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修真灵异>皇上恕罪,本太监不知!> 250 这俩还上演起姐妹情深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50 这俩还上演起姐妹情深了

宝凝见卓乙雪面色很差,便不再继续说话了,只是自顾自美美的品着手中的汤。

她要的可不是这样毫无意义的争风吃醋而已,她要的,是彻底的胜利!

卓乙雪心神动荡的厉害,于是匆匆喝了几口汤后便想着告辞离开了,然而原本袭人味蕾的美味此刻喝着也犹如白水了。

“小雪这就要走了?”宝凝有些惊讶的样子。

“是啊,今儿一早就撇下宫女自己出来了,再不回去,倒让她们着急了。”卓乙雪起身欲走,却被宝凝拉住胳膊说道:

“小雪你等一下!”

卓乙雪站定,回头看向宝凝,有些不解的询问:“还有事?”

“呵呵,也不是什么要紧之事,只是觉得和你十分投缘,想要送你个礼物,你先等等!”宝凝说着转身进入里间寝殿内。

卓乙雪反应过来刚想说不用时,却见宝凝已经喜滋滋的出来了。

“喏,这个!你看看喜不喜欢!”宝凝抬起卓乙雪的手,将礼物放进卓乙雪的手心,卓乙雪顿感冰凉。

她低头往掌心一看,竟是一块碧绿的翡翠!

卓乙雪虽不算太识货,却总是在皇上身边待了许久的,人见到的宝贝多了,自然也就有些感觉,因此她此刻分明能够看出,这块翡翠绝对是个上等质地,价值也定然不菲!

“这怎么行?我怎么能随便收你的东西呢?”卓乙雪欲将翡翠推回去,却被宝凝又给塞了回来,并且说道:

“这哪里是随便送你的呢?我分明是和你投缘想同你亲近才送的啊我可是有目的的呢!”

“不、不用了,你想亲近我随时都可以,不需要送我什么礼物的!”卓乙雪连忙摆手道。

“哈哈!小雪你真是好玩!我在同你开玩笑呢。你呀,不要太当真了!我确实想和你相处,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哪儿是靠礼物来换的啊,我送你东西不过是我喜欢你罢了!”宝凝伸手将翡翠拿过来,撑开绳子直接挂上了卓乙雪的脖子,接着说道:“这个啊,你收着无妨,以后或许你能用得上也说不定呢这个翡翠坠子可是我公主权利的象征!如果你哪一天去了梁国,有了它,在梁国你可以随时寻求官府的帮助,甚至还可以调动一定的兵力的!”

调动兵力?

原来这么贵重?!

卓乙雪一听更加不敢接受了,连忙伸手打算把翡翠摘下了还给宝凝。

“你不拿我可生气了啊!”宝凝将卓乙雪的手拿下,紧紧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

“可是宝凝,这个我真的不能收,这实在是太过贵重了些,我我”

卓乙雪想着自己若是收了宝凝这么贵重的翡翠坠子,日后她该拿什么来还她呢?

“你就别再推辞了好吗?你知道我孤身一人来到这异国他乡是什么感觉吗?我除了每天都思念家乡之外,我还十分想要融入这个皇宫,可是,这里的人都不十分接纳我因为我并不算得宠。即使我在梁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但是在这御国的后宫里,我跟所有不得宠的女人一样,都不太被人看得起”宝凝说着松开卓乙雪的手,她转过身背对着卓乙雪继续说道:“起初我还真的觉得无所谓,因为我觉得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只是后来,时间长了,我开始觉得一个人实在是太寂寞、太无助了你试过一个人生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没有任何人能够依靠的感觉吗?哪怕就是一个普通朋友也没有的感觉?”

卓乙雪心头一跳,这种感觉她怎么会没有试过?

她简直太明白其中的滋味儿了

“所以小雪,我是真心想和你成为朋友的因为你看我的眼神里,没有不屑!在你的眼里,你我二人一定是平等的对吗?”宝凝回头,对着卓乙雪粲然一笑,这笑容让卓乙雪觉得,原来宝凝公主也是一个这么真实的女生,她并不只是活在传说里,也不只是活在她的猜测里,她真真实实就站在她面前。

她和她一样都是莫延枫的妻子,若按照古人的规则,宝凝没有任何过错;若按照现代的规则,有错的那个,是她卓乙雪!

她有什么资格猜忌、排斥宝凝呢?

“宝凝,以后你若无事,都可以来找我的。”卓乙雪笑了笑,这一笑,是真心的。

“真的?!”宝凝惊喜的抓过卓乙雪的手,像是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

始终站在一旁的海棠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倒好,这俩还上演起“姐妹情深”了还!

“纯贵妃?时候不早了,咱该回了哈!”海棠有些无奈的喊了喊卓乙雪。

海棠觉得自己再不插嘴俩人就该拜把子了

卓乙雪听到海棠的声音,才想起自己正打算回冬宜宫的。

“哎呀,我差点忘了,我该回去了!”卓乙雪向宝凝道别,还一再表示让宝凝有空就去她宫里坐坐。

两人手拉着手边走边聊,直到出了院门才分开。

海棠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那个“寂寞、无助”的公主果然还在“目送”着她们海棠突然浑身一激灵,这女人的演技真的不要太好了!

有那么一瞬间,还真被她给说到心坎里去了,差点就像那个傻妞一样同情心泛滥了。不过还好,下一瞬间她的心又继续冷硬冷硬的了谁让她是个久经商场的商人呢?

同情心该用的时候她也可以很“泛滥”,但是不该用的时候,她会比任何人都清醒。

眼见着这傻妞的眉头越来越纠结,海棠叹了口气,轻轻问道:“怎么了?纠结什么呢?不是才交了个‘好朋友’么?应该开心才是啊?”

卓乙雪将脖子上的翡翠轻轻取了下来,捏在手里,感觉一会儿冰一会儿烫的。

“海棠,你说,宝凝是不是很可怜?”

她喜欢莫延枫没有错,嫁给莫延枫也没有错,可是她却独自生活在这陌生的地方,清冷孤寂而莫延枫就算真的爱上她,那也不是她的错。

她不能因此就迁怒宝凝。

“可怜?”海棠嗤笑一声,就算真的可怜又怎么样?难不成要因为同情所以将自己的男人分给别人一半?

“小雪啊,你是不是觉得如果对方是宝凝的话,你其实可以接受莫延枫将宠爱分给她一半?”海棠似乎随口一问。

“不可以!”卓乙雪心里一惊,发现自己竟然连思考也没有的就否定了。

“那你不介意皇上因为维护她而惩戒了你的两个小宫女了?要知道,这可仅仅只是你后宫生活的一个开始而已,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如果他真的是为了宝凝而惩戒我的人,我又有什么资格责怪他呢?”

两人说着走着,不知不觉便到了冬宜宫。

“娘娘!娘娘你终于回来了!”

卓乙雪还未踏进宫门,便被燕飞扑了个满怀。

“怎么了?慌成这样做什么?”

“娘娘,娘娘你救救小翠吧!她和小环一起被皇上罚去马房了啊!”燕飞拽着卓乙雪的胳膊,竟急出了了一脑门的汗。

卓乙雪一听,又是小翠的事情,于是开口问道:“那你可知皇上为何会罚她们?总不能无缘无故”

“不是无缘无故!我都打听清楚了,当时又几个太监宫女亲眼所见,皇上之所以会罚她们,是因为她们议论凝贵妃,说海棠姑娘比凝贵妃还要漂亮,皇上听了,龙颜大怒之下,马上命大总管将人送去马房了!全是因为那个凝贵妃她本来就不让海棠姑娘好看嘛,凭什么还不让说了?皇上实在是太过于维护她了!”

燕飞一想到自己的朋友小翠,仅仅因为说了这样一句话就被送到马房,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她一时火大什么话都往外说着:“娘娘,凭什么不能说凝贵妃不好看?宫里说娘娘你不好看的人还少吗?怎的没见皇上处罚她们?哼!依我看,皇上就是偏心鬼,他护着凝贵妃比娘娘多,护到说都不给人说!”

“燕飞姑娘消消火,这事儿咱回去再说。”海棠一手揽了燕飞,一手拉过卓乙雪,打算先进去再说。

“燕飞,皇上现在在哪?”卓乙雪问道,声音明显闷闷的。

“娘娘,皇上就在冬宜宫里皇上用娘娘的小书房在看书呢!”

“我现在就去找他。”卓乙雪挣开海棠的手,快走几步进了冬宜宫,又一路疾行来到了书房门口。

门关着的,燕飞说,他在里面看书。

“扣扣!”

卓乙雪轻轻扣门,里头很快传来莫延枫清冷的声音道:“说。”

卓乙雪深深吸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睛,尽量让眼睛不红,确定自己已经稳定好情绪后才说道:“皇上,是我。”

不一会儿,房门便被打开,莫延枫嘴角含笑的样子就这样出现的她眼前。

“怎的学会敲门了?”莫延枫拉起卓乙雪的手,领着她来到书桌旁。

卓乙雪看到书桌上的东西,才知道他原来是在画画儿,而那墨迹未干的纸上,已经隐约能看出她的模样。

“你在画我?”

“嗯,朕今日难得回来的早,却到处也找不见你,只好回书房打发时间了你说说,你让朕等了这么久,该不该罚?”莫延枫拥着卓乙雪坐在了书桌后的太师椅上,他往后稍微靠了靠,让卓乙雪能够舒服的靠在他怀里。

“罚?要罚我去马房吗?”卓乙雪袖子里的手捏了又捏,她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因为见了宝凝以后她更深刻的懂得了,皇上不应该是她一个人的,而莫延枫也不是

莫延枫先是一愣,随后问道:“你知道了?”

“嗯,听说了。”

“怎么?生气了?”莫延枫知道她向来同这些下人处得极好,这次见她这样闷闷不乐,想着是不是自己罚了她的宫女所以惹她不高兴了。

“我没有生气,这些都是皇上的人,皇上想怎么罚就怎么罚”尽管已经悄悄调整了呼吸,可是卓乙雪的声音却始终有些蔫蔫儿的。

莫延枫见状,伸手在她的俏鼻上轻轻刮了一下,宠溺道:“还说没有生气,嘴巴都翘这么高了。”

莫延枫伸出手指比着,长度明显很夸张。

“皇上,我没有生气,真的我只是想说,虽然你有权利用任何理由处罚她们,但是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她们这一次?”卓乙雪说的很是诚恳,不过她诚恳的语气却让莫延枫皱起了眉头。

“你当真很生气?”他见过她生气时和他闹脾气的样子,却没有见过她今天这样。

想必那两个宫女已经像燕娇她们一般,成了她的朋友了。

“呵,雪儿不生气,朕这就命高德去将人再给你送回来,你看如何?”莫延枫低头轻哄,卓乙雪也没再多说,点点头谢过了。

正当卓乙雪推开莫延枫的胳膊想要起身离开时,却突然被莫延枫猛地拉进怀里,两人鼻尖相抵,卓乙雪从莫延枫的眼神里竟读出了一丝紧张。

“雪儿,告诉朕,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的她十分不快乐?他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忧伤如果只是因为那两个小宫女的话,那么为什么他已经答应放人了,她还是如此闷闷不乐的?

“我没有在想什么啊,我还能想什么呢?”卓乙雪嘴角微勾,扯出一丝笑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