“然后当地恶霸出现,垂涎她的美色,要她交保护费,否则就要抓她回去。她的护卫自然强烈反抗,结果引来城内大批赤楼官兵,于是我们英雄救美,带着她一路逃出了城。”

“这还真是……”林四抽了抽嘴角,这种大街上强抢民女的事情,在许多传记小说中很常见,但在现实中却很罕见。

即便有城内恶霸看中了某位民女,也不至于蠢得当街强抢。那太过惊世骇俗,影响也太大,简直就是在坑他们自己身后的父母家族,也很容易被政敌或竞争对手当成把柄。

能用的手段很多,一般根本就不会被外人得知。

至少他去过那么多城池,还从未遇到过一次。没想到,他的母亲竟然遇到了这种‘新鲜事’。

“后来呢?你们就在一起了?”

“差不多吧。”

“对了,她是什么实力?”

“我似乎没说过她是修行者吧?”月山瞟了他一眼,好气又好笑道:“难道你以为你母亲是一位修行天才?她真要有那种实力,也不至于盘缠被偷了。”

月洛宁忍不住惊呼出声:“她一点实力都没有,竟敢从草原国跑到赤楼那么远?”

月山大笑道:“这就是她的独特之处,也是吸引我们的地方啊……”

月洛宁无力的扯了扯嘴角,这应该算是不自量力的出去找死吧?如果不是碰巧遇到了月山和连琴等人,她当时的下场恐怕会很悲惨。

青娑掩唇轻笑道:“姐姐就是那样的人啊,外表看似柔弱娇怯,但骨子里却是古灵精怪。而且极为要强,她的眼界也要比我们宽广得多。”

月山哑然失笑:“没错,我们五个经常被她一个人耍得团团转……”

他这当然是自谦,不过他这番评价,倒是让林四想到了另一位少女。

于是他继续问道:“母亲她也是你们那个逐梦乐队的吗?”

“容老二对你说的吧?你说得没错,她其实也算是我们之中的一员。那时候,除了月大的琴,钱四的箫,方五的筝,连三的鼓之外,樱梦的舞也曾让灵国人沉醉……”

月山闭上了双目,仿佛陷入了无尽的回味之中,嘴角甚至不知不觉溢出了一丝淡淡微笑。

林四眼内也露出了神往之色,遥想当年那六人相亲相爱默契无比,鼓筝和谐琴箫齐鸣,乐声悠扬舞姿翩然……

那是怎样一番美好的光景啊!

他不愿意提起他们后来的决裂,不愿意破坏那已经只能浮现在畅想中的画面,于是他故意打趣道:“当时的演奏,容二叔是不是凑数的?”

他的话,让月山忍不住爆笑出声:“哈哈!他连这个都告诉你了吗?没错,容老二在那乐队确实就是凑数的。我们几个曾经轮番教他,奈何他在此道着实是一块不折不扣的朽木!哈,那家伙有一次练习时,竟然恼羞成怒劈碎了面前的琴……”

林四忽然插嘴道:“您和容二叔……还能和好吗?”

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月山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从他的字里行间,林四看得出他虽然恨连琴,但却并不恨容雨和方羽。在提起容雨时,他依旧是带着开怀的笑容。

但很遗憾,只是看到他现在的沉默,林四就知道,当年杀钱无垠之事是真真切切的了。

否则他现在应该做些许辩解了。

现在他成为月国王子的消息应该已经彻底传出去了,容雨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

他忽然很担心,容雨能接受他从最推崇的三弟徒弟,变成最痛恨的大哥之子吗?

而且,容雨至今仍不知连琴在分别之后的那些作为。

在他心目中,连琴依旧是个古道热肠肝胆相照的好兄弟。

他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我想回学园之城了。”

不光因为容雨,还有唐小芷。

他曾向她承诺过会尽快回去,如果从此住在这王宫之内,她又会怎么想?(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b/hl/23/.hl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